河北三河恶人恶警纷纷遭恶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5月28日】河北三河市是个县级市,地方不大,人口不多。99年7月20日以来,据不完全统计,三河市法轮功修炼者至少有50多人被非法劳教,多个家庭被拆散,20余人被非法开除公职,几十人被逼流离失所、生活陷入困境,几百人次被非法拘留,其中很多人多次甚至十几次被非法拘留,更多人被高额罚款、被非法抄家、被打、被电棍电击、被强行绑架进洗脑班迫害,还有被无故停职、扣发工资、被逐出学校,被单位和各级政府非法关押更是经常的事,被无理没收身份证等等,上千人遭受不同程度的迫害。六年来,虽然当局极力掩盖,因积极参与迫害而遭恶报的事例仍不断传出。虽然我们暂时还不能展现全部,但足以验证善恶有报的天理。

1)黄义,男,40多岁,原皇庄镇派出所所长。2000年3月,黄义将法轮功学员李凤霞铐上双手,揪住头发用力将她拉倒在地、满口污言秽语逼迫李凤霞骂她的师父、见她不从就拿大电棍电、用穿着皮鞋的双脚踩当时跪着的李凤霞的双脚腕,然后黄义又令手下用李凤霞的皮腰带狠劲抽打她的臀部两侧(外衣被扒只穿内衣内裤)直至皮带被抽断,黄义又让手下用麻拧成绳,前端系上疙瘩抽打,打十次黄义就问她一声:你骂不骂?!他们一个人打累了再换一个,一直到深夜三点多钟才收手,第二天又把她送到市看守所非法拘押30天;黄义与手下将多名大法弟子铐在镇政府院内电线杆上、汽车尾部横梁等地方,拳打脚踢毒打了一个多小时;晚上又将这些法轮功学员的衣服扒光、抢走财物、强迫学员跪在电线杆底下把手铐上进行毒打;用手、用皮鞋打张勇脸,用皮带抽,抽一下就是一条血痕,最后竟将一根好端端的皮带抽断三节;张军被打的浑身是伤,臀部和腰部大面积淤血;李春风被黄义扒光上身衣服,用绳子反绑双手向上提,逼李春风放弃修炼,后来又令手下围成一圈用皮带狠命抽打并恶毒谩骂;用手掌左右开弓连续抽李景荣的脸,用拳头猛击她的鼻子,致使她的鼻腔严重淤血,满脸青紫并肿起老高;将大法学员高玉兰铐在暖气管子上,用皮带抽打高玉兰的手背,拳打脚踢并揪着高的头发打脸部和头部,高玉兰被打的满脸青紫,一只眼被打得睁不开,肿起很高,手背被抽的淤血肿得象个馒头;将王伟芬、唐素华的棉衣扒掉,翻走钱物,铐在零下十几度屋外的水泥柱子上冻一宿。

黄义于2004年3月得了胰腺炎,去好多医院不但不见好转,反而越来越重,一年花掉十多万元,现在北京通州263医院治疗。原来身高1米83左右,体重190多斤,现体重还不足100斤,瘦得皮包骨,走路需两人搀扶,什么都不能吃,每天24小时输液,看见家人就哭。黄义曾对亲属说“当时(迫害大法弟子)做得是过火了,可有啥办法呢?谁让自己干这行儿,报应就报应吧。”表现一个生命被欺骗、利用后所承受痛苦时的无奈与悲哀。

黄义,宅电:0316--3122829,
妻子,刘占凤,在三河市第二小学工作

2)周卫国,男, 43岁,三河市新集镇荣村人。1999年周卫国在新集镇派出所工作期间就曾参与抓捕、迫害大法弟子。2000年随所长刘江海调到杨庄镇派出所后,五年来几乎参与了抓捕所有杨庄镇大法弟子的恶事,还曾经毒打过大法弟子。2005年1月16日下午4点多,在埝头(荣村街内)公路上,一辆开得飞快的摩托撞上推着自行车行走的周卫国。交通警察到现场时确认周被撞出几十米之远,车祸之奇很快传遍了全市。被撞后周卫国很快就被送进了市医院,四肢有骨折,透视未见异常,胸腔无积液,但周突感发憋,很快死亡。

3)赵永康,男,47岁,原北城派出所所长。在职期间曾积极参与破坏大法迫害大法弟子,对与其是亲戚的大法弟子也大打出手,并在打成重伤后送廊坊洗脑班迫害。现赵永康已得肺癌,有所悔悟。

4)郝庆春,男,55岁,河北三河市新集镇孟庄人,原来在新集镇计生办工作。2000年2月底,郝庆春和新集镇政府一伙人开车到本镇小王庄一法轮功学员家,要强行绑架这位学员去堕胎。这位法轮功学员修炼前结婚几年都没能怀孕,因修炼大法身体得到健康而怀孕,当时已四个多月,而且是第一胎。当家属质问为什么强制堕胎时,这伙歹人说:“因为你炼法轮功,就要强制流产。”2005年正月十四,在三河市杨庄镇公路上,郝庆春骑70摩托撞在一辆大货车主机与挂斗的连接处,他被挂在大货车上拖走20米远,脑袋留在头盔里与身体分开,肠子流了一地,全身除两大腿还算比较完好,其余面目皆非、支离破碎,惨不忍睹。他的儿子用铁锨和尼龙袋给收的尸。

5)闫建树,男,50岁,家住河北省三河市康居小区西12栋1单元1层101室。原北城派出所指导员、现公安国保大队教导员。五年来曾积极参与对大法、大法弟子的残酷迫害,多次上恶人榜。最近这一、二年来,许多公安人员已经知道了大法弟子是好人,不再参与迫害,但闫建树仍执迷不悟。

闫建树现已遭恶报得了糖尿病。如不悔过、弥补,必将遭到更大的报应。闫妻吕树清对自己丈夫的恶行不但不劝阻反而煽风点火、助纣为虐,最近子宫流血不止,到北京做了子宫切除手术。

6)冯宝才,男,52岁,原齐心庄镇镇长。2000年在齐心庄镇政府工作期间曾参与对法轮功学员贾学云的迫害,贾学云后来被唐山开平劳教所迫害致神志不清,至今生活不能自理。

2004年3月23日上午,冯宝才在单位(文化局)上班时心血管病突发,立即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7)陶得贵,男,50多岁,原杨庄镇杨庄村主任,在职期间曾积极参与破坏大法,多次举报、打、抓、迫害大法弟子。2002年底陶得贵暴病身亡。

8)石利军,男,30多岁,原泃阳镇综治办主任,曾积极参与抓捕、迫害大法学员。2000年冬季的一天天还没亮,石利军带领泃阳镇一伙恶人闯入一位女法轮功学员的卧室,女学员在看守所绝食7天刚出来身体特别虚弱不能起床,石利军强行掀开被子要绑架,还把上小学的女孩儿抓到镇政府,让孩子大冬天只穿单衣光脚站在水泥地上体罚。

石妻李春霞在市交通局运管站工作,结婚多年怀孕几次全都流产,四处投医问药至今不能生小孩。假如石利军肯听大法弟子的劝告不再迫害好人,说不定孩子早上学了。

9)原泃阳镇南关村书记王强,原燕郊镇诸葛村支部书记杨春平、代理书记李永芹、村主任李振福,都曾经积极参与迫害、打压并积极配合抓捕法轮功修炼者,先后被撤职。有的还出了车祸,有的因贪污被撤职,并令其退回贪污的赃款,至今仍有人在追查其不法行为。

还有很多人因为参与迫害法轮功突然身染重病或遭遇不幸,因篇幅有限不能一一述及。其实恶报并不是目地,也不是我们法轮功修炼者所愿意看到的。我们只是不厌其烦的劝善、劝善,希望仍在参与迫害的人能够警醒并引以为戒,也希望你们有个好未来。佛法是慈悲的,但威严同在。在迫害者疯狂的恶行之后,痛苦的恶报必然降临,而且不会因人的生命死亡而终止,痛苦的报应还将伴随这个生命的永永远远。

看到你们正在或即将吞食恶果我们觉得很痛心,因为你们毕竟是受了恶党的欺骗与毒害。但试想一下,如果有一伙流氓无赖给你们一笔买凶钱,让你们杀一个人或酷刑折磨人,你们不一定照办;为什么流氓无赖披上了政府的外衣,匪首带上了国家领导人的面具,买凶钱变成工资、奖金、官职等你们就变得毫无理智,对善良无辜群众大打出手,肆无忌惮的横加迫害呢?!其实这也是你们自己弃善从恶的选择!你们觉得有邪党做靠山,明知是坏事、恶事也一定照办,你们想过靠山倒塌后自己的下场吗? ××党一贯推崇暴力, “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其乐无穷!”用现在的解读就是——其乐在于“反自然、反宇宙、反人类”,这样的黑帮恶党会有什么样的下场?!追随邪党干坏事又岂能有好的归宿?!

写出来不是为了仇恨,是想让你们正视自己的危险处境,同时给你们指出一条光明之路——

随着《九评共产党》的推出,迅速传遍大陆,并引发了来势汹涌的退党大潮。在中共还没有彻底解体之前,看一看九评,认清恶党的真面目,把你们被欺骗、利用以及正在承受或即将面临恶报的事实讲给你的同事同僚,劝他们不要再参与迫害,逃离610(“遛妖洞”)等一切与迫害相关的邪恶场所;从自身做起,尽可能多的告诉自己的亲朋好友、同事熟人,退出邪党的党团队组织,从思想到行为真正告别恶党,才有望赎回未来。

天网本恢恢,善恶两分明;报应在眼前,生死一念间。赎罪的机会不多了,在人世间上演的这场正邪之战,每个人都做着充分的表演,一切善果恶报就要兑现,请抓住这即将过去的良机!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