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十里坪劳教所的洗脑手段:禁闭、酷刑、神经药物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5月31日】浙江十里坪劳教所恶警们惯于使用体罚、酷刑、精神折磨和神经药物,特别是马三家帮教团到该劳教所传授邪恶经验后,恶警们更是无所不用其极,先是强制洗脑,然后是禁闭、酷刑,再配合以神经药物,而所谓彻底转化标准是“精神崩溃”,没崩溃就叫“假转化”。

十里坪劳教所是一个人间地狱,使用那些酷刑来害大法学员,那里的邪恶狱警都用见不得人的手段,干那些怕曝光于世间的勾当。劳教所的恶警们怕他们的恶行被曝光,利用法轮功学员的善良心理,威胁释放的每一个法轮功学员:如果被曝光,就要加倍报复在仍被关押的其他法轮功学员身上!

有的法轮功学员没看清邪恶阴谋,担心仍被非法关押的其他学员的安全,所以没能及时曝光恶警恶行,使得邪恶狱警继续行恶犯罪。因此有必要把我们在劳教所两年的见证坦诚、详实的告诉大家。

浙江十里坪劳教所原是浙江最大的戒毒劳教所,位于浙江龙游县附近的湖镇,曾属于金华市,后划归衢州市,是迫害浙江男法轮功学员的集中营。在非法成立的“610”办公室统一指挥下,2000到2001年间,浙江各地派出所和看守所非法把坚定的法轮功学员送到十里坪劳教所强制洗脑,洗脑失败就立即转为劳教。2002年左右,“610”在浙江各地大量举办洗脑班,十里坪劳教所的祝治造(音)为人阴险狡诈,流窜浙江各地散布邪恶洗脑伎俩,被邪恶任命为四大队副大队长。

* 强化洗脑班

在劳教所入教队里,每个不愿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都被单独隔离在招待所改成的强化洗脑班,短则一周,长的甚至达几个月。恶警们强迫缩短我们每天的睡眠到5个小时以下,有的甚至被完全剥夺睡觉,当困的不由自主闭眼睛时,就被吸毒劳教(包夹)用手指扒开眼睛,甚至有的吸毒劳教在恶警授意下用牙签来撑开法轮功学员的眼皮。每天从早到晚用刺耳的大音量反反复复播放诽谤大法的电视片,同时还有两名吸毒犯夹着胳膊架住法轮功学员坐在椅子上,不准做任何活动,逼看每个电视片的过程中还要反复写思想认识!不到十平米的房间门窗紧闭,拉上厚厚的窗帘,空气污浊,时常有恶警冲进来训骂。每顿饭只有盐水萝卜泡饭,不许买其他食品。只有违心写不炼功的保证了才被允许洗澡和正常睡觉。曾有些学员被这样折磨成精神分裂送到精神病院!

* 禁闭室

恶警强制洗脑失败后,就把法轮功学员强行送去禁闭室。禁闭室位于直属中队(编号四大队五中队)恶警办公室隔壁,共有四个,每个禁闭室面积约有2张床那么大的小屋,完全封闭死,没有一丝透气的地方,呼吸都非常困难。房顶角落安装有摄像头,中间是一个大功率紫外线灯;开着能使人浑身皮肤发痒发麻,关上灯就伸手不见五指。在里面,恶警可以关上铁门亲自上阵打人,或指挥犯人打,甚至使用高压电棍。

* “熬鹰”刑罚

在寒冷的冬天,有的学员被强制剥下外衣,脱去鞋子,坐在冰冷的水泥床上,光脚踏着潮湿冰冷水泥地,身体不许做任何活动。恶警使用“熬鹰”的刑罚折磨学员,眼睛一闭就会遭高声恐吓叫醒,甚至贴在耳朵上猛敲不锈钢杯来惊吓,并没日没夜用超强紫光灯照射,就连被安排看守的劳教人员都怕呆在那里,嫌时间过得慢。连续长期这样折磨后,让人精神接近崩溃,开始有精神恍惚现象。

* 神经性药物

对还不妥协的学员,恶警会注射神经性药物,然后把禁闭室铁门紧锁住,从摄像头监视,有时打开门上一个小铁窗观察和恐吓。

有位亲历这种折磨的学员说:苏醒后浑身无力,莫名其妙的心中充满恐惧,见到的每个人脸都扭曲变形,象魔鬼一样;感到周围象地狱,时冷时热,自己被当作实验品来折磨;当外面传来猫叫声,就感到猫马上会变成老虎那么大,被放进来撕咬;墙壁上印痕象是活的,马上会钻出蛇和毒虫来,地上黑紫色的印记象斑斑血痕,象是过去被迫害死在劳教所里的人留下的;全身每个毛孔都是充满恶心的药味,口水和小便都是浓烈药味。看守的吸毒劳教们隔着小铁窗看着自己在水泥台上滚来滚去竭力挣扎,有个别忍不住泪流满面。这样不知过了多久,最后时间感都被折磨得完全消失了,每秒钟都象几千年那样漫长,眨一下眼就似乎过去几百年,心力憔悴极度疲惫,大脑极度劳累,几乎超过极限。自己的精神挣扎在死亡的边缘,好象折磨没有了尽头……

每天的食品是掺沙子的一点盐水萝卜泡饭,吃不下要挨骂;口渴要水时,要求多次才给一点水,还掺入味道恶心的药粉,还有恶警冷不丁冲入来训骂或讥讽嘲弄,令人精神处于高度紧张之中。

* 高强度劳动

“精神崩溃”以后就是没完没了的每天写思想汇报,学习洗脑材料;要求周围的人打你的小报告!同时用长期高强度劳动折磨你,威胁完不成任务要被延长劳教期,逼你加快速度,实际上他们需要提高产量好多拿奖金!提供的劳动条件极其恶劣,卫生条件差,有的学员因长期站立劳动而腿部水肿,腿瘸,有的手因长期劳动磨伤,等等,产品主要是羊毛衫,打火机,石英钟机芯,儿童玩具,工艺饰品等,供应给昧心商贩,甚至被隐瞒来源出口给西方国家。

以下为四大队酷刑折磨部份法轮功学员案例:

一原临安日报记者(法轮功学员)被神经药物和禁闭迫害折磨得精神错乱,后被送精神病院迫害……

杭州法轮功学员李和平被关在禁闭室里打,注射神经药物,被造谣说走火入魔……

一位退休老年法轮功学员被关在那四间禁闭室的窗口边一间,折磨达2-3个月,在长期与人隔离以后出现严重幻听……

杭州市的法轮功学员汪大伍被关禁闭8次以上,被非法加期大半年,原来健壮身体被折磨瘦得不成样子。现又被绑架,判刑十几年,被送往监狱折磨……

还有很多法轮功学员曾被吊挂至少十多天,大小便流在身上,其中有唐景辉、付越、李建成、杨德新等;温州学员陈忠升被绑坐老虎凳,双脚冻伤;哈尔滨大学生余彬被迫害劳动一腿致瘸,浙江工业大学张剑波被野蛮灌食致伤,等等……

那里面的恶警极其阴险,如果把你迫害得神志不清时,就造谣说你走火入魔;如果把你迫害致死,就造谣说你自杀。而他们欺骗去那儿参观视察的有关人员,更别说中外记者们只给看到编排好的假戏了。十里坪劳教所号称“省级文明劳教所”,而外面的世人,在中共新闻封锁下,很难知道和明白那里面发生的情况。

在这里正告恶警:善恶到头终有报!今天你们所干的这一切恶事,天地尽知,一桩桩一件件,都记录在案,有朝一日迫害大法学员的恶人必将被绳之于法。我们有责任提醒你们,为了你们的家人的安危,立即停止作恶。

恶人榜:
所长:薛永兴,罗爱民
副所长:胡建宏,余姓(原四大队大队长)
所部:黄仲明(音,凶残狡诈)
教育科科长:汪宗亮
四大队教导员:李红青(主管迫害法轮功学员),祝治造(音)(作为劳教所代表参加浙江各地洗脑班)
四大队入教队:赵姓指导员,陈姓队长
四大队直属中队:指导员马进喜,龚月古,姜宛,牟众明,马姓队长,许姓队长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