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榆树市刘术春等大法弟子被迫害纪实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5月6日】吉林省榆树市泗河乡50岁的女大法弟子刘术春,为了说句公道话,一个人只身去了北京,被便衣警察抓捕,遭毒打后,被遣送当地公安拘留所,被恶警辱骂毒打,强迫劳动。在一次劳动中她靠师父加持出走,又去了北京,又被抓回,这一次,恶警们恼羞成怒,气急败坏的给她戴上一副40斤重的脚镣,又戴上了手铐,并且10多个恶警一齐毒打她:用高压电棍电,脚踢,当时就把人打得昏死过去了。晚上,一个叫孙井富的恶警在外面喝酒回来,对她又是一阵拳打脚踢:打嘴巴,手打疼了,用鞋底打,用拳头猛打她的胸部。白天还把她的手脚铐在一起强迫她在院子里走,40斤的重镣,不一会脚脖子的肉就被磨烂了,鲜血直流,晚上不让睡觉,仍然戴着镣铐,两只胳膊成一字形固定在铁架上。

在那里女学员因为炼功,经常遭毒打,她看到有一个叫王小红的小姑娘被打得全身紫黑色;有时还被强迫到外面雪地里罚站,不让穿棉衣,只穿衬衣,一站几个小时,时值99年11月隆冬季节。在这里遭受迫害的大法弟子,前后不下数百人,且迫害仍在继续。

邪恶没达到目地,就将刘术春判劳教一年,送去长春黑嘴子劳教女所。先是分到四大队,同样被毒打、电棍电,用竹板打脸,不让睡觉。强迫劳动,每天从清晨四点到夜里十点,不许休息,因炼功经常被毒打、体罚。因为刘术春不妥协,又被转到二大队,这里更邪恶,专门迫害不妥协的学员,所长姓张,有一个管教姓郝,还有一个年轻的姑娘,居然是全所打人出了名的管教。在这里,打骂、电棍象家常饭一样,邪恶之徒将她绑在死人床上,吃喝、大、小便都不能动。当时,她还看到一个女学员被坐在老虎凳上七天七夜。这里无论日夜,打骂声、呻吟声、惨叫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到了后来,她连生活都不能自理,还被加刑三个月,才被家人接回。

邪恶集团对大法学员不仅在肉体上摧残,更恶毒的是对精神上的洗脑,灌输的都是极其邪恶的东西。2002年,刘术春又被当地派出所和“610”绑架到洗脑班,为抗议迫害绝食,恶徒们对她野蛮灌食,先用细管,后来就用粗管,插不进去用力强推,而且还拉锯一样的推拉,每次灌食后都要吐一阵子血,那种痛苦无法形容,将人迫害得极度虚弱,这些恶徒害怕了,为了推卸责任,又将其抬着送去长春洗脑班,把人放下,医生还未到,这些人就匆忙逃走了。到这里后刘术春就开始吐血,第二天昏厥,生命垂危,只好打氧气维持,没有办法,通知当地派出所叫家人来接,而当地派出所干警听信谎言,仇恨大法,又故意拖了好几天,才通知家属把人接回。

更歹毒的是,邪恶谎言欺骗了部份世人和大法弟子的家属,这些人把镇压带来的精神与物质上的痛苦的原因转嫁到大法和学员身上,刘术春的丈夫王就是典型的一例,他把仇恨和怒火都发泄在妻子身上,毫无理智的打、骂 ,将花盆砸在她的头上,用拳头打眼睛,出了那么多血,差点没把眼球打出来,就这样一个任劳任怨,兢兢业业,善待老人,抚儿育女,体贴丈夫,以“真、善、忍”为标准做人的好人,居然要受到国家、政府、社会、家庭等这许多方面的迫害。

99年邪恶镇压开始,青山乡派出所所长张德志伙同乡政府把本乡大法弟子焦明丰、焦传付、陆树林骗至乡政府后送去榆树拘留所,在那里又将焦明丰、焦传付非法判劳教一年。当时任杨木村治保主任、现任书记的李凤超把焦守桐骗至自己家,后通知派出所送去拘留,这个派出所经常到大法弟子家骚扰、恐吓、罚款、搜书。至今使大法弟子周其广、张化雨夫妻有家不能回,有活不能干,颠沛流离,生活窘迫。

焦明丰在被劳教一年回来后,于02年农历二月初二因被恶人举报,张德志带一群打手强行抓人,不容讲理,四、五个人强行把焦明丰戴上手铐,抬到相距约三百多米的警车上,两个恶人按着将其头扎在地上,拉到派出所辱骂毒打后送关榆树拘留所,遭受非人折磨后第二次非法劳教,在劳教所被迫害得奄奄一息,恢复后,生活仍不能自理,成呆傻状,吃饭、上厕所都要人背,没办法,才被保外就医,回来休养很长时间才会走路。可是在04年7月份,张德志又带人把他抓起来,第三次判了劳教,至今被非法关押在长春朝阳沟劳教所,身心受到严重伤害,以至残疾。其60多岁的父母均体弱多病,生活无人照顾,还得靠自己种田维持生计。

大法弟子焦守桐在第一次劳教期间,前后在苇子沟、奋进、朝阳沟劳教所遭受迫害,身心俱伤,并染上了疥疮,后来全身溃烂,行动不便,还被加刑六个月,这还不算,榆树610伙同朝阳沟劳教所又勒索了他家2000多元钱才放人。回来后半年,疥疮尚未痊愈,走路一瘸一拐,被本村恶人焦明金和潘振江诬陷,张德志又带人闯进焦家,强行将焦守桐抬上警车,押到派出所,焦的妻子到派出所讲理要人,被张打后推出门外,在派出所不仅打了焦,还恶语诬蔑师父和大法,送到公安局后还打。

04年初春,由于大雪封住道路,阻断交通,本乡大法弟子张利有等几十人自发组织义务清雪,被张德志诬陷为搞活动,于是张伙同610、公安局非法绑架,抓捕了16名清雪的大法弟子,将他们判劳教一年、二年、有的被判三年,并且还在全乡大肆抓捕其他大法弟子,送洗脑班迫害。致使焦守桐、刘文喜现在还有家不能回,有地不能种,80岁的父母不能照料。焦守桐的父母均被吓出了精神病,看见汽车,听到汽车的声音都吓得不行,并且其父焦永会在05年1月7日在思念与恐惧中含冤离开了人世。焦守桐的儿子,因父被抓被关,生活困难不得不辍学,靠打工帮助母亲维持生计,最苦的是焦守桐的妻子,家中的一切重担都压在她一个人身上,老人、孩子,田里的农活,真是汗一把,泪一把。焦的80岁的老母,更是可怜,思念儿孙,帮助媳妇照料家务,媳妇因太累或忙不过来有时 发脾气,她只能将泪水噎回肚里。这么一个母慈儿善的和睦家庭,居然演成一场夫妻不得团圆,母子无法相见的悲剧。

善恶必报是天理,张德志从迫害大法以来,妻子得病花了数万元,本人因工作问题送礼花了数万元,被黑社会勒索了多少钱不详,最近因与有夫之妇勾搭成奸,被抓获被索要20万元,后通过黑社会又给了10万元;现任村书记李凤超,不知何故,被黑社会拉去毒打一顿,很长时间不敢见人;焦明金虽因举报大法弟子得了3500元钱,可没几天,家里的两头牛却莫名其妙的死了;举报焦明丰的陈有、赵运江,前者是村组长,家里存放的12000元上缴钱,无意中被烧坏,到银行只换回8200元。后者在O4年腊月二十七赶年集回家时,被车撞伤,养了好几个月。


恶徒电话:杨木村治保主任潘振江:0431-6927099
书记李凤超: 0431-6927888
前村主任赵运江: 0431-6927766
青山乡派出所: 0431-3055110
泗河镇派出所: 0431-3044110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