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桦川县宝山农场大法学员遭受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5月9日】我们仨是黑龙江省桦川县宝山农场的大法学员,都是农村妇女。自7.20以来,我们也不断遭受当地警察和恶警的迫害和骚扰。现在将他们的恶行揭露曝光,制止他们继续行恶。

大法弟子A:

2001年6月,因我坚修大法,宝山农场派出所警察赵建忠到我家非法抄家,把书和资料全抄走还把我非法抓到派出所。所长赵建秋逼我说出大法资料来源,并妄图逼我放弃修炼,它打我耳光,打得我鼻子出血。还恐吓说要没收我和二儿子的地(二儿子是我的养子,刚结婚)。我被非法禁闭四天后放回。

2001年腊月15日,派出所所长赵建秋带着刘桂民、王三、李建华又闯入我家。当时我正在家写标语。赵建秋问我写这干啥,我说学大法受益了。他们不由分说开始抄家,把我的大法书籍、资料及刚写好的标语全部拿走,还把我非法带到宝山农场二队办公室。场部书记郭祥春当即签了非法拘禁15天的字,王三还打我一耳光。我被带到派出所后,一不知姓名的警察把我手脚铐在椅子上一整夜。第二天,把我写的标语挂满了一屋子,很多人来看热闹,还给我录了像,连同大法标语都录上了,所长还扬言要在全场播放。

2001年腊月16日,恶人将我非法关押到红兴隆管局看守所,我绝食绝水抗议非法迫害,后来我出现了心脏病、高血压及糖尿病等症状,加之家人的正义抵制,我于10天后闯出。

2002年4月,我被人举报,宝山农场警察刘桂民、王三将我绑架到派出所。当晚我就出现“病态”,这两个人还有两个不知姓名的警察强行将我弄到医院。场部政法委书记李显根给我灌输共产邪党的那一套邪理妄图转化我,没能得逞。第二天,李显根命令刘桂民、王三非法送我去汤元县香兰镇大正村,我被迫流离失所。

2002年9月28日,我进京上访,后来被武警非法抓到前门派出所,在派出所被照相、盘问住址、姓名后,被非法带到佳木斯驻京办事处禁闭了32天。之后11月1日,我又被汤原县香兰镇派出所副所长和一名警察非法关押到汤原县看守所,非法监管,受到犯人不同程度的辱骂和歧视。后我被非法劳教三年。

2003年2月,汤原县610将我非法押送至佳木斯劳教所,因体检不合格,劳教所拒收。我又被带回到汤原县看守所,又被非法关了十多天后恶人还不想放我。听犯人说它们居然想让我去喂猪。我在监号里大声喊“邪恶不配迫害我,我是大法弟子,任何邪恶我不承认”。第三天将我放回。汤原610将我送回宝山农场,二队书记贾纯富因小人妒嫉勾结农场恶警又将我绑架送往汤原,我被迫流离失所。后因讲真象,被人举报。

2003年4月27日被江川农场派出所哈鲁敏带两名警察强行搜走我的大法书和资料,逼问我资料来源,恫吓利诱使尽招儿也没得逞。没办法又把我送回宝山农场,场部不收留,江川派出所又把我送到香兰镇。

大法弟子B:

我曾被非法关押在红兴隆管局监狱的收容所,期间我绝食抗议。2003年阴历12月15日,没有任何手续,警察 把我从家中非法抓走,它们用手铐将我带到农场派出所进行非法审讯。当时有4、5个人,它们七嘴八舌诬蔑大法。恶警李建华坐在那做笔录。先是一个高个儿叫赵建秋的人拿着吃剩的半根糖葫芦照我脸就是一下,打得我的脸火辣辣的。又进来一个矮个儿的叫赵建忠的人,拿着大本夹照我左脸使劲打,当时我就头昏脑胀、两眼发黑,但没倒下,它嘴里还骂着我。不一会儿,又进来一个叫王三的(在抓往派出所的路上打我的人),它从兜里掏出一根铁链子把我锁在窗前。一个叫刘桂民的人把铁链子打开,但不全拿下,想利用伪善让我妥协。就这样在派出所里折腾了4个多小时之后强行让我在笔录上签字、按手印,然后将我送往红兴隆管局监狱。在被非法关押期间,派出所向我的家人勒索现金1350元(后退回500元)。

派出所6.10不法人员曾于2002年夏天在我不在家时擅自闯入我家,强行搜走8本大法书籍。此后多次到家中骚扰,恐吓家人说要收钱、收地,给我个人和亲人带来极大的精神压力。

大法弟子C:

2002年7月的一天,片警一行几人到我家非法抄家,从我家强行搜走大法书籍多本。2003年,我被非法拘留15天,期间我绝食抗议没吃过一顿饭,却还要被迫交出300元的伙食费。3月2日,农场610的四个警察来我家,有李建华、刘桂民、赵建秋,还有一个不知姓名,其中刘桂民曾多次来我家进行非法骚扰。几年来的不断骚扰和恐吓给我和家人精神上带来很大打击。

这些不法公安人员到法轮功学员家中搜查,绝大多数不出示任何证件,非法抓捕也不出逮捕、拘留证明;拘留后释放时绝大多数不发释放证明,这在程序上显然已经构成违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