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中领馆官员谈中共迫害法轮功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6月11日】(明慧记者欣宇采访报道)中共驻悉尼领馆负责监控法轮功的外交官陈用林,因不愿昧着良心继续为中共镇压法轮功和其他民众卖力而脱离中共,并在悉尼的6.4集会上向众多媒体披露了出走的原因,以及中共对海外的渗透和镇压法轮功等团体的内幕细节,在澳大利亚及整个国际社会引起强烈震撼。6月9日,明慧记者就法轮功问题电话采访了陈用林先生。以下是明慧记者的采访报道。

陈用林毕业于北京外交学院,2001年到中国驻悉尼领事馆任职一等秘书,成为负责政治事务的领事,专管监视法轮功团体、民运人士等活动。陈用林在接受采访时谈了他如何由一个从负责监视和对付法轮功学员的中领馆官员,到最后良知发现,拒绝再继续执行中共镇压法轮功的错误政策而从中领馆出走,寻求自由和良心的解脱。

记者:陈先生,你好。感谢你繁忙中抽出时间来接受明慧记者的采访,请问你最初是如何听说法轮功的?

陈用林(以下简称“陈”):我最早听说法轮功是在1999年4.25的时候。当时,法轮功学员到中南海周围去静坐,非常平和,让我感到很惊奇。但1999年7月之后,中共当局取缔了法轮功,电视媒体开始轰炸式的宣传,挖出一些所谓的自杀、自焚等等事件。我当时对法轮功还是不太了解,只觉得与己无关。2001年到悉尼领馆上任之后,负责政治事务,有机会更多的接触到法轮功。开始时,我是坚决执行中共关于法轮功问题的政策,就是取缔法轮功,与法轮功“针锋相对,坚决斗争”。

记者:那后来是什么原因改变了你对法轮功的看法呢?

陈:我通过与澳洲当地法轮功学员的接触,感觉他们并不象媒体宣传的那么坏,都很心地善良,特别是其中有很多年轻人,都相当有文化的。同时因为具体负责这方面的工作,就需要对法轮功的问题進行更多的研究和了解,我就看了一些与法轮功相关的网站和书籍资料等,发现法轮功也有很系统的理论,属于一个特殊的团体。

中国是缺乏宗教信仰自由的。据我所知,很多中国人喜欢练气功强身健体,或者在寻找信仰或者精神支柱。对于那些宣传的所谓自杀、自焚事件,比如媒体宣传的“练法轮功1700人死亡”的例子,根据我的推断,这“1700例”大多数是本来就有精神病或者本身就有自杀倾向的这样状况的人。我们应该看到,有好多人由于信仰了法轮功,所以他精神上有了归宿,感觉充实了,这样他就不去自杀了。比如失恋,家庭破碎,但他炼了法轮功有了精神归宿, 就不去自杀了。所以我的感觉就是,根据(中国)每年20多万人的自杀人数相比,“1700人”实在是小巫见大巫了。法轮功有可能挽救了几十万人的生命。

记者:现在在各国的中使领馆还有不少工作人员仍然在继续执行迫害法轮功的政策,请问你对这些仍在执行迫害政策的官员有什么要说的吗?

陈:我觉得他们中不少人可能也是象我刚到悉尼领馆时的情况一样,对法轮功不太了解。我觉得应该给他们一些时间来了解真象。他们应该以我过去的教训为戒,不要再违背良心继续执行迫害的政策了。

记者:追随中共继续执行迫害政策,可能会有良好的生活条件。请问是什么促使你冒着风险脱离中共呢?

陈:是的,如果我继续为中共工作的话,条件待遇是比较好的。但是那样的话我却必须昧着良心做事,不仅是昧着良心,而是无法保持什么良知了。现在我选择离开中共,冒着危险把这些迫害的真象讲出来,惊醒国内良知未泯的人,我感到轻松多了,我自己的良心也得到了拯救。

记者:以你对中共对待法轮功学员和异议人士的残酷手段的了解,只要中共仍然继续当政一天,你觉得即使在澳洲,你和家人的安全会受到威胁吗?

陈:是的。中共政权是人治,对付异己可谓不择手段。

记者:很多明慧网的读者对你的正义举动表示支持和理解,也愿意帮助你。听说有一些国家的正义之士还写信给澳洲政府,或致电当地的澳洲使馆,呼吁澳洲政府立即给你提供政治庇护,请问,你希望读者们和公众给你提供什么样的帮助呢?

陈:已经有很多法轮功学员和善良人士向我和我的家人提供了很多的帮助。我在此表示感谢。

记者:我理解你这段时间一定很疲劳,谢谢你今天接受我们的采访,希望以后在你时间允许的情况下,能够再次采访你,探讨其它一些明慧读者感兴趣的问题。也衷心的祝愿你和你的家人能够早日在澳洲获得安全和安定的生活!

陈:好的,谢谢。

另外,据海外媒体大纪元报道,陈用林先生在不久前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的时候也谈到了很多关于中共镇压法轮功的内幕。陈先生告诉记者,中共对法轮功的政策是责任到人。从中央到地方,对付法轮功的所谓“团结教育和转化”工作,也就是進行洗脑,都是责任到人。地方官员为了保护自己的官位,或者是想升官发财,他就想方设法不让自己地区内的法轮功学员跑到外面去,進行一些自由的宗教活动和進行一些正常的交往,比如探亲访友。因为这些法轮功学员一旦失去控制,就是地方官员失责。这些地方官就会受到中央政府的惩罚。为保住官位,他们想方设法把法轮功学员控制起来,比如,经常在基层举办洗脑班。

陈先生说,“中共在1999年6月10成立了反对法轮功办公室,简称‘610’办公室,随后在各个省市地方一级也都建立了相应的610办公室。对法轮功问题是一种系统的管理,这套系统就成了迫害法轮功的工具。610办公室在处理法轮功问题上经常采用不合常规的做法,比如对法轮功学员拘押、强迫转化、洗脑。法轮功学员因为信仰问题不合作,就被强制拘押。”

陈先生还说,“通过我逐渐和法轮功学员的接触,了解他们,研究法轮功系统的理论,我发现再做下去就是违背我的良心,我就不忍心再助纣为虐。因为这些法轮功学员,我认为需要帮助而不是迫害。我希望中国政府尽快检讨宗教政策。”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