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610官员郝凤军指证中共迫害诬陷法轮功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五年六月十二日】继中共驻悉尼领事馆外交官员陈用林现身六四集会,声明退出中共后,又一位来自于中共专制体制内的官员郝凤军也站了出来。郝凤军曾任职天津国保局、天津610办公室。他披露了中共栽赃陷害、残酷镇压法轮功学员的内幕详情,公开声援陈用林的正义之举。

据大纪元记者萧勤6月8日采访郝凤军的报导,郝凤军透露了中共610办公室组织架构、天津教育学院事件、天津法轮功103大案和焦点访谈节目栽赃法轮功的内幕详情。迄今为止,郝凤军是第一位站出来公开指证中共栽赃陷害、残酷镇压法轮功的中共官员。

* 610是干什么的

郝凤军说,中共成立的610办公室,就是收集法轮功学员资料、监视迫害法轮功学员。郝凤军说,别看现在电视报纸上对诬陷法轮功不起劲了,其实中共对法轮功的镇压一点没放松,都转到背地里去了。

这个610办公室,从一开始就不得人心。当时天津市公安局公开在各分局贴告示,招聘基层干警到610办公室工作,但报名人数一直寥寥无几。可是由于610办公室编制庞大,后来不得不用电脑抽警号的方式抽调人员,郝凤军不幸的被抽中了。

* 焦点谎谈──媒体与司法狼狈为奸

2003 年11月5日,中共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节目炮制了专题片《‘专利’的背后》,片中,原法轮功学员、邯郸钢铁公司高级工程师景占义否认了他因修炼法轮功而出现的神奇现象。节目播出后被各地媒体转载,成为中共打击法轮功的又一所谓“力证”。那么,这个自称为揭谎的节目又是怎样出炉的呢?

郝凤军说,他是这个节目制作过程中的直接目击者。2003年,天津市公安局国保局接到一项特殊任务,由610办公室一队队长带领四、五个警察前往河北省石家庄市办案,等他们回来时郝凤军看见在审讯室里用手铐吊铐着一位头发灰白的老人,后来得知他叫景占义。之后中央电视台记者来到国保局,据说是来采访景占义,给国际社会看看他是怎样悔过的。

那天的采访时是在国保局精心策划下进行的,当时郝凤军就在门外,看到国保局副局长赵月增对景占义说如果按照他们提供的台词去说可以给他减刑,否则就再加一条叛国罪,判他无期徒刑或秘密枪决。可怜这位老人在他们的淫威下答应了他们的要求,上了电视,否认了因修炼法轮功而出现的人体神奇现象,去无奈的批判法轮功。后来景占义被判刑八年。

郝凤军在屋外看到这一切,禁不住说了一句:“这不是谎言吗?”没想到旁边就站着一名央视的记者。几天后,他被叫去和上级谈话,郝凤军知道麻烦来了,但仍凭着血性直言不讳的说你为什么要威胁景占义,这位国保局的副局长立刻拍案而起说“你想造反?”之后,在中国北方零下几度,没有任何取暖设施的房间内,他被关了二十多天的禁闭。

* 亲眼见证法轮功学员遭受酷刑

郝凤军说,2001年10月3日天津市公安局网络侦查处发现有法轮功学员绕过网络安全屏蔽登录境外“明慧网”,他们将这一情况通报给了国保局610办公室的警察,国保局610办公室一队(法轮功现案队)负责侦破此案,代号“103”专案。年底此案被公安部列为部级督办案件。

2002年年初,“103”案件开始抓人。在一天内抓捕了79个法轮功学员,另有2个人跑掉了(其中一个叫徐子敖的女孩才14岁,她母亲孙缇在此案中被抓,一个14岁的孩子就这样流离失所)。2002年2月的一天晚上,郝凤军接到单位电话,让他和另一名女警赶回单位陪同一名法轮功学员看病。当二人到达看守所后看见法轮功学员孙缇,五十多岁,就是一个家庭妇女的模样。她坐在提讯室的凳子上,凳子上还有夹板扣在腿上,眼睛被打的成了一条缝,当时审讯她的警察手上拿着一根半米长的带有血迹的螺纹钢棍,审讯桌上摆有一个高压电棍,他说:“是我打的,没事没事”。郝凤军和女警进屋后就让这名警察出去了,孙缇一下子哭了出来,她转过身去撩开上衣,郝凤军惊呆了,她的后背几乎没有一点正常皮肤颜色了,全是黑紫色的!而且还有两道长约20公分的裂口,鲜血在慢慢的往外渗。

过了一会国保局副局长兼610办公室主任也来了,他命令郝凤军不许向任何人讲这件事,还说等孙缇的伤好了,伤痕消除掉之后,再起诉她,再开始审讯。

郝凤军和那名女警给孙缇上了一个月的药。在和孙缇接触的这段时间里,孙缇天天都向郝凤军询问自己孩子的下落,当时他的心都碎了,一个14岁的孩子没有父母在身边,又不能到亲戚家(因为孙缇所有亲戚全部被监控起来了),她在外面吃什么、睡在哪呢?那几天回到办公室坐立不安。作为一个有良知的人,他后悔没能阻止这一切,内心焦躁不安。

母女俩的遭遇和他亲眼目睹的惨状常常出现在郝凤军的梦里,令他彻夜难眠,更对中国的前途,和作为一个警察的前途充满绝望。郝凤军说,这件事是他思想上的一大转折,为他后来出走澳洲埋下了伏笔。

* 中南海事件前夜

郝凤军说:“我第一次和法轮功接触就是99年4.25事件,因为他们去天津市教育学院上访的时候,教育学院就坐落在和平区,在我们分局管辖范围之内。4月22日法轮功学员去天津市教育学院的时候,我也去了,当时我所在的和平分局几乎出动了所有的警力。我们到那以后,并没有看到(这些法轮功学员)像一般工人上访那样喊打喊杀的,他们只是静静地坐着,然后市政府出面接待了他们,说你们法轮功的事天津市管不了,要找你们就找北京去。在此之前我并没有接触过法轮功,但当时我认为法轮功如果要去中南海,天津市政府要负一部份责任,市政府如果不这样说,他们可能就不会到中南海去。并且当时在教育学院的楼顶,以及对面三层楼的楼顶,又好几部摄像机,天津市国保局把当时在场的四五千名法轮功学员都进行了密拍和密录,然后分发到各派出所进行调查、存档,这就是所谓的基础工作。”

* 中共,众叛亲离

自去年年底《九评共产党》发表之后,目前全球退党人数已经超过225万,而且这个数字还在象滚雪球一样迅猛增大。在这种气势下,中共体制内的官员都在纷纷觉醒,退出邪恶共产党,找回人性、正义和良知。先有陈用林,又有郝凤军,他们二人以非凡的勇气站了出来,对邪党给予迎头痛击。巧合的是,陈用林曾是在海外主管迫害法轮功事务的外交领事,而郝凤军则是在国内主管迫害法轮功人员的610办公室警察,在中共镇压法轮功六年后的今天,法轮功没有被压倒,赢得了越来越多的尊敬和支持,反而是中共让人们充分看到了它的邪恶流氓本质,走到了众叛亲离的境地。可以预见,在不久的将来,会有更多的陈用林、郝凤军站出来,唾弃恶党,选择光明的未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