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潍北监狱610歹徒徐海明等凶残迫害大法弟子

【明慧网2005年6月15日】山东省潍北监狱在610主任徐海明的指使下,副主任孙济生、书记王文升疯狂迫害大法弟子。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到潍北监狱,首先是进入入监队。新来的大法弟子被逼迫看诬蔑法轮功的录音、录像带。在狱部监区设的“转化班”上,犹大们配合着恶警逼迫大法弟子写“四书”。不写“四书”的就被拳打脚踢,卡脖子不让呼吸,有的差点背过气去。再有就是不写“四书”的十二点之前不让睡觉。打、骂、罚站,仍不奏效的就由孙济生、王文升用电棍电击,数根电棍连续电击,同时逼着写“四书”。潍北监狱被关押的一百名大法弟子有半数以上的人遭过恶警孙济生、王文升的电棍等折磨。恶警赵冰对不转化的学员则用电棍猛击头部、嘴部、耳部。大法弟子被剥夺说话的权利,一说话,就被拳打脚踢。下面是恶警对大法弟子周健和于同治迫害的详情。

一。监狱内得法 酷刑迫害仍坚定修炼大法

周健,山东青岛市人。周健得法前,曾因抢劫罪,被判刑15年,关押在山东省监狱服刑。在省监狱服刑期间,有幸得法,并开始修炼。

99年7.20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迫害大法后,省监狱逼迫周健“转化”,如不“转化”将取消应有的减刑。周健不为所动,拒不“转化”,并坚持修炼。因周健当时余刑已不足五年,而且修大法很坚定,邪恶的监狱当局将他从山东省监狱转至潍北监狱残酷折磨。

在潍北监狱入监队,周健因拒不“转化”,被入监队队长赵冰等恶警用四根电棍同时电击。周健咬紧牙关,没有低头。直到四根电棍电源全部耗尽,恶警们才住手。接着又将周健关進禁闭室22天,每顿饭只给他一个窝窝头,半杯水。即使这样也没能动摇周健修炼大法的坚定信念。

2003年2月,恶警徐海明、孙济生、王文胜在教育科“610转化班”又开始了对周健迫害。在徐海明的指示下,孙济生、王文胜对拒不转化的周健采取车轮战术,连续5天不让周健睡觉,6个犯人轮流看管他,只要眨一下眼睛,便会遭到拳打脚踢。最后,恶警们又将周健转至一监区继续迫害。为抵制迫害,周健在一监区禁闭室以绝食的方式抗议迫害,直到他骨瘦如柴,生命出现危险时才将他送至监狱医院,在医院周健一直坚持炼功。

由于周健坚定信仰拒不“转化”,潍北监狱一直关到他到期才放人。现周健已离开潍北魔窟。目前情况不详。我们盼望周健同修能将他遭受迫害的详细经过公布于世,揭露潍北监狱恶警——特别是徐海明(李光之死的重大责任人)、孙济生、王文胜及一监区教导员王兴云的恶行,给予充分曝光以進一步揭露迫害真象,救度众生。

二。潍北监狱恶警对于同治的非人迫害

于同治,山东莱西人,因修炼大法被非法关押在潍北监狱。2003年6月中旬,一个星期一的晚上7点,潍北监狱教育科长、610头子徐海明指使恶警孙济生、王文胜等恶警用三根电棍同时电击于同治。三根电棍电用尽了,又拿来四根电棍继续电击于同治,直至全部用尽了电才住手。恶警们问于同治转不转化,于同治坚不妥协。后被两名犯人用力搀扶回监室。于同治的后背及头部被电焦电糊了一大片,浑身打颤、坐立不稳、头部及脸部浮肿,用手轻轻一按就是一个坑。

2004年7月,于同治因为传看师父的讲法被关进禁闭室,恶警逼迫他保证不再传看经文,他严词拒绝了。恶警又把他转到一监区继续关禁闭,除了蚊子叮咬外,一监区教导员王兴云还指使犯人放一种咬人很厉害的虫子(据说是一种蛇)咬他,用棍子打他,恶警王兴云还经常亲自用电棍电他。于同治备受折磨长达一月之久。

恶警王兴云和徐海明一样,都是迫害大法弟子的急先锋。一监区的大法弟子几乎都被他迫害过,此人相当邪恶,希望知情者能提供他的一些犯罪事实和依据。大法弟子李光被迫害致死时也是被关在一监区遭受恶警王兴云折磨迫害的。

具体详情我们正在作进一步调查。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苍天有眼、善恶必报!

我们正告潍北监狱及一小撮江泽民的恶警走狗们:不要再追随江泽民继续干坏事了,共产党正在解体、江泽民的末日也已到来。赶快悬崖勒马,回头是岸。停止迫害,善待大法才是你们唯一的出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6/15/山东省潍北监狱610歹徒徐海明等凶残迫害大法弟子--1040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