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辽宁省沈阳女子监狱八监区遭受的残酷折磨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6月16日】我是在辽宁省沈阳女子监狱八监区受迫害的大法弟子之一。监狱对于坚定的大法弟子,首先采用的是攻心术、强制洗脑、精神迫害、强迫背诵犯罪行为规范。因我修的是真、善、忍,是在做好人,不承认犯罪,就坚决不背。小队长恶警焦玲玲指使犯人监视控制,整夜不让我睡觉,白天照常强制我干活,从早到半夜12点以后甚至到后半夜2点,每天干活达18-19个小时。在干活中由于劳累,稍有打瞌睡就遭到拳打脚踢,恶徒边打边恶狠狠的说:我叫你睡。更恶毒的是,到晚上仍不让睡觉,回监区又被劫持到水房,恶徒用脚往女人的下部使劲踢。

2004年初,恶警逼迫大法弟子写“三书”,如不写“三书”,恶警焦玲玲就指使犯人用各种狠毒的手法毒打和侮辱大法弟子。恶警把王红、刘俊露、吕建华等拖到宿舍扒光衣服后绑上,使其直不起腰,受尽了折磨。尤其对刘俊露的迫害更恶毒残忍,恶徒把她的全身衣服扒光,把腿绑上吊起来,开着窗户让冷风吹进来,并在其身上写满侮辱大法师父的话,并用下流手段对其人身进行侮辱,强制手戴着扣铐子,让犯人用脚踩。刘俊露一只胳膊被折磨残废、不能动。在焦玲玲的指使下,犯人把王红扒光衣服硬塞到床底下挨冻,这时正是数九寒冬,天气非常冷,水都结冰了,人被冻得如何就可想而知了。晚上这样折磨还不够、白天在车间内往她身上挂写侮辱大法及师父的言词,并强制绑上弯着腰。

2004年4月25恶警把我带到水房站着、逼我转化,我说:修真善忍往哪里转化!焦玲玲指使犯人打我的嘴巴,每打一次问一句转不转化,我回答“不转化”,恶徒一直打得累了才住手。我对恶警焦玲玲说:我要见家属,告诉我的家人,以后我要是有三长两短,我是被你们迫害死的,他们才停止不打了。

2004年7月上旬,开始对大法弟子又进行新一轮的迫害,由于我们三人不背犯罪行为规范,恶警罚我们三人6个月不给吃细粮、每天顿顿吃窝头、还有一天不给我们三个人饭吃。

2004年12月9日那天,因所干活没有达到定额(定额太高),我被恶警焦玲玲用电棍电击多次。

2005年4月份,八监区一小队的大法弟子王金萍坚持自己的信仰,恶徒将她强行推拉到水房,扒光衣服,往身上泼冷水,小队长恶警(高男)亲自指使4名犯人把王金萍拖到小号进行打骂、残酷折磨。2004年12月份,大法弟子张丽娜被拖到监狱的小屋里遭受非人的折磨,传出惨痛的叫声。

2005年4月份更恶毒,焦玲玲电棍在手中拿着,看谁产量低就动电刑折磨谁。我没有完成高额任务,恶警就用电棍电我的敏感部位,我当时对焦玲玲的电刑体罚提出质问,她便将我的手脚捆上电我、用脚踢。管八监区的谷某某也用脚踢我、最后把我拖出办公室,到车间前面示众侮辱。还有一次甚至把我绑上七天没让睡觉。

这是我亲身遭受的迫害。我代表还仍在遭受迫害的大法弟子呼吁正义人士关注和制止这场没有人性的血腥镇压。

辽宁省沈阳女子监狱八监区二小队队长:焦玲玲
一小队队长:高男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