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马三家集中营惨遭迫害的经历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6月20日】前言:这位大法学员因为坚修大法,一直在遭受迫害,吃了无数的苦,遭了无数罪。我和这位大法学员同处一室。和她相比,我看到自己的不足,就想:总有一天我会出去,那时一定要把她的上诉信带出去,让人们都知道马三家是怎样的臭名昭著。它们打着所谓“爱心救助”的幌子,却在干着伤天害理的事,残酷迫害大法学员,只要不配合它们,就要遭到种种非人的折磨。大法学员一天不出来就在邪恶控制之下,但她们都正念正行,坚不可摧,使恶人恶警也心惊胆寒。邪恶现在极力维持环境,这是被解体的前兆。我真心希望世人看到这份材料,更加认清邪党的真实面目,看到大法学员遭到各种酷刑(电棍、吊、绑、体罚等等)是真实的。

以下就是这个大法学员的自述。

我是三年前的5月被绑架到此非法劳教的法轮大法学员。

回顾这两年半的黑暗日子,我亲眼目睹了马三家的干警们果然会执法犯法,打着为法轮功学员“献爱心”的幌子干着假、恶、暴的事情。它们光天化日之下对学员大打出手,绑腿、吊人、电棍、打嘴巴、罚蹲、站立一块、蹲小号等,比法西斯还残忍,使用了古今中外都少有的恶毒迫害。

2002年5月我被押到一大队。在我三天不吃不喝的情况下强行灌食。只因我对自己无辜被迫害(劳教)万分不理解:为什么教人“真、善、忍的法轮大法突然就被打成X教了呢?做好人有罪吗?素有文明之称的中国还唯恐好人多吗?国外有几十个国家的人在炼法轮功,怎么就无一例因修炼法轮功而自焚、自杀、杀人的呢?

任凭欺世谎言漫天飞舞,我就坚信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大法好,因此决不向邪恶低头,继续绝食长达四个月之久。就在身体被摧残的极度虚弱的情况下,11月份恶警又开始强制转化。我被拉出强制连蹲七天,蹲得我眼冒金星,头晕目眩,恶心呕吐,之后又被绑在暖气管上。12月份大批同修都被拉出去强制转化,采用绑、吊、不让睡觉等手段。先“武”后“文”。又被强行拉到洗脑班。分队长大叫道:“认为转化不对的就出去……。”我回来当天下午队长张春光就将我吊了一夜,头昏沉沉、心绞痛发作,真是生不如死。后又被送洗脑班,赵勇华又逼问:“法轮功是不是X教?”我回答:“不是,法轮大法是正法。”于是又被拉回楼梯内绑腿几个小时。第二天张春光又把我绑在寝室几小时,痛苦不堪,实在难以忍受,趁此张春光让我骂师父,使用一些不堪入耳的脏话,在承受不住的情况下,我做了不该做的。而后我觉得实在没脸活在世上,羞愤交加,真对不起教我“真、善、忍”教我做好人的敬爱的师尊,于是在吃饭的路上冲向一楼大气柱子一头撞昏过去……。(编注:法轮大法学员不能杀生,更不能自杀,凡是这样做的学员,此行为完全是背离大法的,当事人和其他学员都需要在法理上有清醒的认识,并吸取教训。当然,在客观上,这种情况的出现完全是恶警的野蛮迫害造成的,恶警必须承担迫害的罪责。

想当初,慈悲的师父把我从绝望中拉回,挽救了我。我与丈夫结婚以来由于感情、性格不合,经常打架,日子过得鸡犬不宁,父母二老操碎了心。丈夫酗酒,赌博、打架,父母家的玻璃常被砸碎。随之我的心也碎了,看破红尘闹离婚。但自从学了法轮功重德行善,孝敬父母,不再打骂人,家庭和睦,亲朋欢笑,然而这样好的公民国家不要,反而被非法劳教,让我们饱受恶警体罚、虐待,通过严刑拷打,欲剥夺我的思想和信仰自由的权利。国家的法律何在?道义何在?天理何在?!

我对马三家警察不再信任,他们为所欲为,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为了转化大法学员从中牟取暴利,干着泯灭良心的事。他们不让炼功却逼着我们学太极拳。一大队大法弟子张春梅、胡英因为要求炼功被常年绑在凳子上,利用电视教“XXX”功、什么邪功都让学,就是不让学法轮功。记得2003年组织学太极拳,我不学,张春光把我拉到办公室大打耳光、左右开弓一连四、五十下,打得我鼻青脸肿、眼冒金星之后,后继续体罚7天,厕所2天,一个月不让睡觉,造成我身心伤害,至今头晕、心绞痛。

同年11—12月又进行强制转化。惯用手段仍然是不让睡觉,长达1个月。后被送综合楼迫害。沈阳帮教团的恶人用厚书猛打我脑袋,书都打飞好几本,致使我脑袋多处是伤口。它们看对我无济于事,又开始脚踢、打嘴巴等,几个人轮打,直至强制转化后再被调到三大队,三分队。

这个分队的董素霞又把我送回综合楼,这个充满邪恶的黑洞。帮教人员以查找法轮功“矛盾点”等说一句打一下,说一句踢一脚,拳脚相加不够,又罚蹲、不让睡觉,折磨我前后15天,造成我呕吐、昏迷、体虚不支,这就是所谓的帮教,视国法而不见,知法犯法,凶恶至极。

2004年3月,分队长董素霞曾体罚我站立不让睡觉三天三夜,之后对我严管长达50 天,我呕吐不止、浑身无力、举步维艰。

今年扒苞米,由于我浑身没劲,头晕,体力有所不支,队长不问青红皂白骂道:“绝食的怎么不死呢?”恶语不断。他们明知我的身体不好(此前曾经去过医院),还丧心病狂如此待我。“关心”何在?“体贴爱护”何在?“春风化雨” 何在?即使被教养三年,凭什么这般虐待我,有道是堂堂正正以理服人,以德服人,以法治国,才能使民心所向;相反法律再完善(公务员刑罚出台)有法不依,人民何来的安居乐业?社会何以稳定?

以上所诉皆属事实。尽管我已身心疲惫不堪,但仍要大声呐喊:停止迫害大法学员!恶警董素霞威胁我说:“如果你说真话就让你当哑巴。”让人不解的是,同样为人妻、为人母的她,为何竟能如此惨无人性,阴险狠毒呢?有谁会相信这些竟然发生在所谓的“充满阳光的社会主义”泱泱大国的“人权最好时期”呢?如今,人民警察已经变异为任意宰割法轮功学员的刽子手,到底是谁允许它们践踏法律?是谁给他们撑腰?是谁给他们权力如此疯狂的欺压善良?

现在你们教养院王政委提倡争创文明学校,文明到底在哪里?看到的都是假、恶、暴。昨天大法学员张素霞被队长强行送往小号体罚。这样见不着阳光的爱心,这种卑劣行径正是与野蛮为伍,竟然还要粉饰文明,真是令人作呕。

如果还有半点人性的话就不要再迫害大法学员,停止吧,清醒吧!在这个教养院的法轮功学员已有四千多人,他们大多都与人为善,牢记“真、善、忍” ,心中充满慈悲,无怨无悔。即使面对邪恶也不气恨,为什么就不给这样的群体一个生存的空间?为什么对他们要以欲加之罪迫害?他们才是这个社会的“脊梁”。相反,那些披着文明外衣的警察们才是罪恶滔天,才应该接受人民的审判。善恶到头终有报。

我处在这人间地狱,忍受着非人的折磨,“今天不写三书(揭批书、保证书、悔过书)明天就要打成反革命!”等等的恐吓不可终日,使我精神上受到严重伤害,失眠,骨瘦如柴,四肢无力,头晕昏迷,根本没有劳动能力。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我只有拿起法律的武器来捍卫自己,捍卫宇宙大法!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一个正义的天罗地网正在收紧,一切迫害大法及其弟子的恶人恶警必将受到应有的惩罚。

我强烈要求惩罚对大法学员犯法的恶人恶警,还法轮大法清白,还我师父清白,还我清白,还我健康,还我做人的尊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