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学员遭破坏性药物注射的部份案例

【明慧网2005年6月25日】(明慧记者综合报道)据《关于高蓉蓉被虐杀案的更多事实》一文报道,沈阳市法轮功学员高蓉蓉于2005年3月6日遭绑架后,一直被秘密关押在马三家劳教院,直到生命垂危后于2005年6月6日被送到医大医院。监视人员曾当着高蓉蓉母亲的面,多次问医生高蓉蓉什么时候(能)死。据医生反映,通过医疗仪器显示,高蓉蓉的头内有异样;医生并怀疑高的脑部异样是因为曾被注射过破坏性药物。家人要求索取高蓉蓉从马三家到医大的相关病历及诊断资料,均被无理拒绝。

此案情提醒人们,注射不明药物是中共邪恶集团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阴暗手段之一:

以下是在明慧网查到的吉林省、辽宁省、浙江省、四川省、北京市、山东省、广东省、天津市,及河北省的部份相关案例:

* 吉林市船营区洗脑班案例

2005年6月22日报道,最近吉林省及吉林市“610”合伙在吉林市船营区秘密搞了一个洗脑班,并在当地街道不法人员及警察的协助下,采取诱骗、强行绑架的手段,劫持了10名法轮功学员,强制洗脑。这伙邪恶之徒为避免引起世人注意,把洗脑班设在了船营区春光村、春光乳业院内的招待所,不所谓“转化”就不让回家,洗脑班24小时专人看守。“610”邪恶之徒并对一名抵制迫害的法轮功学员非法注射神经药物,使这名学员出现生命危险。

* 吉林市船营洗脑班案例

吉林市船营洗脑班在国内外正义之声中于2005年6月初被解体。绝食抵制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王影在洗脑班时绝食期间,被注射破坏神经的不明药物后,身体造成了很大伤害。回家后由于身体继续出现不正常状态,王影就直接找到船营区610不法官员,质问恶人:你们给我打的什么针,我心跳加快,迷糊了几天都缓不过来劲。610官员撒谎说:我们给你打的是葡萄糖……

* 沈阳大北女子监狱案例

辽宁人法轮功学员于芳(化名,近60岁)。2001年9月6日,被非法押往沈阳大北女子监狱。第二天,白姓狱长安排监狱医院的刘院长,把她绑到四楼的死人床上,叫医生注射一种不明药物,共打了六个吊瓶。药物注射进身体里后,于芳开始上吐下泻,身体肿胀呈黑紫色。被吊了六天六夜,大小便全在床上。逼着她接受狱中的规定。

* 浙江十里坪劳教所案例

明慧网2005年5月31日报道,浙江十里坪劳教所恶警们惯于使用体罚、酷刑、精神折磨和神经药物,特别是马三家帮教团到该劳教所传授邪恶经验后,恶警们更是无所不用其极,先是强制洗脑,然后是禁闭、酷刑,再配合以神经药物,而所谓彻底转化标准是“精神崩溃”,没崩溃就叫“假转化”。

对不妥协的学员,恶警会注射神经性药物,然后把禁闭室铁门紧锁住,从摄像头监视,有时打开门上一个小铁窗进行观察和恐吓。

有位亲历这种折磨的学员说:苏醒后浑身无力,莫名其妙的心中充满恐惧,见到的每个人脸都扭曲变形,象魔鬼一样;感到周围象地狱,时冷时热,自己被当作实验品来折磨;当外面传来猫叫声,就感到猫马上会变成老虎那么大,被放进来撕咬;墙壁上印痕象是活的,马上会钻出蛇和毒虫来;全身每个毛孔都是充满恶心的药味,口水和小便都是浓烈药味。看守的吸毒劳教们隔着小铁窗看着自己在水泥台上滚来滚去竭力挣扎,有个别忍不住泪流满面。这样不知过了多久,最后时间感都被折磨得完全消失了,每秒钟都象几千年那样漫长,眨一下眼就似乎过去几百年,心力憔悴极度疲惫,大脑极度劳累,几乎超过极限。自己的精神挣扎在死亡的边缘,好象折磨没有了尽头。

在浙江十里坪劳教所四大队,一原临安日报记者(法轮功学员)被神经药物和禁闭迫害折磨得精神错乱,后被送精神病院迫害。杭州法轮功学员李和平被关在禁闭室里打,注射神经药物,被造谣说走火入魔。一位退休老年法轮功学员被关在那四间禁闭室的窗口边一间,折磨达2-3个月,在长期与人隔离以后出现严重幻听。

* 四川攀枝花龚志会、阙发枝案例

明慧网2005年6月25日报道,2002年底,四川攀枝花市米易县法轮功学员龚志会(女)和阙发枝(女)一起去北京上访。在北京遭到抓捕后,阙发枝被北京东城区的恶警注射了毒药,导致全身浮肿,内脏器官衰竭。被当地公安从北京接回米易后,阙发枝生命垂危,恶警怕担责任,才将其送回家。前后不过一个多月,原本健康的阙发枝在极度痛苦中而离世。龚志会也受到同样的折磨。

龚志会坚信大法,米易县恶警没办法改变她。因为她的丈夫是内江人,恶警就把她送到四川内江看守所。在内江看守所,恶警指使犯人毒打龚志会,抓起她的头发往墙上撞,边撞边拧她,拧得她全身都是青紫色。在被迫害中她一直在绝食抗议,总共绝食了42天。在绝食期间,内江的恶警给龚志会注射一种红色毒药,每天一针。据龚志会自述,不打针时没事,一打完针,就全身疼痛。身体的每一个地方都是痛的,身体内更是撕心裂肺的痛,每次她疼得在地上翻滚不止。

42天过后,内江看守所的恶警看到龚志会要死了,就通知她丈夫来领人。她丈夫把人接到时,她就是只剩一口气,已经没有了人形。

如今三年过去了,因为她坚修大法,在大法超常的威力中,命是保住了。可是被邪恶注射毒药后的后遗症却时时折磨着她。她随时都会全身疼痛,身体的肌肉疼起来,牵着头不时的扭动,心口就象有人用劲死死的抵住,气都喘不过来,内脏也是顶起顶起的疼(口头语,不知该怎样形容这种痛苦)。所有见过她犯“病”的人都会禁不住流泪。

* 山东刘大媛案例

明慧网2005年6月24日报道,山东法轮功学员刘大媛2000年到北京上访、说明法轮功真象,刚到信访局就被恶警抓住搜身、拳打脚踢,并被强行送进了山东省济宁市精神病院迫害,遭到医生、护士强行注射中枢神经的药物。这些邪恶人员怕刘大媛死在里面,才让出院。

* 广东温粉华案例

明慧网“2005年6月2日大陆综合消息”,报道了广东揭西县棉湖镇法轮功学员温粉华5月30日上午被县公安局、610、棉湖镇派出所联合绑架的消息。

6月17日晚10点钟左右,治安办黄姓主任叫粉华的丈夫杨映鹏开门,说粉华将到家。映鹏开门没见妻子,黄主任说粉华在车上。映鹏上车,见一女人扶着粉华坐着。映鹏吓了一跳,叫了几声粉华,粉华有气无力的哼了一声,靠着车壁,瘫在那里,一动不动。映鹏责问为什么粉华会变成这副样子,黄主任说是绝食所致,这时粉华还能说一句“我有食”。几个人扶着她放下,粉华完全没力气支撑自己的身体。两天来,由亲人喂稀饭喂汤,大小便完全要别人帮,自己没力气翻身,双目紧闭,叫她只哼一声。另外,粉华的腿上有多处伤痕,有的还渗着血水。而更严重的是手背、手腕等多处,有注射留下的针迹、淤青。据粉华的状况分析,很可能被邪恶之徒注射不明毒药。

* 天津未提供姓名者案例

2005年6月17日,明慧网发表了一位天津法轮功学员的文章,该文中提到:2000年11月我被劫持至天津红桥看守所。我进行绝食抗争,被强行灌食,并被劳教2年。2001年1月中旬后,因拒写“保证”和“悔过”等,被强迫站2个月(早六点到晚十二点),导致双脚大脚趾甲坏死。4月初,不法人员再行逼迫,并把我的四肢铐于床,2犯人按住我,强行注射不明药物,导致我的精神近乎崩溃,难以自控。4月底,把我关入洗脑班,后又调班进行高强度劳动迫害。

* 河北韩俊苗案例

明慧网2005年6月18日报道,河北雄县法轮功学员韩俊苗(女,53岁,大专文化),保定市雄县教育局招生办主任。修炼法轮大法前,曾患有心脏病、肝脏病、腿浮肿等多种疾病,炼功后不药而愈。法轮大法不但使她在身体上受益,而且她的道德标准也得到了升华。韩俊苗在单位里工作兢兢业业,领导、同事都知道她是个好人。

因坚定修炼法轮大法,韩俊苗从1999年7月到2005年5月她被迫害致死之日,曾先后被当地610恶徒投入保定精神病院、保定劳教所、高阳劳教所、石家庄劳教所、雄县洗脑班、保定洗脑班,遭受各种酷刑折磨,仍然坚定法轮大法的信仰。回家后,又频遭610恶徒的监视、骚扰。

1999年11月,韩俊苗正在单位上班,当时的公安局政保股警察到单位里找她,以政法委书记宁红茂找她谈话为名,将韩俊苗信带走非法拘留。10天后,政保股恶警将她劫持到保定精神病院。在精神病院,韩俊苗被四个大汉按住,强行注射破坏神经药物,药物反应使韩俊苗躺不下,坐不下,整整难受了一夜不能睡觉。在保定精神病院,韩俊苗被整整折磨了半个月,其间又被强行注射两次破坏神经药物,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6/25/法轮功学员遭破坏性药物注射的部份案例-1048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