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牡丹江监狱执法犯法恶行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五年六月三十日】

省市公、检、法、司各部门:

这里揭露的是在黑龙江省牡丹江市尖山子监狱以狱长陈寿刚、改造副狱长栾景和为首一干恶徒践踏法律、法规,为达到所谓 “转化率”公开对我们的亲人们施用酷刑、滥用械具、肆意虐待,在精神和肉体上进行双重折磨,使多人伤痕累累,身体极度衰竭,并使数人致死的严重侵犯人权的案件,望从速查办。

(一)迫害致死的案件:

汪继国,男,牡丹江师范学院职工。因2000年3月进京依法上访,被抓回牡丹江市后,先被劳教三年,后被判刑,关押在在牡丹江监狱,被迫害致生命危急, 送医院抢救不治,于2003年9月死亡。

李儒清,66岁,原双鸭山矿务局机电厂退休职工。被判刑七年,关押在牡丹江监狱不到两个月时间,于2003年10月9日前后被迫害致死。 牡丹江监狱(0453-6404755 )狱政科一男子承认李儒清已死亡,并称李儒清拒绝放弃信仰,不转化。

于吉兴,男,30岁左右,被牡丹江市监狱四监区迫害致死。牡丹江市监狱一男性人员承认该监狱处理了于吉兴的死亡案件,但该人员没有提供于吉兴的死亡日期,仅称于吉兴“早死了,都处理完了。”

魏晓东,男,不满34岁,原黑龙江八一农垦大学工程学院讲师。2005年3月21日魏晓东在牡丹江监狱被迫害致死,遗体在未通知其妻子的情况下被火化。其妻也是法轮功学员,现正被关押在哈尔滨监狱遭受迫害。

2004年12月初,牡丹江监狱主管部门下达了在元旦前加剧强制“转化”大法弟子的红头文件,文件上有“对法轮功可使用简单暴力”的字样,并有这样的恶语:“个别还可以使用一些手段”,“转化一名给干警多少金钱奖励”。就此引发了包括魏晓东被迫害致死在内的一系列残酷迫害事件。

(二)迫害致伤残的案件:

一监区

2004年11月初,杨晓光因要求学法炼功被关入小号,遭到了残酷迫害。恶警宋军林每次值班就将杨晓光毒打一次。有一次,宋军林一天晚上打了三次,杨晓光的脸被打得青肿着变了形,眼睛看不见东西,前胸和后背都是紫黑色。

2004年12月初,教导员李杰志、干事李玉宏等,布置了三十多名犯人对监区的四名大法弟子实施强制转化。犯人如果不管,狱警就以不给该犯人减刑等相威胁。每名大法弟子由几名犯人包夹,采取24小时轮班监控的方式,强制直腰盘腿坐光板,不许睡觉以及拳打脚踢等手段折磨逼迫大法弟子写悔过书。中队长董玉江对这些犯人说:“不管你们用什么手段,只要能让他们写‘四书’就行”;干事李玉宏声称:“这项工作与你们的减刑百分考核成绩直接挂钩”。在狱警的指使、怂恿下,抢劫杀人犯刘立军又暴露和展现了它抢劫杀人时的恶性,肆无忌惮的、几近疯狂的对大法弟子杨晓光、孙荣孝、刘国来进行殴打、残害。

杨晓光被刘犯打得鼻口窜血、面部青肿,口腔多处破裂,无法进食;刘国来被刘犯打得眼眶青黑,肋骨折断三根,躺在地上起不来;孙荣孝在短短四天时间里两次惨遭毒打:第一次被打得满脸开花,无法形容,时隔两日又被拳打脚踢;年过50多岁的孙荣孝被打得满地直滚,惨不忍睹。

2005年2月28日晚,刘国来被狱警指使犯人刘立军和二监区犯人毛健波无故殴打致使几次晕迷。头部多处肿痛,左眼被打得紫黑,眼球充血,两肋、胸腔痛得不敢出大气。犯人毛健波还口出狂言:“找干部也没有用,打了白打!”

二监区

2004年12月8日早,监区长梅建国一上来就对李凤全(38岁,七台河)训斥、辱骂,并将李凤全打得嘴唇翻肿着,嘴唇和牙齿都在流血。午后,赵喜和与李干事拿着电棍来到李凤全跟前。赵喜和先是一拳打在李凤全的鼻梁上,然后就是一顿大耳光,李干事拿电棍不断的往李凤全的头上、身上电、打。李凤全全身被打伤,眼睛被打坏看不见东西。即使这样,恶警还连拖带拽强迫他出工。12月14日晚收工时李凤全昏迷无人搀扶,从三楼楼梯滚下来,头部摔伤,流血过多,当晚被送牡丹江公安医院抢救,现情况不明。

六监区

2004年10月末,于忠海家邮来的钱被恶警私自扣留,于忠海要钱不得反被该恶警指使犯人打得鼻口出血。孙殿山(佳木斯东北师范大学哲学讲师)被关入小号,李凤全、王学世、刘小龙等连续五昼夜不被允许睡觉,此期间还继续被强迫出工劳动。

八监区

2004年9月20日,恶警张家文、王元、王继军、赵大虎四人用两支电棍殴打大法弟子黄国栋。

十四监区

2004年1月20日早8点,监区长刘明华(警号:2306272)与教导员高某(警号:2306569)将申金祥的左腿打坏,使他半个多月不能走路,快一年了还未痊愈。

十五监区

宫贵东(鹤岗)和李宝华(鸡西)不堪忍受不公正的对待和对人格的污辱,从2005年5月9日开始绝食抗议至今,现身体极度虚弱,脱水、严重脱相,骨瘦如柴,因遭野蛮插管灌食迫害,他们的食道已经被损坏,生命危在旦夕。

集训队

集训队的迫害更加残酷,对大法弟子强行转化,并调动禁闭室和各监区的干警用电棍电、扣地环、灌浓盐水等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

其中在对吴跃荣的迫害中,7天不让其睡觉,并且强行将其拉入洗手间用冷水浇其全身,直到吴跃荣晕过去为止;还有,姚国才在关小号期间绝食15天抗议,狱警便指使犯人对姚国才强制灌食,这种残忍的灌食方法就是将管子从口中一直插入胃部,灌入食物时,再人为的進行上下拉动,以达到折磨的目的,姚国才因被灌食导致食道发炎直至发高烧。

在集训队里每人睡觉的地方很小,经常是几个人一张床,上厕所、喝水受限制。在恶劣的环境里,每人身上都有虱子,每天还要做劳役,经常到深夜,完不成定额便会遭到毒打。恶徒用板子打人,经常把板子打折。

金宥峰(原牡师院教师)有一次晚上上厕所,被狱警指使犯人毒打,从厕所拖到走廊,后又是一顿打,最后再一次被狱警毒打得鲜血从嘴角流出来。

2004年12月底,在副狱长栾静和指挥下,培训了一批强行转化法轮功的恶警,他们采用极其残忍的手段,如长时间不让大法弟子睡觉、体罚,增加劳动量,完不成任务的就用木板、塑料管等残酷殴打、折磨大法弟子。同时,还纵容、指使刑事犯恶毒迫害大法弟子,给刑事犯优惠政策(加分、减刑等)。有上级领导检查时,为了掩盖上报的假转化率和被迫害的真实情况,把坚定不转化的和被迫害的大法弟子隐藏起来,并让刑事犯看守。刑事犯本来就是做了坏事受到法律制裁的人,反倒成了“二警察”,迫害坚信“真、善、忍”做好人的人,这不但违反了国家法律更使这些犯人继续犯罪。

以上所述仅是近两年来牡丹江监狱执法犯法的部份罪行,已触犯了《刑法》234条故意伤害罪,247条刑讯逼供罪、397条滥用职权罪,触犯了《劳动法》、《监狱法》。六年来,牡丹江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的罪行更是罄竹难书,天理不容!鉴于此,我们依法提起控告,强烈要求各部门迅速作出调查,严惩恶人,解救被迫害者。

我们的亲人是按照“真善忍”大法不断纯净自己注重提高道德标准的好人,多少人从病魔缠身、家庭破碎、饱经人间苦难的困境中走出来,换来身心健康,更好的服务于社会,绝不容忍恶人恶警为所欲为地如此迫害。希望各部门负责人以法律为依据,实地考察,站到正义的一面,早日法办凶手。

牡丹江大法弟子及家属

牡丹江监狱参与迫害的部份犯罪狱警及相关责任人名单如下:


狱长陈寿刚
政委于景和
政治处主任孙久杰
纪委书记李斌
教改科科长宋晓彬
教改科副科长赵鹏
狱政科科长周金平
狱政科副科长王旭辉
狱侦科科长王辉
改造副狱长栾景和
集训队大队长丁学忠
集训队教导员庄轶新
集训队犯罪恶警司海涛、姜军、于科长、张大志
一监区监区长阎善明
一监区教导员李洁志
警号:2306301
一监区干事李玉宏
警号:2306321
一监区指导员李伟
警号:2306268
一监区中队长董玉江
警号:2306265
一监区管教五和
警号:2306263
一监区的恶警宋军林
二监区长梅建国
二监区干事李某
二监区赵喜和
八监区大队长姜伟东
八监区恶警张家文、王元、王继军、赵大虎
十四监区长刘明华
警号:2306272
十四监区教导员高某
警号:2306569
一监区抢劫杀人犯刘立军,38岁、原判死缓、余刑期还有2年
二监区犯人毛健波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