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乐山大法弟子陈岸君被迫害流离失所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6月30日】十几天前,妻回家告诉我:她的校长给她看了一份乐山市中区“610”办的文件,说是要让我进洗脑班的通知。我曾经被江氏集团的爪牙几次绑架、关押过,曾被劳教过,也曾被强制洗脑近十个月。其间被恶警、坏人残酷的折磨过,我也向妻讲过我所受的折磨,所以妻心里很担心我的安全。当时我非常情绪化的对妻说了几句:如果它们(指“610”人员、恶警和坏人)要这样干,我就要上访。我被强行剥夺工作了这么久,家里生活必需品都很困难了,他们还要迫害,这伙坏人真没有人性。

我从2003年出狱以来,就一直在反反复复的找工作,好些单位的老板担心接受了我之后,共产党会整他们,就不敢接收我。

家中亲人叫我不要把我修大法的事告诉别人,这样才能找到工作……其实,即便我不说我是大法弟子,只要我一去上班,“610”办、恶警就会上门去威胁人家,江氏流氓集团就会打压该单位,迫使单位、公司对我进行监视、看管等一系列的迫害措施。所以我一般都是在找工作的时候,把我曾经遭遇的一切告诉对方。很多老板都表现了对我的极大的同情,同时有表现了对共产邪党暴政的极大愤慨……

由于我的上班工作的问题长时间未能解决,家庭矛盾也越来越大。父母、妻子有时也生我气。近几天,有人带信说“你已经被公、检、法盯住了”。当时我只把它当成是坏人的吓人手段。

没过几天,在我接、送女儿放学、上学的路上,我发现了大量的便衣特务;邻居们也善意的提醒我:有一伙成都和乐山的人在周围“旋”。我的心变得有点紧张,发正念也集中不起来念力。人成天软软的。我不想吃食物。妻见我不吃东西,也很伤心,劝我吃点。我说不是我不吃,是我真的吃不下。

“朋友”约我们一家出去玩。(大约6月19日左右),早晨我只喝了一点水。出门等车的时候,我一眼就发现几辆跟踪我的特务的车。我没告诉我的亲人,怕他们看。在高速公路上,我小声对妈说:“待会儿到眉山了,我跟你一起走,不跟他们去玩,这中间有特务……”我妈一下就吓住了,并难受起来。她训斥我,叫我陪妻、女儿一起去玩。我一边开始发正念,一边思考怎样走。这时,我开始呕吐起来,发正念也静不下心。我喝了点水,但马上又呕吐起来。我叫司机开车开慢点,他觉得我是晕车了。就叫我到前排坐。车在高速公路慢慢停了下来。这时候我动了一念:停一个好跑的地方。果然停在了一个很适合走的位置。我一下车,发现身体非常发软。后面跟着的车里的人又下来。听说我晕车,他们就回身去取车里的水。就在这时,我为了不让邪恶直接迫害。我转身就跑。就这样,我没能给我的亲人说上一句话,我离开了我妈,离开了深爱我的妻女。此时,他们也处在亲人离开后的痛苦之中。这就是江氏流氓邪灵集团在迫害信仰“真、善、忍”的人们造下的又一人间凄惨景象。

(另外,乐山部份大法弟子可能已被跟踪。希望我们大家正念正行,不给邪恶任何空子可钻。破除邪恶的一切干扰、迫害。)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