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女子监狱疯狂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十一)

【明慧网2005年6月8日】虐杀是位于哈尔滨的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以下简称哈女监)采用的最直接的迫害大法学员的手段。大法学员王颖在哈女监长期被关小号,并遭受各种酷刑,恶警勾结犯人野蛮对她进行灌食,它们将不卫生的食管插入胃里多日不拔出,导致王颖肺部感染死亡。大法学员郭美松也是被采用同样的手段导致肺部感染而于2003年5月被迫害致死。大法学员曲杰在二监区不仅被强迫干活,2003年12月初她被恶人拖到寒冷的室外冷冻、体罚 ,不许说话,一天24小时被人监视,遭肉体摧残和精神折磨,最后于2004年7月左右被虐杀。大法学员孙桂荣、王芳、李海燕等都是被哈女监进行长期的肉体折磨和精神摧残后而被迫害致死的。

哈尔滨女子监狱非法关押着600名左右的大法学员,多年来对这些大法学员进行着灭绝人性的迫害,手段疯狂、阴毒、变态,那些起劲迫害大法学员的恶警,大多都是吃、喝、嫖、赌、坑、蒙、拐、骗的邪恶而又无耻之徒,那些在恶警指使下起劲迫害大法学员的犯人,大多都是道德极其败坏或同性恋者。哈女监迫害大法与大法学员的手段已经达到了丧心病狂的程度,除了罚蹲、罚蹶、开飞机、饿、渴、晒、冻、吊,还用电棍电、木棍敲、竹条抽、小白龙抽、矿泉水瓶打、牙签支眼皮、牙签扎脸、针扎脚、掐大腿、盐水淋伤口、打下巴、踩阴部、用木棍捅阴道、“敲铜锣”(倪淑芝一只耳朵震聋)、臭袜子塞嘴、背铐、上绳、上大挂、背铐等等。

一、碧云亭被酷刑迫害后消失、生死不明

2002年10月下旬,大法学员碧云亭绝食抗议哈女监的不法行径,狱警勾结犯人变态似的折磨她。恶徒把她嘴里塞上支口钳子,再缠满胶带,对其进行精神折磨与肉体摧残,使其发出声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此后碧云亭在监狱消失。有人说她被折磨至精神崩溃,也有人说她被监狱野蛮灌食致死。监狱对此事严密封锁消息,碧云亭是死是活,至今是个不解之谜。这样一个鲜活的生命就这样的不知了去向,碧云亭的家人饱受不尽的煎熬。

2003年年初,大法学员王红洁、任淑贤、朴英淑、吕玉君等由于争取给家里打电话的权力,被队长张秀丽用麻绳吊绑在上铺床头和铁窗栏杆上,24小时吊着不许睡觉,最长时间吊22天,任淑贤的脚肿胀得裂大口子直淌血。大法学员张淑芹三次约与恶警队长张秀丽谈话而被绑吊,张秀丽说:“吊你就是因为你要找我谈话,就吊你了,你能咋的?”

2003年过年前,恶警强行对大法学员用了不知名的药,在绝食第5天后开始脚痛,不能入睡,持续半个多月,赵艳华将大法学员链铐在走廊冻,拉练11天后码小凳,早5点到晚10点不许大便。大法学员进小号一律背铐在地环上。

2003年6月,在恶警长期指使下,犯人牛宇红还用锥子扎大法学员闫会娟的脸、手背等处,扎了约60多个眼。大法学员王洪洲被犯人扯着头发、拽着胳膊,从监舍四楼拖到楼下,再从大院拽到车间三楼,王洪洲的腰磨破了一大片,这样拖拽一周多,然后关到车间办公室。

2003年9月6日8点后,恶警郑杰、张春华指使犯人张明美、王威、朱玉红、李贵红、宋立波、王玲、郭淑贤、赵艳(已出监)、顾文绢、黄贺等10多名犯人,把大法学员拉出去跑,不跑就用电棍电、小白龙抽、木板打。不屈服的大法学员有的被吊铐在铁栏杆上,被开飞机、打嘴巴、用脚踢,不给水喝,谁喊“法轮大法好”就把谁的嘴塞上臭鞋垫或袜子,再用胶带封上,然后暴打。大法学员贾淑英不说“一、二、三、四”,被暴打;周彩英因跑不动,被用做活的针扎进脚趾甲里,她撕心裂肺的喊声又招来一顿毒打;吕玉君、仇淑芝等六人血压高(160─220mmHg),跑不动就打,再不就让双手抱头蹲着,直到昏倒。

2003年9月份,恶警强迫大法学员穿着单衣坐在地上,一坐就是十几个小时,开着窗户,不许睡觉,犯人把牙签一折两半,支大法学员张艳芳、王爱华的眼皮,还用针管抽水往脸上哧。犯人拿两米长的棍子坐在门口,谁闭眼就打谁,犯人两班倒,每班三人。大法学员杜景兰尿裤子也不让上厕所,大法学员周春枝腰扭伤了,犯人把她绑着往地上蹲,说治腰疼。犯人王凤春坐在大法学员的腿上用小木板打脚背,用针扎脚面。大法学员朴美淑脚趾甲脱掉4个,王建平两个多月不能穿鞋,11天大家没洗漱过,如上厕所洗手或漱口就遭打骂,徐友琴被折磨的半夜休克过去。王爱华、张艳芳的脸被用牙签扎、被打已经变形,别人都认不出她们了,恶警狱长怕被检查的发现,将她俩关进小号。谢秀英腿肿被迫害致脉管炎,张淑琴两颗门牙被打脱落。

恶警迫害大法学员时都单独关在办公室或监舍内,门用纸糊住,不让别人看见,由犯人随便折磨。恶警黄静用手铐打刘丽萍的头、脸,将刘丽萍耳膜震聋几个月;恶警黄静还穿高跟鞋站在王树玲的小腿上转圈,王树玲腿上立刻起了一个大紫疙瘩;田桂清出监前十天被暴打,又被背铐在暖气管线五天五夜;里玉书绝食期间手脚被绑上,暖气漏水,她被泡在水里。

2003年9月至2003年11月期间,大法学员里玉书、张淑哲、丁彧、王洪杰、田桂清绝食抗议迫害,警察指令犯人变态似的折磨她们,共插管灌食47天。警匪人员把插管插进去,一周只取出一次,插管都黑了,长了绿毛,每天两人被强制戴背铐锁铐在一起,背靠背坐在地上,不许上床睡觉。

2003年12月1日至12日间,二监区三队恶警队长杨华、赵希玲,狱警于波、孙秋霞、任萌、常晓丽和防暴队恶警和犯人孟霞、闫亚霞、雷颖、陈欢欢、汤静娟等把大法学员20多人扒掉棉衣后,拉到后院冻着,犯人肆意毒打,还往雪堆里推,于秀兰身穿单衣,几天后十指被冻黑,恶警将她关入小号直到新年,而正月未出又将她关入小号,一关就几个月。恶警白天冻完大法学员,晚上将大法学员背铐在方厅里,用电棍电,冷风从门缝吹进来,每日只给吃很少的饭,晚上不让睡觉。被迫害大法学员:汤恒芬、朱相芹、刘学伟、曲杰(后被迫害死于病号)、曲玉萍、刘红霞、王淑芝、张丹、张桂兰、王艳、孙亚芳、卢美容、杨晓琳、于秀兰、张莉、马秀兰、付桂春、王玉华、杨敏、杨丽萍(佳木斯)、陈丽。

2004年3月1日至10月11日,大法学员被强制戴戒具6个月,这期间恶警监区长郑杰、恶警队长张春华等恶警勾结20多名犯人日夜折磨大法学员,如坐地上、吊铐、上大挂,夜间不让上厕所,不开铐,贾淑英来月经也不开手铐,用盆接尿;商秀芳拉裤子里也不让放便,休克了就说装的。

二、15名大法学员被上大背吊,于秀英被犯人流氓折磨

2004年3月10日,在新楼五楼监舍由一监区监区长崔红梅、大队长夏凤英带两名干事周莹、孙健及10余名犯人,强制给五楼15名大法学员上大背吊。

七台河市新兴区红旗镇太和村33岁大法学员于秀英是在监舍被犯人王圆圆上铐、由所谓“五联保”臧淑英等帮凶,吊在二层铺的最高处,只有脚尖刚刚点着地,铐子都刹到骨头了,不一会儿豆大的汗珠滚落在地上摔得直响,衣服都湿透了。

大法学员于秀英问犯人王圆圆;为什么往死里整大法学员?该犯人很硬气的说:这是崔大队长给我的权力,让我们这么干的。

3月12日因于秀英的手被肿到极限了,在没用刑前她的手因裂口流脓血已经肿了,有时疼得不敢碰。不法人员以给她看手为名,强行让她去卫生所,于秀英不去,恶警邓宇、孙健带着近10名犯人:王伯涛、韩剑英、邵红玲等把她从六楼强行往下拖,身体和楼梯直接摩擦,衣服、裤子都被拽坏了。恶徒们拖累了,就拳脚相加,揪头发,把于秀英的袜子脱下来,强行塞到她的嘴里,用封条再粘上。犯人邵红玲(音)把手伸到她的衣服裤子里,使劲掐她的腋窝处,大腿根里,疼痛难忍。狱警孙健在场却没有丝毫制止。回到监舍,于秀英身上被拖得多处硬块,失去知觉,脱衣服给孙健看被掐成这样,都是紫点子,狱警孙健扭头就走了。

5月14日晚7:30左右,于秀英由床上被犯人臧淑英、张美征、王文华等拖到走廊,手指被刮出血,她们把于秀英按到地上,臧淑英用拳头猛击面部,按头往地板砖上碰,于秀英被打得鼻孔窜血,恶徒还在疯狂的打,然后又拿来劳改带勒住她的脖子。于秀英只觉得昏沉沉的,喘不上来气,舌头都伸出来了。这时大法学员姚玉明、张淑芬、张晶来制止,臧淑英又疯狂地朝她们打去,于秀英才解除险境。这时监狱长刘志强来了,见于秀英鼻子血流不止,问怎么回事,于秀英说:是臧淑英打的。刘监狱长摘去藏的名签却说:“犯人是协助政府工作的,咱们不打骂她们,给她们戴戒具,有政府给你们撑腰不用怕。”面对此情此景:警匪一家,再确切不过了。臧淑英至今没有受到处罚。

2004年12月21日,又有几个同修被上了大挂,于秀英为说句真话,被坐着吊铐20多个小时,由犯人满运月强制铐她,同时还有犯人孙红玉、贾秀云帮凶。

三、七监区对大法学员惨无人道的迫害

2003年10月16日起,七监区大法学员不接受点犯人名,不接受强加的不公,大队长康亚珍指使犯人看管,每晚罚站12点,大约一星期后,把大法学员们拽到男犯一侧,对着刺骨的风口,冷冻大法学员,一个星期后,狱里答应,大法学员可以不点名。

12月4日,一名大法学员因不戴犯人标签,被强行绑回监舍,背铐在水房子,白天、晚上不许睡觉,一个星期后每晚背铐在便衣库,躺在冰冷的水泥地上,将近2个月,默许可以不戴名签。

2004年4月6日,邪恶出尔反尔,犯人杨淑华向大队长献计,把大法学员背剑式吊起。其中有大法学员郑宏丽、郑金波、李冬雪、缪小路、孙桂芝、陈云霞、王法娟。王法娟就是这次被吊得腿软绵绵的,走路吃力。

4月9日,一名大法学员在车间因闭眼睛发正念,被副大队崔艳找到办公室逼迫答应:不准闭眼睛。该大法学员坚持闭眼睛是做人的权利,恶警崔艳下令五连保把她带回监舍,又一次背剑式吊起,脚不沾地。大约两个小时后,该大法学员浑身出汗,胸口堵塞,喘不过气,话也说不出来了,昏死过去。醒来后,舌头硬不会讲话,后脑好象被糊住了,反应迟钝。

2004年7月26日,邪恶再一次出尔反尔,下令不点名继续吊挂。七监区将近20多名大法学员轮番吊起。有大法学员又被吊得浑身出汗,昏死过去,被监狱医生把手心、脚心扎了4根大银针,扎得手心、手背都黑了。恶徒恶狠狠的说:我今天就是要你命来了。直到有人来她才罢手,以致造成大法学员半个月才会讲话。这一次是飞机式吊起,脚不沾地。从第二天开始是双手上举吊起,从早4点到晚10点,然后背铐在铁床上。大法学员李冬雪和石淑媛因胳膊短,只能整晚坐在那里,能躺下的也是身体成一线,胳膊压在身下动不了。白天站得腿脚肿,晚上胳膊被压肿。大约吊挂一个半月后,恶警白天晚上都强制把大法学员背铐在铁床上。晚上在冰冷的水泥地上,不许铺垫。

后来,大法学员都站起来了,警告恶警:“如果你们再继续迫害,我们所有大法学员都不点名。”大家的共同努力下结束了这次长达4个月的迫害。被迫害的大法学员有李冬雪、孙桂芝、郑宏丽、陈云霞、韩兴丽、刘亚琴。缪小路因被强制灌食,血溅得满身都是,几天后送入病号;石淑媛也因迫害造成心脏衰弱,送入病号。

四、部份遭哈女子监狱迫害的大法学员

齐齐哈尔市大法学员缪小路被插管喷血,现在被关押在病号监区。呼兰县大法学员郑金波因打坐被恶警打成胸积水,现在病号监区。大法学员里玉书从2003年8月开始以绝食方式抗议迫害,绝食半年多,然后被邪恶押在小号长达一年之久。于2005年3月14日,转入病号监区。其它情况未明。恶警帮凶女犯王新华、向秀芬、单玉琴等三人,强行给大法学员灌食,手段极其残忍。

2005年3月12日,大法学员孟淑英因不戴犯人名签,被非法关押小号一个月。出来后因不点名,又被恶徒吊起二天。3月21日,大法学员巴丽江、潘庆丽、刘洪霞、张艳华、卢美容、付桂春因不穿囚服被吊4天。

大法学员黄艳珍因不配合邪恶,发正念主动正法铲除邪恶,被恶人女犯华春杰、徐珍、何影、李秀芝用被子包住,拳打脚踢,血压升至200多。

兰洪英,五常市背阳河财政所大法学员,曾被非法关押在北京顺义看守所、吉林省榆树看守所,期间遭受蹲马步、电棍、打嘴巴、揪头发、大背剑等酷刑。兰洪英于2003年10月至今一直被非法关押在哈女子监狱,遭受过上绳、罚蹲、戴手铐、坐凉水泥地、不让穿棉裤、大背剑、打嘴巴、抓头往墙上撞、不让睡觉等酷刑。主要凶手:恶警郑杰、张春华、李某,恶人王晓丽。

李秀英,五常市木材公司大法学员,2001年被非法拘留过2次。李秀英于2002年1月16日被绑架,后被劫持到哈女监进行迫害。2003年1月起恶警郑杰、张春华勾结犯人对她实施背扣、坐凉水泥地、灌食、拖、拉、拽等酷刑,现在她的后背已经伤痕累累。

蒋益芬,阿城市涤纶厂车站大法学员,2001年12月27日被非法判刑。 2002年10月哈女监恶警陈若巍、崔红梅将她背手锁在暖气上,站不起来蹲不下。2003年3月恶警肖鲁键、陈若巍打她嘴巴无数次,后又罚蹲。

王淑珍,阿城市大法学员,于2002年7月8日被非法判刑。在哈女监遭1次电棍及全身通电等酷刑。王淑珍在被绑架后一直与家里联系不上,望阿城的同修设法与她家联系上,让家里人到哈女监看她一下,给她送点东西。

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大法学员生命安全没有保障,希望全社会所有的正义之士,伸出援助之手,发出正义之声,制止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对大法学员的迫害,追究其法律责任,无条件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学员。


哈女监相关责任人及电话:

哈尔滨女子监狱总机:0451-86684001 ,0451-86684002 ,0451-86684003
监狱医院院长:赵英玲 8053
哈女监监狱长徐龙江 总机转8001
哈女监监狱政委 总机转8002
政委:褚秀华(女)0451--86684001-3003
四大队长:吴艳杰、陶淑萍
八监区区长:郑杰0451─86358314
区长:彦玉华、杨华、崔艳
九监区区长:张秀丽0451─86359539
八监区区长:何松梅、张春华
吕某某:集训队队长
大队长:康袢×、夏某
狱政科科长:杨丽斌
狱侦科科长:肖林: 13845193360(手机)
地址: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哈尔滨市南岗区学府路389号 邮编:150069
(在哈尔滨市火车站乘343路车到新建下车)
打总机0451─86684001、86668488后说人名或职务即可找到。)

周五为监狱长接待日 下午 13.00-15.00 电话:0451-86684002-3009,  0451-86694053

哈女监副监狱长丛新、褚淑华、刘志强(主管保外就医)
哈女监监狱狱政科科长杨丽斌 总机转8142
哈女监监狱教改科科长肖 林 总机转8130

派驻哈尔滨女子监狱检察室电话:0451-82030982
哈尔滨滨江检察院举报电话: 0451-86663178
哈尔滨市滨江地区检察院电话:0451-82359148
哈尔滨市滨江地区检察院驻女子监狱电话:0451-86663178
黑龙江省监狱管理局地址:哈市南岗区汉广街79号 邮编:150080 电话:0451-6335924
每周三为局长接待日 电话:0451-86316442, 0451-86342238,0451-86342139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6/8/哈尔滨女子监狱疯狂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十一)-1035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