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市大法弟子自述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6月8日】1999年7月19日我去省政府,还没到省政府,刚走到省政府马路对面,就从停在路边的一辆车里冲出几个人,说他们是公安局的,就把我绑架到了公安局,在那里又做笔录又拍照,后又被派出所接去做笔录,直到半夜才通知我单位领导接我回去。

1999年9月16日,我到功友家去,没多久公安局就来人把我们(连不修炼的孩子和老人)一起绑架到公安局,又做笔录又摄像,我因此被非法拘留15天。

2000年元旦,我到北京信访局上访,刚填完上访表就被非法扣押,后押回当地,非法拘留15天。释放后,没过几个月,警察突然闯进我家,把我绑架到派出所后,又非法抄了家,我被非法拘留,我在看守所绝食表示抗议,遭牢头毒打。

2001年元旦,我到北京天安门广场证实法,在广场被抓,北京派出所几个恶警对我拳打脚踢,用电棍电,我一直绝食抗议,几天后当地派出所把我接回关押,看我绝食身体不行了,才放了我。

2001年2月13日,我在单位上班,南昌市西湖区刑侦大队的几个警察,把我从办公室绑架到刑侦大队,对我刑讯逼供,把我两手分开呈直线,铐进嵌在墙中的铐子里,对我拳打脚踢,电棍电,一直折磨到第二天天亮时才把我关进看守所。后被非法判刑三年。在狱中因我不配合邪恶的要求,恶警就每天把我双手吊起来铐在车间厕所的窗户上,犯人劳动十几小时,我就铐十几小时,晚上睡觉就铐在床上。她们还逼迫我看诽谤大法的电视,我不去看,就叫几个犯人强行把我抬到电视机前,我就喊法轮大法好,她们就用毛巾堵住我的嘴,把我吊铐在窗户上通宵。

判刑后单位开除了我,丈夫也因为我坚修大法承受不住与我离了婚。母亲在我坐牢三年中基本上是在医院度过的,一直熬到我出狱后仅四个月就去世了。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