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朝阳市西大营子劳教院反迫害的两年经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7月1日】2004年5月26日,我被无条件释放。回想起几年来我坚持修炼法轮大法遭到邪恶迫害的经历,回想起师尊的慈悲呵护,回想起现在在中国大陆各监狱、拘留所、洗脑班、教养院和精神病院仍被非法关押着的同修们还在承受着惨无人道的迫害。为了曝光邪恶,为了唤醒同修,为了更多无辜被蒙骗的世人认清共产邪灵的真实面目,我想了很长时间才把这段亲身经历写出来,让更多人知道真象,都有一个美好未来。

2004年2月份,在辽宁朝阳市西大营子劳动教养院,我又写篇坚修大法的公开信,恶警戚永顺、高志国、房金森还有罪犯王子刚等十二人把我按在教室地上,用三根电棍电我,身上哪都被电到了,电的我浑身发抖,满身大汗,痛的我咬断了自己的舌头。他们发现我咬舌头了,就都上来堵我的嘴,塞得我喘不上气来,又继续上电刑。强烈的电击痛得我奋力的拔出嘴中的杂物,又一阵猛烈的电击,痛得我又把舌头咬断一节,满嘴喷血不止。恶警见我又把舌头咬断了,这才放手不电了。这些恶人找来破烂东西堵我的嘴,同时找来8号铁丝从嘴到后脑勺用钳子给我拧上,经教养院的医生检查,舌头已咬断两节,就是没掉下来。

恶警们把我拖回办公室,戚永顺、高志国、房金森轮番审问我,我不理它们。戚永顺说,经它手“转化”了无数的人了,也没见到你这样硬骨头,打骂、不让睡觉、电棍,各种刑罚你都不怕。它没办法“转化”我,急的在屋里直转圈。

后来它们又把我拖到小号关禁闭。打针、吃药被我全部拒绝。恶警田树山几次到小号审问我,逼我写“三书”,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它们什么也没得到,被我用正念全部否定。就这样在小号里关了20多天,绝食16天,我在那里发正念、默背大法、打坐炼功,请师父加持,时刻不忘自己是大法弟子,坚定正念正信,坚如磐石,两节咬断的舌头又长上了。

从小号出来,他们把我关进普通教养人员三组,让罪犯两三个人严加看管我,吃饭、睡觉、上厕所前后都有人看着。在小号出来的两天后早饭毕,排队回来,我走出队外,高喊三声:“法轮大法好”!

恶人立即向疯子一样向我扑来,连踢带打带骂,把我拖到办公室,他们问我为什么要喊法轮大法好,我说:为了救人,为了在这里的人不再受欺骗,都记住法轮大法好,明白真象,生命都得到救度,不至于被淘汰,按着“真善忍”做好人永远没有错。他们把我弄回三组,我时时发正念,清除邪恶,争取早日闯出魔窟。

我是2002年8月22日在河东抗旱浇地时被不法人员绑架劳教的。当时村主任老张和乡里孟昭强找我,问我还炼没炼功。我说:这么好的大法谁不炼哪,谁炼谁受益。我向他们讲了修炼大法的好处,他们不但不听,还把三道河子派出所王立江、杨桂敏、张金秀、霍万林、王大力和乡里暴瑞君等人找来,这些人把我非法抓走,连鞋都不让我穿。

在车上我给他们讲真象,喊:法轮大法好,他们几人就堵我的嘴,不让我出声,张金秀打我嘴巴,把我的脸都打肿了。就这样一路的迫害,当天晚上,把我送到凌源市第二看守所。孙连生、李军、李伟、付延龄、董治民等恶人,轮番的用各种方法强制洗脑、打骂,逼我“转化”,但他们的预谋没有得逞。在那里非法拘留5个月后,我坚修大法心不动,邪恶之徒非法判我劳教两年。

2003年1月9日,把我送到朝阳市西大营子劳动教养院,在这个魔窟的门牌子上写的是“朝阳市思想教养学校”。教养院里疯狂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有:四大队的戚永顺、年金铭、田树山、高志国、房金森等人。他们用强制洗脑,威逼转化,打骂、电棍电、手扣子、脚镣子、灌药、关小号、坐小凳子等各种刑罚迫害我。恶警从马三家教养院弄来24集诬蔑、迫害大法的光盘,每放几集就强制写“揭批”大法的文章,我就不写。那些走向“邪悟的人”写完还在教室里念,当时我心里真的受不了啦,怎么竟说瞎话、谎话呢?明明大法教我们做好人,师父让我们做一名遇事先考虑别人、处处为别人着想、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人。大法是救人度人的,是为世人美好未来的高德大法,一个炼功人怎么能一遇到压力就说瞎话呢?

为了证实大法,为了让被迫害的同修珍惜这万古机缘不走错路,我就制止它们不要念,它们非常疯狂,我跑到教室前面,高喊:“法轮大法好!”它们迫害我,我的头被撞上了暖气片。“邪悟者们”把我拖到了恶警办公室,当时有李福新、杜磊,他们用电棍电我,用脚踢我,给我戴上了头盔、手扣子、脚镣子一扣就是半个月。那是六月份三伏天,其热劲可想而知,只有在那种环境下走过来的人才能知道那种迫害的邪恶程度的。

第二次,年金铭找我到办公室,逼迫我转化,我和他讲真象,讲善恶必报的因果关系,遭到恶警们的反驳与折磨,田树山用电棍电我,我就不怕,用正念清除邪恶。

第三次2003年10月1日左右,恶警又逼我写“三书”,我就不写。高志国和几个罪犯把我拖到楼下小号里,戚永顺、田树山、高志国、房金森等拿着“转化”的奖金,没有了人性的恶警拿来6根电棍,把我上身的衣服扒光,按在地上电击我,当时地板都在震动。我心明白,放下生死,我就高喊三声:“法轮大法好”,他们把我从头到后背的肉都烫熟了,到处是漆黑焦紫,水泡连成片,一股难闻的气味,到处都肿老高。电击时间大约一小时后,把我拖回三组,由三个罪犯看管我。这样,电击部位流血汤,流脓两个多月,由于我拒不配合他们,恶警决定给我加期三个月。

第四次、第五次,这些恶人强迫我“转化”,打我、骂我、用电棍电我,我坚决不答应他们的邪恶要求,我的耳朵被恶警打的至今都不好使。

2004年5月26日,我被无条件释放。现在在中国大陆各监狱、拘留所、洗脑班、教养院和精神病院仍被非法关押着的同修们还在承受着惨无人道的迫害;共产邪灵的流氓本性,嗜血成性的独裁黑心,腐败堕落的阴险狡猾,奸诈的丑恶嘴脸,好话说尽、坏事做绝的伪善狰狞面孔一天没变,对大法弟子残忍阴毒的迫害还在继续。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