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新开铺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纪实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7月1日】凡是在湖南省新开铺劳教所呆过的人,都听到过这样一句话:北有秦皇岛,南有新开铺。即新开铺劳教所是全国劳教系统有名的“先進单位”,尤其以“文明管理”而著称,不明真象的人还以为情况属实。笔者是不久前从那里出来的一名大法弟子,对那里的情况有所了解。几年来,随着邪恶的中共不断的变换招式打压大法弟子,新开铺劳教所“与时俱進”,从不手软,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也更具欺骗、隐蔽和迷惑性。

七大队也叫入教队,是新的专项大队,该队的主要任务是负责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洗脑以致所谓的“转化”。该大队分三个区:A区,B区,C区。A区关押的是他们认为不写“三书”、“顽固”、“不转化”的大法弟子。B区则关着他们认为已“转化”,或有“转化”倾向的大法学员。而C区,隔离区,对大法弟子的迫害都在这里隐蔽的進行着,内中情况,不是亲身经历的人,很难知晓。

在新开铺劳教所专门关押大法弟子的大队中,有一种特殊的人,称谓是“挟控”。这些“挟控”是从各劳教大队的劳教人员中精心挑选来的,他们的主要任务就是在所警的指使和纵容下监视大法弟子的一举一动,以暴力和谎言强迫大法弟子“转化”的邪恶帮凶。大法弟子配有的“挟控”最少有一个,多时3-5个。

新开铺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所采用的手段有:

1. 精神折磨:强迫大法弟子看诽谤大法和诋毁师父的录像,强迫唱“国歌”和邪党的革命歌曲。有时干警还会找来几个痞子流氓,轮流对大法弟子進行不堪入耳的辱骂和人身攻击。

2. 肉体上摧残:罚站、罚坐小板凳、按他们规定的姿势站或坐。一天站十几个小时是常事,罚站期间一般不准上厕所。更有甚者,罚单腿站。一般单腿站立一、两个小时,人就支撑不住了,头昏眼花,腿脚变肿、麻木。在罚站期间,稍有不配合,或他们认为不顺眼,几个“挟控”便蜂拥而上,把大法弟子的头按在地上,有时还拳脚相加。

七大队最邪恶的所警要数教导员周石雄和主管迫害二分队法轮功学员的豆湘林。周石雄的外号是“周妈妈”,三十几岁的人看上去有五十多岁那么老,架着一副眼镜,一脸的阴气,是江××迫害法轮功死心塌地的追随者。晚上点名时,他经常诽谤大法、诬蔑师父,惯用的手段是“胡萝卜加大棒”,以此来迷惑人心较重的大法弟子。

豆湘林,外号“越策越开心”,二十四岁,毕业于中南大学法律系,长得尖嘴猴腮。他为人心狠手辣,自恃才高,狂妄骄横,目中无人。失去理智时,跟魔鬼一样。一旦对谁发怒,随时可以把手里的东西砸过去。他迫害了多名大法弟子。2004年6月的一天晚上,他打了大法弟子王月清一个晚上的耳光,后来一直没有放弃对王月清的迫害。目前,王月清已被迫害得神志不清。

年过花甲的大法弟子张先兆为抗议迫害而绝食,豆湘林组织“挟控”们对张先兆進行野蛮灌食,导致张先兆的下巴脱臼。2004年冬天一次晚饭时,大法弟子泸海当面规劝豆湘林不要迫害大法弟子于少奇,豆湘林一怒之下,把泸海关進C区進行非人的折磨。泸海一连站了一个多月,晚上几乎很少睡觉。从C区出来时,泸海瘦得皮包骨。

有一名叫刘治平的大法弟子,非常坚定,宁死不写“三书”。他们罚刘治平单腿站,因时间太长,刘治平的腿站肿了,体力耗尽了,几乎昏厥过去。恶人们还不罢休,把刘治平按在床上打迷魂毒针,等刘治平苏醒后,又逼他写“三书”,刘治平坚决不写,最后他们也没有了办法,只好不管他了。

大法弟子于少奇从進劳教所起,天天喊“法轮大法好!”,邪恶非常害怕,给他配了5个“挟控”,24小时看守。用脏抹布堵住于少奇的嘴,但少奇仍是一有机会就喊“法轮大法好!”。早晨睡醒起来的第一句就是“法轮大法好!”,邪恶怕他影响其他人,把少奇关入禁闭室,给他穿上约束衣、戴摩托车头盔,他照样喊着“法轮大法好!”。到后来,邪恶又给少奇打迷魂毒针,也没有起作用。经过这样三个多月的正邪较量,邪恶没招了,以少奇“有精神病”为由,把送他回了家。

我们把大法弟子在新开铺劳教所遭受的迫害情况写出来,并非要打击报复新开铺劳教所的干警们,而是希望唤醒你们还未泯灭的良知。人非机器,人绝非为“执行命令”而活着。当真象大白于天下那一天到来时,任何借口都不能成为开脱的理由,善恶有报,一切都将兑现。为了你们自身的未来着想,停止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

到2005年4月底,新开铺劳教所还关押着50多名大法弟子。

相关电话:
湖南省长沙市新开铺劳教所:
电话区号 0731
5260033,  5260037,   5260064

湖南省劳教局:
地址:湖南省长沙市五里牌车站北路14号   邮编:410001
行政科:2275138
管理科:2275148
车队: 2275136
省劳教工作管理局:2275143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