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会法西斯洗脑中心及恶警袁书谦的犯罪事实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7月13日】“河北省会法制教育培训中心”实为“河北省会法西斯洗脑中心”,是一个对大法学员进行肉体折磨、心灵虐杀的纳粹集中营。歹徒们巧取豪夺、大肆敛财,抓来的大法学员每人至少被摧残两个月、五个月甚至一年,不转化还要直接送劳教所继续迫害。勒索学员六千至一万元不等,还经常对大法学员及其家属敲竹杠,不给“好处”是不会轻易放人的。洗脑中心自2001年8月成立到2002年11月,就有250多名大法学员被残害,至今一直用各种法西斯手段给大法学员强制洗脑继续犯罪。

这个洗脑中心位于石家庄市北城街,原市劳教所三大队,也就是过去的监狱。高墙深院,铁门紧锁,门口内外设有摄像监视。这里的实权操纵在石家庄市公安局手里,市公安局副局长郭锁山担任洗脑中心的一把手,其次还有几名主任:梁、韩、袁、李、周,它们都曾是各公安分局和劳教所迫害大法学员的得力干将。

“河北省会洗脑中心”下设几名处长:孔繁运、陈玲、袁书谦等,此外还有若干名男女警察。都是从劳教所抽来的迫害大法学员最卖力的凶手。由于这些警察直接对大法学员实施肉体和精神上的残害,“上边”害怕他们被大法弟子所影响,除六名“主任”和三名“处长”外,其余警察每隔一段时间就从劳教所换一次人。

这伙人为了眼前的蝇头小利,对大法学员采用威逼利诱、恐吓欺骗、造谣诬蔑、侮辱人格、剥夺睡眠、限制人身自由、暴力摧残肉体等等法西斯手段折磨学员迫使转化,它们互相之间也天天明争暗斗、尔虞我诈,搞得乌烟瘴气、到处是陷阱。

学员大都是被绑架或骗进去的,一进去就被关进“谈话室”,每天不分昼夜连续24小时不让睡觉,有的长达38天。它们灌输颠倒黑白的谎言,强制看歪曲法轮功的录像、光盘。把人折磨到身体承受极限或神志不清时,它们再用断章取义、自欺欺人的邪恶谎言,诱使你顺水推舟的放弃信仰,放弃法轮功修炼。对于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它们更是残酷:扒眼皮、弹眼球、揪耳朵、灌白酒、打人、电击、在寒冷的冬夜用冷水浇头、不让去厕所、上绳、灌迷魂药,甚至送精神病院。

大法弟子丁立红耳朵被赵聚勇揪出血;大法弟子姜帆的手被邢潇用打火机烧出疤痕;不让刘慧娥去厕所,竟被逼得把大便拉在了裤子里;它们还往法轮功学员脸上、手上、胳膊上写大法师父的名字,在地上写满师父的名字,逼学员用脚踩;它们逼学员站在高处,大声恐吓学员等等邪恶手段无所不用其极。

2001年12月,一名30多岁的男大法学员,因为拒绝转化,它们凶相毕露,用金属利器扎穿耳朵以至鲜血直流,在手背上划出道道伤口。把身体各部位掐出大片青紫,用鞋后跟狠跺脚趾,用肮脏的墩布在脸上擦。拳脚相加,还曾脱下鞋来,把脚搭在他的大腿上,耍尽流氓相等等。用各种方式连续多日剥夺睡眠,该学员极度困倦坐在板凳上无法自控的不断栽倒,走路时不自觉的撞到墙上,甚至出现了在与人交谈中时而清醒时而说梦话的现象。该学员一直绝食抗议,后因多次出现生命危险,洗脑中心怕承担责任才放回家。

其实长时间剥夺睡眠还是洗脑中心迫害大法弟子最“温和”的手段,它们用尽种种卑鄙、邪恶、残暴手段,对大法弟子肆意逞凶、侮辱谩骂、体罚殴打。目的是摧毁大法弟子的意志,在身心极度疲惫精神恍惚之时“转化”。

它们还利用人性中自私、欺善怕恶、明哲保身、落井下石的负面因素,欺骗、胁迫、利诱单位领导、学员家属及派来的“陪教”和“犹大”参与它们的犯罪。然而人做的坏事都得自己去负责。由此看来,江氏加害的不只是法轮功,它们在裹挟群众和各级官员犯罪的同时也在助长人性负面因素,泯灭人性的良知与尊严,毁灭世人的未来。

就是这样一个充满邪恶的集中营,却经常有外地参观者前来,学习着如何残害扭曲人性的“经验”。就是这样一个灭绝人性的地方,却能被中共“610”树为全国的“典范”。

以上这些令人发指的肮脏邪恶勾当都是在洗脑中心两个主要犯罪头目孔繁运和袁书谦指挥和积极参与下进行的,它们推脱不了责任。从以下的介绍中对它们的犯罪行为也可窥见一斑,希望知情者继续揭露,剥去它们伪善的画皮,制止它们犯罪。

孔繁运,男,50多岁,曾在情报部门工作。2001年8月洗脑中心成立后一直任所谓的教务处处长。他曾恬不知耻的说:“你们叫这儿‘洗脑班’真是叫对了,我们就是给你们洗脑的,让你们一个个乖乖的听我们的话。”还邪恶的说:“什么时候我看到你们打人、骂人才算真正转化彻底了。”这就是洗脑中心“挽救、教育、转化”的标准。2003年5月凶犯孔繁运从洗脑中心主动调离了。有消息说它作恶多端遭恶报,心脏突然异常,找地方救治去了。

袁书谦,男,32岁,个头不高,矮胖,戴一副眼镜,表面上一脸的斯文相。其实是极其阴险、伪善、邪恶,是石家庄市委610恐怖组织头目之一,曾任石家庄劳教所二大队大队长。河北省安全厅干部、大法弟子陶洪升就是在那里被迫害得奄奄一息时送医院后身亡。而袁自称当时它是负责陶洪升的“转化”的,针对明慧网揭露的陶洪升被害事实,它抵赖说劳教所对陶洪升如何人道、如何尽心尽力照顾云云。难道把一个身体健康的好人“照顾”成了肾衰竭后身亡就是“人道”?在河北省会洗脑中心它更是残害过数百名大法学员,坏事干绝,而且不知悔改,执迷不悟。

在洗脑中心,针对绝食抗议迫害的大法学员,恶警袁书谦领人发明一套野蛮的“灌水”方法——几个人按住法轮功学员不让动,捏住鼻子,用暖壶不停的往口中灌水,使人无法呼吸,同时用拳头击打腹部。每次灌水都几乎令人窒息,让人体验到死亡临近的痛苦,然而能灌进去的水却微乎其微,它们对此并不关心,只是折磨人的手段。为了逼迫大法弟子背叛信仰,它们真是丧失人性、坏事做绝。

恶警袁书谦还发明过更恶毒的损招,在大法学员的上身、腹部书写诬蔑师父的文字,甚至扬言要将大法学员衣服剥光后全身写满此类话。当大法学员抗议这是一种流氓行为败坏政府形象时,它竟表示:流氓就流氓了,也得这么干。它知道学炼法轮功戒烟戒酒并且专一修炼,不二法门,袁书谦吸烟时故意把烟雾喷在大法学员脸上,还给大法学员灌酒。怎么能给人制造精神痛苦,就怎么干。它做的这一切就是要企图制造炼功人亵渎信仰的“既成事实”,逼迫人就范,击溃学员敬师敬法的第一道心理防线,然后发动全面进攻,将学员拉下水。

恶警袁书谦不仅是该中心折磨大法学员的黑干将,还是炮制诽谤佛法、颠倒黑白、祸乱世间“课程”的所谓教员。该洗脑中心不法人员在强迫一些人违心妥协之后,仍不放人,在里面继续关1~3个月,强行灌输所谓“后期巩固教育课程”,不配合便继续折磨。其实这些“课程”根本没有任何实质性内容,全是丧心病狂的谎言,诋毁法轮大法与大法师父。还自称是该中心独有的,也因此而树立为所谓全国“典型”,经常有其它各地市、全国范围的洗脑中心去“参观”,如毒瘤一般扩散。可笑的是这些“课程”都是原劳教所狱警来“讲”,它们中大部份也没什么学识,像恶警袁书谦还是折磨大法学员的刽子手,转脸又道貌岸然的出现在讲台上。

“历史上一切迫害正信的从来都没有成功过”(李洪志师父经文《强制改变不了人心》)。在洗脑中心大法弟子坚决不妥协,恶人们不敢声张偷偷把人送回家;也有一些人被迫妥协,但他们很快就清醒了。时至今日,绝大多数人都认清了洗脑中心的丑恶,发表了“严正声明”,又汇入正法洪流中。每天在明慧网上有一千多人声明洗脑作废,从新坚修大法,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善恶必报,迫害正法修炼者绝没有好下场。洗脑中心的暴行已招致天怒人怨,有大批警察得到上天的警告:歹徒崔姓女警,迫害大法弟子最残忍的恶警孔繁运,负责搜查房间的陈玲,周姓主任,还有姓王的女警都不同程度的疾病缠身。据可靠消息,其他的郭、梁、韩、袁、李等公安局警察身体都非常虚弱,浑身是病。警察们对外对内都严密封锁消息,他们掩盖的目的就是非常害怕别人说他们干坏事遭报了。天理绝对公正,希望洗脑中心的警察能够及时醒悟,否则真正的灾祸就将开始。

河北省会法西斯洗脑中心;地址:石家庄市北城路;邮编:050000;电话区号0311
值班室电话:87762641
办公电话:87792624-8012、8012、8016;87712624-8015
河北省“610办公室”主任: 王永志
石家庄市公安局副局长( 洗脑中心主任): :郭锁山
石家庄“法制教育培训中心”( 洗脑中心): 李爱国 , 孔繁运、袁书谦,崔彦芳
犹大:梁子凌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