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永吉县岔路河恶警近期绑架多名大法弟子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7月15日】2005年7月13日凌晨,我妈妈被翻墙入室的恶警强行抓捕。我和家人去镇政府要人时,看到另外的本地大法弟子也被非法抓捕。

13日凌晨三点半钟左右,天还没有亮,我就被两个拿着手机的人叫醒(手机可以照亮)。刚开始,我还以为是农电局来修电路的,需要我们的帮助。于是我去打灯,他们说:没电。并告诉我,他们是公安局的,要找我的父母,门外面还有两个人,要我把大门打开。我知道他们一定是翻墙进来的。他们用手机的光线到处找钥匙,然后我被迫把门打开了。

这时我的爸爸、妈妈也出来了,恶警和爸爸、妈妈在东边的屋子里谈话,我就到西边的屋子里发正念。过了一会儿,爸爸过来了,我问:妈妈呢?爸爸说:被恶警带走了。

我和爸爸、奶奶一起发了一会儿正念后,我和奶奶决定去镇政府去要人,爸爸则去通知大家发正念。

我和奶奶到镇政府时大约四点多钟,到了那里,我看到楼前有一群人,他们都是各地方政府部门和公安局的人。后来,我才知道,他们是早就预谋好了的,各个乡政府都接到了命令,纷纷到各地抓捕大法弟子。刚到政府门口时,我看到了大法弟子李英杰的丈夫老高,说他的妻子也被抓起来了,并告诉我他们被关在三楼最西边的会议室里。

我走进了镇政府大楼,他们认出我是连金华的儿子,不让我进去,最终他们没拦住我。上到三楼,我来到了会议室,门没关,我看见了妈妈和其他同修坐在里边。我冲着屋里的两个警察说:你们凭什么抓我妈?炼法轮功有什么错?修“真、善、忍”犯了什么法?我们班主任说过,法律最能解决问题,你们拿出法律条文出来,这几年的非法迫害损失了我家几万元钱。

我把妈妈从会议室里拉了出来,走到二楼楼梯时,过来了一帮人,一个恶警拉住我妈妈的胳膊不让走,我对妈妈说:回家,没事。他们说:不能让她走。两个恶警拉我下楼,我抓住楼梯扶手不松开。妈妈说:你回去吧,我没事。我一边下楼一边大声说:不怕天理报应,你们就抓。他们小声说:他也是信这个的。我说:当年文革时,红卫兵多嚣张,可文革结束后,他们又怎么样了,你们就是靠走关系,你们就是靠贪污腐败而存在,我要去县政府、省政府去告你们。

我静静的想了一会儿,觉得用人的办法制止不了邪恶,应该在法理上认识,我想到师父说过:“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去掉最后的执著》)我静下心来发正念。

有一恶警(警号206279)更是恶言恶语对师父不敬,另一恶警也恶语诽谤大法弟子,要不是我小,恶警还想要打我,要把我送洗脑班。

我下楼时,看到有许多各地地方官员,镇政府的书记和恶警们都在打电话,寻问各地方抓人情况,是否写了五书。这一次抓捕应该是全县范围的,我镇有4名大法弟子被抓,被一辆车号为吉B 51973的吉林――岔路河的大客车拉往口前镇洗脑班,车上去了一些女的和一些政府官员及恶警。在上车时,我听到一个恶警恶狠狠的说:我转化的方式就是扇嘴巴子。

几乎岔路河管辖范围内的乡镇对大法弟子都进行了抓捕,岔路河镇内目前所知的共有4名大法弟子被抓,他们分别是大法弟子陈佰祥、徐凤、李英杰、连金华。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