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邪恶的上海女子监狱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7月17日】上海女子监狱(也叫松江女子监狱)在松江区泗泾镇,是一个纳粹式集中营,里面关押着大批法轮功学员。监狱大门一侧办公区(东边)外墙非常妖艳,墙上贴的都是玫瑰红墙砖,狱警的办公楼窗口还透着盆花的影子。西边围墙上是铁丝拉成的电网。

上海女子监狱于2001年3月开始非法收押法轮功学员,于2001年12月20日正式成立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所谓“法轮功中队”;2002年7月20日成立了专管大队五大队。

上海女子监狱的恶警经常到上海女子劳教所(位于青浦区青东农场)去学习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经验,迫害手段显得更加狡猾和残酷。上海女子监狱运用在迫害的方法有以下几个方面:

在原本阴森恐怖的环境下,换用“温情”诱惑和欺骗法轮功学员达到“转化”目地;不行就加上暴力;对坚定的大法学员更是残酷,如加长刑期、关禁闭、用电警棍电,强迫做繁重的劳役,以加重身心和精神的双重迫害。

恶警指使打手们迫害大法学员的手段:每个大法学员在监室里有看管犯来夹包,那些打手们都是恶警一手挑选出来的,都是最邪最恶的,打手在邪恶的指使和纵容下,只要大法学员转化就可以得到加分奖励和减刑,所以那些打手失去人心的在积极干着违法乱纪的事情。打手们每天没事找事,什么都挑最难听的讲,最脏的话来骂,最恶的事来做,利用手中的权力让大法学员抄写所谓的监规监纪到半夜三更不给睡觉来迫害大法学员,罚静坐静立,不让大法学员相互间说话,不给出监室,限制小便和用水在生活方面来进行迫害,甚至把大法学员打的鼻青脸肿,导致大法学员大腿骨折,致使大法学员整天生活在地狱之中,使大法学员在里面的地位比死刑犯还低,更不要谈不上待遇和权利了。恶警不能当面做的就让打手们去做,暗箱操作如果成功打手们就得奖分,如果失败承担的后果就是打手。在那样的环境之中恶人想让大法学员活着生不如死,这一切都是背后邪恶的警察指使和所为,所有的这一切的环境就是要逼迫大法学员放弃修炼而转化。

下面是部份大法学员被迫害的情况:

大法学员溪娇,25岁左右,家住浦东新区(丈夫被非法关押在提篮桥监狱)被非法判刑3年,在强大的精神压力的摧残下于2003年初她被迫害成精神失常,据悉她在服用精神病的药物,后来就失踪了没有她的消息。

大法学员杨曼晔,36岁左右,大学本科,家住普陀区新村路,2000年底被非法抓捕后判刑4年,送进上海女子监狱先把她关在4大队,由于她坚信大法,坚信师父曾多次关禁闭,女子监狱的禁闭室为3个平方,所有的一切都在里面,再热的天不允许洗澡,密不透风,还要加上囚餐和打手的拳打脚踢,使得每天的生活就象在地狱一样。她为了坚持真理被迫两次绝食,现在得知她的腿骨严重断裂,当时因伤势严重不得保外就医让她住院在上海第六人民医院接骨,有一次在家人去接见她的时候发现杨曼晔的脸上都是青一块紫一块的,而且脸是肿的,上海女子监狱这样对她的迫害还不够,就因她把经文写在纸上被犹大出卖,恶警就罗织罪名给她加刑8个月。

大法学员楼霞书,60多岁,家住上海近郊,原是上海市“三八红旗手”先进称号,被非法判刑3年,2002年底被误导转化,2003年初醒悟,马上严正声明作废,表明坚修大法后被栽赃陷害,罗织旁证后受到警告处分,每天晚上不让睡觉,强制抄写所谓的行为规范,每天在打手的夹持下洗刷厕所,同时威吓家属会加刑,楼霞书在各种和压力下没有后退,最后堂堂正正的走出监狱。

大法学员凌小云,46岁左右,家住延安西路,被非法判刑3年,她被送进女子监狱就直接关进禁闭,剥夺了她的一切最基本的人权,一关就是几个月,生活一切都在里面,恶警张家梅中队长暗中指使打手,打手大胆把不冲洗的痰盂给她用,把内衣内裤用肥皂后不冲洗就去晒然后让她穿。强制立、坐,抄写反思,每天几乎要到凌晨3点还写不完,在高温36度不让她喝水洗澡,恶警和打手把她折磨得筋疲力尽,时常发热,到卫生站治疗了回来再变本加厉折磨。有一次楼霞书在清晨3点倒在床上被打手拉起时,手往后抽就被恶毒打手说成是打人,恶警正好又把她关进禁闭。

大法学员李锋,30多岁,硕士学位,原是上海工商外国语教师,被非法判刑3年,2001年被送进上海女子监狱迫害。因李锋坚持信仰真善忍,强制李锋看欺骗谎言的录像电视,李锋的回答一句话“瞎编”,因李锋不肯叫警管好,不配合邪恶,恶警中队长仇敏颖就不让她坐下,还让整个监室陪李锋静立,这样的处罚是挑起犯人对大法学员的仇恨来施加压力,还不让李锋出监房洗澡和上厕所,恶毒的打手就在痰盂上来做文章。痰盂是规定打手们倒的,只要他们不倒大法学员就无法上厕所,所以只得少吃食物,就在这样的情况下打手还要恶言恶语,时时刻刻骂大法学员。李锋因不配合邪恶几次放下生死来反迫害,恶警大队长侯瑞勤气急败坏在大队讲评会上讲李锋反改造,并用加刑来威胁等等。李锋经历了强大的精神压力与折磨,终于在03年堂堂正正走出监狱,她的精神和行为震撼着邪恶,使有良知的人无不敬佩。

大法学员宋卫珏,46岁左右,家住普陀区,被非法判刑3年6个月,2001年被送入上海女子监狱,因不配合邪恶,被关禁闭1个多月,剥夺人的最基本的权利,在专管中队,专管大队长期严管,罚静坐、静立、强制抄写行为规范,她在看守所时多次绝食抗议。在2002年被误导而认罪,03年醒悟后写书面声明,受到疯狂的精神迫害。不让睡觉,用加刑来威胁,长期在高压的折磨下身体非常虚弱,但邪恶打手不放过她,还要逼宋卫珏拎大铁桶冲厕所,在她出狱前不久受到极大的身心摧残。

大法学员宋金花20多岁,上海理工科大学四年级学生,被非法判刑4年,02年底被送进女子监狱,由于宋金花不肯转化,有一段时间每天早上被邪恶打手拖到五楼,有恶警中队长张家梅,仇敏颖用电警棍电击宋金花,使宋金花的手臂上,头颈上多处受伤,恶警张家梅蓄意在地上写上师父的名字,叫宋金花用脚去踩,她不肯,打手们就拖她往师父的名字上去,恶警还在旁边叫喊“来看看这个大法学员”,用这样的方法来造成大法学员的精神的最大痛苦。

大法学员沈足英,60多岁左右,上海人被非法判刑4年,2001年下半年被送进女子监狱,2002年送进专管大队后,不管恶警采取什么手段迫害都不动心,邪恶骂大法她正面制止,由于她坚信大法,不放弃真善忍,她被送入专管大队后被剥夺了最基本的权利,被罚静坐静立,抄写行为规范,一直被监禁在监室里,并强制劳动。恶人打手在外面值班时,就跟她讲话来拖延她的休息时间,到了深夜又会推延睡觉时间,这样长期这样不让人休息身体就更加虚弱。打手们为了达到大法学员的转化,在各个方面来为难大法学员,如每天只给沈足英不到小半盆的水,就这一点点的水要从脸到脚,长期这样使得沈足英皮肤出现炎症,每天的谩骂、恐吓、侮辱就更不用说了,从早上可以一直骂到晚上,从大法学员一直骂到家里的妈。04年沈足英堂堂正正走出监狱。

大法学员李玮玲,45多岁,家住长宁武夷路,非法判刑8年,2001年被送入上海女子监狱,因坚信大法,不参加劳动被多次关进禁闭,其母亲俞培英近70岁现在也被非法关押在上海女子监狱,被非法判刑3年,现在据消息被关押在1大队,俞培英在被非法判刑前在2001年时已被非法劳教2年,年迈的她遭受非人的折磨和失去亲人的痛苦。

大法学员戴之颖,47岁左右,家住普陀区新村路,被非法判刑8年,2001年被送进上海女子监狱,因她以前在和平时期是具有影响力的弟子,得到过师父的亲自面授故对同修有一定的影响,邪恶得知这些消息就对她加大力度的进行洗脑,运用的手段五花八门,最后在02年被邪恶欺骗迷惑了一时后马上清醒就严正声明,邪恶就把她关进禁闭,在高温下不让她洗澡,不让睡觉,罚坐等,看到没有办法使她改变对大法的坚定信念,邪恶害怕对专管队影响就把戴之颖单个调到3大队劳动大队进行精神和身体的双重迫害。让她常期处在超长时间的奴役中来打击她的意志。

上海虽然是一个国际型的大都市,但在这样的所谓文明开放的城市里也同样在发生随意抓人,打人,抄家,劳教和非法判刑的事情,剥夺人的最基本的权利和信仰。用外表的繁华和虚假来遮盖真正的犯罪,用谎言来迷惑世人毒害世人,上海女子监狱对大法学员残酷的迫害还在继续着,可我们正告那些邪恶和还有良心的警察,不要再往黑暗中走了,张开眼睛看看现实,触犯法律就一定会得到惩处的,珍惜自己选择良心给自己留一条光明的道路。神佛慈悲于人,但一切都有一个限度,时间已经不多了清醒吧!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