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共产党混淆的若干概念解析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7月18日】中华民族五千年文明博大精深,但在近代被共产党夺占政权之后,由于共产党的残暴斗争哲学和中华民族传统文化格格不入,共产党为了维持其政权从而对中华传统文化进行了不遗余力的破坏。

正如《九评共产党》一书所言,“中共需要用邪恶的党性取代人性,用‘假、恶、斗’的党文化替代中国的传统文化。” 中共对中国文化进行了偷梁换柱式的破坏,混淆了很多观念、很多概念以及很多汉语词汇的正确用法,下面仅举几例予以说明。

1、老百姓被中共强制灌输“革命”观念

共产党言必称“革命”,曰“革命党人”、“革命同志”、“革命先烈”、“革命传统”等等。其实“革命”的字面意思就是革人的命、取人的命,也就是杀人。共产党的“革命历史”就是一部杀人的历史,“土地改革”就是革地主阶级的命,“工商改造”就是革资产阶级的命,“文化大革命”更是疯狂杀人,连国家主席刘少奇的命都被革了,六四学潮革学生的命,赵紫阳不同意屠杀学生,他确确实实是个“反革命”。“革命”观念使中国人杀心越来越重,漠视他人和自己的生命,犯罪手段越来越残忍,道德观念越来越淡薄。

共产党的宣传媒体中充斥着“革命”二字,其实将其直接替换成“杀人”二字更贴切。

2、共产党混淆其党和中华民族的概念

当今西方国家一旦批评中国的人权状况、批评中共的独裁专制,中共就一概诬之为“西方反华势力”。共产党是在混淆“反共”和“反华”的概念,也就是混淆“共产党”和“中华民族”的概念。

其实“反共”和“反华”根本是两回事。共产主义在全世界已经宣告失败,最大的XX党国家苏联已经解体,在中国大陆也无人再相信共产主义那一套骗人的鬼话了,中共的高官都在拼命捞钱、争权夺利。共产主义带给人类的是战乱、暴虐、贫穷落后和独裁专制等等,“反共”是全球大势所趋,“灭共”是天意难违。而“反华”是共产党根本不在意的,“周恩来一句话可以救了西哈努克,但是对于柬共屠杀二十多万华人,中共却抗议一声都没有,当时华人去中国大使馆求救,使馆竟然坐视不理。”(——摘自《九评共产党》)

共产党为挽救自己即将覆灭的命运,妄图和中华民族绑在一起。但是“共产党”和“中华民族”是两个绝然不同的概念。中华民族有着五千年的悠久历史,而共产党的历史才一百多年,一个小小的党派怎么能与中华民族相提并论呢?

3、共产党混淆其党和国家的概念

共产党对群众的洗脑宣传中常有“爱党爱国”的词句,在其政权遭遇危机时往往高叫“亡党亡国”,这是一种非常狡诈的欺骗宣传,将共产党和中国混为一谈。

显然,中共不等于中国,爱党之人不一定爱国,爱国之人也不一定爱党。“亡党”绝非“亡国”,中共灭亡了,中国依然存在。全球华人中有很多人反对中共独裁、呼吁民主自由、关心民众疾苦,难道这些人都不爱国吗?这些人更爱国。相反,江泽民很爱党,但是江泽民将中国一百多万平方公里的领土割给俄罗斯,成为中国有史以来最大的卖国贼!

共产党的官方文章中常有“党和国家”之类的话,将共产党凌驾于国家之上,实际上是挟持了国家,这在非共产党社会是不可思议的。

正如《九评》所言:“与中国上下五千年的历史相比,中共统治中国的五十余年不过是弹指之间的事。” “没有了中国共产党,才能有新中国;没有了中国共产党,中国才会有希望;没有了中国共产党,正义善良的中国人民一定会重塑历史的辉煌。”

4、共产党混淆其党和社会的概念

中共在批判诬蔑别人时总是惯用“反党反社会”之类的帽子,“反党反社会”成了邪党文化的专有名词,这是一种典型的混淆概念的手法,将共产党和中国社会混为一谈。

中共不等于中国社会。中共虽然号称六千万党员,但其大部份组织处于瘫痪状态,而中国民众有13亿之多,中共怎么能代表中国社会呢?中共蛮横地叫嚣自己“先进”,鼓噪“三个代表”,然后开动所有的舆论工具,象打广告似的反复宣传。中共所有吹嘘自己的口号都是强词夺理的一厢情愿的说法,从来没有经过民众的认可。中共历来是先吹嘘自己,然后强迫老百姓学习和认同,这是一种多么荒谬的强盗逻辑。

共产党在中国不得人心,民间更是骂声一片,其“保先”运动甚至被大陆百姓讥讽为先进的“性教育”。如果中共仅仅宣称某人“反党”,老百姓会嗤之以鼻,认为反得对、反得好。中共为了挑起群众的仇恨心理,必须在“反党”之后加上“反社会”的幌子,以达到混淆视听,愚弄人民的目的,这是一种厚颜无耻的拙劣的栽赃嫁祸手法。

其实“反党”是“反对党文化”,并非参与争权夺利的肮脏政治斗争,而是揭露中共的滔天罪行,使世人从中共长期的洗脑毒害中自救出来,走向新生。至于中共的灭亡,那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规律,是中共多行不义的必然结果,是中共自己想要灭亡。

5、共产党混淆其党和政府的关系

在一个正常的民主国家,政府是管理国家和社会的主体机构,而各党派人士需要通过竞选并得到多数选民的支持才能担任各级政府要职。但是在中国,政府和党派的关系刚好颠倒,中国人要在政府部门任职必须首先加入中共邪党组织,否则便无任何“政治前途”可言。

在中国,“无论是中央政府一直到农村的村委会,行政官员永远低于党的官员,政府听命于同级党组织。党的开销支出,均由行政部门开销中付出,并不单列开支。”(——《九评》)

“这个党组织,就像一个巨大的邪灵附体,如影随形般附着在中国社会的每一个单元细胞上,以它细致入微的吸血管道,深入社会的每一条毛细血管和每一个单元细胞,控制和操纵着社会。”(——《九评》)

中共邪灵附体于中国社会,操控了中国政府。中共的官方文章常常自称“党和政府”,“党”在前,“政府”在后,使政府与党派的关系本末倒置。

中共控制各级政府盘剥奴役大陆民众,使政府沦为牟取暴利的场所,政府机关被中共合称为“党政机关”,各级行政一把手大多由同级党委书记兼任。而政府治理国家的机能则逐渐弱化,其处理危机的方法往往简化为“杀”和“骗”。

6、共产党混淆其党和军队的关系

中共一贯将军队视为自己的“党卫军”,不断高喊“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等等。其实,这种党派对军队的绝对控制关系,只有希特勒式的极端独裁国家才可能存在。

“在一个正常的现代社会制度下,执政党要通过民主选举才能组成政府,社会上的不同声音是为了监督执政党正确行使权力的,国家搞得不好,领导人就可能面临被弹劾、甚至下台的危险。

在那些国家里,军队不属于任何政党,而是只属于国家。军队以维护人民利益和保卫领土完整为天职,因而政党之间的争斗,乃至任何党派内部的斗争并不牵扯军队。不论是哪一党派当选,军队都必须效忠于国家,根据宪法规定服从国家最高权力机构的调遣。这也是西方民主国家尽管党派之争惊心动魄,但国家政局却能保持稳定的重要原因之一。

然而中国的军队不同于西方国家,中国实际上只有党的军队,而没有国家的军队,军队成了谋取一党私利的工具。 中共一直讲‘支部建在连队上’,毛泽东早就提出所谓‘党指挥枪’的理论。党内的政治斗争胜负,首先取决于谁掌握军权。”(——《江泽民其人》)

7、共产党混淆其党和媒体的关系

共产党和大陆媒体的关系完全是主子和奴才的关系,中共也公开宣称媒体是“党的喉舌”。这样的“喉舌”媒体已失去了新闻的公正性,完全成了中共制造谎言的机器。

暴力和谎言是中共最突出的特征,其谎言的例证数不胜数。大跃进时高喊“亩产万斤,钢产翻番,十年超英,十五年赶美”,文革时刘少奇是公认的“叛徒、内奸、工贼”,非典时期所有媒体“统一口径”辟谣,“天安门自焚”伪案更是漏洞百出,造假手段非常拙劣。

人们对新闻报导做假已见怪不怪。新华社资深记者自己也说:“新华社的报导那怎么能相信呢?”民间更是把中国的新闻机构形容为共产党的一条狗。有民谣唱道:“它是党的一条狗,守在党的大门口。让它咬谁就咬谁,让咬几口咬几口。”

恐怖主义是当今世界的头号敌人。大陆中央电视台经常播放恐怖分子如何攻击美军的镜头,却从不赞扬美国军人为反恐作出的牺牲。美军在伊拉克死亡一个人,中央电视台立即作出准确及时的报道,累计死亡人数也清清楚楚,但是中国大陆矿难接二连三,中央台准确及时报道了吗?矿难累计死亡人数也很清楚吗?

一个正常社会的新闻媒体实际是一种监督机制,很多外国领导人就因为媒体曝光而面临下台甚至被审判的命运。而大陆媒体被视为中共“喉舌”,这是一种变异关系,也是共产党社会的一大特征。

8、中共宣传的“稳定”并非民众希望的社会稳定

老百姓都希望社会稳定,安居乐业,所以中共也反复宣传“稳定压倒一切”,以此麻痹了大量的中国民众。

其实中共宣传的“稳定”绝非人们理解的社会稳定,而是中共自己权力的稳定、中共自己既得利益的稳定。这一点只需看看中共的所做所为就一清二楚了。

中共统治大陆几十年,社会矛盾加剧,道德水平低下,贫富分化严重,下岗工人遍地,农民生活困难,就业形势严峻,治安状况恶化,犯罪分子猖獗,暴力拆迁让群众无家可归,而好人遭到打压,党国大员腰缠万贯,贪污腐败横行无忌……,如此种种,难以尽述。难道这就是人民希望的“稳定”吗?

共产党高喊“将一切不稳定因素消灭在萌芽状态”,真是杀气腾腾!这是针对谁呢?当然是针对大陆民众,凡是共产党看不顺眼的人和事都将被视为“不稳定因素”并予以严酷镇压。

在“六四”之时,中共总书记赵紫阳无意镇压学生,但是掌握中共的八大老执意镇压。邓小平当时说:“杀20万人,换来20年的稳定。”这“换20年的稳定”实质上是要换中共20年的政权,这符合了中共独裁专制的根本目的,所以就被中共接受了。(——《九评》)

要求民主自由、反对贪污腐败的学生和民众反而成了的“不稳定因素”,下岗工人示威也成了中共的“不稳定因素”,被强制拆迁而依法上访的冤民们同样是中共的“不稳定因素”,中共的“不稳定因素”简直太多了,所以中共才是整个社会最不稳定的因素。抛弃中共这个最不稳定的因素,整个社会才会真正稳定。

中共的“稳定”和社会的“稳定”是两个概念,共产党有意混淆二者的区别,将“稳定”当成一句政治口号和镇压民众的最堂而皇之的理由。

9、“迷信”一词被中共强加了“封建”的内涵

“迷信”的字面意思就是“着迷地相信”,是个中性词语,而共产党偏偏在前面加上“封建”二字,合称“封建迷信”,从而使“迷信”成了贬义词。

由于共产党“假、恶、斗”的党文化侵蚀,中国人普遍缺乏信仰,将中华民族许多传统观念统统视为“迷信”。

共产党将很多不符合自己理论的和科学解释不了的现象均视为“迷信”。比如前不久广州上空出现不明飞行物,各大媒体都进行了报道,而所谓的专家却硬说是大气运动产生的“云气光团”,这种说法非常模糊,“云气”确实有,但光从何来?而且是象月亮大小的多个光团来回穿梭移动。专家们是站在现有知识基础上进行强制性解释,如果有人提出新的不被人理解的观点,就很可能被视为“迷信”了。

其实“迷信”现象在世界上广泛存在。共产党迷信马克思及其暴力学说,学生迷信书本和分数,有文化的人迷信科学,中国人迷信数字“8”,奥运会开幕式也被定于2008年8月8日晚8时,中国人还有很多世代相传的习俗,如清明扫墓,农历7月14日祭祖等等。

考古学、天文学以及人体科学等方面的新发现不断冲击着人们的所谓科学观念,比如我的一位朋友被共产党的洗脑宣传搞得很固执,一听别人谈起科学解释不了的神奇现象就面现痛苦的表情,冲动地说:“什么时代了,还相信这些迷信!?”

“迷信”一词的真正内涵在法轮大法的著作中有深刻的阐述,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参阅。

10、“政治”一词被中共强加很多恶毒的内涵

政治家在国外是一个很高级的职业,著名影星施瓦辛格就弃影从政,并担任美国的一州之长。

但是在中国,“政治”是一顶很吓人的帽子,中共经常宣称某某人是在搞政治,从而进行批判和打击。中共不允许别人搞政治,但是中共自己搞政治却显得正大光明,江泽民的“三讲”之中就有“讲政治”,并广泛宣传,强制老百姓学习。

“政治”一词被共产党随意解释,强加了很多莫名其妙的内涵,“政治”将老百姓的思想都搞糊涂了,具体表现如下:

第一、中共是搞政治的“专家”,但不允许别人搞政治,很多民主人士遭到中共的残酷迫害,老百姓基本没什么政治权利;

第二、中共不允许别人搞政治同时又强迫所有人搞政治,全国上下必须“讲政治”,小学生必须加入少先队,中学生必须加入共青团,所有学生都必须学“政治”并死记硬背,“政治”是研究生入学考试必考课程之一,入党是担任各级干部的先决条件,所有人的档案中都有“政治面貌”一栏,最近全球退党大潮声势浩大,中共又千方百计拉人入党;

第三、中共对那些真正不搞政治的人却很痛恨,比如广大的法轮功群众信仰“真、善、忍”,对政治丝毫不感兴趣,但是中共却对法轮功群众扣上“政治”帽子和其他帽子进行残酷迫害。

自从《九评共产党》系列文章问世以来,很多中国人认识了中共的邪恶本质,纷纷退党退团远离政治,以保平安,当然这是中国人最明智的选择。中共受到退党潮的冲击,将《九评》的出现诬蔑为搞政治,这纯粹是滥用“政治”的概念。

其实,真正的“政治”必须有对“政治权力”的要求,比如施瓦辛格从政是为了竞选州长,布什总统从政是为了担任国家元首,国内民主人士搞政治是为了结束共产党的一党专制,这些“政治”活动都有明确的“政治权力”的目标。

所以,《九评》引发的退党潮正是中国人厌恶政治、远离政治的表现。

11、“战天斗地”被中共宣传为褒义词

最近一段时间大陆天灾人祸频繁,大陆某些地方报纸竟然出现了“战天斗地”的新闻标题,实在是可笑至极。当然鼓励人民抗灾自救是好事,但也没必要用这种口号,令人不由自主的想起了文化大革命和大跃进。

12、“仁者无敌”的真正内涵

《天龙八部》描写了一个众所周知的“仁者无敌”的境界,该书刻画了许多栩栩如生的武侠人物,有许多引人入胜的绝世武功,但武功最强之人并非那些少年英侠,而是少林寺藏经阁里一个年老的扫地僧人,其武功超凡入圣却从不引人注意,连少林寺方丈也不知此人。

其实“仁者无敌”的真正涵义并不注重于武功和打斗,而是修炼者道德高尚的一种境界表现。“仁者无敌”具有如下意义:一个修炼人,淡泊名利,修身养性,慈悲为怀,此人活在世上不会与任何人为敌,也从来不会把任何人当作自己的敌人,也就是仁者无敌。

以上说法乃笔者个人理解,不一定准确。其实广大法轮功群众就是现实生活中的“仁者无敌”的典范,虽然中共无端迫害法轮功,使许多炼功群众流离失所甚至失去生命,但是广大炼功群众仍然以理性和平的姿态向世人讲清真相,坚持以法律手段严惩凶犯。

历史上基督徒历经三百年磨难而屹立不倒,相反,盛极一时的罗马帝国因迫害基督徒而天怒人怨,罗马帝国发生四次大瘟疫,全国人口死亡一半,罗马帝国从此消亡了。

今天,邪恶中共以国家四分之一的财力迫害法轮功,拖垮了国家经济,摧毁了社会的道德良知,中共将自己拖向一个尴尬的境地,走向毁灭而无法回头。

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层次水平有限,欢迎指正。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