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双城市大法弟子刘杰被迫害致死情况补充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7月24日】2003年2月6日(农历正月初六)中午12点多钟,刘杰与丈夫赫卫东开着自家车牌号为:L19383的微型(面包)车在正常营运中,当从北大街往南行驶至十字街等信号时,从路边巡警车上下来2名巡警,来到刘杰家车前,未出示任何证件,要去了赫卫东的驾驶证,看后就揣自己兜里了,随口说:“跟我们到巡警队去一趟,有人举报你们。”当时车上还有两名乘客,也要将他们带去,乘客一再解释家有病人着急回家,才让他们下车。赫卫东无奈只好把车开到巡警队,(南二道街,原乳品厂前边)。从屋里出来3个警察,其中一个叫项军秋的对赫卫东说:“有人举报你散发法轮功传单。”随后他叫杨宝澜与另一警察去翻刘杰家的车,没翻出什么。

后来,恶警张国富、佟会群、刘国臣来了,张国富在刘杰家车里翻出几张“真、善、忍”卡片,随后对刘杰夫妇分别进行审问。张国富叫一名警察搜赫卫东的身,没搜出来什么,又问了他家的一些情况。后来由一名警察开着刘杰家的车,将刘杰夫妇拉到公安局,带到五楼,刘国臣将刘杰铐在暖气管上,把赫卫东带到另一屋分头审问。由张士跃审问刘杰,没问出什么。与此同时(下午3-4点钟)佟会群、刘国臣与东风派出所的一名警察,搜查了刘杰的家,刘杰家只有瘫痪在床的公公和体弱多病的婆婆及年幼的儿子。可想而知此事对他们的身心造成的伤害有多大。从刘杰夫妇被抓到抄家,整个操作过程中,无一警务人员出示过证件及相关法律文书。

下午5点多钟,将刘杰家的车扣在公安局,佟会群与另一名警察将刘杰夫妇铐在一起送到位于102国道处的看守所。到二看守所后,佟会群对那里的警察郭庆文和赵日旭说:“打电话请示国富局长了,让送这来。”刘杰被关在6监,赫卫东关在3监。当晚让家人交200元伙食费,第二天将赫卫东关到高监又交200元。9点多钟赫卫东被叫出来,二所让他家人交1000元钱,说是保释金,家人将1000元钱交到国保大队,才将赫卫东赎出来。

出来后赫卫东给刘杰加了100元餐钱。赫卫东去要车(刘杰夫妇都下岗,家中老人有病,孩子上学,全家人的生计都指着这台车来维持)公安局的人说没收了,多次去要张国富就是不给。在这一过程中,刘杰夫妇及家人没有收到拘留通知书;赫卫东被放也无相关的法律文书;所交的钱款也没给收据;扣车也无相关的法律文书,全凭张国富及有关人员的嘴说。

2003年2月17日(农历正月初七)晚8点多钟,一黑色轿车停在了工商局家属楼门卫前,车上下来一人自称是第二看守所的,对门卫老周说:找赫卫东家。老周说;他不在家,他家老人都有病,有事跟我说吧。来人说:为刘杰的事来的,我给你留个电话号码,赫卫东回来让他给看守所打电话。赫卫东回来后就给看守所打电话,是刘清禹接的,赫卫东说他是刘杰丈夫。刘清禹说:“刘杰绝食一个礼拜不吃饭,我们采取了措施,给她灌食,看她不太好,给她送医院去了,没抢救过来,这是下午3点多钟的事。”赫卫东问:“下午3点的事为什么才通知我。”接着又问:“既然是3点多钟的事,为什么8点多钟才来信。”刘清禹说:“有很多部门的事,不便通知你们,下午检察院各部门都有人在这。明天8点通知你家人去看守所。”

第二天刘杰的家人及亲属去了30─40人,看守所不让他们见刘杰的遗体。他们问刘清禹:刘杰也没犯死罪,也没批捕怎么能给整死了呢?!刘清禹说:“刘杰绝食一个礼拜,第一次灌食,回监号就吐了,我们看没灌进去,就又把她整出来,再给她灌。”说到这,刘清禹停顿下来,接着又说:“刘杰说自己喝,她喝就呛死了。”刘杰家人要求请法医尸检,当时刘清禹同意了,但张国富不同意。

2月19日上午9─10点钟左右,刘清禹和一名警察来到刘杰娘家送来死亡通知书,称:刘杰因病死亡。并威胁刘杰的父母说:如不马上火化,就按黑龙江卫生条例,按无人认领尸体处理。当时刘杰父亲说:“我们不是不认领,是你们不给,你们连看都不让我们看,怎么能谈到无人认领,人被你们给整死了,还来逼我们家人。”当时刘清禹没话说了,就走了。

2月20日上午张国富和检察院监所科张大芝一行四人来到刘杰娘家,让家人按他们编造的因病致死,尽快处理。刘杰父亲说:我孩子死因不明,她没有病,好好的一个人,11天就死在你们看守所,这不明明是迫害死的吗?!为什么非要说是病死的?我坚决不能签字!我不能给你们出任何手续。

当天下午4─5点钟刘杰家人又去看守所交涉:在刘杰被抓的11天里活着不让我们见人;人都死四天了又不让我们见遗体。我国现行的法律法规中哪条哪款有这样的规定?家人一再要求自请法医鉴定,返还被扣的车及所交的钱款问题。

后来张国富只同意返还所扣的车及钱款,但就是不同意法鉴,他逼迫刘杰家人不许解剖尸体,给三千元钱,马上火化。刘杰家人不同意,双方一直僵持着,最后张国富蛮横的说:同意公安局的处理意见,就让家人见尸体,不允许家人自请法医鉴定;不同意火化,就强行火化!刘杰家人被逼无奈,加之见女儿心切,只好违心的同意了,才得以在火葬场见到了已死四天的女儿。刘杰家人看到她整个脖子通红,嘴大张着,眼睛微睁……。见此情景,刘杰家人的心都碎了。

刘杰无辜被害,给其家人造成的伤害和经济损失都是巨大的。直接导致了瘫痪在床的公公无人侍奉;年幼的孩子和年老体弱的婆婆无人照料。谁也不敢把实情告诉老人,刘杰的婆婆老问刘杰怎么不回来?没办法只好说刘杰被判刑了,老人听到此信一股急火双目失明了,刘杰火化后的第二天就将老人送到哈市住院治疗很长时间。一年以后偶然得知刘杰已死的情况,老人痛哭不止。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