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修炼中正念正行(一)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7月26日】几年的风风雨雨中,在师父佛恩浩荡下走到了今天,此时此刻千言万语表达不出我这个曾在迷中的生命在法中升华后的美好感受,唯有用一颗修炼人的心向师尊和同修汇报一下我是怎样在证实大法中做到正念正行的。总结的过程就是一次净化和提高的过程,也是从个人正法修炼的角度来证实大法吧。

* * * * *

* 第一次正念闯出拘留所

2000年“十一”前,我和几个同修决定去天安门证实大法。在临行的前夕,几个同修相继决定不去了,最后就剩下我自己。我知道修炼不是大帮哄,也没有榜样,悟到了就要去做,不要受人的行为影响,这是对我的考验,所以我决定不改变计划。但这个干扰排除了,家里的干扰又来了。当天晚上我丈夫的手术伤口开始剧烈疼痛,折腾到凌晨3点多也没有减轻,他对我说:“我都这样了,你别去了。”丈夫是常人,但对大法有很正确的认识,这些年来对我一直很支持。看到他那样痛苦,我默默的尽量照顾和安慰他。此时我又累又困,我想:为什么所有约好的同修都不去了?为什么不去的同修还以各种理由劝我不要去了?为什么我冲破学员的阻拦后老公就突然疼痛不止?为什么要去天安门的前夕干扰得睡觉的机会都没有?我不停的问自己“为什么?”在这个过程中,我也在不断的清醒着,明白了这一切都不是偶然的,这是邪恶控制人动摇我的正念,让我去不成!突然我悟到,每一个事情和麻烦的出现都在考验我是否坚持正念的选择和证实大法的决心,是魔在干扰我、在动摇我,为的是不让我去天安门证实法!我瞬间完全清醒了,我对它们说:今天无论发生什么,我都要准时去天安门,用我大法赋予我的新的生命去证实大法!你们阻挡不了我。念一出,再看老公瞬间不疼了,睡着了。我知道自己悟对了,师父在帮我。

我还有2个小时的睡眠时间。躺下不久就進入了梦境:清晨,我一个人来到天安门广场,需要走台阶上去,我迈向台阶,每当我上一层台阶时,我的身体就变大一圈,越变越大。最后我来到广场中间,看到很多弟子整齐的坐在广场周围,我过去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突然整个队伍起来走到广场中心,当时我站在后排,前面的同修面对的是警察的枪口,当队伍转到我在前面的时候,看到黑黑的枪口,我感到了一丝害怕,转到后面就不怕了。之后我转了两圈离开广场,经过一条泥流,我踩着砖头过去,然后回到了常人的生活工作之中。之后我醒来,回忆我做的梦。师父在梦中点化我很多问题:告诉我出去是正确的,我可能遇到什么情况,我隐藏的怕心,如果到天安门我不证实大法转两圈回来就是常人,而不是大法弟子所为。我完全明白了我应该怎么做了,此时浑身轻松,没有任何睡意,于是我起床准备出发。

我先穿上高跟鞋,之后又换上旅游鞋。穿鞋时我发现自己一颗心:我平时根本不穿旅游鞋,为什么今天要穿?是在作逃跑和挨抓的准备吗?我立即否定这个念头,我要堂堂正正证实大法,我要把大法弟子的美好展现出来。于是我画了淡妆,穿上高跟鞋和得体大方的衣服,背上时装包,直到自己满意为止。临行前,本来想和老公打个招呼,看到他睡的很香甜,欲言又止,我悟到是师父的安排,让我没有任何情的干扰下顺利离开家。虽然想和老公告别的念头是一个执著心的体现,当我坚定的按师父的安排离开家时,就在迈出家门的一瞬间,我本有的一丝情的惦念,瞬间散得无影无踪,感到一身愉悦轻松,我知道慈悲的师父给我消去了。

当我来到天安门时,广场上到处是便衣、武警和警察,每个通向广场的入口都有武警站岗,而且已经开始戒严了,许出不许進,我站在武警身边,对他说:为什么不让我進去?答:“40分钟以后可以進去?”我问:为什么?为什么那么多人跳栏杆你不管,可你却不让我進去?答:“你也跳呀”。我想:我是来证实大法的,我一定要堂堂正正的進去。刚想完,一抬头,看到武警离开我走了,管其他人去了,不管我了。我知道是师父在帮助我,于是顺利進去了。

我最先看到的是一个依维柯警车,里面抓满了大法弟子,车门已经关上了,我走过去,从窗户向车里的同修招手告别,同修流着泪和我挥手,我也止不住的流泪,警车开走了。望着载满同修远去的警车,我的泪水已经流满了脸颊,由于我的表情,我已经被便衣盯上,冒充大法弟子的人也来引诱我试探我是不是大法弟子,他们之所以不敢肯定我的大法弟子身份,是因为我得体的打扮装束与他们对大法弟子的原有印象有差异。于是我厉声说:你走开,不要跟着我。他就灰溜溜的跑开了。我擦干了眼泪,去找广场上的其他同修。

在纪念碑的前面,看到层层叠叠的有上千人在围观什么。我走过去,一直走到最里层,这时看到里面的武警站成一圈,在圈的中心是抓满大法弟子的大轿车和警车,周围有几十名警察,我知道刚才这里一定发生过一起抓捕大法弟子的事件,五、六十名的大法弟子被野蛮抓捕上了车。弟子们都在车里,警察在车的周围,戒备森严,围观的人们静静的站着,广场上没有一点声音。我走到离大法弟子最近的地方站住了,武警开始向后推我,我不理他,站着不动。此时我想:我是来证实大法的,我要和大法弟子在一起,我现在应该怎么做?我现在要做些什么?因为我不知道当时究竟怎么做,只知道要证实大法,所以我不停的向师父请求帮助。这时,我看到靠车窗的大法弟子伸出头,大声喊:“大法弟子站出来!”紧接着,所有车里的大法弟子一起高喊,“大法弟子站出来!”听到这一声声震撼天宇的喊声,我终于明白了,师父在告诉我应该怎么做!此时我要和大法弟子在一起,从常人的人群中走出来做一个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去证实大法。我于是毫不犹豫坚定的走出人群,在我走出的一瞬间,我仿佛置身于无人之地,身体轻飘飘的,脚下就象踩着云彩,周围没有了一切,好象空气都凝固了。

我已经走到警车旁边,车里的弟子在看着我,我站在车下看着他们,警察在看着我,好象没有人反应过来,这时大法弟子停止了呼喊,我被随后上来的警察推上了警车,之后警察问我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说:“我是,我也是公民,我有权利来这里,你们抓我是违法的。”之后我向他们讲真象,因为他们在问我,所以我有机会和他们讲,他们没有反驳,只是静静听着。这时,车里上来7、8个警察,我们的大轿车前后有两个警车。离开广场。先到天安门附近的派出所,那里已经装满了大法弟子,我看到有个男同修被打的浑身是血,躺在地上痛苦的不能起来,车上的小弟子,有几个7、8岁的,最小的才一岁多,是爸爸妈妈抱着,不哭不闹。由于这个派出所已经人满,我们又被送到别的地方。在路上,弟子们开始大声背诵《论语》,一遍接一遍的背诵;之后打开窗户,对外边的市民高喊:“法轮大法好!”这时警察开始阻拦,动手打我身边靠窗子的一个女弟子,车里所有的弟子齐声喊:“不许打人!”我也动手拽着打人的警察的胳膊不放,他抽不出手,很无奈的走了,索性不管了。所以弟子们将所有的窗户打开,不停的向路人高喊:“法轮大法好!”声势浩大,气势磅礴。

警车走过长安街、二环、三环好象迷路一样不停的开,我们喊了一路,最后车上的警察完全不管了,有的警察还看着我们笑。在这个过程中,我第一次感受到了自己在证实大法中的升华,慈悲的泪水伴随着救度世人的呼唤,体现了大法造就出的弟子的慈悲胸怀,完成着大法弟子应该肩负的使命和责任,给予了大法弟子宇宙中最高的荣耀和威德!就在这么威严的“法轮大法好!”的喊声中,我开始了作为一个大法弟子证实大法的历程。

我被抓到拘留所,警察开始提审我,所有审讯室都在提审学员,他就把我带到院子的花坛边,警察坐在花坛的边上,我坐在椅子上。警察问为什么去广场?我说:我是公民,有权利去。警察问为什么炼法轮功?我说:法轮功使我身心健康,道德升华,对人和社会有利,为什么不炼?警察问我4.25去没有去?我说:去了,去上访,去表达老百姓的心声,这是宪法赋予每个公民的权利,为什么不能去?警察告诉我说话要想好,之后什么都没有问。我告诉他:如果让我签字,我不签。于是他也没有让我签字。接下来大概有3个多小时,我一直跟他讲真象,他问了我很多的问题,我都一一给他解答,最后他说:“看来你还真是悟到很多的东西,有点道理”。第一次所谓的审讯就这样结束了。和审问我的警察告别时,我和他握手,我为他能明白一些真象而高兴,他很尴尬的好象下意识的伸出手来,因为这是警察的工作性质绝对不允许的,但我很清楚,因为我不是犯人,我也没有把自己当作犯人,所以我有权利这样做。

回到监号,其他刑事犯人很热情,把他们认为好吃的都往我的手里送,苹果、馒头、方便面等等,我其实一点也吃不下,我知道她们和我有缘,为了他们我就吃吧!晚上睡觉有人将自己的睡衣借我换上,我知道他们从心里已经知道法轮大法好,我在心里为他们祝福。刚准备睡觉就有警察来让我出去,要给我换地方,我更加明白了这里的人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是在和我结缘。我被带到一个派出所,关到一个办公室,不时有警察進来,只要有人来,我就开始讲真象,他们不让我睡觉,那我就不停的讲,只要有人我就讲。凌晨2点多了,他们又开始送我到另一个派出所,我出门的时候,正好碰到一群人,我认出了一个是早上来诱骗我的那个人――他们使用了多么卑鄙的手段,雇佣了这么多的人装做大法弟子,想以此诱捕真正的大法弟子。我和这些所谓“下夜班”的骗子们擦身而过,我告诫自己一定要清醒。我又被转到另一个派出所,被安置到收容室,有两个人值班。我又开始讲真象,其中有个人特别喜欢听,不停的问问题,我和他们呆了2个多小时,之后我又被带走了,要送到另一个拘留所去,在汽车行驶到拘留所附近时,我看到非常浓重的大雾,只有几米的能见度,我感到沉沉的一种无形的压力向我扑来,有点喘不上来气。一天一夜没有休息,我几乎讲个不停,有些疲惫。我被带到一个监号,这里全都是大法弟子,将近5、60人,只有两个常人。但我还是感到很沉重,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很难受,有点难以承受的感觉。在我最难受的一瞬间,我感悟到了,大法弟子是一体,走出来的弟子所承受的是什么样的心理压力我全都感受到了,而这种压力只有在其中才能感受到的。我虽然明白这些,但我必须要清除掉它,开始我有点不清醒,有个声音一直在动摇我,我问身边的一个弟子,我很难受,怎么办?她说:“背《苦其心志》(《洪吟》)。”我清醒了,法能破一切邪恶!于是我反复不停的背《苦其心志》,背有上百遍了,直到我一身轻松,笼罩着我的沉雾无影无踪,动摇我的声音也销声匿迹了。

同修们都起来了,有的开始炼功,有的开始背法,最后全体高声背诵《论语》和《洪吟》。整个拘留所的上空回荡着弟子们高昂的背法声音,这时警察开始大骂,制止背法,弟子们不去理会的继续背着。就这样我们背了几遍《论语》,背完了《洪吟》。警察几次冲進来都又自动退去了,我们都能感受到法的威力。但背法刚一停止,警察开始進来抓人,这时有一个弟子为了保护其中一个人(我自己认为是有问题的人)被警察拖出去了。这时弟子中出现对于这个问题的争论,而且很激烈。起因就是因为这个被保护的人。学员明显的分成三部份,一部份学员认为:应该保护这个人,因为她“悟”的好,让别的学员去承受;一部份学员认为:她既然是学员,就应该为别人着想,为什么让别的学员保护?一部份学员没有参与。我属于没有参与的一方,因为当时情况很突然,看到眼前发生的一切,我一直在想哪里出了问题,无论如何不能争吵,师父在看着我们,我们不应该这样做!我流泪了,在我身边的弟子也流泪了,但我还不知道应该怎样做最好。这时,警察又冲進来了,强行将学员一分为二,将一部份学员留在这里,而其他人都换到另一个监室。在我们还没有完全明白这到底怎么回事的时候,我们已经来到新的监室了,刚刚進来,号长就对着我们开始大声嚷嚷:“不许说话!不许炼功!不许背法!坐板不许上厕所!”非常邪恶的环境。

面对周围恶劣的一切,我静下心来,集中精力想刚才发生的事情是什么执著心造成的。我悟到大法弟子是一体,是不能分开的,只有在一起才有力量,就好象手脚并用才有力,否则邪恶轻易的就给我们分开了。当我们背法的时候,我们是坚固的一体,金刚不破的;当我们争吵的时候,就好象我们自己身体的各个器官在互相残杀,就会不攻自破。我们根本就不应该听从邪恶的安排的,我们错了,我们无论如何都不应该分开。我将自己的认识告诉身边的同修,我说:我要找警察说。这样一想警察就来了,我说:我们要回去,不在这里。警察没有同意走了。在我和警察说不在这里的时候,我又看到自己一个心,为什么要回去?是因为在那个监室可以自由的背法炼功,而这里不可以。我明白了,这里环境不好,我们就更要在这里证实大法,将恶劣的环境正过来。大法弟子心是在一起的,大法弟子是一体的。

通过上午发生的事情,我已经清醒的认识到,法正一切!背法就是消除邪恶,无时无刻的背法就可以正一切!于是我将自己的想法告诉身边的同修,建议全体学员默背《洪吟》,会背的告诉不会背的,全部背诵下来,同修们都按照我的建议开始背法。有个弟子将带進来的一本手抄本《洪吟》给了我,我知道是慈悲师父的安排,因为我只能背诵一首《苦其心志》,我知道是师父在鼓励我要做的更好。整个一个上午,没有声音,大家都在背法。到了自由休息的时间,人们也都累了,常人马上躺到铺上聊天休息,我看到这时有的弟子在互相聊天、有的弟子躺着休息、有的弟子和常人聊天,做什么的都有。我想到的是不能停歇,我们来这里是证实大法的,不是来休息的。因为早上的例子就是教训,必须吸取,一定要将环境正过来。于是我把能将《洪吟》全部都能背下来的弟子叫到一起,有5个人,我们一起围成一小圈,小声齐背《洪吟》,一首接一首,全神贯注,没有任何杂念,根本就不避讳监视镜头,仿佛不存在,想到的就背法,法正一切!就这样,不断的有弟子围过来,我们的圈越来越大,最后所有的弟子都过来了,我们的声音又整齐、又有威力,虽然不是很大的声音,但震撼人心,常人们也停止了聊天,当我抬起头看到他们时,他们在静静的看着我们,没有一点声音,整个监号里只有背法的声音。我自己都被震撼了,我看到大法净化了所有人的心灵,大法震撼了所有人的真念。

又到了坐板(犯人的处罚)的时间了,我举手要求说话,号长同意。我说:我们有个要求,我们要不经过批准随时上厕所;坐板的时间我们要切磋背法;早上起来我们要炼功。号长说:“可以。”我知道当我们做得很正的时候师父就在帮助我们。这是所有的弟子同心协力的结果,这就是大法弟子整体的力量的体现。到了晚上,号长的一句话,我都惊讶了,他说:“管教说了,你们是来到这里的贵宾,让我们要好好对待你们。”我在心里说:大法的威力显现了。之后一切都如此進行,切磋交流学法炼功。

情况的突然变化就是从進来一个人开始。这个人就是惹起大法弟子一分为二的那个人。她戴着手铐被带到我们这个号里。开始让她在厕所里待着,后来她自己出来就在弟子的后面坐着。当她進来的时候,师父也在用常人的嘴在点化学员,常人一直说她:“你是大法弟子吗?你看你的脸色那么难看?你看其他的大法弟子,没有人象你一样”。开始没有学员理睬她,她在试图主动找大法弟子说话,当有第一个学员开始和她说话的时候,情况开始变化,我心里开始难受,我身边的弟子也开始难受,最后所有的弟子都不能安心学法交流了。当休息的时候,她来到我的身边对我说:“这里就是庙,不用回去了,就在这里圆满了。”我一震,这些想法曾经在我脑子出现过,如果不排除,就会被利用。我开始排斥她的话,开始找自己的问题,这时有一部份学员开始围着她说话,她很能说,我当时不能听她说话,她的声音传过来我就难受,在我排斥她后,就再也干扰不了我了,我也就不难受了。

由于她的干扰,学员中又开始出现了矛盾,又出现了和原来一样的结果,我看的很清楚,这是有的学员不能在法上看问题,被干扰利用后造成的,其中被利用的学员并不清楚,就认为自己很对,之后又跟警察形成常人式的对抗。结果又不允许炼功了。我对身边的弟子说,我们心里一定要稳下来,学法炼功的念要很坚定不动摇,但要平和的去解决,不是强硬的和警察对抗,因为我们没有敌人。这时警察叫一个学员代表出去谈话,我和身边的同修说,我们心里都坚定的想,一定要炼功。(那时还不知道什么是发正念),一会学员回来了,谈判成功了,我们又可以自由的学法炼功了。(这个问题其实一直以来我都不能忘记,我一直在想到底怎么看待这个问题,因为对法的损失很大,这是我亲身经历的正邪的较量。我想写出来,和同修们交流,为的是能避免被干扰利用,使法不受损失。因为这种干扰的迷惑性很强,有时会被他的能言善辩和伪善所欺骗。它会利用学员的执著挑起矛盾事端,使证实大法的工作受到不同程度的损失。)

拘留所里因为人很多,必须有一部份人在地上睡觉,而且没有多余的被子,我知道这个环境下也在修炼自己,面对常人可以忍,可以为别人想,但在同修之间可不可以做好为别的同修着想呢?我从小事做起,每次菜不够吃(因为犯人都留给自己吃,只给弟子一点菜),我就不吃菜,留给其他的同修吃,晚上睡觉我主动睡在地上,我对自己说:就是有一个人在地上睡,那就是我。我还记得最后一天离开拘留所的早饭,我拿起一个窝头,也没有熟透,又苦又涩,还是菜不够,我就接一瓶自来水,一口窝头,一口凉水,我面对大家站在地上吃,当时我对自己说:这不是吃窝头,这个过程也是修炼,要吃的没有味道,没有苦涩,就是食物来充饥的,而且要很开心的吃,吃完窝头我就要离开这里,因为我在这里的使命完成了。于是在微笑之中我的窝头吃完了,当我无意中抬头看犯人时,我发现其中几个呆呆的看着我,有的眼里流出了泪花,我很吃惊的是:我的行为让她们如此感动!低头看到她们每个人碗里吃不完的菜,都浪费掉了,也许良心在对比之中醒悟了。我感受到了一个大法弟子在小事之中严格要求自己,会对身边的人产生多么巨大的影响。平淡的做好每一件小事,都能感动人,在这里我又在法中得到了净化和升华。之后我对自己说:这里的事情已经做完,我该离开这里了。早饭还没有结束,外边开始喊我的名字让收拾东西,我没有做自己被抓捕的准备,所以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收拾,我起身和同修告别离开了监号。

派出所几个人来接我回去。在车上警察就开始攻击我了:炼功违法知道不?我说:不知道,哪条法律规定的?都没有话了,又问为什么去天安门?我说:我是公民,什么时候想去就什么时候去,这是我的权利。我接着“主动出击”:你们想什么我都知道,问我话想达到什么样的目地我也知道,想以什么手段威胁人我也知道,但这些手段对我都不管用,因为我不是犯人,你们抓我本身就是违法,如果不是违法,找出法律条款给我看。他们互相说:“反应太快,说不过她”。过一会又对我说:“下车我们要打你,你害怕吗?”我回答:不害怕!警察问:“为什么?”我说:如果你们一定要打我,就在给我德,所以没有什么可以害怕的。之后警察就不再说什么了。我被接到派出所,而后又被送進收容室。其他警察开始轮流劝说我,我想正是讲清真象的机会,来一个讲一个,因为没有人可以说过我,所以他们不停的换人。其中一个警察还感动的流泪,不再劝我了。我在这里呆了一天一夜,收容室值班的6个人,被收容的十几个人,我都讲遍了,几乎讲了一天一夜。早上我起来将房间和门口打扫干净,出去到自来水洗脸,没有人管我,因为在我的思想中我从来没有认为我是被他们抓来的人,我来这里就是证实大法,环境正过来我就要走了。后来警察说写保证才能回家。我说不写,我也不回家了,在这里挺好。我让接我的人回去,我不走了,警察一看急了,把我的老公叫来,把我领走。就这样,我被非法抓一个星期,在师父的呵护下安全的回到了家里。

(待续)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