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迫害 原北京公安政保科长揭密镇压详情

关注度:

钟桂春
【明慧网二零零五年七月二十八日】(明慧记者欣宇报道)继澳洲、加拿大等地的原中共官员现身披露中共在海内外对法轮功的迫害政策之后,近日来自中国公安部门的前中共官员——钟桂春先生,站出来以亲身经历证明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在1999年7.20之前即已开始。

目前身处新西兰的钟桂春先生挺身而出,响应几位前中共官员的义举,向各国政府和公众披露中共对于法轮功的迫害政策在中国国内外的运作。现年50岁的钟桂春先生曾经是北京市公安局丰台分局政保科科长,二级警督,(其所在政保部门)曾长期从事对民族、宗教、异议人士和气功团体等的监控。对于法轮功,钟桂春经过深入细致的接触,觉得法轮功是对人民和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好功法,并被他新颖独特博大精深的内涵所吸引,从此以后钟桂春走上了修炼的路。1993年11月,钟桂春先生因支持和修炼法轮功被北京市公安局开除,他的亲身经历证明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在1999年7.20之前早已开始。

日前,记者就此采访了钟桂春先生,以下是部份采访记录。(记者以下简称记,钟桂春先生简称钟)

* 多年寻觅 终遇正法

记:钟先生您好,请问您是如何开始接触法轮功的?

钟:我多年来就一直对气功感兴趣,我炼过多种气功、武术,也认识很多门派的气功师和武术师,但是他们让我很失望,不再相信有真的功夫。直到一个朋友向我介绍了一种佛家修炼功法,说这个大师很神奇,人也很好。于是90年的时候我见到了李老师,他的功法令我耳目一新,精神振奋,我感到这才是我要找的功法。我的身体和世界观都完全改变了。师父和我认识的其他气功师截然不同,师父言谈举止都与众不同,为人处事很温和谦虚,平易近人。师父的功法很吸引人,师父所讲的法理也是其他气功师讲不出来的。我从此之后就走上了修炼的路,并协助师父洪传大法。

记:请问您接触法轮功之后,有什么令你印象深刻的事情吗?

钟:太多了,无法全部说出来。比如,我记得92、93年东方健康博览会上,师父在会上给人们调理身体,一个全身到处都是病的人進来,都是在医院什么中西医、偏方都治不好的,师父几秒钟就治好了。那人立即一身轻,高高兴兴的走了,不少人给师父合十或者下跪表示感谢。我们几个老学员也参与给人调整身体,都是师父给的功和功能,也是同样的效果。几分钟就给病人治好了,自己都不知道怎么治好的。当时的情景给我印象很深。

师父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师父的慈悲,师父做每件事情,讲话,日常生活,和学员在一起,都是那么慈悲和平易近人,师父言谈举止很随和,但是内涵很大,对每个接触到师父的人都有很大的震撼力,所以大家都愿意和师父在一起,不愿意离开。这么多年来,师父慈悲的形象总在我头脑中。

* 干政保工作 气功、宗教团体长期被监控

记:请问您原来是在公安部门工作吗?

钟:我出生在一个军人家庭,15岁参军,复员后就在北京市公安局工作,我曾任过民警、侦查员、科长、军警工作合起来我干了24年,所以当时在北京市公安局很有名。当时我所在的政保处多年来一直就是对民族、宗教、异议人士和气功团体等進行监控的。只是在1993年11月因为修炼和支持法轮功,我被北京市公安局开除。后来就到北京对外经济贸易部门工作了。

记:请问您当时的工作要接触气功等团体吗?为什么政府花这么大力气监控这些团体?

钟:作为我个人来说,我总喜欢气功。但苦于多年来,找不到好的功法和师父,直到后来接触了法轮功。而我当时的工作是在丰台公安分局当政保科长。我们(单位)的工作就是对民族,宗教,社会团体,气功,宗教,民主人士等進行监视,调查。

中共是不允许有任何除了它之外的团体和宗教存在。为什么说它独裁呢?不允许其它团体的存在。一直在命令我们(政保部门)对各种宗教气功等進行监视,包括对佛教、道教的监视,都是为了维持它的独裁统治。我们(政保部门)的工作就是政治侦查,区别于刑事侦查。就是为了获取情报信息,反间谍,监视各民族、宗教团体。看看有没有“非法”组织,有没有反对共产党的,是否和共产党一条心,不是的话就要消灭。中共对宗教的工作,目地就是有一天要消灭宗教,表面上是宗教自由的假宣传,其实最终是为了消灭宗教,让人们都相信它(中共)的教义,我们的工作都是为了维护中共的统治。

* 为修炼支持大法 93年遭开除公安系统

记:您在93年就因为修炼法轮功被开除?对法轮功的镇压不是99年7月才开始的吗?

钟:93年11月8日我被从北京公安局开除,他们的理由是我作为一个公安和共产党员,侦查干部,怎么成了法轮功大师的弟子。他们认为我背弃了共产党无神论的信仰,宣扬封建迷信。所以要求我必须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断绝与法轮功师父的来往,被我拒绝了。于是他们就通知北京市公安局干部处,命令我限期调出,其实就是变相开除。他们还采用流氓手段,让我写报告,算你自己离开的。不写不行,不写也没有职务和工资,也不能调到其它部门工作。

记:他们是以什么理由开除你的?

钟:是在联系北京第14期学习班的时候,把我开除的。借口是我支持气功,支持封建迷信。真正的原因是我支持修炼法轮功。他们的理由就是共产党不信任你了呗,不适合再作警察工作。强迫我自己写请调报告,不写不行,没有工资,将来即使调查到他们时,也可以说与他们没有关系。采取这样的流氓的手法,多年来惯用的做法。

他们其实就是为了效忠江氏集团,因为江氏提出要稳定,而他们认为法轮功在北京人数多了,师父在北京办了13期学习班,14期班是我负责联系的,联系时石景山公安分局采取刁难的办法,一会同意,一会不同意。公安局不是不批,而是要收钱。要出一、二百警察,自称是给法轮功做警卫。一个警察一个晚上50块钱,派100多名警察得收多少钱。体育中心也要派人服务,一个晚上一个工作人员收几十块钱,警察值勤也要收钱。我们师父收费在全国是最低的,老学员半价,这个班能收多少钱。我们不同意这样的做法,就决定把这个班拉到丰台区办。

*  退票风波显法轮功高姿态 反被认为法轮功好利用

石景山看我把班拉走了,给北京市公安局局长张良基写了个通报,诬告法轮功要在石景山区办班,石景山分局不批,诬告说法轮功3000多人要到天安门游行,报到市局。北京公安局当做件大事情,因为江泽民提出要稳定,市局就追查到丰台,不准法轮功14期学习班在丰台办,要停下来。看是我联系的,就把我隔离停职了。93年11月8日晚,我就被隔离了,他们派了100多名警察,换了便衣,打到法轮功学员内部,想看看学习班被取消了,这3000多名法轮功学员是否有不满情绪。

结果退票很顺利,学员姿态很高,知道警察不批,说等以后批了我们再参加,最后警察也没有捞到任何证据,不象石景山诬告的那样。反而从这次退票,他们发现法轮功学员纪律特别好,秩序特别好,甚至连一句骂人的话都没有,态度很好。那些去侦查的警察都很感动,反而骂他们的局长,不该派这么多警察去打探情报,多此一举。公安局发现法轮功没有什么严密组织,反而第一次发现,法轮功纪律非常好。其实是因为学习师父的大法后,心性提高。但是他们不这样认为,他们认为法轮功好利用。于是他们开始秘密侦查法轮功,并向市委和公安部写报告,说法轮功组织严密,实际上认为可以被他们所利用。

*  93年后公安政保秘密侦查法轮功 编造事实上报 称法轮功成威胁

记:中共从哪年开始派人打入法轮功开始收集情报?

钟:他们真正对法轮功调查,就是从1993年北京第14期法轮功班被取消之后,中共开始注意和進行调查,并用政保术语名词开始编造和捏造事实,把法轮功情况上报,比如法轮功纪律严明,组织严密,背后有背景,对国家,对领导人统治有什么威胁,等等。公安政保处通过编造这些,通过秘密途径往上报,想引起中央的重视。

其实是有背景的,公安政保处,不叫特务,是做秘密工作的。当时公安政保没事干,上边准备要把政保砍掉,合并到安全局去。政保(部门)就想在气功、民族、宗教组织中搞出些事情来,保住他们的部门。结果他们认为法轮功可以供他们利用,他们也发现法轮功很好,但作为他们的职业,他们认为法轮功信真善忍,怎么利用都可以,正如胡平所说,他们要利用和打击的正是法轮功好的这一面。

我出了公安局后,他们并没有放松监视我,经常找人来了解我是否还炼法轮功,是否在里面做什么组织工作,一直在对我進行监视。93年底以后,公安和政保就对法轮功進行侦查,积累材料,报给江泽民、罗干等,说法轮功组织严密,对共产党有威胁,结果立功了,为镇压法轮功提供了证据。迫害法轮功之后,政保改名国保,编制扩大,装备精良了,通过迫害法轮功,他们就没有被取消,反而扩大了。在这场迫害中,公安政保系统可以说是迫害的黑手,积极执行了迫害政策,江、罗等人是迫害的罪魁祸首。

记:请问您知道当时中共派了多少间谍打入法轮功内部探听情报呢?

钟:具体数字我不清楚。根据政保工作中多年来对付其它气功的经历,他们肯定是派了大量的人,比对其它气功投入的要多,人力和装备要大,他们下了很大力量。特别是99年之后,几乎所有政保的精力全部用于对付法轮功。过去政保工作还包括监视民主人士,宗教和大学团体等,到99年后,政保处改为国保处,从副处级升到正处级,编制也从10多人增加50多人,车辆增加到20多部豪华车,经费也增加了,他们和610结合起来,用全部力量对付法轮功。同时也对海外布置了大量监视法轮功的特情,线人。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