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师父慈悲呵护下办幼儿班的体会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8月1日】从自己办幼儿班几年来所走过的历程来看,师父的慈悲呵护、大法的无边法力无处不在。

我办的班是学前班,都是五周岁左右的小孩,正是淘气的时候,很顽皮,特别是现在社会现象,一家一个孩子,坏的习惯特别多,娇惯的很不象样子。另外我在初办时也是顶着很多压力才办起来的。有同修说我不实修,为了挣钱,还浪费时间。可我的初衷是想让孩子得法,就这一念,班还真的办起来了,而且办的很好。

办班的宗旨是为了救孩子,所以首先做的就是给孩子放师父的讲法带,放《普度》、《济世》音乐带。课前,围绕“真善忍”以讲故事的方式给孩子讲,如何做一个好孩子,孝敬老人,帮助妈妈做力所能及的事,与同学和睦相处,不打架,不骂人,互相谦让。总之,随时随地都讲,潜移默化的培养孩子的身心,使他们幼小的心灵得以净化。虽然我们的条件不允许我们象明慧小学那样培养孩子,但我就本着一点,尽我最大的努力去做,能做多少做多少。

我办第一个班时才六个多月,把班放下就去了北京(2000年12月前)。当时我想我得去北京证实法,至于这个班还能不能办没有多想,不能办就解散。我就去了。结果一直到2001年1月29日才回来,那是正月初六。我在看守所被非法关了一个多月,这期间被转了三个看守所,最后转到民政所再加期3个月,就是不放人。我想这班真的就不能办了,即使出来了也到4月份了,孩子也走光了,谁还等你。可是奇迹出现了,正月初四下午,我开始发烧,初五下午出现心脏病症,而且非常严重,我心里明白是师父给我演化假象让我出去。当时一个大姐(大法弟子)也说:“我悟到了,你该出去了。工人快上班了,你还得去教那些个小精英。”初六上午看守所就把我放了。在师父的慈悲帮助下,我顺利的超出了魔窟,我也明白了我这条路没有走错,更加坚定了我办班的决心和信心,再大的压力我也能顶住,一定办好。

回来后,孩子不但没少,反而比原来还多。到5月份毕业后达到30多人。后几个班更多,每班都达到40多人。几年下来,在我这出去的孩子大约有180多名左右,都听到大法了。家长都知道我炼法轮功,都愿意把孩子送来,而且左右邻居还非常和睦,没有反对的,我非常清楚,没有师父的慈悲呵护,是决不会这样红火的走下来的。

几个家长反映最强烈的就是:孩子送我这儿不生病。都知道孩子一到托儿所就有病,无论是公家的、还是个人的都生病,可到我这儿就没病,每个班都有几个特别典型的。赶上流感来了,特别是年底,流感特别严重时,家长都说学校一、二年级的学生都是半个班、半个班的生病。而我这儿没事,有的孩子周六、周日在家病了,一来我这儿,带点药吃了,周三、四就好。有个孩子来时是心肌炎,一个班没完就好了,家长非常高兴。有的家长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说:“你这场真好。”我心里清楚,这是大法的威力。

我带的这些孩子在家里都很听话,如帮妈妈拿拖鞋、洗袜子,吃完饭帮妈妈端碗,给爷爷奶奶夹菜,做这些事都能持之以恒的坚持,家长都特别高兴,跟我说:“我孩子自从到你这儿,几个月就象变了一个人似的,真听话!要买零食或玩具,不给买就不买,以前可不行,一件事不依都不行,现在可好了,还说把买玩具的钱存起来当上大学的学费。问他怎么知道,他说老师教的,真的很听话。”

平时40多个孩子在外面玩,我一人看着,孩子们不打仗,不说粗话,跑远了,一吹口哨就回来,而且还知道学习,就连小学教新一年的老师都喜欢要我班出去的孩子。

由于听大法的原故,有的孩子做出来的动作很特殊,也没教他们,如课堂上或在课间,有的双手合十,有的在楼下玩时,不小心把球踢進一楼的阳台底下那个空里,他不爬進去拿,而是双手合十在那等,都是很自然的做出来的。

有的孩子中午来的早或晚上接的晚,我让他们看《转法轮》封面,绝大多数的孩子看了都说转,有的说卍字符转,有的说太极转,也有的说都转。我是叫他们一个一个看的,怕多了起哄,没看出转也说转,有机会了就叫他们看一看。

我爱人把法轮章戴在左上兜稍里点,一次给孩子穿鞋、脱衣服,一个小女孩就说:“爷爷,你怎么老戴大风车呀?”问她,她说这个大风车老转,一看就转。还有一个女孩,午休睡觉时没睡。我爱人在那看书,她一下子看到书里的字都转,就喊起来了:“爷爷你看的是啥呀,怎么都转呢?真的。”

当看到听到这些时,我心里很震撼,表面上我只做了我该做的一点点,是师父,是大法使这些孩子都得救了。

由于本人水平有限,不当之处请指正。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