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团结报》:法轮功学员受到中共的残酷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五年八月十日】意大利全国发行的日报《团结报》( Unita)6月13日刊登了电视制片人弗拉米尼娅•卢宾女士(Flaminia Lubin)采访法轮功学员的报导。

* 从纽约到台湾 人们讲述着在中国发生的迫害

卢宾女士在文章中说,从纽约到台湾,他们讲述着由于修炼法轮大法这一精神修炼方法而遭受的迫害。

在纽约街头漫步,在第五大道和中央车站的拐角处,许多中国面孔的人给行人们发传单、讲述他们的故事。他们焦虑的面孔在寻求帮助,而那些传单则在告诉人们正在中国发生的一件巨大的践踏人权的事件。

为了更多的了解情况,我们和他们交谈起来。这一组中国人开始讲述那些悲剧故事。他们说被中共当局迫害的一种精神修炼方法叫做法轮大法。这个功法由李洪志先生创立,并于1992年被公诸于世。法轮大法,又称法轮功,是一种高层次的身心修炼方法。在短短的几年内,法轮功得以广泛流传。

* 恶梦始于迫害开始的那一年

1999年,前国家主席江泽民下令残酷镇压那些修炼者。法轮功成员从家里和他们炼功的公园里被带走,被关在监狱或劳教所里。证实和揭示这些迫害是非常困难的。因为在中国法轮功被禁止,关心法轮功就意味着遇到来自当局的骚扰。

居住在美国的中国人可以自由的揭露迫害。一名北京的女学员得以逃到美国,她在中国曾被关在拘留所,被酷刑折磨,被殴打,因为她不愿放弃修炼法轮功。这位女士现在居住在皇后区。她只会说中文,她的朋友们为她翻译。

她说:“我叫爱米李,在北京时我曾经有我的家庭,我从事服装设计。我失去了一切,因为我决定不放弃我对法轮功的信仰。恶梦始于迫害开始的那一年。我几乎马上就被抓并被关进监狱。日夜被强迫看洗脑宣传。这一切都是为强迫我签一纸不修炼的保证。我不签,就被关进北京昌平精神病院。这是一场可怕的超出人们想象的迫害。他们用皮带把我绑在床上,用各种方法折磨我:用电棍电我的头和身体。我经常失去知觉,当我醒来时,来了6个犯人。我被折磨的快死了,后来他们放了我,因为他们看到我已经很虚弱了,他们想我肯定会死在家里的。”

Amy Lee接着讲述到:“他们强迫我丈夫与我离婚,并强行夺走我的女儿。我搬到另外一个小区。第一天我没有水,电和暖气,而其他居民都有。几天后警察再次把我抓走,我再次受到折磨。他们放了我之后,我就开始躲藏起来,以免被他们找到。我无家可归了,我到处躲藏,不知道可以到哪里去。在亲戚的帮助下,我逃到了香港而后到了纽约。”

她说,为什么法轮功对我这么重要? 修炼法轮功之前,我体弱多病,我身体很差,而且感到不幸福。从我修炼五套功法以来,我感到自己身心健康,充满能量。我很健康,而且内心很祥和。

国际社会帮助Amy Lee的女儿来到美国,她们终于在历经多年的分别后团圆了。她给我们看了她女儿的照片和他们在机场团聚的照片。

* 在不受中共控制的台湾 法轮功非常受欢迎

我去了离中国大陆海岸约160公里的台湾。台湾喜欢自称是民主和自由的,不受中共控制的好的中国。在这里法轮功非常受欢迎,而且积极致力于反迫害活动。在台北,在美丽的中正纪念堂广场上,周六黎明时分,那里聚集了至少700位修炼者。法轮功成员总是在黎明时分炼功两小时,然后去上班。眼前景象令人难以置信。每个人都穿一件黄色的运动服。法轮大法是佛家8万4千法门中的一个。

在广场上我们见到了张清溪教授,他在台北大学教授经济学,他修炼法轮功并研究这一功法。他告诉我们,法轮功信仰真善忍。

张教授说:这是一种精神修炼方法,不是宗教。功法非常和平,以前被叫做法轮大法,法轮功这一名称广为人知是因为在中国是以普通的气功的形式传出,其实法轮功和法轮大法是一回事。法轮大法是性命双修的功法, 这二者是不可分割的。先修心,再修身。这种方法令人身心受益。五套功法非常简单,易学易炼。法轮功的祛病健身效果明显,使其非常受大众欢迎。炼功自由,无须交纳任何费用,也没有任何名册登记。当江××开始迫害法轮功时,在中国至少有一亿人修炼。

* 陈刚:我受到了比动物还不如的虐待

陈刚是另外一位中国法轮功学员,他差点被酷刑折磨致死。他说:“我在团河劳教所被关了18个月。我几乎死了。我承受了非人的虐待,比动物还不如的虐待。犯人们是在执行610办公室的命令。

610办公室不受宪法控制。一个犯人如果可以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会得到奖励。奖金大约是一个普通人或一个小家庭两个月的生活费用。如果他们不能转化就会受到经济制裁。因此,看守们不择手段的转化学员。他们用电棍打我。不只是一根,而是许多根同时用,就像被烈火灼烧一样的感觉。我浑身是伤,我被压在床板下,整日整夜。他们不让我睡觉。如果一个修炼者想他的家人了,怎么办? 他们把家人,比如说是儿女们,也带到劳教所,然后强迫孩子们打父母的脸,并要求他们说:“都是你们的错,所以我们才会如此受罪。你是真正的罪人”。

很多朋友都死在监狱、劳教所或精神病院里。我没有坚持住而签了他们给我的文件。这使我象被杀死一样的痛苦。

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和目前的总统布什都谴责过迫害,但他们仅限于向中国提出要求。而美国的许多议员们则积极努力使得国际社会关注这一迫害。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