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家秀遭山东诸城市公安局政保大队曹金辉暴力摧残

【明慧网2005年8月10日】山东省诸城市邱家庄子大法弟子邱家秀,1999年12月18日和功友一起骑自行车进京上访。在北京被大队里的不法人员劫回到兴华路派出所,在一值班室里关了一晚上。第二天不法人员强制她上楼,由一个不知姓名的人审问,让她坐在地上,并踢她的脚。

那天天气很冷,大约30-40分钟后,诸城市公安局政保大队副大队长曹金辉来了,在邱家秀的脸上打了不知多少耳光。后来恶徒们说太冷了,冻得脚疼,又回到楼下屋里,继续用胶皮棍打,强迫她坐在地上,还得把两只胳膊伸直,伸不直就打。就这样邱家秀被强制坐了很长时间。

到了晚上曹金辉等人喝酒回来,又来审问,一青年说“我们都喝上酒了,今晚上早晚得打得你说话”,曹金辉和这青年两人用胶皮棍在她身上、手上、胳膊上猛打,还撕头发,用指头在前额上弹。然后让人用车将邱家秀拉到邱家庄子大队部,临上车前,曹金辉还狠狠的在她脸上打了一耳光。邱家秀在大队里被非法关了一个月,这期间,治安主任石德昌、村主任高润海还逼邱家秀骂大法骂师父,石德昌还逼她写五十遍不好的话。邱家秀身上带的一千三百元被恶徒们搜去,还被罚款五千元。

2000年3月2日,邱家秀到沧湾公园炼功,又被不法人员劫持到治安拘留所,在拘留所的第四天,朱伟把她叫到传达室,曹金辉狠狠的打了她两个耳光,边打边问“还上访不上访”。还说“再上访让你家破人亡”。朱伟到外边去找了一根木板,大约4公分宽,2公分厚,打邱家秀的大腿,胡说“我给你消消业”,把木板都打裂了。在外边被迫给拘留所洗被罩的大法学员王永娟听到屋里打人,就跑过去,也遭受了好几木板子。曹金辉要王永娟打邱家秀,王永娟拒绝,并质问恶徒为什么打好人,曹金辉凶恶的说:“你们这些炼法轮功的,打死都没有找X皮的。”

不法人员们把邱家秀打得坐不下,得先跪下才能慢慢坐下。几天后,为抗议这种迫害,邱家秀绝食7天。恶徒们让医院来人给她灌食,用一根管插到鼻子里再通到胃里,那种滋味是很难受的。灌了3次,第4次是捏着鼻子从嘴里灌奶粉,不灌完不放手,由好几个人将邱家秀按住,那种生命似乎窒息的痛苦,难以描述。灌一次50元,在这期间村主任高润海来,逼邱家秀吃饭,并打了她几耳光,而后把她送回大队。

因邱家秀仍然坚持不吃饭,第八天不法人员只好让家人把她领回去了。

邱家秀在拘留所绝食时家人不知道,公安局传她丈夫去,因她丈夫不是炼功人,很害怕,因她第一次挨打时,他也挨了打,并被他厂里(纺织厂)罚了二千元。现在这种情况下,他不知会发生什么,因此非常害怕,随后他又被厂里罚款一千元。

2000年5月份,邱家秀第二次进京上访,被治安主任石德昌等人劫回大队,几天后的一个晚上,曹金辉、石德昌等人来,曹金辉首先在邱家秀脸上狠狠打了两耳光,又撕着头发在地上转圈,边扭边打,嘴里还说着:“对炼法轮功的人打不死就行,怎么处理也不过份”。第二天,人民路第二警区警长张夕杰来了,又打了邱家秀一顿。接连两天,白天打,晚上也打,最后一次,石德昌边撕头发边骂,曹金辉和另一恶人用脚踹,用手打,这名恶人出去找来一把扫地笤帚,一口气给打破了,最后曹金辉和石德昌两人一人拿一只手用力掰,把邱家秀的手腕都掰伤了,好长时间才好。石德昌又逼邱家秀交罚款七千元,后来逼她丈夫写了六千元的欠条。

6月22日晚9点30分左右,张夕杰带人来到邱家秀家没有搜查证就随便搜家,强行从她身上搜去一份大法资料,邱家秀质问它们凭什么随便搜家,张夕杰叫嚣:“对你们这些人不用什么招呼”,接着非法把她绑架到警区关了一晚上。第二天早晨,曹金辉等人来,逼问谁给的大法资料,邱家秀不说,恶警就用胶皮棍猛打,直到打得邱家秀昏了过去。四天后,它们又去非法抄家,抢走了她的录音机和录音带。

9月16日上午,邱家秀正在家做衣服,张夕杰拿着一张传唤证及警区四个人来让她到警区去一趟,并说:“你晚上做的什么事,你还不知道?你到哪里去就知道了。”邱家秀坚决抵制住,恶徒们只好走了。下午恶徒们又来后,硬把门扛下来,把邱家秀拖到车上拉到警区。

2002年12月邱家秀给本村书记郭术华写了一封信,信中以自身炼功受益的事实,讲明法轮功受迫害的真象。善恶不分的郭术华将邱家秀举报。邱家秀被绑架进看守所,连春节都不让回家。邱家秀绝食抗议这种对好人的迫害,奄奄一息时被送回家。

2003年2月22日,以曹金辉为首的恶人再次闯进邱家秀的家,将其绑架,并于第二天无任何手续直接送往王村劳教所,劳教二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10/1081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