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疾女子江静遭受的残酷迫害(图)(二)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8月19日】

三、在青岛大山看守所、潮海派出所、城阳四所、城阳人民医院遭受的迫害


青岛大山第二看守所

青岛大山看守所部份院景


青岛大山第一、第三看守所

青岛大山收容所大门

青岛大山看守所位于青岛大山,建筑范围包括青岛大山第一看守所、第二看守所、第三看守所、大山收容所。是江氏邪恶集团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黑窝。此看守所曾两次非法关押过江静,数次被强行野蛮灌食,恶警亲自参与,直接指使吸毒犯灌食。

2001年7月,一直流离失所的江静去一同修的住处,被蹲坑的邪恶之徒非法抓捕,即墨市原潮海派出所恶警直接把江静送到青岛大山看守所。一进看守所,经过岗楼时,值班警察命令江静喊报告,江静摇摇头义正辞严地告诉他:自己是为做好人才来到这里,没有犯法,这里不是自己该待的地方。警察在江静强大的正念下没有再难为她。

进到里面,女恶警命令普犯强行脱光江静衣裤搜查全身,并把江静的头发剪成男不男、女不女的样子还强令江静背监规,江静没有配合他们的指令、要求。他们就在当天晚上把她拖铐到一楼大厅的地上进行野蛮灌食,她们死死摁住江静的头部,她的胳膊、腿被恶警、吸毒犯,七、八个人用脚狠狠的踩住,让她全身动弹不了,她们把粗粗的橡皮胶管野蛮粗暴的插入她的胃里灌玉米面,鼻血和着浓浓的胃液几乎令江静窒息。江静就喊叫,恶警们开始害怕。

接下来的日子里,由于江静的不配合,常常招来女恶警们的谩骂和普犯的殴打。她被每天三次拖下一楼由恶警插胃管灌食,长时间的野蛮灌食,胃管反复的插进抽出,致使江静的心脏及胃严重损伤,身体多次出现休克、痉挛。她的头发、衣服经常沾满食物、胃液和血。


2001年7月江静在青岛大山看守所遭受的野蛮灌食(演示图)

潮海派出所在江静非法关押期间,来青岛大山看守所提审过江静多次,由于江静拒报姓名,他们给江静按顺序排了号(当时里面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很多),叫“即墨F”。10天后,看守所怕承担责任,就把江静推给了即墨潮海派出所,潮海派出所就又把江静关进了即墨拘留所继续迫害,并派以纪佃浩为首的邪悟人员做洗脑。邪悟人员语言污秽,当着潮海派出所一工作人员(此人40多岁 秃头)的面,采取卑鄙下流的行为搔、挠、掐、拧,围攻江静。当江静质问他作为执法人员面对这一切为什么不管不问时,此人却说如果江静配合了他们什么事也没有。

由于江静早已上了他们的黑名单,很快被城阳镇“610”组织以辛诺明为首的一行数人抓回当地。非法关押在城阳四所。

城阳四所(废弃的城阳第四派出所)——当年的洗脑班,迫害大法弟子的又一黑窝,位于城阳镇西郭庄村。


西郭庄村委

城阳四所


当时在四所曾遭受非法关押迫害过的有:城阳区西城汇村、小寨子村、城阳村、大北区村、小北区村、等数名大法学员,其中一名男老年大法学员近(70岁)左右,被铐在椅子上迫害的浑身浮肿,家里被迫交了巨额罚款才允许回家。另一老年女大法学员(近70岁)借来的罚款是被迫以几个女儿的房产作为抵押的。其中一名男学员曾被吊铐在高高的铁窗上,脚尖离地,西郭庄的值班民兵曾用警棍疯狂抽打他身体,打得遍体鳞伤,惨不忍睹。看管人员曾强迫两名男大法学员辱骂师父、辱骂大法,经常让他们戴着手铐去院中拔草,打扫卫生。西郭庄治安联防人员对他们的打骂更是家常便饭。


当年的洗脑班——位于西郭庄的废弃第四派出所,江静在骨盆严重骨折的情况下所遭受的迫害。(演示图)

邪恶之徒将江静拖至只有几块高低不平的破旧木板组成的铁床上(演示图)

他们把江静的手铐在铁窗上,由四人非法看管:两名城阳镇政府人员(刘展是其中之一)、两名派出所警察。其间城阳区公安局政保科科长(姓王,东北口音,一只眼不时的神经跳,此人曾私自拆看江静的个人信件。江静上前索要,不给。)与一名女工作人员对江静非法审讯录口供。由于长时间的野蛮灌食造成江静的身体严重损伤,身体不断出现痉挛。女工作人员丝毫没有同情心,反而大声呵斥江静是自作自受,还强行要求江静坐好。江静没有配合他们的任何要求,还善心的给他们讲着大法的真象。姓王的政保科科长刚要凶相发作,继而又自言自语到:我可要对江静好一点,免得江静出去给我曝了光。

第二天,江静在四人的严密看管下,正念脱掉手铐,绕过正在打瞌睡的把守人员正念走脱。

一个月后,由于即墨市一同修的出事,江静在又一次被抓捕过程中被迫跳楼,造成骨盆严重骨折、错位。她被以辛诺明为首的城阳政府人员从即墨非法押回再度关押于城阳四所。他们不顾江静的伤势严重,把她从车里拖出扔在地上,破口大骂。邪恶之徒非但置江静的伤情于不顾,更加肆无忌惮,反而变本加厉的迫害。城阳镇司法所的刘展因江静上次走脱而失去了一次“升官”的机会,所以非常痛恨江静,公报私仇,在她的伤情严重并绝食的情况下狠抽了她数十个耳光,脚狠踹她的骨盆处。并骂道:“你不让我好过了,我也不能让你好过了。”致使江静的嘴角流血,脸部肿胀,浑身抽搐不停。那么多政府工作人员视若无睹,没有人上前阻止。


骨盆跌裂时,江静被刘展残暴殴打(演示图)

在四所,刘展狠抽了江静数十个耳光。致使江静嘴角流血,脸部肿胀,浑身抽搐不停。(演示图)

即使这样,江静也没有丝毫怨恨过他。这是江氏流氓集团的株连政策害了他。以后在江静处于昏迷状态下刘展多次下手殴打过她。

他们将江静拖至只有几块高低不平的破旧木板组成的铁床上,又戴上手铐、脚镣。其中有人不忍心,提出给她垫上床破被褥。邪恶之徒辛诺明狠毒的说:“不用,这样还风凉。”就又强令他们将破被褥撤走。

由于伤势太重,江静被送进城阳区人民医院检查身体,急救医生赶忙过来问道:“伤的这么重,为什么才送来,家属在哪?”在场的张忠凯、梁玉尚等多名政府官员却不做回答。他们没让医生做任何急救措施,拍了片子后,江静要求知道伤情,梁玉尚却阴笑着说:没有事,死不了。他们不顾江静的伤情强行灌完食后,又把她拉回四所,两脚铐在床上,同时被非法关押的有两名因讲真象被抓的男大法学员。

在四所里,江静抗议非法关押绝食绝水期间,他们就故意三四天用一床破棉被兜着江静,来回开车去城阳人民医院灌食折腾她,在车里,颠簸不平的小路带给江静的巨大疼痛,常使江静呻吟不停,大汗淋漓。江静曾试图抓紧棉被以减轻痛苦也无济于事,却招来随车人员的辱骂。在此情况下,有人不忍心,提出江静的伤情不宜移动身体,还是把护士叫来灌食。辛诺明确置之不理,邪恶之徒张忠凯在江静伤势严重去医院灌食的情况下经常毒打江静,致使江静的脸部、额头都肿得老高。梁玉尚曾恶狠狠的说:“对待法轮功就要狠一点,我就不信治不了法轮功。”

邪恶强迫被非法关押在此处的两名男大法学员负责江静的大小便,江静被铐在形似死人床上,每次他们把江静身下的破木板分开,江静只能在破木床的夹缝中进行大小便,过后,他们再把木板合上。赶上来例假,也是这样。

城阳“610“邪恶组织全面封锁江静消息,怕家人知道。18天以后江静的母亲才在好心人的告诉下知道江静的消息。那时江静还没有脱离危险期,经常昏迷不醒。在母亲的强烈要求、谴责下,才被允许隔着窗玻璃见到自己的女儿。在这期间城阳区、城阳镇政府、都曾来人看过江静,对于江静的伤情没有采取任何救助措施。派出所在这种情况下还非法审讯录口供。

江静的母亲曾要求辛诺明去医院检查江静的伤情,辛诺明敷衍江静的母亲说没事,当老人指明辛诺明将承担一切后果时,辛才勉强送江静去城阳人民医院。辛曾答应江静的母亲江静只要吃饭了,中秋节就放她回家。当她吃饭后,辛却出尔反尔仍把她非法关押回四所。就这样,江静的父母遭到了辛诺明的多次反复欺骗。

为了把江静早一天判劳教,邪恶之徒有一次拉她去城阳人民医院查看伤情,拍片后医生对辛诺明一伙说江静伤势严重,应采取措施,而他们却置江静的生命于不顾,并且贿赂城阳人民医院出假证明。


城阳区医院与政府互相利用,开假证明。江静在此地被长期非法关押、灌食遭受迫害。

因不堪忍受地狱般的折磨,江静想找机会离开这邪恶的环境。一天凌晨江静从间隔只有10厘米左右的窗棍中钻了出来,但是由于伤势严重没能及时走脱,被一名城阳镇政府工作人员(家住城阳区红岛镇)发现,他拦住江静坐的出租车,威胁司机说自己是政府人员,江静是炼法轮功的,让他不要自找麻烦。司机吓的不敢开车,江静被随后赶来的辛诺明抓回四所,他们开始惊慌,窃窃私语,不知江静在门窗丝毫未损的情况下是怎么出去的?这次他们给江静双手铐在铁窗上,然后把双脚铐住后又用死刑犯带的大镣穿过脚镣钩挂在铁窗上,还是不放心,辛诺明丝毫不顾她生命的安危就又立马把江静送往青岛大山女子看守所,看守所见江静伤势严重拒收。其中一随从人员打手机请示城阳镇政府,问是否得请客送礼……。江静亲眼目睹了这一切。在利益的面前青岛大山看守所贪赃枉法非法收押了她,“识时务”的男医生拿着江静的骨盆片子故意撒谎的说她的伤势已经愈合,没有问题。江静对该医生讲述了她的伤情与当地政府对她的迫害,希望他不要做违背良心、助纣为虐的事,这名男医生却装模作样的说:“你的伤已经好了,骨盆已经愈合了。”

事后,在城阳人民医院工作的一位与江静熟悉的医务人员却说,伤筋动骨一百天,骨盆骨折、错位是需要好好调养的,根本不能乱动。何况近两个月时间的绝食绝水没有营养补充,又来回的折腾,不但不会愈合,骨盆早就发炎了。这些医学基本常识连一般人都知道,而这名医生却不遵从医德,出卖做人的良知,配合城阳镇恶人迫害善良,天理不容。

江静已绝食绝水两个多月,在青岛大山女子看守所,恶警指挥几名吸毒犯将江静死死摁在地上野蛮灌食,全然不顾江静的伤情,一次不成继续再插。灌完后把江静扔向墙角不再过问。在看守所里,江静的身体呈佝偻状,脚镣和手铐被钩在一起,使她无法直腰。上厕所是在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的帮助下进行的。由于帮助江静,常常招来恶警的斥责和吸毒犯们的谩骂。即使这样,恶警又唆使同监室的吸毒犯、杀人犯、经济犯等七八人踩住江静的胳膊、腿、揪住头发撬开江静的嘴灌食。由于不配合她们的非法行为,她的牙齿被撬坏,嘴唇撬烂。头发、衣服上经常沾满食物和血。


在城阳人民医院里被野蛮灌食(演示图)

江静的身体每况愈下,生命危急。由于长期的精神与肉体摧残,江静被迫害的浑身长满疥疮,看到这种情况,青岛大山看守所以江静全身的皮肤病为由把她推给了当地政府。辛诺明本想把江静推给看守所关押迫害,等她病情稍微好转再送王村劳教所(山东省第二女子劳教所),眼看阴谋未能得逞,就丧心病狂的对江静进行人格侮辱和诽谤,并骂骂咧咧的说:“你不让我好过了,你也好过不了。”完全流露出共产党政府邪恶的流氓本质。之后,辛诺明把江静非法关押在城阳人民医院,并亲自用脚镣把江静锁住。对于脚镣的大小问题,辛曾大声喝斥综治办主任梁玉尚说:“怎么拿这么小的脚镣,给她拿大的去。”

他们把江静的两手锁铐在床的两边,脚带大镣,辛怕江静再次逃脱,又用小的脚镣套住大的脚镣铐在铁床腿上,每天派三名人员严加看管。医院的大小门一到天黑就上锁。江静在非法看管期间,就借机给看管他的人讲大法真象。她没有屈从于邪恶,继续用绝食来抗议对她的迫害,参与灌食的张忠凯、袁法刚(音译)等恶徒们就强行按住江静野蛮灌,由于她的不配合,喊声招来医院里的围观者,恶徒们怕事情暴露,就把门玻璃用报纸封住,他们故意的用棉被盖住江静的脚镣,以掩盖他们见不得人的罪行。

在医院非法关押期间辛诺明曾责怪张忠凯给江静买来的灌食用的奶粉价格太高,太浪费。

为了早日送江静劳教(劳教书已经下来)城阳镇政府就叫来城阳皮肤科医生(女,40多岁)与政府几名女工作人员不顾江静的极力反对,强行脱光江静的内外裤,给她浑身涂抹不明药物“治疗疥疮”。女医生并假惺惺的呵斥江静说病好以后,就送江静回家。之后,女医生多次强行给江静身体涂满不明药物。

十几天后,江静脱掉手铐,卸下脚镣,在两名看管人员的熟睡下从医院里又一次正念走脱。


原位于城阳高架桥西侧的皮肤科医院,因拆迁临时搬入城阳区军事发展基地

四、在王村劳教所所遭受的迫害

江静为了证实大法,让世人了解法轮功真象,于2003年 7 月 20日走上了天安门广场,在向广场游人讲真象时被非法抓捕。她被带到天安门分局,其中一男警察高兴的说:这下可完成任务了。她才知道,他们为什么这么疯狂的抓捕法轮功学员,原来他们都有上级压下来的每月指标,完不成不行。有一穿便衣的警察看江静刚来,谎说他不是工作人员,只是来办事的,有什么事可以跟他说。而晚上就是他坐在门口看管着被抓来的大法弟子。江静没有配合他们的无理要求,还是善心得跟他们讲真象。

半夜里江静背着包小心翼翼的从熟睡的警察身边跑了出来,由于没有及时走脱,又被从后面追来的警察抓住,他掏出备好的手铐死死的铐住她,她不停的喊着“法轮大法好!”这时围过来一群人,纷纷谴责警察的不法行为,要求他释放她。而恶警却说她是炼法轮功的,威胁围观的人们不要自找难堪。江静就对他们讲真象,告诉他们不要听信江氏流氓集团的谎言。由于恶警的威胁,围观的人们敢怒不敢言。她又被恶警叫来出租车抓回了天安门分局。因江静一直流离失所在外,她很快在网上被查了出来。

2003年7月21日清晨,城阳镇当地政府豢养的流氓打手刘展一见江静就破口大骂,揪着她的头发当众从椅子上把她拖了下来,一直拖拉到天安门分局大门外的车上,满嘴语言下流、污秽,不堪入耳。

来到青岛驻京办事处,刘展一直揪着江静的头发在地上拖着走,并且手不断的凶狠残暴的抽打江静的面部及头部,江静的脸被打得抽搐不停,双手一直被反铐着。其中一女工作人员看不下去就劝刘展不要这样做,刘展却置之不理。进了房间他们把江静摔在地上,刘展嘴中不停的说着低级下流的脏话。在房间里,江静向当地工作人员讲真象遭到刘展的斥骂,大骂江静闭嘴。江静就不停的喊“法轮大法好”及“法轮大法是正法”,又连遭刘展的暴打。直到他接了一个“做事要有点数”的电话,他的兽性才有所收敛。衣冠楚楚,但本性低劣肮脏的刘展,不仅对待法轮功学员行为如此的卑劣,即使他的日常作风也是如此卑鄙下流。在驻京办事处,他的嘴中不时地对身边的工作人员念叨着:驻青办事处某某女服务员是如何如何得漂亮,有空找她玩去等下流之言,而他却是有妇之夫。完全暴露出江氏流氓集团凶狠残暴的流氓嘴脸。

第二天,这帮恶徒要带江静去火车站,她是被刘展拖拽着头发,从房间经电梯再经过大院,一直在地上拖拉着走,因为江静喊:“法轮大法好”又招来刘展的反复抽打。江静被拖上车后,刘展的手臂就又伸进车窗,打得江静头部麻木,面部抽搐、痉挛。她大声质问刘展为什么打人?刘展放肆的说:“你喊就打”。而整个过程,城阳镇政府大小官员都在场目击了这一切,竟无一人上前阻止。

江静被拉回青岛市城阳区正阳路派出所,在那里被非法关押了一夜。2003年7月 23 日早晨,恶徒们没有通知江静的家人,以派出所所长陈占本为首,指导员、两名女派出所人员、政府官员一行六、七人,直接把江静送往淄博王村的山东省第二女子劳教所。


江静在青岛市城阳区正阳路派出所非法关押过多次

车到淄博王村,正阳路派出所恶警带着江静先来到山东省建八三医院进行体检,检查的结果是:江静的心脏、胃肠、肾脏都有问题,山东省第二女子劳教所拒收。城阳当地政府用红包贿赂后,劳教所违心的收下了江静。她被拉进医院强行灌完食后,插着胃管反铐着双手,由四大队大队长王慧英、队长王华等强行抬进劳教所。

第二天江静就被关进了严管室,王村恶警声称这是严管室第一次开张。江静由三名邪悟者看管,恶警们曾操纵平度市张瑞英、昌邑的姜海燕及宋颖(老家临沂 现住黄岛)等邪悟人员不让江静睡觉,轮番的散布邪悟的歪理,江静揭穿了劳教所为了强制人转化非法侵犯、剥夺人睡眠的权利的卑鄙手段。当追问是谁的权力指使他们这样做时?恶警们却说:劳教所曾来没有不让人睡觉的事情发生。她们害怕此事曝光,才允许让江静睡觉。

每当看见邪悟人员完全被控制着散布歪理邪说,江静就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她们害怕江静喊,就不谈了。每当邪悟者的谈话涉及到有辱师父和大法的字眼时,江静就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起到了镇邪灭乱的作用。

对于对自己的非法迫害,江静告诉恶警们:“自己没有犯法、做好人不应该被关押……。”当揭露他们与当地“610”邪恶组织狼狈为奸、无视人权凌驾于法律之上对自己的非法收押迫害时,四大队的恶警们却说:“没犯法你能来这里吗?来了就得遵守这里的所规所纪。”当江静反问她们自己犯了什么法时?她们荒谬的说:“你炼法轮功就是犯法了。”

江静在被非法关押的80多天时间里,对她的迫害城阳区“610”邪恶组织与城阳镇政府有直接的责任。城阳镇副镇长有一次得意的说:“可把她抓住了,要不我这官还真没法当。”城阳区“610”邪恶组织为了达到长期非法关押江静的目地,利用榨取劳动人民的血汗钱,在劳教所拒收的情况下留下1000元钱用来专门迫害江静,在1000元钱用尽时,为了继续非法关押江静,又往劳教所交了4000元钱作为进一步迫害的费用。其间在江静身体虚弱、生命垂危的情况下,张忠凯、正阳路派出所等工作人员曾去过劳教所预谋、商谈过如何处治江静的问题。

从江静被非法关进劳教所起,江静就被邪悟人员每天三次摁在床上由所内的三名医生姓马(女)、薛(女)、林(女)轮番灌食。她们事先命令邪悟人员把江静的腿用约束带固定捆绑在床上,由于江静不配合她们的野蛮灌食,邪悟人员就强行骑在她的身上压住胳膊、腿使她不能动弹。

除此之外,四大队的恶警们每三天还要拉江静去省建八三医院强行换胃管灌食一次。江静每次都善心的给恶警、医护人员讲述大法真象,善恶必报的因果关系,招来的却是他们的讥讽辱骂。一次江静因不配合他们的野蛮灌食,踢翻了他们刚拌好的食物,被护士长赵玉芬上来就是一耳光,当江静质问她为什么打人时?她却恬不知耻的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否认她的这种非法行为,反而叫嚣:“再不老实,让新来的护士给你灌,莫说你,再强硬的来我们这里都对付得了。”

有一名女护士毛宁(音译)在给江静强行插胃管灌食时,橡皮胶管曾多次的进入江静口中不能下胃,毛宁全然不顾江静的生命安危,用橡皮胶管反复的在食道中插进插出十多次,鼻血掺着胃液曾使江静窒息多次,见江静还是不配合,他们就又用开口器強行撑开江静的嘴继续灌。之后多次在江静不配合的情况下对她采用开口器灌食。

在八三医院的野蛮灌食中,江静成为医院新来护士的试验品,医护人员多次命令新来的护士在她身上做试验、操练技术。


托拽着江静去八三医院灌食(演示图)

在江静灌食途中被堵嘴(演示图)

即使在江静身体越来越虚弱不适宜换胃管灌食的情况下,医院里负责江静的主治医生(姓王,60岁左右)在每次检查完江静的身体后,明知江静的身体状况已近危机,但照样下令强行灌,并说:“很正常,继续灌”。

几乎每次灌食,四大队都会叫一名男恶警过来帮忙,其中一名叫王学东的男护卫非常残暴,多次凶狠、粗暴的揪住江静的头发往后拽拉。常常使江静感到窒息、上不来气。


在八三医院的野蛮灌食(演示图)

在严管室由于胃管一直插在胃里,在1个月的时间里江静一度神志不清。浓厚的胃液夹着痰和血丝常流满全身,为了省的麻烦,她们就一直给江静脖子上挂个塞满脏纸的塑料袋子。

在严管室受到的部份酷刑(演示图)

手成大字形拉开铐在床腿的两边。恶警们开始以伪善的面孔蛊惑操纵邪悟人员宋颖(音译 老家临沂,对象在青岛市黄岛区澳柯玛公司打工)、昌邑的姜海燕等与江静交谈,他们一会用大法的标准要求她,继而又谩骂师父谩骂大法。江静给她们讲真象,证实大法,背给她们师父的新讲法,揭穿了劳教所恶警们的伪善伎俩。恶警们看见邪悟人员思想反而动摇了,开始害怕,在屋里安了监控器,监视房间里所有人的所作所为。她们极力粉饰、表演对关押在此的大法学员的关心,采用小恩小惠收买人心,钻大法学员善良的空子,而稍一不顺从她们的要求,就得遭受她们的惩罚。其中山东龙口的一名被强制转化的学员常常暗中照顾江静,恶警们透过监控察觉到,多次训斥、威胁该学员。并株连多人写检查。并在每次换班看管江静的时候,恶警们开始事先给她们训话。

在严管室只要听到走路声,江静就喊“法轮大法好!”,鼓励被非法关押在此的大法弟子,也使被转化人员能明白真象,为了防止江静喊,大队长王慧英就用宽胶带纸把江静的嘴封住。她多次唆使恶警、邪悟人员每次灌食时事先准备好毛巾、胶带纸堵封住江静的嘴,并恶狠狠的说:“她喊你们就堵她的嘴,只要出了劳教所大门,她爱怎么喊,就怎么喊,插胃管灌食看她能挺多长时间,我们劳教所有的是人,走了一批又来一批,看谁能治过谁。”

恶警杨金红曾邪恶的说:“不是说劳教所没有电警棍,我们可以申请,你犯到那步了,可以给你用,想通过绝食就能出去?劳教所从来还没有说不吃饭就可以走人。”在江静喊“法轮大法好”时,她多次亲自挥舞着毛巾、胶带纸使劲堵封江静的嘴,差点令江静窒息。当江静揭露劳教所利用电警棍迫害死大法学员邹松涛的滔天罪行时,杨金红却谎说:“劳教所里根本没有关押过此人,并又说:自建所以来,劳教所还从来没有用过电警棍。”

恶警刘青为了挑起事端,跟邪悟者焦艳玲(音译)、宋颖说:“在严管室不是来舒服的,不用对她太好了。”

恶警张桂荣(音译)刚进四大队看管江静时,副大队长孙华曾拍着她的肩对江静鼓吹道:“她是大力水手,什么样的人,经她的手一过,时间不长就会治得服服贴贴,她有的是办法”。轮到张桂荣值班时,她多次以通风为名故意打开窗户,命令邪悟者给江静掀掉被子冻江静,那时已是初冬。当知道当地要来接江静回去时,才又让她们给江静盖上被子。

副大队长孙华因为江静不停的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多次亲自用胶带纸、毛巾凶狠的堵封住江静的嘴怕出声音,全然不顾江静插着胃管。当江静警告她迫害善良无辜这样做的后果,质问她是谁给她这样的权力?并直视她的上岗证追问她的姓名要将此事曝光时,心虚的孙华慌忙转身离开,再进来时,她事先将自己的上岗证翻了过来。

后来她们看来软的不行就来硬的。晚上她们不再抬江静上床睡觉。江静每天 24 小时被两臂拉直铐坐在床头两边,手铐深深嵌进肉里,她们却说是江静自己求的、自找的。这样的折磨迫害近一个月。江静的身体越来越虚弱。从每次去医院换胃管,就能看出恶警对她的状况反应吃惊。

在大队长王慧英的眼里,一个月江静会妥协,两个月过去了,见转化动摇不了江静对大法的坚定正念,原形毕露,撕下伪装,大骂江静给她们四大队丢了脸。

后来江静又被恶警们每天24小时身体成大字形捆铐在床上近一个月。腿常常用约束带固定捆绑在床上,看到江静弄开了捆绑腿的绳子,她们就又狠劲的给她重新捆绑。

每天只要江静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恶警们就会亲自动手或命令邪悟人员用毛巾狠命堵塞江静的嘴不让出声,她的嘴经常被揉破出血。

2003年10月 9 日那天,副大队长孙华从外面走了进来说:“江静,给你打开手铐让你舒服一下。由于长期铐在床上,她的手臂已不能弯曲,但她还是强忍着痛疼拔出了胃管。犹大过来欲制止被孙华拦住了。而在这之前,她每次拔出胃管她们都得要写检查,遭队长训斥。此时江静明白了孙华的用意,她们看她身体不行了想推卸责任。看江静拔下胃管后孙华又给她戴上手铐。

下午,一男医生给江静检查心脏,心律 高达120 。第二天,省建八三医院又来一医生给江静验血。到12日那天江静已三天没有进食,恶警不管不问,身体已经极度虚弱的江静,不停的抽风。晚上狱医薛医生给她量了血压、检查了心律,此时的江静生命面临垂危。

看到这个情况恶警才把江静送往医院。在医院里,强行灌完食后,死亡的感觉笼罩着江静,她的心律紊乱、胸闷、气短,呼吸开始急促,眼前一片漆黑,意识中她被输入氧气送入房间。就在江静的生命岌岌可危、全身冰凉的情况下,恶警张桂荣还故意把江静盖的被子经常的掀动,恶行不减。

2003年10月13号,江静在生命奄奄一息的情况下被劳教所推给了城阳区当地“610”组织,办了“所外执行”。

为了推卸责任,江静被城阳当地以张忠凯为首,正阳路派出所指导员、城阳区医护人员一行七人于14号凌晨送回城阳区大周村,他们妄想进驻江静家看管,在家人的极力反对下才又在大门外看管江静。并当晚安排大周村治安联防、派出所人员把江静家包围起来。之后的几天时间里,派出所在江静家周围布下民警严密把守,并株连大周村村长江崇利去江静家骚扰。所长陈占本、张忠凯、区“610”人员还不断到江静家中威胁、恐吓,无耻的在江静家宣布:从即日起要求江静每月去政府汇报思想情况,由镇综治办主任张忠凯等数人组成帮教组做江静的思想转化工作,要江静积极配合。

江静给他们讲大法的真象,希望他们不要再助纣为虐,充当共产党的替罪羊,善待大法弟子,善恶有报是天理!而他们却为了自己的一己之私置之不理。

由于“610”邪恶不断的骚扰迫害,给江静家人的心灵带来了不可弥补的伤害,严重的侵害了江静家原本安宁的生活,其老父亲被株连亲人的残酷现实逼迫的曾抱着小孙子痛哭、老泪纵横。江静在这种情况下再一次被迫流离失所。

因为江静的多次走脱,所有看管江静的人员,都不同程度的受到惩罚:有的半年的工资、奖金被扣除,轻者写检查,重者多人被开除。

在江氏流氓政府的株连政策下,大周村村委自99年7.20至今,多次协同区610人员和不法官员去江静家骚扰,助纣为虐。为了免遭一个流氓集团的迫害,江静一直流离失所至今。

自99年迫害开始,江静每次被抓、被非法的关押,身体被严重的摧残。城阳当地“610”组织为了掩盖罪行,销赃证据,没有给江静的家人出示过任何证件、证据。即使江静的母亲为了解病情,多次索要江静在劳教所的病历时,也被张忠凯用欺骗手法说:医院里没有给病历,等复印一份再说。六年了,当地“610”邪恶组织始终没有给江静的家人任何答复。

* * * * * * * * * * * * * * * *

六年来,中共这伙恶党对具有“真善忍”崇高信仰的法轮大法学员的残酷镇压,采用的“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截断、名誉上搞臭”的流氓手段,无所不及的渗透到每个大法学员的个人以及他的家庭与亲朋好友。

江静从小就与其姥姥生活在一起,姥姥家是城阳镇小寨子村。姥姥1997年得法修炼后,其严重的高血压病及多种疾病全部消失;80多岁的田桂芳亲身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感觉,见到她的人还以为她才60多岁呢,给子女减轻了很多负担。正当她庆幸在晚年能有幸修炼大法之时,1999年7月20日邪恶的迫害破坏了她原本宽松、修炼的环境。不法人员为了抓捕江静,多次深更半夜把田桂芳从梦中惊醒,逢年过节都要上门骚扰。甚至老人去青岛儿子家去,也逃不出不法人员的围堵骚扰。由于炼功环境被破坏,田桂芳老人只能在家偷偷炼,加上识字不多(以前江静在家帮着念),不能很好的学法。田桂芳老人于2005年农历二月二十九日,在邪恶的迫害中带着遗憾离开了人世,终年86岁。

田桂芳老人


当老人临终前,已躺在床上,无法照顾自己的时候,江静的母亲问她:“妈,你现在最想见谁。”老人噙着泪,颤巍巍的说:“我最想见静静(江静)”!老人六年来再也没有一次好好的和自己的外孙女相依在一起。当然是很希望能亲眼见一见自己的外孙女的,但又最不希望亲眼见到自己的外孙女的。因为自己最不希望自己的外孙女,再遭受那种所谓的“人们的公仆”对她的蹂躏。唯一的希望就是自己的外孙女在大法中,能够继续坚定的走下去,把法轮大法的真象告诉世间所有善良的人们。让人们尽快逃脱这场由中共恶党蓄意制造的谎言与暴力,让法轮大法的美好重返人间,使所有善良的人们能够自由的享受法轮大法带来的幸福与安详。

在一个中共恶党统治的今天,有多少这样的家庭被拆散,有多少这样的亲情被分离。为什么,就是因为一个美好的信仰,就是因为法轮大法具有的,是一个恶党所不具备的这种“真善忍”的品质,而遭到它的妒忌。法轮大法学员这种巨大的付出正是为了所有的生命本来应有的信仰;为了所有的家庭不被拆散,所有的亲情不被分离!

山东省青岛市、城阳区、城阳镇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的相关部份单位:


青岛市政府

青岛市公安局


青岛市城阳区政府

城阳区公安局


城阳区检察院(修建中)

城阳区法院


城阳区城阳镇大周村村委

城阳区城阳镇小寨子村委

相关参与迫害的单位及人员:

山东省建八三医院部份参与迫害大法的人员有:
男狱医——王主任
女护士长:于建霞 赵玉芬
女护士:毛宁(音译)

山东省女子第二劳教所院部份参与迫害大法的队长有:
管理科:(女)陈科长 (女)肖科长
四大队大队长;王慧英
副大队长:孙华
(表现凶恶的)队长:王慧英、孙华、张桂荣(音译) 闫希珍、杨金红、刘青、邹队长、吴队长、艳燕(音译)、孙队长

队长:王英姿、沙春英、范乃凤、王华、伙房班的孙海英
狱医医生:马(女)、薛(女)、林(女)
男护卫: 王学东
女子第二劳教所邮政地址:淄博市周村区王村镇162信箱 邮编 255311

恶警---毕,女,表现极其邪恶。
恶警伙房班队长---孙海英,女,家电:0531-86689447
恶警闫希珍,女,极其阴险狡诈、邪恶至极。
队长沙春英,女
恶警队长宋立娟,女,家电: 0531--86688146
恶警队长孙××,女
队长王华,女
恶警四大队大队长王慧英,女,阴险狡诈。其丈夫在王村男所四分所任所长。
恶警四大队副大队长孙华,女,极其狠毒、邪恶至极。老家在山东省即墨市流亭镇。
二大队大队长王慧丽,女
王银,女,五大队队长

附迫害大法的相关责任人及单位电话(青岛地区电话区号:0532)

下载WORD压缩文件(49KB)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