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市李阳芳被摧残成了一个医院都不收治的人(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8月24日】四川省成都市温江区万春镇李阳芳修炼法轮大法后,从一个危重病人变成了一个健康的好人。在法轮功遭受迫害后,她累次遭受严重迫害,2003年被劫持到四川省资中女子劳教所七中队非法劳教,被折磨致生命垂危,从一个健康的人被摧残成了一个医院都不收治的人。

高精度图片高精度图片高精度图片

在1998年3月修炼大法前,李阳芳患有严重的肝炎、胆结石,脸上都土灰色了,邻居看见她就躲,怕传染他们。九八年三月经人介绍,李阳芳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由于没有文化,学法难度大。由于病业重,刚开始时她几乎每天都便血,最严重时有二十多天出现大流血;当这种病好一点,胆结石病又犯了,疼痛难忍,剧烈的痛传到了背心,简直生不如死。即使这样,李阳芳仍然坚持每天学法炼功,平时用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提高心性,渐渐的不便血了,胆结石病也好了,脸上也变好看了,精神倍增。李阳芳和原来比完全变了一个人。遇到矛盾时,她找自己的原因,在利益上不争不斗,顺其自然,在家中尽量多干活多做事。以前治病花很多钱,不能做事还要给亲人增加负担拖累全家,现在不但节省了治病开支,还能干农田活,减轻了家里的很多负担。全家人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美好,一家人都高兴快乐。

可好景不长,99年7月迫害开始了,在中国大陆,新闻中整天都是不实的诬蔑和造谣,栽赃陷害。李阳芳的亲身经历告诉她“法轮大法好!”是李老师和法轮大法给了她新生。于是,她决定进京上访,因为《宪法》规定公民有上访的权利。

李阳芳于2000年3月进京,刚到天安门就被非法抓上警车,一个年轻公安一脚踩在她脸上,问她师父是谁,并讥笑她。李阳芳被非法关到驻京办后,被恶警搜光身上的钱,非法押回温江,非法拘留15天,然后又送看守所非法刑拘一个月。强制她每天剥电缆线,手被勒出血,还得继续干,完不成任务还要受罚。家里人压力也很大,乡政府书记李某和李福全等人到李阳芳家向她丈夫要罚款1万元。家里拿不出来,又没值钱的东西,他们就把她儿子正在拉预制板的小四轮拖拉机给劫走了,非法扣了二十多天,逼她丈夫借钱。她家人好不容易借了3000元,剩下的7000元还打了欠条,房产证也被拿走。

2000年5月,不法人员徐栋良、李福全把李阳芳和徐二爸(已七十多岁)绑架到乡政府。中午11点,徐栋良指使人逼她到太阳下面站立到下午四五点钟。还有一次乡政府不法人员将李阳芳和徐二爸等五个法轮功学员非法关了一星期,强制割两天草。一天,徐栋良又指使政府几个女干部把饭端到太阳下面晒着,让几个法轮功学员去蹲着吃,大家拒绝没有吃饭。徐栋良便说修河工在厕所边都要吃饭,徐栋良还把法轮功学员们叫到他家田里摘茄子叶,晚上又被非法关进治安室被蚊虫叮咬。

2003年6月初七,李阳芳正在家里做事,被温江区610的李主任、通平乡610的程松清和谭长春、寿安派出所的多名恶警(不知姓名)闯进她家说有人举报她有资料,并强行抄家。恶警没有找到资料,就把她的炼功带、讲法带、单放机、《转法轮》和其他大法书籍非法抄走了,同时把她非法押到寿安派出所关起来。晚上,李阳芳一打瞌睡,恶警就拿脏帕子在她脸上擦,后又非法把她关进看守所。同时恶人不断到她家中诱骗其丈夫辨认学员的照片,她的丈夫担心她吃苦头,表示大法学员耿小俊去过他家,另一边恶人又高压恐吓李阳芳供认,结果不法人员非法绑架了耿小俊,后来耿小俊在资中女子劳教所遭到多种酷刑迫害,被迫害致精神不正常。

一个月后,不法人员骗李阳芳说送回家,却把她转到成都市看守所,后又劫持到四川省资中女子劳教所七中队继续迫害。恶警张小芳凶狠残暴、毫无人性,天天逼她写思想汇报,把她关小间,由杨立丰包夹她,由于她没有文化,杨照她胸口上就是两拳,当时打得她缓不过气来,差点昏死过去,恶警张小芳指使吸毒犯张小燕随时监视她,随时找岔毒打。后来杨立丰代编写了“三书”。恶警张小芳凶恶的骂李阳芳:狗X的李阳芳身体好,天天给我担开水、抬饭、担菜汤!就这样李阳芳每天被迫如此,她个子特矮,台阶高要费很大力气,才能担上去。一天,一个好心的干警实在看不下去了,帮她担了回去。民管会有个好心的黄志华也帮她担了好几回,张小芳去打了她几回耳光。每次抬饭后,都要把饭一个个的送到钩花学员手上。一天,端菜汤稍不如意,就说她有私心,恶警张小芳立即把她叫到办公室关上门,狠狠抓住头发,用力的扇耳光,把她打昏在地,马上叫她爬起来。李阳芳头昏眼花爬不起来,姓毛的警察就拿扫帚在她脸上扫,恶警们就这样肆意迫害着。

恶警还强制规定每天要拈10公斤猪毛,这个任务根本完不成,李阳芳经常被迫加班到深夜二点钟都不让睡,早上四五点钟又被叫起来拈猪毛,每天如此,还不许让说是强制加班,要说是自愿的。

恶警张小芳还指使张小燕随时盯着李阳芳,她经常挨打。好多时候,吃饭都在太阳下的水泥地上晒着吃。拈猪毛也在太阳下拈,有车间不让进。只要邪恶的张小芳一不高兴,就饭都不能吃。有一次钩花,李阳芳有两排没钩完,就开饭了,准备动身吃完饭再钩。张小芳瞧见了,骂道“狗××的,我叫你钩完再吃,你没听见”。然后罚她到大门口,守着她钩,一边骂一边乱踢她几脚。

这些干警,采用下流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她们知道法轮功学员们不骂人,就把李老师的像放到地上强迫吐口水,强迫骂,不然就用各种方法残酷迫害,每天必须过这一关。一天加班到深夜2、3点钟回监室,吸毒犯赵燕就来监视法轮功学员们念“揭批语”,没有按照她的做就告状。第二天,恶警张小芳把李阳芳叫到办公室扇了两耳光,又骂又打的。

在这所人间地狱里,李阳芳的身心受到极大摧残,身体几乎垮了,违心被迫诬蔑最崇敬的恩师更是使她的心痛苦万分。后来又把她分到8中队,李科长见稍微轻松点,就把她们这些五六十岁的人分到生产中队强迫劳动。在生产中队任务相当大,经常加班根本没有休息时间。由于长期的身心摧残,2004年冬已不成人样,腹部和小腿肿胀,几次昏倒。一次劳动时,李阳芳突然昏倒,休息半天后,又开始被迫紧张劳动。

2005年2月,在四川省资中女子劳教所,身高不到1.4米的李阳芳又一次昏倒在车间,被背到医院检查,情况非常危重,劳教所见她已无药可救,怕她死在里面,第二天就通知万春镇政府把她接回家。劳教所把她从一个健康的人被摧残成了一个医院都不收治的人。回家后,万春镇政府来了两个人,强行拉着李阳芳的手在一张纸上按手印,强迫她说法轮功不好,叫她不炼了,当时她难受极了,有气无力的呻吟一声,他们就以为同意了,就走了。

在迫害开始之前,是李老师是法轮大法把李阳芳从一个危重病人变成了一个健康的好人,身心健康全家快乐的生活着。迫害开始后,李阳芳全家没有几天安宁的日子,被非法抄家、罚款,李阳芳被非法关押劳教,因长时间不许她学法炼功,加上身心摧残,她又从一个健康的人被摧残成了一个医院都不收治的人。

那些不准她学法炼功的所谓政府干部,口口声声说是关心她,为她的家庭着想,当她被折磨成医院都拒收的病人时,这些所谓关心的“干部”没有一个问过她。李阳芳今天所有的不幸、痛苦都是江泽民及其帮凶凌驾于《宪法》之上迫害法轮功,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所致。李阳芳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学法炼功健康了身体,和睦了家庭,没有反对政府,没有参与政治,更没有违法犯罪。相反,上述事实说明迫害她的那些人的行为才是真正违法。

呼吁有良知的国家干部,制止对法轮功的任何形式的迫害,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将真正犯罪的人绳之以法,还法律公道,还大法和李老师清白。最后希望那些还在继续参与迫害的各阶层干部和公安干警,请立即停住你们那罪恶的双手吧,不要再充当替罪羊了,还是给自己及家人留条退路吧,如果再干那些伤天害理的缺德事,最终将会受到天理的惩罚。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