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大庆监狱辗转传出的控告信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8月25日】大庆监狱近三个月内发生的三起大法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我们无法不为狱中每一位善良的大法学员的人身安全担忧。以下是被非法关押在大庆市红卫星监狱的数位大法学员,突破重重封锁,辗转传出的控告信、检举信与被迫害的事实等材料。由于监狱的严密监控,所展现的事实仅是冰山之一角而已,但仅仅是这些情况已足以见证大庆监狱魔窟般的黑暗与恐怖。

大庆监狱迫害大法学员时,一旦大法学员被迫害致出现生命危险时,监狱就会使用各种办法哄骗家属在所谓“证明”等书面材料上签字,或承诺“保外”等条件,但一旦签完字,一切承诺都变成空话。监狱的目地就是推卸责任,胁迫家属,给他们的迫害制造条件。

我们决不能纵容这种事情再发生。大法学员被迫害的一切后果都必须由迫害者来负。

希望看到以下材料的国际人权组织、海内外正义之士、大庆市善良的市民以及这些大法学员的亲朋好友伸出援手,制止迫害,救助这些时刻挣扎于死亡与酷刑虐待之下的善良生命。

***********

大法学员曹国志的检举信

我叫曹国志,现被非法关押于大庆监狱,2002年7月30日因为我自制“法轮大法好”的宣传单在本县城内散发,被恶人举报,县公安局政保科的金光侠把我当场抓住,并狠毒的用力拧我的右臂,他将我头碰地手臂被拧着,嘴里还直骂,我的右臂被他拧伤了。在看守所疼了5个多月不能抬臂。2003年1月15日,我被非法判刑四年,从林甸县看守所转关到大庆监狱。在此之前我3次被非法拘留,罚金460元。

在大庆监狱集训队,恶警大队长潘绍林和病监中队指导员赵英杰强行“转化”我,找我谈话、威胁我,我说:“我们是修真善忍的,做好人。你让我往哪里转?”他们一看我真的不转化,就说软话,并给我找暖瓶、腰带和剃须刀,说只要我配合他们写了“五书”就完事了,我说我们讲真善忍不能配合你们做假。最后赵英杰就说:“好,我看你有多少钢,不许睡觉,罚站,不写就不能解除。”他们让犯人看着我,不让我坐下,也不许睡觉,每天只有三个半小时休息时间(夜间1:30─5:00)足足站了一个月,我的腿肿了,脚也肿得脱不了鞋了,脚底出了两个大血泡。

后来我被迫害致精神恍惚,但我仍然没有写“五书”,潘绍林又加大力度,索性三天三夜也没让我睡觉,也没让我坐下,我终于挺不住了,赵英杰又指使犯人李伍、王朋开始给我上刑,用皮鞭抽我头部、颈部并且让我“撅着”,然后又让别的犯人骗我,说抄一段也行,我架不住他们的哄骗、打骂,于是违心的写下了“五书”。然后他们就让我洗澡休息了。当我恢复体力后,我写了两份声明,声明我过去在他们的威逼下写的“五书”全部作废,一份上了明慧网,另一份我亲自交给了潘绍林。

大庆监狱对每个法轮功学员都采取了一些狠毒的邪恶打、击,很多同修被打伤、打残、打死。可是他们掩盖他们的罪恶,敢为不敢当。犯人是恶警的死党,每当上级检查时,都会帮着监狱撒谎。最近大庆监狱开会下达命令“法轮功学员绝食算自然死亡。”“转化不了就火化”。

***********

大法学员王宇东的控告信

国际人权组织负责人:

我叫王宇东,2001年2月24日,齐齐哈尔市龙沙公安分局恶警非法抓捕我,并将我非法关押在青云街派出所刑讯房四宿五天,恶警拿走我的手机一部,汉字BP机一部和3000元人民币。

龙沙分局政保科长王照山带领数名恶警对我实施迫害。先头上来4人没动了我,后来8个人掰我强制上大挂,手腕处缠着布,在高处扣着铁环,另一头脚部拴上绳子上拽起来,把身体悬空来回推。先后上了4次大挂,还有一次,两个恶警抓住我的头多次撞击墙,他们丧心病狂,就象疯了似的。2月28日下午将我关入齐市第一看守所。

在看守所期间,由于我拒绝背监规,恶警给我砸上了38斤铁镣子和铁棒子,反穿在一起,无法坐或卧,只能斜着,四天四宿打开后我无法站立,手肿、腿胀。

我在看守所被“提审”时和在所谓的法庭上,检察官、法官也是动不动就骂人,逼我们揭发,检举他人。真象传单上对恶人恶警施暴和电视、报纸的一言堂谎言的揭露,被他们作为迫害升级的借口,以更恐怖、更卑劣、更残忍、更加无法无天的使用迫害手段。

我于2001年11月份上诉,2002年1月市中级法院裁决到看守所所谓的核实、提审。裁决书是2001年12月份打印的。当我拒绝签字时,法院责令恶警强迫我摁手印,指使犯人摁着我头给我照相。由于我不配合,两名恶警动手打我,踢我,让劳动号犯人给我强行戴上了38斤镣子和棒子,前穿9天,一直到2002年1月24日我被非法关入哈尔滨监狱。当时我下车后,走到监狱一半路就不能动了。

哈尔滨监狱是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魔窟,这里迫害伤残甚至死亡很多人。我被非法判刑10年。在哈监期间我被关入小号四次共131天。

2002年2月份(农历正月十四),集训队副监区长林波关押我小号20天,大冬天我被逼坐在光板上,身上只留一套衣服,其余被扒下。

2002年7月28日哈监九监区副监长耿毫把我、武春文、程宇关入小号,对我进行69天毫无人性的摧残,企图强迫我“转化”。开始10名犯人没有动手,只是劝,有一犯人说:“感化不了你,就火化你。”早晚只给半碗糊涂粥,这时北方已进入秋凉阶段,始终穿着单衣,先后两次锁地环25天(38斤镣子和棒子锁在地上)。恶警不断的加大力度迫害,又找了4个极恶的犯人折磨我,白天是黄玉山、岳常林,晚间是麻新运和另一名犯人,他们先后两次三四天没让我睡觉。

我绝食两次共10天,恶人给我灌食,并用语言哄骗,等你吃完后就放你出去。并指使白天的2名犯人对锁在地环上的我进行毒打,轧天灵盖。其中一人扒去我的裤子捏睾丸,一人勾住我耳腮骨向上提,声称:“打死你就是开个正常死亡证明。”他们一天对我数次进行摧残,勾锁骨、肋骨等一直到累得不行为止,晚间不让睡觉,不断的强迫谈话。副监长耿毫曾说:“没办法,上面有指标。”

2003年4月21日至4月30日,我被非法关押9天小号。

2004年2月6日至3月9日,610办公室的恶徒陈、李因为外界都知道我在监狱被迫害的事实,对我发泄私愤,将我关押入小号33天。

以上是我2004年7月以前被迫害的主要事实经过。希望得到人权组织和善良人们帮助,严惩凶手,追查其背后的主使者,还世间公道,还大法清白,还我师父清白。

注:2004年7月,王宇东、袁清江、赵庆山、卜繁伟等二十多名大法学员被从哈尔滨监狱转押到大庆监狱继续迫害。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