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被肇东市610绑架判刑,孙秀娟被迫流离失所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8月27日】黑龙江省肇东市大法弟子张文涛2004年11月23日被肇东市610不法人员绑架,已经被非法判三年。其妻子孙秀娟,累次遭受骚扰,2005年5月12日被骗至市看守所,说是让她去看丈夫张文涛,被非法关押。孙秀娟身体不适,被放回家后,被迫流离失所。

自1999年7-20恶党镇压法轮功以来,大法弟子孙秀娟和丈夫张文涛(大学法律系毕业)就没得过安宁,2000年2月3日一起被非法关押,当时孙秀娟身怀六甲,被关入看守所2个月。2000年10月孙秀娟即将临产,红星派出所不法人员又来骚扰,问炼不炼、一个“炼”字又被关进监狱。2000年孩子刚满月,孙秀娟又被红星派出所非法关押在旅社三天。此后不法人员天天上门骚扰,甚至住下不走,这样不安宁的日子,迫使孙秀娟、张文涛最后搬家走了。

2004年11月23日下午,公安局恶警刘维忠、任建生、赵仁武、王晓峰四人闯入孙秀娟家,孙说:迫害我们五年了,我家不欢迎你们。可这些恶警们象一群地痞无赖不出示任何证件,便开始强行抄家,把屋里翻得一片狼藉,看见电脑和打印机就说“犯法”。于是打手机招来一群帮凶,由副局长丛广文带队、还有国安大队、南城派出所等,张文涛在阻止恶徒行凶时被打,然后被绑架。不法警察又将孙秀娟捆在屋里,抢劫一空之后,还把孙秀娟和孩子劫持到公安局招供。第二天下午,孙秀娟身体不佳,被取保回家。26日不法警察又一次骚扰恐吓威逼,孩子吓得一直哭:不要抓我妈。当时孙秀娟又抽搐过去了,孩子吓病发烧、浑身起疙瘩一个多月才好,从此怕人不敢说话。

2005年1月5日孩子刚好,610不法人员又来非法抄家,孙秀娟因阻止被打,她母亲质问:有你们这样执法的吗?刘维忠得意洋洋的一副地痞流氓相连续地说:“你告我去啊!”

2005年5月1日,孙秀娟领孩子去公安局找任建生,要见张文涛,没找到人。5月12日,恶警赵仁武和王晓峰来到孙的母亲家说可以见张文涛,并胡说:看守所规定不许10岁以下的孩子和岁数大的老人。孙秀娟说:孩子想念爸爸,想领孩子去。王晓峰假装打电话请示说上面不同意。就这样孙秀娟被骗上车跟他们去了看守所,到了看守所赵仁武说:法治科来电话有变动,后又说可以见了。孙秀娟见张文涛后没说几句话就不让再说了。孙秀娟想回家,赵仁武说签个字再走。孙秀娟拒绝签字,就走出了看守所大门,去坐10路公共汽车。

恶警赵仁武拽着孙秀娟,和王晓峰两人架胳膊将孙秀娟脸朝后倒拖就走,把孙的裤子拖掉了,王晓峰说:这怎么办?赵仁武说:不管那事。那天是看守所接见日,人来人往。当时孙秀娟正来例假,裤子全掉了,屁股磨坏了。恶警把孙秀娟拖到看守所院内,扔到地上。孙秀娟站起来提上裤子,又走出来,被赵仁武拽回去,他们就走了。看守所所长武国志要把孙秀娟关进女监,孙秀娟不从,武国志抓住她的头发,倒拖着就走。这时过来两名看守所狱警拽住孙秀娟的胳膊,孙秀娟大喊“法轮大法好”。有人就往她的脸上打,打得她眼睛睁不开了。

不法人员把孙秀娟拖到监内的走廊,有人让把孙秀娟的袜子脱下来,拿铁链子,链头是大铁钩,有人按着她,用大铁钩撬开她的嘴,把袜子塞进去。孙秀娟将袜子拿出来继续喊,恶徒又用大铁钩撬嘴。孙秀娟痛的直哼哼,将铁钩拿出去,把袜子拽出来,吐出了两颗牙。恶徒们拿来剪子剪掉了她的头发,把她投入女监就不管了。

不一会,孙秀娟就开始抽搐、抽了几天。其间刘维忠领人去提审,看孙秀娟神志不清、抽搐,就走了,无人过问孙秀娟的病情。

孙秀娟的母亲领孩子去要人,公安局不接见,其母天天去公安局等,见到公安后母亲说怕孙秀娟死里头。公安不法人员说:炼法轮功的又不是没有死的。孙母将孩子领到公安局,说:若是不放人,孩子也给你们管。恶警任建生却说:给我们,就给你送孤儿院。

后来因孙秀娟的身体不适,被放回家。现在孙秀娟被迫流离失所。和张文涛一起判刑的还有大法弟子王亚峰,现在张文涛、王亚峰被非法关押在呼兰监狱继续遭受迫害。

有关电话(区号:0455)
黑龙江省肇东市公安局 电话: 7706179, 79968186
总机: 7786184,政工科:7789849
政保科:7796856,科长:任殿生
恶警刘维忠:7789400 手机:13199588610
恶警任建生:7793110
恶警赵仁武、王晓峰
肇东市看守所:7701780  7712862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