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顺市恶警朴明辉等迫害刘玉新和陈继荣的经过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8月31日】2005年6月10日晚上,家住辽宁省抚顺市的大法弟子刘玉新(70岁)和陈继荣出去挂条幅,被蹲坑的特务发现了。她们被非法劫持到抚顺市清原镇腰站派出所。朴明辉为首的恶警将刘玉新毒打至左胳膊骨折;陈继荣被殴打致头痛、迷糊,全身青一块紫一块。进而,朴明辉又将刘玉新和陈继荣强行送入县看守所迫害

在抚顺市清原镇腰站派出所,恶警问她们资料的来源(是在陈继荣家院子里搜到的),她们不说,警察就大打出手。陈继荣被一个叫朴明辉的恶警打得最狠,他一边打一边说些不堪入耳的流氓话。然后还说:“我把你衣服全扒光、我把你打死算白打、打死你没处找。”接着就揪着头发、扇耳光,然后就是拳头、巴掌不管是头、脸、嘴、耳朵一顿打。还穿着皮鞋用脚踢全身,踹倒再拎起来打。手抓着后脖子衣服不放,勒的都上不来气,脖子被勒一道通红的印。

接着开始灌酒,一个警察揪着头发使劲往后拽,另一个警察捏着鼻子,还有一个警察拿酒瓶子往嘴里灌,灌了两次,脖子、嘴里都是酒。朴明辉又开始拿电棍电陈继荣,头、脸、嘴、脖子、手、胳膊、腿等全身全部电过。陈继荣又被按在沙发上把外边的衣服全扒开里面只剩一层衣服,把电棍放在左侧乳房上使劲过电,电的直蹦。脑门、头顶被电了很长时间,然后用打火机烧她的脸和下巴。四个人一起打她,脸、头都肿了,牙也出血了。陈继荣头又痛、又迷糊,左侧脸肿的老高老高的,左侧下额骨头高出一块,嘴也张不开了,全身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的。

朴明辉在另一边又打刘玉新。她都是70岁的老太太了左胳膊又骨折了,她端着左胳膊。可是恶警一点也不手软,还往死里打她,揪着头发扇耳光,啪啪打的直响。又使劲的拍头顶、拍脑门,老太太被恶警打的迷糊过去,一下跌倒在沙发上了。恶警又把她揪着头发揪起来,靠在墙上,站着还打她。朴明辉说,你往条幅上拉屎。刘玉新说:你打死我,我也不干。朴又用打火机烧条幅上的字。烧不着,他气的扔了条幅。刘玉新说这是大法的威力才烧不着的。朴又往刘的脸上吐了好几口吐沫,刘玉新被打得牙出血了、整个头、脸都肿起来了,人靠墙都站不住了。

恶警接着去抄陈继荣的家。恶警跳过院墙把房门砸开,12岁的女孩子正在睡觉,吓坏了。四、五个人翻东西,抢走了大法书及真象资料。参与非法抄家的警察有县公安局的李新、腰站派出所的朴明辉等人。这伙人还去吴家沟村刘玉新家抄家,是村长田永和领去的,家里一个14岁的女孩吓的直哭,他们骗她说是扶贫的,把刘家的棉衣扔了一地。

后来派出所把她俩送到县看守所,看守所管教说人都这样了你们还往这送?我们不收。恶警说她们是法轮功你们必须收下,在拘留单上没给刘玉新填年龄,她年龄大,胳膊又骨折了,又被打成这样,恶警怕看守所不收才没给她填年龄的。看守所只好收下,管教说:你们俩都是残疾人,又被打成这样,给你们放一个号里互相照顾。陈继荣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后,生活不能自理,嘴也张不开了,都说不出来话了(因为四年前在抚顺吴家堡教养院被迫害的小脑萎缩、下肢瘫痪不能说话,明慧已报道过,本来陈身体已经恢复的差不多好了)。陈继荣自己不能翻身,她有时上不来气,有时抽。发高烧时,号里的人就用冷水给她洗全身。她一直头痛、恶心、迷糊,解手都得是别人抱上去。第六天,陈就生命垂危了。刘玉新冷的牙直打颤,胸口还热的直发烧。

她俩被非法关押期间一直绝食,看守所让腰站派出所把人弄出去看病,她俩才被家人接回家。陈继荣回家后,到抚顺四院检查结果是:小脑萎缩、脑震荡、左侧下额骨结构不清。

我们正告恶警及有关人员不要再跟随恶党迫害善良的人了,历史将留下你们的罪行,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罪恶滔天、必将遭到天理的惩罚!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