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旬祖母呼吁营救孙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8月4日】继吉林省舒兰市大法弟子孔繁荣于2003年5月11日被舒兰市看守所折磨离世后,她的丈夫大法弟子边洪祥,93岁的婆婆,和女儿边凌云一家继续遭受骚扰和绑架。

2005年7月21日晚4点多钟,舒兰市环城派出所两个警察,其中一个是恶警所长严建华,突然闯入边凌云家里,进屋就问:你父亲边洪祥哪去了?当时边凌云正忙着干家务活,就说:不知道哇,他出屋时也没吱声。恶警就把边凌云强行绑架。

当边凌云的丈夫宋君方回家后,一进屋看见边凌云的奶奶抱着边凌云的孩子正在那痛哭,忙问怎么回事,奶奶抽泣着述说凌云被警察野蛮绑架的经过。

边凌云的奶奶今年93岁,她的儿媳,也就是边凌云的母亲孔繁荣,因修炼法轮功被绑架。恶警逼孔繁荣出卖功友,她不配合,与2003年5月11日在舒兰市南山看守所被迫害致死,死后尸体全身呈现青一块紫一块,还有皮鞭抽打痕迹。奶奶听到此恶讯时当时昏倒在院子里,被摔的满脸是血。从那天起,老奶奶日渐衰弱。

边凌云因思念妈妈,长期悲伤,使她精神受到严重刺激,骨瘦如柴,原来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却被江氏流氓集团迫害的家破人亡。

在今年的3月3日,德惠市恶警将边凌云的爸爸边洪祥绑架,并酷刑迫害,直至奄奄一息,3月25日,恶警看人快死了才放人,边凌云把爸爸接回来治疗,至今还未康复,可舒兰恶警们仍不死心,妄图加害她爸爸,经常到她家骚扰,这次恶警没有看见边洪祥,就把女儿非法抓走了。

7月22日,环城派出所又出动四个恶警到边凌云家找到她丈夫宋君方,强迫宋君方替边凌云在拘留票子上签字,宋不签,恶警恶狠狠地吼道:你签不签?宋君方义正辞严地答道:不签,我妻子没犯法,也没扰乱社会秩序,她在自己家屋里怎么扰乱社会秩序!你们可以问问邻居,我妻子到底是不是好人,你们纯属捏造!一席话驳得警察哑口无言。

这位93岁的老奶奶自从儿媳被警察活活打死后,无依无靠,只能靠这个孝顺的孙女边凌云赡养,而今警察不顾老太太的死活、不顾她那8岁的小孩没人照料,竟然非法抓人,这才是地地道道的扰乱社会秩序。

老太太生活不能自理,只能靠这个孙女了,为了活下去、为了制止警察继续干坏事,这老奶奶从22日起就天天去公安局要人,局长说:你们写一个材料说明家庭状况,然后放人。可这材料已经交上两份了,其中也交给了局长辛和一份,他收下材料后却不给答复。29日,边凌云的丈夫与奶奶又去找辛和,辛和却说:这事他不管,让去找国保大队。到国保大队那又推到治安科,到治安科他们还是往外推。完全是言而无信,拿老奶奶的生命不当回事。宋君方本来就下岗失业,生活已经到了危机时刻。

恶人电话:舒兰市公安局局长辛和 0432—8224808
舒兰市环城派出所所长、绑架大法弟子的恶警,闫建华: 0432—8223069
舒兰市南山看守所:0432—8251265

附:九十多岁老奶奶呼吁营救孙女

我叫王丽芹,今年93岁,是中国大陆吉林省舒兰市人,家中五口人,自1997年喜得法轮大法。家中只有孙子一人没炼,其他四人都得法修炼。大法使我们全家受益,我过去患有心脏病、心肌梗塞,时不时的就昏过去,装老衣服不知穿过几次了,还有其它地方病。自从修炼法轮功不长时间病就全没了,是师尊救了我,使我活了这么大岁数,使我有一个温馨的幸福的家。

从1999年7月20日江氏这个邪恶小人利用手中的权力打压法轮功以来,我们家就没过过一天好日子。儿子、儿媳妇先后被拘留。在2000年1月28日的早晨我儿子边洪祥正在家吃饺子,就被舒兰市公安局警察骗走,说是找谈话,可是没想到这一去就是两年劳教。回来后恶警仍不放过,经常到家骚扰,使我担心受怕,儿子为了我能过上安宁日子,就把我送到孙女家,就和媳妇双双流离失所。

可是那也没有躲过邪恶的迫害。真是天下乌鸦一般黑。江氏流氓集团殃及全国大地,于2003年1月4日,我儿子和媳妇被长春恶警闯进他们的住处,将他们绑架。当时,我的儿媳妇、大法弟子孔繁荣,被长春邪恶的“人民警察”用尽了酷刑:抠眼珠子、坐老虎凳、用皮鞋踢小腿尺骨,十个手指甲盖被钉进牙签,等等。后来又给押送回舒兰,于2003年5月11日在舒兰市南山看守所被活活打死。死后她的整个遗体呈现出青一块、紫一块、全身紫黑,还有皮鞭抽打的痕迹。我听到后立刻昏倒在地,摔的满脸是血。

今年3月3日,我儿子边洪祥正在商店买东西,又被一帮恶警绑架。而且被长春和德惠警察打的仅剩一口气,眼看要死了,他们就叫我孙女把人接回,至今还在养伤。

而今我已经93岁了,生活不能自理,全靠我这个孝顺的孙女边凌云来照料、赡养。可是就在前几天,也就是7月21日晚4点多钟,我孙女正在忙着做饭,舒兰市环城派出所的恶警闫建华等人突然闯进来,妄图再次加害我儿子,一见儿子不在,就吼着问我孙女:“你爸呢?”我孙女说:“不知道啊,他出去时也没吱声。”可警察竟然对我孙女下毒手,将她野蛮抓走。当时她的8岁孩子(我的曾孙)被吓的哆嗦成一团,嚎啕大哭,我也吓得腿都不会动了。第二天闫建华又带来了四个恶警硬逼迫我孙女婿宋君芳签什么字,他不签。恶警大声吼叫:“你签不签!”他也大声回道:“不签!我妻子没有扰乱社会秩序,她在屋子里怎么扰乱,不信你们问一问邻居,我媳妇是不是好人?你们才是真正扰乱社会秩序呢!”一席意正言辞的驳斥将恶警吓得目瞪口呆,哑口无言,灰溜溜的逃走了。

我孙女被绑架了,可我上厕所没人扶就去不了,为了这个家不被恶人拆散,我就和我孙女婿、曾孙去610、公安局、派出所去找。他们欺骗说:“你们写份材料,证实家中状况就放人,其实这是他们的骗局。可我们都写了两份了,交给了舒兰公安局局长辛和,而后他们仍不放人。特别是前天(29日),局长辛和开始推脱,说他不管,得找国保大队。可是到了国保大队,他们又推到治安科,到治安科去找呢,他们又推到了派出所,到了派出所,他们又推脱说找局长,真是“衙门口朝南开,有理没钱别进来。”他们人人都想借此机会,敲诈勒索钱财,把百姓辛辛苦苦赚的血汗钱,揣进自己腰包。可我们中国的今天,大批大批的工人下岗失业,而宋君芳也是失业者,生活上都没有保障了,哪有钱给警察呀?我都九十三岁了,经历了三四个朝代了,没有一个象中国当今政府这么坏的,看来我在中国是没有说理的地方了。我就不明白他们为什么抓我孙女,我孙女在家坐着,她扰乱什么“社会治安”呢?而警察光天化日之下,他们无故抓人,强抢抄家,他们维护的是哪个社会的“治安”啊?因此,我请求世界人权组织和正义之士给予援助,并请各国同修配合共同营救我的孙女,大法弟子边凌云。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