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雨后初荷(6)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8月6日】(接前文)2002年1月11日,海宽因炼功被关進小号,小号是一个1.5米宽,2米长的小屋子,它是牢狱中的牢狱,可以称作是教养院里的拘留,到这里是要院长下票子的,小号的门是2x2cm的小眼,密密麻麻的,连个鸟都飞不过去。小号里面铺的是地板,靠门的地方有个下水道,那里也就是厕所了,这是一个厕所和卧室一体的屋子,平时的伙食是早晚两顿,每顿一个窝头,而且都是过了饭口(开饭时间)才拿来,冰凉的难以下咽。

倒是墙上面的字给人一点勇气,侧面的墙上写着这样几个字:虎去山还在,山在虎还来。X年X月,某大队某犯人是这样死的?显然是曾经在这里的犯人题写的。

海宽第一次被关進小号里,警察将海宽两手背铐在墙上的环上。夜晚困的时候,海宽只能侧向一方,压着胳膊睡一会儿,胳膊麻了,醒过来,他就用牙咬住垫在头底下当作枕头的鞋,一点一点的把鞋移到另一侧,然后再侧身躺一会儿。

有一天寒气逼人,夜里海宽被冻醒,突然觉得声音异常,原来是一只老鼠在偷吃海宽的窝头、苍凉之心油然而生,心想:“我居然落魄到与老鼠争食的地步了。”但海宽一直在坚持、坚持。用心中无敌之法破着难耐的寂寞、与肉体上的折磨。

2002年2月11日,这是万家团圆的新年,大洋彼岸,师尊心系弟子,师尊的话在明慧网上发表:“全世界大法弟子过年好!”

面对这疮痍遍野、满目悲凉、环境恶化、战火频仍的世界,谁来抹去苦难者的痛?谁来为那些灾难负责?黄河断流,中华五千年的血脉要续啊!

因为找到了真法,因为精神的美好才是人们真正的追求,因为经历的太多彻底梦醒了,因为看到社会腐败横行、道德世风日下,因为太不想随波逐流了。大法弟子在面对这触及所有人,使大陆每一片土地也没有幸免的迫害中选择了坚定,选择了真、善、忍。他们中有富翁,有知识份子,有贫民、海外华人,还有其他民族的人。当他们常人的一切光环都没有的时候,当他们被抓到监狱的时候,他们毅然在平和与理性中决然的前行,决不轻言放弃,他们是远离铜臭、视金钱名利如粪土的真正的人,他们因为选择真、善、忍而释放出来的理性光环让人们看到,他们才是真正觉悟了的人。

一个月后,海宽没写任何保证被释放,在出小号的第三天正是2002年除夕夜,这是海宽在教养院的第一个除夕,他想到了他的家人,以及此刻与海宽一样处境的大法弟子和他们的家属。他也想到了远在千里之外的兰玲。望着窗外,自由的小鸟在飞翔……

这是海宽第二次進小号,这次的原因是因为拒绝象犯人一样走操。

2002年的正月十五,皎洁的、圆圆的月亮高高的挂在空中,小号里的四个房间却都满员,两个是涉嫌要越狱的,另两个是海宽以及另一名大法弟子。

“快来吃元宵”,隔壁的兄弟敲着墙说。海宽很诧异,怎么政府还如此的慈悲吗?可得防止它们黄鼠狼给鸡拜年。原来海宽想错了,是送饭的犯人好心的在食堂里偷了16个元宵,拿到这里给他们,一人四个,海宽真没想到在这里还能吃上元宵。真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啊!

“大哥”,海宽向第一个间的大法弟子打着招呼,“什么事?”“我们编一个顺口溜怎么样?”“好啊!”“大哥,您先来”“好,让我想一想。”

進小号,打背铐,黑窝头,凉水泡,大年三十无水饺,(大哥从三十前就呆在这里了),正月十五少元宵(今天的元宵当然不能算政府给的),有的只是冰凉的手铐,这就是教养院的真实写照,实在是惨无人道。

“好!”另两个犯人拍手叫好。团圆的日子,小号的人气竟如此的好。

夜晚的月光格外明亮,小号墙上面的字清晰可见,“法轮大法好”、“真善忍”,“护法神”这些都是以前关在这里的不止一个大法弟子的留言。短短的几个字,但是放射着正义的光焰,和月光相映成辉。

深夜,海宽坐起身,双盘打坐,立掌发正念。

凝神盘坐省吾身,荡尽私情善心存,立掌倾心发正念,助师除恶净乾坤。(-大法弟子的诗)

文王拘而演《周易》,屈原被放逐而赋《离骚》,文天祥被俘而著《正气歌》,有谁又能说大法弟子不是在书写让神都落泪的故事呢?

逆风飞扬

2002年3月23日,海宽和云飞辗转来到第三个教养院。

在海宽来到这个教养院的第一天,他就对警察说:“人生最大的悲剧莫过于失去自由,我要为我的自由去努力。”

2002年5月是大法洪传的十周年,海宽要来纸和笔,郑重的写下了他的体会,写着写着海宽就写到了他及其他大法弟子饱受酷刑的那一段,写出了逝去大法弟子的名字,写到了他与另一名大法弟子在小号里面过元宵节的日子,也写到了在小号里面老鼠和海宽争吃窝头的凄凉日子,想到海宽和兰玲的婚姻因为这场迫害的冲击一拖再拖,海宽的心翻江倒海,难以平静。

海宽与云飞两个人住在走廊的第一个屋,他们俩与其他大法弟子是被分开管理的,其他大法弟子要经常的到教室里面唱歌,他们之间从来不能接触。

2002年5月7日,海宽从厕所回来,经过教室的时候,他摆脱看押他的犯人,一下子冲入教室里面,海宽一步跃上讲台,大声而庄严的说:“法轮大法法会现在开始,我交流的题目是:‘生命可贵,自由无价,我无罪,我要回家’,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海宽的声音在教室里回荡着,这时返过神的犯人全都向他扑来,教室里一片混乱,空气顿时紧张起来,他们将海宽押到办公室。

大队长对于海宽的举动显然没有准备,在海宽不卑不亢而又不失庄严的向他表达这样做的理由的时候,最初他想威胁海宽,但最后向海宽说出了他的心里话,“公平?什么叫公平?我老婆下岗在家,我向谁要公平?中国现在就是对外软,对内强硬。小伙子,回去吧。”

2002年5月13日,天上人间的辉煌圣日——世界法轮大法日,法轮大法十年洪传,普天同庆。这是当天明慧网上沈阳大法弟子的贺诗:

念师

旷世佛恩荡四海,十载法光耀穹辉;
艰难险阻隔不断,万朵梅花念师归!

5月13日,海宽在教养院开始用绝食的方式争取自由,他想通过这种方式抗议邪恶的迫害,去迎接正法十年的辉煌时刻。经过24天,海宽无条件告别了这个关押他454天的非人的地狱。

要想靠近海宽,得经过4道铁门,绝食后,他被单独关到一间屋子里,整个走廊6间屋子,就海宽这间有人,其他的房间都是空的,关押海宽的屋子里的窗户用白布挡着。白布的作用是两方面的,一方面是对海宽迫害的时候可以不让外面的人看到,另一方面警察们怕其他大法弟子看到海宽的情况声援。

海宽蓬头垢面的平躺在床上,两只手被铐在床两边的角铁上面,他的鼻子上面插着灌食的管子,管子长期不拿下来,打(用大号的注射器)流食的时候,有的时候流食就嗤出来沾到了头发上,时间长了,左侧鼻管周围的头发都粘在了一起,头发长期不洗,痒的很。尤其是在灌食初期的时候海宽不配合,他们除了将海宽两只手铐在床两边的角铁上,还用床单把海宽的两只脚缠了几圈,分别将床单两头紧紧的系在了床尾两端,他们又用另一条床单放在海宽的胸部,然后床单两端穿过海宽已经被铐在床上的胳膊分别系在了床头两端,海宽一动也不能动,死死的被固定在了
床上,有的时候头痒的厉害,海宽就将头在床头上来回的蹭。被床单绑在床上的日子一共9天,那时海宽还不知道一位好心的犯人打电话给了他家,家里的妈妈和兰玲已经知道了他的情况了,他们正在坐着飞驰的列车向海宽的身边靠近。

2002年5月19日,师尊在大洋彼岸的明慧网发表了经文《大法之福》

全文如下:

“十年正法,乾坤再造,救度无量众生于坏灭,开创无量大穹圆容不灭之法理,之无量智慧。此乃众生之福,众大法徒之威德。

为师十年传大法,仅世间定数已大动,历史定下彗星之灾已过,三次大战已免,九九年天地成住坏灭之忧已不复,法正人间在即。世间众生将回报大法与大法徒救度之恩。善哉,善哉,善善哉!”

2002年6月5日,这是海宽自由的一天,潮水在海边不舍昼夜的起起落落,千里之外来接海宽的是妈妈和兰玲。为纪念这一天,3个月后海宽写下了这样的话悲秋
——写在出狱满三月后,在我被关押的454日里,3个月被严管、辗转了3个教养院,進了两次小号,戴了100日手铐。我用宇宙大法给予我的智慧和正念维护着对法轮大法的敬仰,最后我绝食24日重获自由。秋风又起,秋叶又黄。百感交集。写下悲秋,以做纪念。——2002年9月5日

雨横风狂叶又黄 / 凉风卷残阳 / 此景宛如昨 / 忆旧事 / 断肠
回首人生如旅 / 叹息生命无常 / 无言有泪 / 何处话凄凉
天地悠悠 / 人海茫茫 / 匡扶正义 / 一路悲壮
忍辱负重/ 逆风飞扬 / 交相辉映/ 万丈光芒
二十四日苦炼/ 四百五十四日难熬/ 三月前破魔网
铁门开/ 尊严在/ 难忘

教养院门外,一辆捷达出租车静静的背对着大门停在那里,副驾驶的位置上坐着妈妈,后座坐着兰玲,车右侧后面的门打开着。这是教养院的警察告诉的,他们准备这一天释放海宽。妈妈和兰玲以忐忑不安的心情等待着,此时,一分一秒都变得相当的漫长。

教养院内,看上去绿草青青,窗明几净,和自由世界不同的是这里多了无情的铁门、警察狰狞的面孔、犯人那游离的眼神。一切表面的仁慈都掩藏不了真正的黑暗,这里面关押了50余名大法弟子。警察打开海宽的手铐,将海宽鼻管慢慢的拽出来,在胃里的那段(5cm)是红颜色的,犯人将海宽的包裹拿到了外面的大门口,海宽知道在这个教养院的非人生活要结束了,但是海宽还不知道是被无条件释放了。而此时妈妈和兰玲正在大门口的车里面等他呢?

(待续)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