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第四监狱摧残生命 令人发指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五年八月七日】河北省第四监狱标榜文明监狱,实际黑暗无比,这是河北最大的迫害法轮功学员基地之一。所谓的“教育处”恶警张中林是这里对法轮功学员强制洗脑的头目,狱警们说:“张中林是狱里有名的浑人,十几年来他发起疯来连狱长都不放过,派他整法轮功最合适了。十几年没给他升官,这回也不会给他升官,就给点奖金,最终他还得背黑锅。”

打骂体罚是家常便饭,杀人、强奸、抢劫之类的暴力犯成了四狱警察的臂膀。四狱恶警指使犯人平时对大法学员实行严管,肆意残害大法学员。“教育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攻坚班”,就是到监区去调暴力犯当打手,和狱警一起把法轮功学员“熬”服、“打”服,然后狱警得奖金,犯人打手记功好减刑。有的暴力犯被调去当打手,又主动退回来,说受不了那种残忍和血腥,宁肯不记功也不干那种丧尽天良的事。结果“教育处”只好找最没人性的犯人去当枪使。

“攻坚班”上,大法学员被强制“熬鹰”──持续不准睡觉,暴力犯和干警轮番值班,睡觉就用干毛巾擦眼球。恶徒把板凳翻过来,强制学员坐上,腿还要散盘起来,强制坐凳子腿,让全身重量压在凳腿不准动,动就挨揍。开始给饭,不久就限量甚至禁食、禁水、禁上厕所。每天不断用造假的新闻片洗脑、问话,毒打。按暴力犯的经验,一般4天,人就开始尿血,5天就精神崩溃了。

5监区的3中队指导员授意暴力犯李华和石春生严管大法学员郭正清,二犯人经常找借口肆意妄为。一天收工回来,石春生故意将郭推倒,使郭右腿右脚受重伤,右脚变形,不能动弹,被抬回监舍,石春生还幸灾乐祸。当晚,郭正清4次上厕所,两次是坐着挪过去的,两次是爬过去的。平时,只要郭正清说话,不管说什么,李华就拿一尺长的复合板抽郭的脸,直到板上沾满鲜血。李华叫嚣:“这是队长的指示,不让郭正清说话。”

2003年3月份在攻坚班,郭正清被“熬鹰”折磨,8天7夜不准睡觉,后来3中队指导员刘汝峰和犯人连续3夜的毒打,打昏数次,第8天脸和手脚都变了形。郭正清被迫害的身有残疾,右腿麻木。

在四监区,大法学员张维进被戴上镣铐强行出工,六监区大法学员王书军被迫害得头上伤痕累累。在12监区,大法学员刘文季写信给狱领导揭露“转化班”的邪恶,说他来四狱前遭受过多次毒打,但那些比起四狱的“转化班”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四狱干警培养的打手残暴无比,专门找穴位和肌腱下手,把人往死里打;结果刘文季因此遭到严管。

在5监区,2003年2月26日,恶警把大法学员刘慧民劫持上接见室, 门窗紧闭,强制每天长时间坐在板凳上不准动,利用郑向前等犹大轮番洗脑,不能得逞后,二人竟鼓动恶警迫害。晚上4个恶警对刘慧民威逼恐吓,软硬兼施,半个月也无济于事。就把刘慧民关到舞台演播室,施加熬鹰和毒打,不让上厕所、禁食禁水、冬天不准穿棉衣,在裤子里便溺,再去洗裤子,然后湿着穿上,板凳翻过来,强制坐在凳子腿上,不准睡觉,困了用干毛巾擦眼球。恶警张中林和亲信犯人打手王仕明亲自上阵,把大法弟子刘彗民打得肋骨骨折,用膝盖重击心口窝差点将其打死,摧残得他失去了记忆。

据犯人后来说:一天夜里,恶首警察张中林和他的得力打手又来了,在昏暗的小屋里对刘慧民疯狂地拳打脚踢,刘慧民被打倒又坐起,又被打倒,刘慧民再坐起……直到恶警们打累了才罢手。第二天天亮了,才发现鲜血已经流遍了刘慧民的衣裤,要给洗,刘慧民不肯,那恶警指使犯人向他的阴部打了致命的一拳,当时刘慧民就躺倒在地,浑身冒冷汗,恶徒们强行扒掉他的衣服。后来刘慧民被押回监舍后,又被强迫出工劳动。

大法学员刘慧民,1986年入伍,副连助理员(中尉军衔),1999年11月因坚持修炼大法,被强迫转业。2000年7月,县公安局非法拘禁在田间劳动的40余名大法学员。8月2日,刘慧民到县政府信访局上访,要求无罪释放大法学员,为法轮功和李老师平反。因此刘慧民被非法判刑5年,劫持到河北第四监狱(石家庄北郊监狱)继续迫害。

几年来,河北第四监狱“教育处”摧残法轮功学员罪行罄竹难书,把法轮功学员单独抓到接见室小楼,或者整到演播室的隔音室,用省610推广的酷刑“熬鹰”强制转化,动用各种刑罚,把人往死里整。所谓的“集中学习”就是强制洗脑班,反复灌输造谣的宣传和造假的录像,残酷迫害比“文革”更甚。

个别学员在中共肮脏的谎言宣传洗脑后糊涂了,成了为虎作伥的败类。但大多数人是清醒的,谎言怎么也骗不了明白人。邪恶的疯狂,使一些本质善良的犯人看清了迫害的真象。在大法学员的正念、正行和慈善感化下,几个良知泯灭的犯人渐渐苏醒了,甚至有两人走上了大法修炼的路。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