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这屋子里有好多人”(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9月1日】2001年的初冬,2岁多的小天昊回到姥姥家,看着落满灰尘空荡荡的屋子,小天昊想起了妈妈、姥姥、小姨和姨夫……他含着眼泪对爸爸说:“以前这屋子里有好多人,现在就剩下咱们两个了。”天昊的爸爸不知如何解释这个和冬季一样,令人心寒的话题。


小天昊

天昊的妈妈董敬雅和姥姥马廉晓

当时,小天昊的姥姥马廉晓正在辽宁省监狱管理局总医院被警察铐住双手、用绳子绑在铁床上野蛮灌食;小姨董敬哲正在龙山教养院遭受酷刑,眼睛被打出血;妈妈董敬雅从警察的围堵中走脱,正在外流离漂泊……从此警察三番五次去家里搜捕妈妈,有时半夜突然闯进来,把小天昊从睡梦中惊醒,吓得他哇哇大哭。在他的童年里,充满了对警察的恐怖记忆。

小天昊姥姥马廉晓在辽宁省建设科学研究院工作,是同事和邻里公认的好人。小天昊的妈妈董敬雅是辽宁省建筑设计院的建筑设计师,姨夫孙士友是广告公司的项目经理,小姨董敬哲是位广告设计师。妈妈、姥姥、小姨和姨夫信仰的是“真善忍”,处处做好人,法轮大法使他们身体健康,道德高尚。他们勤恳敬业,得到同事、客户们的喜爱和称赞。天昊的爸爸不修炼,但他真切的看到了家人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健康道德升华,也见证了这场迫害的荒唐和残暴。

天昊的姥姥1996年修炼法轮功后,困扰多年的皮肤病、心脏病、低血压、胃病、子宫肌瘤、乳腺增生、食道侧弯等多种病症不治而愈。1999年12月3日,姥姥去北京为法轮功和平上访,问题没解决却被抓到沈阳女子自强学校。2001年5月,姥姥因为讲法轮功被迫害的真象,又被关押到沈阳市看守所和省监狱管理局总医院。2001年12月,姥姥和小姨绝食抗争、奄奄一息被放回。同事、邻里对她们说。“谁要说你们是坏人,我们都不答应。”2003年7月11日,姥姥到单位讲真象时再次抓到沈阳市看守所,非法判刑8年,因姥姥绝食抵制非法迫害,警察收回了所谓的“判决书”,10月13日让家人将气息奄奄的姥姥接回。

2005年3月,因为参与救出一位被龙山教养院警察电击毁容的法轮功学员高蓉蓉,天昊的姨夫、小姨、姥姥和妈妈被沈阳市“国保”绑架、抄家,并遭到酷刑折磨。


天昊的姨夫孙士友

天昊的小姨董敬哲

2005年3月5日,姨夫孙士友被沈阳市公安局铁西刑警大队严刑拷打逼供,用强光灯烤眼睛、用电棍电击下身、用大头针刺入指甲中,又在辽宁省劳教中心医院被灌食和输液迫害;2005年3月-6月期间,小姨董敬哲被马三家教养院警察野蛮插管灌食、注射不明药物240多瓶(每瓶500毫升),致使全身器官衰竭,下肢瘫痪;2005年3月-4月,姥姥在辽宁省监狱管理局总医院被连续注射药物40多天,右臂被针扎得不能动、持续呕吐、头晕、不能走路。姨夫、姥姥和小姨被迫害到了生命最后时刻才让家人接回。

小天昊的妈妈董敬雅被马三家教养院迫害得胃部“逆流”、眼睛看不清东西、肾衰、心肌缺血,2005年7月,因关掉诽谤法轮功的录音机,又被马三家警察铐在床头铁栏杆上。天昊的妈妈至今仍在马三家教养院每天遭野蛮灌食和强制注射药物,目前她已绝食抗议4个多月,生命垂危。

转眼几年过去了,2005年的姥姥家,依然空荡荡的。4年多没和妈妈在一起,小天昊想象不出遭受折磨的妈妈变成了什么样子。他真希望这场对好人的镇压尽快停止,希望妈妈早日回家,希望姥姥家的屋子里,妈妈、姥姥、小姨和姨夫都在。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