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村女子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事实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9月2日】2004年4月中旬,被劫持在王村女子劳教所二大队的大法弟子郑美英、张振花、周惠芬、刘希香等多名大法弟子不畏邪恶反迫害、证实法,高喊:法轮大法好!声音惊天动地,劳教所的恶徒吓破了胆,一时间劳教所恶警对大法弟子进行了建所以来从未有过的大迫害行动,并且直接动用了凶恶的男恶警,手持警棍、电棍、械具等,强迫所有法轮功学员到大厅里,公开宣布对以上几位大法弟子严管关禁闭。

恶人宣布完后,这几位大法弟子被强行铐上手铐,又被男恶警们拖的拖,拉的拉,抬的抬,公开施暴竟然毫无顾忌。当时恶人的叫骂声、恐吓声无法形容,其中恶人赵文辉(女,某科科长)当时的表现更加邪恶,亲自动手把大法弟子周惠芬从班组里拖出去。这些大法弟子有的被铐在恶警的厕所里,有的被铐在楼梯洞里,有的被铐进专门为迫害大法弟子而建的禁闭室。

恶人铐大法弟子的方式多种多样,有吊铐、有背铐,还有的把后背塞上厚厚的破棉垫子,使其直不起腰来,稍微一活动,棉垫子就会折过来把头包住,使人憋的呼吸都很困难。有的干脆把人铐的站不起坐不下,有的双臂被最大限度的拉直,这种姿势能使人致残。被铐期间不能洗脸、刷牙,更谈不上洗澡,上厕所也受到极度限制。

60多岁的郑美英被铐的时间最长,关的时间最长,3个多月大家都没看到她的影子。迫害期间有看到郑美英的人说:郑美英双手被铐的肿得没法看,好多个大水泡鼓起老高,那脚和腿肿的已经站不住了。恶人王彗丽还假惺惺的给买药敷药,一边残酷迫害一边又假装关心这在劳教所里真是司空见惯。

大法弟子还看到邵夕荣长时间被铐在楼梯洞里进行迫害,参与迫害的恶警房秀珍说:邵夕荣来的时候很漂亮。可是大法弟子现在看到的是被残酷的迫害折磨得已瘦的不成样子的邵夕荣。

还有孙克珍,同样被昼夜体罚不让睡觉,一切都受限制,配合王彗丽参与迫害的犹大解云秋看到孙克珍打盹,就找来夹子把她的眼皮夹住。手段恶劣,给恶人充当耳目,限制严管大法弟子的犹大还有莱钢的焦方玉、寿光的宋国荣、淄博的毒瘤路玉涛,她们在劳教所干尽了坏事,由于她们的为虎作伥,监视密报,大法弟子连相互之间看一眼都会遭到迫害。

只知其名未见其人的令人敬佩的大法弟子许金英被绑架进劳教所后,被关进楼梯洞里进行秘密迫害。许金英正念正行,绝食抗议邪恶,恶徒却用惯用的手法对她下毒手,粗暴的给她插管灌食,鲜血淋漓的场面让人不敢想象,她用手把管子拔出来,恶人副大队长李玲就把她的两手铐上,使她无法再拔,又继续强行插管灌食,插管时间长达20多天,直到把她迫害的奄奄一息才送走,因为劳教所的恶人怕出人命,承担责任。

在王村劳教所里大法弟子反邪恶反迫害证实法的壮举此起彼伏,从没有停止过。大队长王彗丽退休后,赵文辉接替担任大队长,04年9月份上任,很快她就得到了“大恶人”的称号。

恶人赵文辉个子在1.80米左右,她常常像一个幽灵一样出现在人们的背后,出现在各个班组的窗口旁,偷听、偷看,然后把其看到的所谓不遵守所规所纪的人名记下来,以便为加期、加劳动量、加重迫害找借口,她有时也公开看、公开记,两手并用,目的都是为她平日里加重迫害找借口。赵还曾把30多岁的大法弟子程爱云编到“老年班”,交给吸毒的胡亚南等进行严管、重点迫害。

“老年班”是王彗丽在位时组建的一个班,这里关的大法弟子的年龄在50岁左右,最大的近70岁,她们不配合邪恶拒绝强制劳动,拒绝写一切书面材料,有时还炼功。王彗丽在时曾对她们多次施加迫害,最终怕她们年龄大死在劳教所里担责任,就编个“老年班“,用以再寻招数对她们进行迫害。

恶人赵文辉接替后,为了领功授奖,迫不及待的把黑手伸进老年班,首先把她搜集到的所谓程爱云的材料上报所里,说她不好好劳动,完不成劳动任务,还说她不讲究卫生。不准上厕所明明是劳教所对大法弟子的一种迫害,赵却说程爱云请假上厕所队长不允许,就擅自尿到垃圾筒里是破坏所规所纪、行为恶劣等。结果因为此毫无一点道理和人性的材料,程爱云被所里批准严管,劳教所里是上下一般黑!

就这样程爱云被关进了厕所里,寒冷的冬天两手分别铐在冰冷的铁管子上,坐不下站不起,弓着个腰,再加上衣衫单薄,昼夜冻得全身发抖,不准加衣服长达一个多月,上厕所更是受到极度限制,憋不住了也不准往厕所里尿,控制不住了只能尿在裤筒里。据看到程爱云的吸毒者说:程爱云遭老罪了,身上臭的顶鼻子,身上痒得没法挠,手铐越铐越紧,那手哪还叫手,腰也直不起来了。

结果就算是这样,邪恶之徒还不算完,又把她绑起来了,把她的身子绑直,还说是为她好,为她更正腰。王彗丽还曾经长达6天不让程爱云吃饭,赵大恶人也经常几顿不让她吃饭,又把攒下来的馒头逼她一顿吃光,就这样程的精神和身体受到了严重摧残,神志已经不太清醒了。

恶人们还把“老年班”的郑美英又送到别的大队去洗脑迫害,把60多岁的马玉连关到值班室,把王路连关到办公室,把张振花、吴佩香分别关到不同的地方进行洗脑迫害。

赵文辉强逼大法弟子进行超强度劳动,耍尽手段,无恶能及。白天扎地毯,其余时间缠铜线圈,巨大的劳动量使人从早晨5点半起床直干到晚上11、12点还干不完,早上常常2、3点又起来接着干,再干不完就加期或利用其它手段进行迫害。她一边安排超强度劳动,一边还假慈悲说什么:干不完就是速度慢,只要加速干就都能干完,我不希望你们加班加点,所里也不允许加班加点,你们要正常的10点睡觉,不能超过11点,其丑恶嘴脸暴露无遗。

王彗丽、赵文辉还把拒绝劳动、抗议迫害的大法弟子安排到吸毒班,不干活的大法弟子就被加期(有的大法弟子被加期半年),然后同样安排上一份活,平分给吸毒的干,她们知道吸毒犯不满也不敢拒绝,只能把对她们的怨恨撒到大法弟子身上,这样既给吸毒犯加了劳动量,又利用一部份吸毒犯迫害大法弟子。大法弟子张万霞被殴打致重伤,人人皆知,恶人王彗丽不但不严惩吸毒犯,相反把张万霞铐在厕所里迫害,大法弟子吕仁娟也安排到吸毒班,经常听到吸毒犯对她不堪入耳的谩骂声,殴打张万霞的是张慧、胡亚南、韩苗、胡晓静、刘嘉,她们在恶警的怂恿下真是无法无天。

以上揭露的王、赵等恶人的恶行只是劳教所行恶的冰山一角,所提到受迫害的大法弟子也只是几个例子,恶人迫害大法弟子都是隐蔽的,所以有很多迫害手段也不为人所知,但是恶人的恶行早晚有一天会彻底曝光的。

恶警名单:王彗丽、赵文辉、李玲、房秀珍、董新英、赵丽、孙振鸿、石伟、王银、刘颖、李其莲、宋丽娟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