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大法学员刘丽华遭迫害经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9月21日】河北省大法学员刘丽华几年来连续遭受邪恶之徒的绑架、关押、强制洗脑、酷刑折磨,在狱中不断绝食反迫害,曾被整天插管灌食折磨。刘丽华于2005年8月15日正念闯出魔窟。以下是刘丽华遭受迫害的经历。

刘丽华是河北省唐山市丰南区胥各庄镇人,今年32岁,因父亲去世早,三个哥哥又远在外地,刘丽华和母亲相依为命的生活在一起。她母亲98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刘丽华于99年4月开始学大法。

2000年10月4日,刘丽华和母亲一起去北京上访,向政府讲清法轮功真象,10月5日母女双双被遣送到唐山市丰南区看守所。

在丰南区看守所的那段日子里,大批的恶警和打手对大法学员进行了流氓式的、毫无人性的疯狂强制洗脑,强制每名学员看诽谤大法的报纸和录像,然后是各种各样的体罚。

当时恶警对刘丽华进行了所谓突破性的强制“转化”。2001年6、7月份,从丰南区职校调来一叫李安的体育教师,每天强迫刘丽华在操场跑圈,在38度-39度的高温下曝晒,晒晕了等醒过来就继续晒,强迫站军姿、蹲着,不许擦汗、不许腿打弯,一个脚尖沾地(叫军蹲),天天如此,持续了一个多月。

一天下雨,刘丽华被强迫站在操场上,丰南区武装部的徐民拿着一张纸和一个豆粒,往刘丽华两大腿根中间塞,让她夹着,不许掉,恶人李安拿足球砸刘丽华的胸部,刘丽华的母亲正在被强迫的蹲着,看见流氓们侮辱女儿,就坐在地上不蹲着了,结果被恶人李安带到殴打室用警棍疯狂痛打,老母亲被打得躺在雨水中抽搐着,腰部往下被打得象穿了黑裤衩一样,两个多月不能起床。

打手们天天问刘丽华还炼不炼法轮功,只要说炼,就被带到一个专门的监室殴打,刘丽华的脸被打的红肿、嘴里吐血、溃疡,头又痛又麻,腰部以下长期被警棍打的黑紫色,头发也被揪的一把一把的掉。

他们把年龄大点的女大法学员关在一个屋里,三伏天关上所有的窗户,掐断电风扇的电源,不让屋里透一点风,一关就是几个星期,致使有的大法学员脱水、休克、有的昏迷不醒……绝食的大法学员身体虚弱到极点,站不起来,爬着走,恶人李安还在后面跟着踢。

2001年7月19日,一批拒绝“转化”的大法学员被转到了拘留所,每天被逼看录像、扭秧歌,刘丽华不配合他们的活动,被李安拽着腿从监室一直拖到操场扔在地上,后背衣服全部被划破,后背全是血道子。

刘丽华开始绝食抗议迫害,一个月之后,一个所谓北京“转化”团又开始迫害大法学员,七天七夜不许刘丽华睡觉,逼她抱着头在墙根蹲着或罚站,刘丽华困的栽倒在地上都没有知觉,腿和脚肿得吓人,恶人找来写好的“转化”书,几个人攥着她的手摁手印。

在高压的迫害下,刘丽华违心“转化”,于2001年11月13日回家。2002年2月22日,丰南洗脑学校把刘丽华叫去,说她没“转化”好,还要继续“转化”。刘丽华声明以前的保证书作废,恶人就又把刘丽华关到丰南看守所, 5月2日她转到唐山一所。

有一天,恶警叫刘丽华念诽谤大法的话,刘丽华不念,恶警罚她站了三天三夜。接着丰南610又把她关到洗脑学校,又逼她站了三天三夜。洗脑学校的恶人马玉斌威胁刘丽华说:“我们现在想把你房子卖了,然后送你劳教三年,每年6000元的生活费,剩下的钱送你妈到老年公寓。刘丽华,等你出来后叫你什么也没有了,你会为你所坚持的真理付出你后半生的代价。”邪恶一看刘丽华真的不转化,又把她弄回唐山第一看守所。

刘丽华于2003年6月24日正念回家,可是同年7月10日,派出所又强行把她绑架到唐山第一看守所,后于2003年8月8日非法判她劳教两年,关到河北省唐山市第一劳教所。

劳教所教育处处长柯继斌特别邪恶,主要负责“转化”法轮功学员;副所长阮大国扬言:法轮功学员解教只有两种形式,一种是到期解教,一种是躺着出去。

刚到劳教所时,恶警五天五夜不让刘丽华睡一点觉,以后每天到夜里一两点钟才让睡觉,这样持续了一个多月。在开平劳教所,拒绝“转化”的大法学员都被单独关一个房间,完全生活在隔离空间,一举一动都有监控人员向队长随时报告。

刘丽华和沧州大法学员程桂君,衡水大法学员杜红彩开始绝食抗议。第三天,程桂君开始脱水,身体非常虚弱,连走路都得蹲着走,下午进来一群恶警,要给程桂君灌食。恶警严红莉(现任女队副大队长)踢程桂君两脚,要她下床。刘丽华和杜红彩站起来说:“不许打人,不许迫害大法学员!”闫红利一手拎她俩一个,其他人把程桂君架走,程桂君在外面痛苦的呻吟,等到程桂君被架回来,已是脸色苍白,浑身上下都是灌食的脏物,恶警把人扔到床上就走了。

绝食第五天,恶警刘晓华(现任女队大队长)带一群恶警,把刘丽华按倒在椅子上,绑手绑脚,胶布封嘴,然后劈头盖脸的对她暴打,接着开始 下胃管,霎时刘丽华感觉眼睛往外冒、心发慌、脸铁青,窒息的透不了一点气,恶警们看她不行了,才把嘴上的胶布松开。

两天后,恶警不让刘丽华睡觉,寒冬腊月扒去她的衣服,绑在椅子上,然后打开所有的门窗冻着她,不让去厕所,每天两次灌食迫害。一值班的普教人员可怜她,拿个盆偷着给她接尿,擦擦鼻涕,结果被恶警贾风梅发现,给这个普教人员加了劳教期。有的值班普教冻感冒了,恶警贾风梅说:“你们只能怪刘丽华,没有她你们就不会被冻感冒了。”她并且不许刘丽华闭眼,一闭眼就打醒她,刘丽华被绑在椅子上六天五夜,放下来时,胳膊、腿肿得走路都困难。

2004年2月初,刘丽华和程桂君、赵玉环又开始绝食抗议,每天被男犯人给灌食,医生有时在旁边看着,有个年龄大的男犯人手不停的哆嗦,药管都打碎了两个,急出了一身汗,说不想干了,恶警却说:“没事,练练就会了。”可是在录像时,他们就换成恶警医生亲自操作。

一次,恶警医生身穿白大褂、戴着大口罩和帽子,女恶警也身穿警服,原来是要给绝食的大法学员灌食录像,刘丽华不配合,高喊:“法轮大法好!”结果被恶警绑在椅子上,用擦地的墩布堵住嘴,恶警王燕华(法轮功女队中队长)和另一名恶警梁小慧(法轮功女队小队长)按着她灌食,临走时,恶警王燕华还恶狠狠的说:“别给她解开,别让她上厕所。”恶警把绝食的赵玉环藏到洗澡间,绑在椅子上,蒙上她的眼睛,用胶布封住她的嘴,然后指使女犯人打她,还答应给女犯人减劳教期。

2005年7月9日,刘丽华被解教,她从早上等待妈妈来接,直到下午才让走,谁知大门一开,眼前出现的却是丰南610、城区办、居委会和三辆车,十几个恶人把刘丽华拉到车上,押到唐山洗脑学校。在洗脑学校这段时间,刘丽华先后两次绝食抗议,经过一个多月的努力,于2005年8月15日正念回家。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