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610洗脑班及其人员真面目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9月27日】作为对青岛610的知情人,觉得有必要对邪恶内幕做一曝光,也希望更多的学员和知情人士站出来揭露邪恶610。

青岛市610是每周一至周五上午由青岛市610内部工作人员给学员洗脑上课,一个月为一轮,包括中国所谓的法制,诬蔑攻击法轮功的内容,对伟大的师尊的生平进行歪曲诽谤。

周六、周日上午看自99年7.20以来央视“焦点谎谈”诽谤法轮功的烂节目和以往“转化”学员的“揭批”录像,其实这些学员早就爬起来继续学法修炼了,像这种东西怎能欺骗了真修的大法弟子吗?

(一)青岛610迫害大法弟子采用的具体手段:

1.搜集家庭、单位、个人的信息做为打击学员的隐私资料。利用陪教套学员的话。

2.不许学员之间讲话,利用那些在社会招来的红卫兵式的男女青年看管学员。见到学员讲话就气急败坏的大声呵斥,和社会上的地痞一样。

3.学员没有自由,每天除了上课、做作业,只能呆在房间里,连去卫生间都要邪恶陪教跟着。

4.盗用佛教、道教的书籍中的点滴,断章取义,在课堂上大肆攻击法轮功和法轮功创始人。

5.课堂上为了“转化”法轮功学员的思想,610人员会大发雷霆,拍桌子骂法轮功学员---不分男女学员,用手铐、脚镣、监狱、劳教来威胁坚定的学员。

6.在课堂上,执行江××的“群体灭绝政策”,称:不转化,就是敌人,把你定为敌人怎样整你都行!

7.青岛610对外号称“青岛市法制教育培训班”,实际上是一个“泯灭人性的洗脑班”。

8.强迫学员抄写诽谤法轮功及其创始人,仇恨真善忍的书,名字叫做《欺世谎言》,书中包括“天安门自焚伪案”各种编造造假的杀人、自杀等等案例。

9.精神和思想迫害:当法轮功学员坚信自己的信仰时,公然叫嚣“给你换个地方认识认识”(孙贵美语),“先做思想工作,做不通,那就手铐、脚镣”(耿世骧语),“只要你不转化,随便找个理由就可以把你再整进来”(王洪军语)。

对于做不通“思想”工作的学员,在精神上迫害,“名誉上搞臭”,不分青红皂白随意对法轮功学员在精神上和思想上谩骂式的人身攻击,正是江×ד名誉上搞臭”政策的具体体现。

10.不讲法律,“洗脑”与“诛心”并用。在里面如果一个学员说不炼法轮功了,还不行,还要求你写“五清”,即“认清”法轮功所谓对社会、对家庭、对个人、对单位、对国家的“危害”,用孙贵美的话讲就是要你彻底与法轮功决裂,美其名曰“死而复生”,这是一场真正意义上的对法轮功学员精神上的“摧残”,

(二)洗脑班陪教其人其事

1.陪教刘德明

刘德明对暴打学员之事积极参与,亲口炫耀打过法轮功学员,对“转化”学员的事非常卖力。刘德明曾在2004年将一位反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的脑袋死命的向墙上撞,这是他亲口告诉我的。他曾对我说“这里(指610)的管理是监狱式,并‘点化’我要遵守610的‘规定’。”

一次耿世骧“讲课”时,拿起一份学员散发的真象材料,内容是讲不炼功人在遇到触电危险时喊“法轮大法好”得到大法保护的故事。耿世骧在“课堂”上拿我来现身说法“小谭,你来试一试(触电)”我随口说了一句“你先来”。

就这一句话,招来邪恶刘德明在“课后”对我的辱骂。当我劝它讲话不要那么粗鲁时,其人变本加厉的吆喝“要是在以前,我早就一脚飞过去了”,意思是大法弟子在课堂和这些所谓的“老师”顶嘴的话,他早就大打出手了。

2.陪教耿世骧

耿世骧自诩读过许多佛家、道家的书籍,利用它知道的那一点佛教、道教的说法,在课堂上大肆攻击法轮功和法轮功创始人,想以此来打击学员对“真善忍”的坚定。耿世骧曾对法轮功学员的家属讲过这样一句话,“我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其人品性由此可见一斑。

辽宁沈阳马三家劳教所曾将十八名法轮功女学员衣服扒光关进男牢房,耿世骧在课堂上竟然公然声称法轮功学员作假。耿世骧在课堂上为了“转化”法轮功学员,大拍桌子,骂法轮功学员--不分男女学员,并用手铐、脚镣、监狱、劳教来威胁坚定的学员。

耿世骧对于法轮功学员在真象传单上称呼其为邪恶、恶人之事感到异常“委屈”,在课堂上声泪俱下,几乎是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道“如果让我的女儿看这些(传单),她们会怎么想?……”耿世骧,试想一下如果你的女儿(耿世骧有两个女儿)也遭到这样“待遇”,你还会这样说吗?为了你和你家人的将来,不要再做为中共恶党卖命的事了。

3.陪教王洪军

在课堂上,公安局处长、610人员王洪军主讲:为什么说与法轮功的斗争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政治斗争?他公然对我说:不转化,就是敌人,把你定为敌人怎样整你都行!从王洪军这段话中,我们也可以看到其实际上是公然执行江泽民的“群体灭绝政策”。其为公安局处长,没有法律意识,不懂法律。

王洪军是610的主要负责人,其为人阴险,心狠手辣,表面没有像耿世骧那样跳得厉害,但对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的态度心理极端变异。实际上610里面最邪恶的事情都是他一手策划。

610更象是一个人性的屠宰场,耿世骧和王洪军就是这个屠宰场的刽子手,此人颇有点杀人不眨眼的味道。在610里整人、打人的事多半是他主事的。而耿世骧更象一个工具和傀儡而已。

4.女打手兼保安曹某,20左右,青岛城阳人,动辄对法轮功学员大呼小叫,对待法轮功学员心理极端扭曲。

5.恶人孙贵美(女)和姜纯斌(男)。

孙贵美在课堂上大肆为中共邪党脸上贴金。其人非常虚伪,把大法弟子的善良当作好欺负,变本加厉的在思想上加以迫害。她曾为了让我写所谓的“揭发”材料,竟然要求我抄写一本谎言的书《欺世谎言》;要求在思想上“死而复生”写类似“文革”期间无限上纲式的自我批评。

王涛静的小孩在2005年农历新年前夕去看望自己的妈妈,当时孙贵美接见。初时孙表现出一幅关心孩子的样子,伪善的对小孩问寒问暖,故作关心的对小孩讲“劝劝你妈妈写个保证书就可以回家过年了……”当王涛静的小孩对妈妈讲:妈妈,你也不小了,该怎样做你也应该知道了。就这样一句话,马上招来孙贵美的一顿白眼。以后王涛静的小孩再去看望妈妈,都被孙贵美挡着不让见。其道德品质居然不如一个小孩。孙贵美在610里职位不高,但对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却很铁心。在我刚到610洗脑班的时候,孙贵美动不动就对我说“给你换个地方认识(迫害)”。当我终于对她的本质认清楚,并质问它“你们这里谁负责?如果我不‘转化’,你们想怎样处理我?”伪善的孙贵美嗫嚅半天,才说道“我们这里归青岛市委管,如果不转化,有劳教的(象大法弟子宋金荣),有判刑的,……”此后再也不说给我换个地方认识认识了。但此后又拿我父亲的身体来说事“你父亲血压高,你要早点出去对你父亲的身体也好”我回敬了它一句话“我父亲的身体早就好了”事实也正如此。

姜纯斌(男)用带有攻击性、侮辱性的语言诽谤法轮功及法轮功学员的声誉和人格。其人说谎的本事是张口即来,讲话极具欺骗性。

在我快从610的洗脑班出来前夕,姜纯斌让我写“保证”不再炼法轮功,被我拒绝。当时《九评》已经出来,我还不知道,姜纯斌这样对我说“小谭,我们也有说违心话的时候,你写一写我也好交差,出去后你想怎么的我们也不管”见我态度坚决,他又心虚的说“小谭,共产党不会马上就倒台吧,还有几年日子吧。”

6.公安局的崔某和打人事件

崔某人面兽心,个子瘦长,打人手段狠、毒、辣,警校毕业不久,是610的一名打手,里面的保安、打手都是其亲手调教。他亲手打过我。对待学员非常伪善。

我刚进去时,他曾用手采住我的头发警告我不许在里面炼功。其人讲话时阴森森的,颇能在610里搞点恐怖气氛。说话和做事就是一个社会痞子。他协同保安钟林(已辞退)把我打得鼻梁出血,左眼瘀青,左脸颊留一块伤疤。

具体情况是这样:在我刚进到610不久,就因为没有遵守里面的所谓“规定”,被警察崔某和保安钟林(音)拉到房间里打。崔某先是用乒乓球拍照着我的嘴猛扇,而后将我一脚踹到床上。保安钟林是退役军人,青岛市团岛人。他一脚踹在我的脸上,致使左脸留一块伤疤,左眼瘀肿。崔某继续用脚往我的脸上踢,用拳往我的脸上打。鼻子被崔某打得鲜血喷到床单、地板、和我身上穿的羊毛衫上。当时邪恶陪教刘德明在一边狂叫“打死这个法轮功”。而后为掩盖行凶证据,又强迫我将地面拖洗干净。刚到610里面时,因为身体不适,常常反胃,崔某竟拿着一支点燃了的烟头往我嘴里塞,说给我“治治”。

事后,耿世骧对我要“严管一个月”。事后孙贵美假惺惺的对我说法轮功学员散发的真象材料里讲610里有地牢、对学员灌辣椒水是“编造”的。可当我向孙贵美反映自己被打一事时,孙没有回答,但却用眼神向邪恶陪教刘德明示意,刘马上就像疯狗一样对我狂骂“你他妈那个X,对你们法轮功就要灌辣椒水、上老虎凳……”刘德明已60多岁,言语粗鲁下流。刘德明在610做事多年,对法轮功学员做的坏事很多。

最后在我快要离开610的时候,孙贵美又提起这里没有虐待学员等等,我不得不将崔某等人打我的暴行再提出来,孙贵美这时又换了一个说法,说我在610里没有遵守这里的规定,小年轻打了你几个耳光,算不了啥。而崔某等人在打我之后第二天,崔某又在厕所对我说:再不老实,下一次就不是这样了,就有警棍、手铐、老虎凳伺候了。

7.章某某和610工作人员贾书记的女人

章某某,女,30多岁,主讲香港凤凰卫视窦文涛写的敌视歪曲法轮功创始人的书--《其人其事》。章某某已遭到报应,腰部被打上钢板,但仍不知悔改,继续为610迫害大法卖力。

仅举两例:其人在课堂上大肆诋毁法轮功创始人,不惜用中共在几十年统治期间积累的整人手段,对学员实行攻心战术颠倒黑白,混淆是非,以达到对学员洗脑的目地,强售其奸。

在课堂上章某某肆无忌惮的讲:在这里(指610洗脑班)不“转化”,進去(指被非法劳教)还要再“转化”。在我从610回到家后,章某某又来过我家中,还有居委会的人陪同,还有一个人是610工作人员贾书记的女人。此人在我被非法关在610洗脑班时,曾非常嚣张的对我讲,如果不抄写那本诽谤大法的书,就休想出去。在我问及它的姓氏时,此人故作姿态的讲:你看我脸这么黑,就姓“黑”吧。

最后它们走出门口的时候,我说道:我送送你们吧。此女人以非常快的速度将我家门关上,说道:不用送。我站在我家厨房看楼下动静,就听到此女人正在报告我的情况。我一下子明白了,这帮人是来套我的话,执行王洪军的“随便找个理由就可以把你再整进来”。

8.孙同泰

孙同泰主讲中共政策、法规,在课堂上公然宣称610在监听、监控大法弟子家庭电话,通讯、互联网络。孙同泰曾攻击不“转化”的学员“脑子有病”。曾在课堂上讲“不遵守这里的规定,就是劳教、拘留”。曾在课堂上公然推搡大法弟子王涛静,当时王涛静在课堂上揭露610使用武力强制每天将她在地上拖来拖去,上所谓的“法制教育课”,并将自己穿的高跟鞋子的鞋跟都在地板上磨尖、磨穿了,当时王涛静将自己穿的鞋子脱下来让大家看。孙同泰当场恼羞成怒,全然不顾及自己的身份,大跳起来对着王涛静劈头盖脸的一阵暴喝,随之竟不顾及王涛静是女性,从讲台上猛然窜出来硬生生的将王涛静猛的推出上课的房间大门。

(三)大法弟子共同揭露迫害

其实到了今天,邪恶610还能够这样猖獗,不能不说和青岛同修在揭露他们迫害方面做得不够有关系,许多方面都应该从法律方面去考虑考虑,揭露他们的非法关押、转化、抓捕、灌食。当时在610里面,初始我也很被动,不知该怎样面对这一切,后来师尊在梦里点化我要从法律角度着手,我才开始考虑610他们对我采取行动的非法性。

今天写出来,也想提醒同修也不要忽视法律方面也要无漏,当时在里面遭到迫害的还有其他几个同修,希望都能站出来,把他们的迫害手段都讲出来,更好的窒息邪恶,做好大法弟子要做的三件事。

一直想把自己在610经历的内幕写出来,但初始怎么也找不到合适的词句来描述自己的感受,而且许多迫害大法的东西是在另外空间显现的,经过看《九评》,明白他们都是受共产邪灵的指使,这样写出来,对他们人性明白的一面也是一种拯救。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