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幕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9月29日】吉林监狱位于吉林市军民路100号。自1999年 7.20以来,吉林监狱紧随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的群体灭绝性政策,利用警察、犯人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各种身心摧残,采用各种流氓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其邪恶程度令人发指。

吉林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迫害手段包括:成立严管队、关小号、上固定床抻四肢、指使犯人施暴、抓生殖器、24小时监管、强迫灌食(吉林监狱下令:往死里整,灌死算正常死亡)以及不准会见家属、不准与亲属通信、不准见监狱检查组、扣留申诉材料等等。为了掩盖犯罪事实,害怕他们的罪行被进一步曝光,监狱还对坚定的大法弟子长期单独关押残酷迫害。

已知被吉林监狱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有刘成军、张建华、崔伟东、魏修山、何元慧。

下面是他们迫害大法弟子的主要手段:

一、洗脑班

吉林监狱利用犯人在各监区设立洗脑班,洗脑班是利用犯人迫害法轮功学员,强迫威逼法轮功学员写下所谓的“四书”“五书”,叫法轮功学员坐木板体罚。如有不对,他们就随意打骂。更有甚者,三四个犯人打一个大法学员,石国宏被踹断肋骨,屁股用木板打得血淋淋,刘成军被迫害致死。许多大法学员身上一块紫一块青,曹中华被打掉门牙,而且每天坐木板时间长达15-16个小时,甚至有的不让睡觉,郑伟东九天不让睡觉,不让与任何人说话,接触,不准走动,上厕所大小便有人跟着,有的监区内还设有抻床。

二、小号

从2003年10月份开始,为进一步迫害法轮功学员,吉林监狱设立了所谓心理矫治中心,其实就是10多个小黑屋(小号),在小号的地上安四个铁铐,把人固定到上面,每个小屋还有一个抻床也叫固定床,是残酷折磨人的一种刑具,把人固定到床上,四肢用铁铐扣住,可以随便折磨人,踢、打、上身上踩,用开水瓶烫、用针扎、不让睡觉,其中最残酷的就是把人固定住,腹面朝上,然后往背上加东西(主要是棉被、水瓶、木板等),他们加压力,把整个人整个身子悬起来,整个四肢都被抻紧,手脖子、脚脖子的肉慢慢的被撕开,手脚已经不过血,骨头节都被抻开了,撕心裂肺的痛,而且是腰部向上拱,头向后抑,呼吸困难,脸色苍白,完全可以让人瞬间死亡,有的法轮功学员被他们固定到床上达两个多月,短则十多天,二十多天,还有一个多月的,身体受到严重的摧残,身体肌肉开始萎缩,四肢无力,走路扶着墙走,骨瘦如柴,到冬季手脚都冻伤。

监狱还设有所谓心理室,是教育科恶警李永生、王彦青直接迫害大法学员的地方,他们把法轮功学员叫去谈话,如不屈服就强行送去严管迫害,这就是罪恶的心理咨询室,在严管队,犯人管好人,犯人打好人,体罚虐待、侮辱是家常事。

2004年4月份恶警利用“心理矫治中心”第二次集体迫害坚定的大法弟子,长达一个多月。

三、严管队

吉林监狱严管队是监狱的牢中牢,原本是专门迫害压制那些不服管教的犯人的机构,现在用来迫害法轮功学员,成为吉林监狱实施法西斯式管理的一种残酷手段。被押入的人可以说一切权利都被剥夺,任何一项自由都没有。

在严管队,大法学员被迫每天早上5点坐木板一直到晚上8点,在一天时间内都得挺直腰、背、脖子,不准动,坐硬木板长达15-16小时,必须端正不动,稍有动就招来一顿打,有的人因肺气管有病咳嗽就会招来一顿拳脚。

一天只有三、四次活动的时间,而且每次也超不过5分钟,上厕所也有时间规定,一天三顿饭,每顿都是一碟小咸菜,一个窝头,对他们来说只要饿不死就行,被关押最短的一个多月,最长10个多月,三、四个月是平常事,有的人臀部被坐坏了,开始溃烂,有的人坐出肺结核、胸膜炎,有的人瘦成皮包骨,走路一晃一晃的。严管期间如有病,只要不严重,不出现危险,他们是不会放出来的,

最没人性的是晚上不让上厕所,说政府规定的,让人往被窝里便。最狠毒的就是他们叫犯人看着,在这期间如果有人动一下就可大打出手,轻则用拳头打腰、肋,重则脚踹,用膝盖或拳头打头部、脸部。

严管队设抻床,如有不听的或坐不直的就强拉上抻床,多数手腕子的肉都被撕开了,手背浮肿,有的人被抻一个多月,在抻床上犯人可以随便打骂。

以下是在吉林监狱被迫害的部份法轮功学员的情况:

何元慧,2003年八月入狱,在洗脑班被迫害之后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在05年抢救无效被迫害致死。

刘成军,2002年入狱在洗脑班遭毒打折磨,在2003年10月份反迫害开始绝食,最后被送到法外医院迫害2个多月,在04年12月份送回监狱医院,在医院强行灌食,后送到中日联谊医院抢救无效,被迫害致死。

崔伟东,2003年2月份因写严正声明被送严管迫害,后因身体不行送到医院,在04年5月被迫害致死。

杨光,2002年被判重刑15年,因在长春市局一处受十多次大刑造成双腿致残,被抬入吉林监狱,在吉林监狱受尽酷刑折磨:毒打、关小号、送严管迫害、上抻床、长时间单独关押与外界隔绝。后被送入监狱内部的“裸体区”,长年赤裸下身。2005年8月,吉林监狱加重对他的迫害,现杨光已全身瘫痪,胸膜炎、肾积水,全身器官衰竭,命在旦夕,监狱对外界谎称“保外就医时间未到”拒绝释放,其真实目的是想杀人灭口。

王凤才,2003年到监狱不写“四书”又被强行送入严管迫害,在严管期间被强行上固定床10多天。在2003年10月因写声明被送到所谓“矫治中心”迫害20多天,在这期间犯人给他上刑用开水壶烫他,现在肚皮还有伤。04年3月因写经文被送到矫治中心上刑20多天后,又被送严管迫害一个月。2005年5月因揭穿邪恶被送严管迫害,在严管期间身体受到严重摧残不能进食,被放回监区,恶警说他绝食,将其送到医院迫害,2天后发现病情严重,7月13日送到吉林省中心医院,现情况不明。

王启波,因讲真象被押严管迫害两个多月。

云庆彬,2005年4月15日因拒绝“转化”,被强行严管3个多月,在这期间被犯人摆野戏弄折磨,现在身体虚弱,很难自理。

张宏伟,2002年到监狱就关押到严管队、小号迫害近2年,多次被拉抻床,折磨得死去活来。2004年2月因为被监护犯人打骂,出于防卫反击一下,则被找借口由恶警王志清等人送到严管队迫害两个多月,后因张洪伟身体不行才被放回监区,现在走路很艰难。

孙迁,2004年9月押小号固定7-8天后,转到严管迫害2个多月,2004年12月因写经文被押小号后又转严管迫害3个多月,2005年因与功友传阅经文被押小号迫害至今。

张文峰,2005年7月因拒绝“转化”被严管迫害至今。

蔡向军,2004年12月押严管3个月。

李虎哲,2003年11月初不写“四书”被押小号固定一个多月。

周连生,2002年到监狱,先经洗脑班迫害,于04年11月份因教育科谈话未成,将其送到严管迫害。

林洪飞,2004年初因要”四书”而绝食,被押矫治中心一个多月,2004年8月因反迫害绝食被送到严管迫害,后因身体不行才被放出。

张德胜,2004年11月因拒绝“转化”,强行送严管,双腿受到严重伤害,生活不能自理,后才被放出严管队。

张维喜,2002年到监狱在洗脑班让犯人毒打折磨,2003年因身上有经文被送到矫治中心迫害一个多月,2005年3月转到铁北监狱迫害

杨均生,2004年因抄经文被送到矫治中心迫害一个多月左右,现已回家,四平人。

冯功才,2003年春节看讲法被强行送到严管抻床迫害,最后人被抻休克才放下来,不能行走。

刁树军,2003年10月因写严正声明被严管3个多月。

王俭,因看经文在2005年7月份被押严管至今。这期间上抻床被抻。

刘兆剑,入狱一直被押严管10多个月,后因身体不行被放回监区。

金龙哲,2004年2月因反迫害被犯人殴打后送入严管,因臀部溃烂才放出。

孙立龙,2002年12月到监狱在洗脑班遭犯人毒打不让睡觉折磨,2004年3月因抄写经文被押严管迫害2个多月,后因身体不行才被放出。

石国宏,2003年到监狱在洗脑班被犯人将其肋骨打断,2004年因写声明被押严管迫害。

王杰,2005年5月9日因看经文被严管迫害。

姜涛,2005年5月3日因看经文被严管迫害。

吴玉凤,2003年入狱严管7-8个多月最后身体不行,已保外。

梁振兴,2002年入监狱在洗脑班遭犯人毒打折磨,2003年10月因反迫害被送矫治中心迫害,2004年7月因拒绝“转化”,被严管迫害2个多月。

刘歌群,2003年10月入狱,在洗脑班迫害,04年10月因教育科谈话不成强行送严管迫害并上抻床迫害。

武子龙,2003年10月入狱,在洗脑班坐板体罚。

郑伟东,2002年7月入狱,在洗脑班遭毒打,九天不让睡觉,2002年10月因写严正声明被上抻床迫害,2003年7月和同修说话被犯人毒打后找借口说抗拒劳动押严管迫害4个多月,现在被转到四平监狱。

王健民,2003年11月份因拒”四书”被送到“矫治中心”迫害,后因心脏病才放回来,现在被转到四平监狱。

陆树林,2003年在监狱洗脑班迫害。

武克力,2003年11月份入监狱洗脑班受到迫害。

齐鹏久,2003年3月入狱,在洗脑班遭毒打,04年10月份因教育李干事谈话不成强行送严管迫害。

刘景新,2003年10月入监在洗脑班遭毒打,05年1月份拒绝“转化”,被严管迫害并上抻床。

徐浩,2004年2月因反迫害,被送到“矫治中心”迫害,其两脚腕严重溃烂,2005年7月拒绝“转化”,被严管迫害,后因屁股溃烂将其放回。

史文卓,2005年5月向监狱反应同修被无理毒打 、被开水烫伤等情况触怒了教育科,教育科李永生找其谈话未成后被严管迫害,并告诉严管犯对其可以殴打折磨,后又上抻床迫害,抻犯了心脏病,高血压先后去医院检查三次,最后放回监区。

邹继成,2004年1月份入狱,在洗脑班受过迫害。

袁生财,2002年12月份入狱,在洗脑班威逼迫害。

于喜德,2002年12月份入狱,在洗脑班遭毒打迫害。

田儒凯,2004年2月份在洗脑班遭受迫害。

谭秋成,2002年11月份入监,2003年10月因不写“四书”被送严管迫害,并上抻床迫害一个多月,手腕严重溃烂,身体受到严重摧残,2004年4月因制止犯人打同修被打,后被严管迫害2个月。

郝迎强,2002年7月份入监,在洗脑班遭犯人毒打后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在2003年4月保外就医,在2005年4月份又被绑架到吉林监狱,现在身体非常不好。

我们在此呼吁全世界正义机构、组织和个人,关注发生在吉林监狱的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利用一切手段,阻止迫害的发生,严惩迫害元凶!

我们奉告吉林监狱仍在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恶警:你们可以选择的机会已经不多了,不要继续为了那一点既得利益抛弃良心和道义,甘心做中共残害善良的帮凶,江××曾叫嚣“要在三个月内消灭法轮功”,六年过去了,他做到了吗?在过去的六年里,江及追随其迫害法轮功的官员们已经被30多个国家和地区以反人类罪、酷刑罪和群体灭绝罪起诉。一切罪行只能是欲盖弥彰,一意孤行只能是自投法网,不要助共为虐,请在善良与邪恶之间做出正确的选择,脱离邪恶,停止迫害,为自己选择一条光明正道。

吉林监狱恶人恶警名单:

李永生,教育科干事
李壮,教育科科长
刘长江,负责政治
李强,正监狱长
刘伟,副监狱长
郭东彪,五监区干事
王士杰,刑法执行科科长
王彦青,教育科干事
谭付华,狱政科科长
杨小天,看守队队长
王志青,十一监区队长
魏向辉,十监副队长
胡忠学,十监干事
岳钢,九监区队长
崔云彪,九监区队长
赵英彪,八监区管教
岳言明,原二监区队长
张健,二监区管教
李玉娇,二监区队长
刘显章,狱政科副队长
武东丰,十一监区队长
林志斌,五监队长
唐国中,十一监区干事
崔军,七监区队长
张宝志,干事
张键华,五监区管教
孟海波,二监区管教
这些人都是直接迫害法轮功的凶手

吉林监狱电话总机0432-4881551

以下是监狱分机号
3001---监狱长李强
3002---副监狱长王玉范
3003---副政委刘长江
3004---副监狱长王成武
3005---副监狱长刘伟
3006---贺长明
3007---李士进
3008---赵信超
3300---领导值班室
3009---办公室
3020---干部科
3021---干部科
3022---宣传科
3200---团委
3024---纪检
3026---工会
3666---狱政科
3028---管制
3040---教育科
3999---刑罚执行科
3077---驻监组

一监区---3061
二监区---3062
三监区---3063
四监区---3064
五监区---3065、3085、3095
六监区---3066、3086、3096
七监区---3067、3087、3097
八监区---3068、3088
九监区---3059、3089、,3099
十监区---3110、3120
十一监区--3111、3131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