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份:61宗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得以证实(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9月5日】(明慧记者古安如综合报道)根据明慧网资料统计,2005年8月份,共有61例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的消息通过民间渠道被证实。至此,从1999年7月20日中共以及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公然迫害法轮功至2005年8月31日,被证实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达到了2800人。

61宗迫害致死案例分布于17个省、自治区和直辖市:辽宁省、黑龙江省各9例,四川省8例,山东省7例,吉林省、河北省各5例,甘肃省、湖北省、贵州省、安徽省、北京市、重庆市各2例,湖南省、陕西省、江西省、天津市、上海市各1例,因中共对于迫害的掩盖和封锁,有1例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的所属地区尚需进一步核实。

61例迫害致死案中,妇女25人,占41%;年龄在50岁以上的老人33人,占54%;61位受害法轮功学员中,28人死于2005年,6人被害死于刚刚过去的8月份。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中,年龄最轻者仅21岁,家住辽宁省沈阳市大东区的法轮功学员时培峰。

被证实的案例中,许多案例迫害事实野蛮残酷、触目惊心,充分反映了迫害的灭绝人性。

* 吴春龙30壮年被佳木斯劳教所害死

吴春龙,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大法弟子,被佳木斯劳教所迫害致生命垂危,2005年4月30日被送回家时骨瘦如柴、神志不清、不会说话。在亲友的照顾下稍有恢复后,又遭受佳木斯劳教所指使松林派出所监控。吴春龙在骚扰和恐吓中于2005年8月20日含冤去世,年仅30岁。


吴春龙被迫害致死前一周

2005年8月20日凌晨2点,吴春龙含冤离世

吴春龙含冤离世

吴春龙去世时骨瘦如柴

吴春龙是1995开始 修炼法轮大法的。那一年的春天,吴春龙去孟家岗金矿干活,由于炕热、屋子透风,突然得了一种病,活也没干上,就回到了家里。医院诊断为风湿性关节炎,腿肿得不能走路。中药吃了60多付,可是抑制住了,一到春秋两季就犯病。后经人介绍,吴春龙炼了法轮功,很快他就尝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

1999年7月,中共恶党开动全部国家机器诽谤大法,吴春龙以自己的良知,不顾个人安危两次进京上访,以亲身经历向世人讲述大法的美好,不料却招来横祸,两次被中共恶党非法劳教直至迫害致死。

第一次是1999年11月3日,吴春龙被非法判劳教三年,在佳木斯劳教所受尽非人折磨。2001年11月末,吴春龙因炼功被罚坐“老虎凳”7天,其他法轮功学员要求释放吴春龙,没有得到结果,于是,多人绝食抗议。姚中良、夏至良、董少华、李景峰被送到通讯室灌食(插鼻管),在绝食期间,他们双手被扣在床两侧,人只能坐着或躺着,双脚被布带固定。吴春龙的父亲为了能见到被非法关押的儿子,已经被迫花掉近两万元。2002年年底吴春龙被释放。为了躲避恶人的跟踪骚扰,吴春龙和父亲搬了五次家。

2003年10月份的时候,吴春龙为了家里的生活,只得借钱开发廊,11月8日发廊开业了。11日中午,英俊派出所民警安全义把吴春龙又给抓走了。2003年底,吴春龙被中共恶党第二次非法劳教三年。吴春龙的父亲为了能见到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的儿子,三年中被迫花掉近两万元。

在佳木斯劳教所遭到刘洪光、杨春龙等七、八个恶警酷刑折磨。吴春龙绝食抗议恶警的非法行为,遭到不法人员的野蛮灌食,并且被强制灌下不明药物。几天后,吴春龙出现昏迷状态,经常便在床上。在绝食七、八天时,吴春龙的膝盖以上至腰部肌肉瘫痪,没有知觉,腿不能动,胸部发凉,头脑迟钝,没有思维,整个人瘦得皮包骨,此时生命已危在旦夕。

即使这样,劳教所恶警不但不放他,还加重对他的迫害。有一次,吴春龙突然在昏迷中惊醒,见恶人们把他拖到水房用凉水冲他,然后再把他拖回来。还有一次,吴春龙又一次在昏迷中惊醒,疼痛难忍,见劳教犯人王福用手使劲抠自己左侧锁骨头。这是他能记得住的。

由于吴春龙经常喊“法轮大法好”,犯人王福竟然在恶警的指使下毫无人性的用毛巾沾上稀屎塞进他的嘴里,昏迷中的吴春龙经常被口里的毛巾憋醒。

吴春龙被折磨致生命垂危,劳教所怕担责任,于2005年4月30日,由恶警杨春龙和刁玉坤用出租车把吴春龙送回家。在把吴春龙交给家人之前,中共恶警首先欺骗吴春龙的父亲写了一个担保书,要家人自负一切后果;然后丧尽天良的要敲诈勒索5000元钱。吴春龙的父亲没有钱,最后现凑了300元给了恶警。

刚刚回家的吴春龙骨瘦如柴,佝偻着身子,神志不清,目光呆滞,没有任何表情,连自己的父亲都不认识了。他脸色苍白,脸的左侧比右边大很多,一只眼睛严重充血,显然是被毒打所至。亲友问他话他不吱声,没有反应,好象没有记忆、没有思维。

经过功友们的帮助,和他一起学法炼功,吴春龙的身体恢复了许多,肿胀的脸也消了,有时也能说几句话了。

但是5月18日,佳木斯劳教所来了一人到松林派出所,叫包片民警阴小东监控吴春龙。19日一早,阴小东就到吴春龙家,让他到派出所去一趟做笔录,还要每月汇报一次,并且扬言:等吴春龙身体好了以后还得送回劳教所。20日,阴小东又来到吴家,让吴春龙办理暂住证、照相等等。

吴春龙被迫离家出走。吴春龙本来被迫害得意识不清、受到了极大刺激的神经刚刚开始恢复,恶警的这一逼迫,使他顿时又处于惊恐的回忆痛苦之中,劳教所的残酷迫害让他不寒而栗。他饮食渐渐减少,不吃也不知道饿,勉强喝点稀粥,不断的拉稀,身体越来越瘦,最后高烧不退,呼吸急促,神情紧张,时常精神恍惚,连自己的亲朋好友都不认识。

7月20日,阴小东再一次到吴家紧逼,找茬要吴家所租房子的房主交10元钱给派出所。吴春龙见到警察阴小东后,再一次受到严重打击,精神完全崩溃。

8月20日凌晨2时左右,吴春龙含冤而死,年仅30岁。这个年轻生命的惨死再一次让人们看清了恶党毫无人道的残暴。

* 康云岭在抵制迫害、流离失所中含冤离世

康云岭,吉林省辽源市大法弟子。在遭受不法人员一年的追捕后,康云岭于2005年8月含冤去世,年仅36岁。

康云岭家住吉林省辽源市龙山区西宁街11委3组,他1993年得法,分别参加师尊长春、大连两次讲法班。在大法遭受迫害后,由于坚持修炼大法,曾被非法劳教迫害。

2004年7月5日,康云岭由辽源市携带真象资料乘汽车去东丰县,被恶人举报,下车后被县警署魏东、于某二人绑架,并遭到殴打。后被非法关押在东丰县看守所,随身有1700元现金,4个存折被强行勒索。

7月7日,康云岭开始绝食抗议,又遭到强行野蛮灌食,身体受到了严重摧残,极度虚弱。

看守所怕承担责任,20天后强迫家属交2000元保证金后被释放,当时他身体极度虚弱,有生命危险。回到家中后,继续遭到警方多次骚扰迫害,康云岭被迫流离失所。

康云岭正常时的照片

被迫流离失所、四处流浪后的康云岭(2005年7月份拍的)

之后康云岭四处流浪,辽源市国保大队四处追捕他,并多次骚扰他的家人。在这期间,由于没有生活来源,十分拮据,但他省吃俭用,也做了大量的讲真象工作。

2005年7月,康云岭的精神和肉体健康状况严重恶化,消瘦至70-80多斤,于2005年8月18日零时含冤离世。

* 詹业安被迫害致全身瘫痪而死亡

詹业安,女,57岁,贵阳市医学院职工。詹业安因坚持讲真象,被劫持到贵州女子劳教所长期迫害,全身瘫痪,人瘦如干尸。2005年5月底左右不法人员看她不行了,才将其送回家中。詹业安于2005年6月16日离开人世。

在恶党迫害大法开始后,单位停发她工资并不给安排工作,其丈夫也和她离婚。她坚持修炼大法、向政府及公安部门讲真象。据悉,2002年8月回上海探亲,在讲真象时,被上海公安非法抓捕。詹业安被非法判三年劳教,非法关押在贵州女子劳教所迫害。

据目击者说,2003年初春的一天恶警让詹业安出来放风,可是她根本就无力走动。我见她闭目靠在院围墙上身体很虚弱的样子,恶警李剑莹问詹业安吃饭没有?詹业安不答,包夹说:“吃了半包方便面。”李剑莹谩骂詹业安,此时只听詹业安用力喊到“法轮大法好!”那些吸毒人员从四面扑向詹业安,堵嘴的堵嘴,抬的抬脚,飞快的将她抬起冲回房内去了。

在贵州女子劳教所,詹业安被不法人员长期迫害,因长期绝食抵制迫害,而被长期折磨灌食,到最后生活不能自理,全身瘫痪,人瘦如干尸。

不法人员把詹业安转移到公安厅医院三楼,于2005年5月底左右看她不行了,才将其送回家中。到家后,她用微弱的声音喊了:法轮大法好!回家不到二十天,于2005年6月16日便离开人世。

* 宁军屡遭非人折磨去世

宁军,男,五十多岁,电大毕业,家住黑龙江省牡丹江市西安区西二条路。1996年得法修炼,做好人,严格要求自己,不断地提高心性。修炼后返还以前多占的房屋,自费购买大法书籍洪法,购置放映设备放讲法录像、录音和教功。

在99年7月20日前夕,宁军和同修一起到俄罗斯洪法。99年7月20日,在中国发生了史无前例的对法轮功的迫害。7月30日,去俄罗斯洪法的同修,在俄罗斯海参崴被通缉遣返,在东宁海关被中国外交部、国家安全局和公安局联合绑架,搜走旅游护照、身份证及所带物品,被辗转关押在东宁公安局、牡丹江市公安局、牡丹江市西安公安分局、牡丹江市先锋派出所。在多次查无罪证,又要求签字画押,保证不再出国后,方通知家属取保回家。

1999年9月7日,宁军和同修一道去北京上访、说明真象,10日在北京被当地警察以炼法轮功为由非法抓进北京荔枝园派出所,11日送拘留所,被拒收,12日被牡丹江驻京610人员手铐劫持回牡丹江市公安局,并且强行搜去人民币4000多元,非法关押于牡丹江市第二看守所迫害。同年年底被强制进洗脑班(遣送站院内)迫害。宁军坚信大法,2000年元月2日,又被不法人员押回看守所、非法劳教二年。

2000年3月17日,宁军被劫持至牡丹江市四道劳教所迫害。在强制劳教期间,宁军坚信大法,恶警把他转换了好几个大队折磨。

宁军被迫害得肝腹水,肚子很大,走路困难,尿血。管理干事乔建伟还指使、怂恿劳教犯殴打迫害宁军,干警却视而不见。即使这样,不法人员也没有改变他的信仰,不得不将他送回迫害法轮功的大队。大队怕他死在牢房里,由警察看守住进了医院,被确诊为肝腹水,并表示活不了多久,劳教所不得不给办了保外就医。

回家后,狱警定期审问,片警经常骚扰,使他同样不得安宁。五个月后,管理科长麻立彪和出入所教导员李龙雨出面把宁军给骗回劳教所进行迫害。超期劳教9个月后,于2001年10月11日释放。

2001年11月11日又被牡丹江市西安公安分局绑架,拷打,电棍电,利诱。在不法人员百般花样逼供审讯中,他坚定正念,一个星期回家了,继续说明法轮功真象。

2002年9月9日,在遭到通缉半年后,宁军在牡丹江市红旗医院讲真象,被患者告发,被绑架到牡丹江市爱民公安分局受尽酷刑,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

在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宁军被迫害得生命垂危。2003年年末,看守所曾向办案单位爱民公安分局开了二次病危通知书,都被不法人员以种种理由、借口不预办理,同时将他非法判刑五年,于2004年春节前,劫持至牡丹江监狱继续迫害。

2004年9月,宁军被监狱诊断病危,要到市医院检查,家属付钱后,直到11月监狱才将宁军送到公安医院维持生命,同时办理了保外就医。

宁军回家后,学法修心,帮助他人,叫醒身边人,继续说明法轮功真象。但终因长期的迫害,宁军于2005年8月12日下午离世。

* * * * *

每一个案例都是一笔血债,每笔血债都是一条绳索,善恶有报,欠债必还,昭昭天理在制约着一切。中共和江氏流氓集团在对法轮功的灭绝性迫害中所欠下的每一笔血债,都将要偿还,这一天越来越近了。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