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女子劳教所整套摧残人性的流氓手段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9月5日】北京女子劳教所二大队(所谓转化攻坚班)对法轮功学员的整套违法、摧残人性的阴毒手段:利用最坏最阴狠的恶警给普通犯人施压,以利益诱迫他们殴打,并且专门挑最恶最坏的人看管;从睡眠、洗漱、饮食、大小便、搔痒、肢体的一举一动等一切,都可被利用来造成痛苦折磨,例如借口规范坐姿,强制你无法做到的坐姿体罚,实施体罚折磨。而这一切对外则完完全全是掩盖和欺骗。

呼吁营救正在那里遭受残酷折磨的刘桂芙、任国贤等法轮功学员。

一、罚坐,肢体的一举一动都被用来折磨

你法轮功学员一被关进入二大队(攻坚队),立即由两名吸毒犯架着你,强制让你按照她们摆布,立刻强制服服贴贴的坐直:两手伸直,平放在两个大腿上,手指不能弯曲。而坐你周围的两名吸毒犯拿圆珠笔、或尺子、或拳头猛砸你的手,同时大喊:手伸直不许弯,这是所规所纪。你的手立即有青肿包出现,有圆珠笔尖扎的血点,不伸直就打,直到你手伸直为止。腰背必须挺直,头直向前,两眼直视前方,头不能摆动,头也不能偏;否则拿笔尖扎头皮,厉声斥骂。不照她们要求做,则立即拳打脚踢。

让你一直保持这个姿势坐好,不让动。想动要喊报告,让你动你才能动,不让动你就不能动,否则就借口违反“所规所纪”处理,轻则斥骂,重则大打出手。想喝水,要喊报告向吸毒犯请示,给你水杯你才能喝,不给你水杯,你就不能喝;水杯离你很远,不让起身,一直要保持这姿势坐着。水杯由吸毒犯给你拿,你不许拿。你没有任何行动上的自由,两腿并拢贴直,脚后跟合并,分开一点就违反“所规所纪”,就可以打你,骂你,制你。头痒痒,喊报告求吸毒犯,同意后,让你搔一下,多搔几下不行,让你搔一下就搔一下,多搔就打,同时叫嚣:“你们法轮功不是能忍吗!这点痒就受不了了,受不了就赶紧转化,转化了想干什么干什么,没人管你。不转化就得这样受着。”有个浑身长疥疮的学员,浑身奇痒无比,几个人强行按着不让她搔痒。

如不配合要求坐,几个人连打带按,也要把你按成她们的姿势要求。吃饭、喝水后马上按这个姿势坐好。腰不能弯,背不能弯,否则拿笔尖扎身上,扎背,扎腰,直到扎的不弯为止,或用膝盖猛顶腰部。这样的酷刑,从早上4点起床一直到晚上1、2点钟,每天有20多小时这样坐着,把臀部坐烂,出红包,奇痒难忍,流脓水,有时来月经,一天也不让换纸,直到把卫生巾湿透,也不让你起身活动,使有的学员得妇科病,严重的下身流水,裤子都湿透了也不让洗,让你臭着也不让你换。吸毒犯还说:“半年不让洗头洗澡都不新鲜,这才到哪儿?还有一年不让洗头洗澡洗衣服的,这是你自己找的,转化了想洗就洗,没人管。”

几天下来,使人精神麻痹,行动迟缓,大脑反应迟钝,人象木偶,动作机械,在巨大的精神折磨下,体重下降,人脸严重脱相,变形,脸象骷髅。十几天下来,人都不象人样,加上每顿饭不给吃饭,体重直线下降,头发变白,满脸皱纹。由于长期坐着,不让动,腿浮肿,小腿肿得比大腿还粗,脚肿象大包子,连鞋都穿不下,还流脓水。整个腿又紫又肿,没法走路,没有知觉。

二、“让你度日如年,让你生不如死!”

在二队初期强制转化,每顿饭只给半个馒头,少许菜。如果不转化,连半个馒头也没有,只有少量稀粥,不给吃饱,但也饿不死你。每天还要承受长时间的罚坐罚站,用吸毒犯的话说:“不打你,不骂你,让你折磨死。让你度日如年,让你生不如死!”

还听一吸毒犯说,有一个老太太被绑在床上两个多月,不让睡觉,一合眼就掐,就打,最后也妥协了;有一个法轮功冲出房间门口,上通道喊口号,也被上身带上夹板几个月。

在二队,恶警打人时,叫四五个吸毒犯进屋,有一个事先拿脏布负责堵嘴,另外的人动手,打得轻重,得听在外监视观看的恶警,示意停手,就不打了。吸毒犯完全听命于恶警的动作眼神,就是这样,有时偶然也能传出打人响动声和惨叫声,她们对房山大法弟子任国贤(研究生毕业)也是这样残酷折磨的!

在二队,说是让睡觉,其实根本睡不成觉,你在床上睡觉,床边有两个吸毒犯在床边盯着你,她们一会说自豪感,一会吃东西,把包装纸弄得很响,一会唱歌,一会吃豆,有时还故意拉窗帘,弄出很大声响,目的是不让你睡着。你睡熟时,她们会打你一下,喊不许圈着腿睡,让你伸直;一会又打你一下说,不许蒙头睡觉;一会又打你一下说,把手伸出来,不许放在被子里,说怕你结印(伸腿直睡不能弯曲,怕你盘腿)。吸毒犯同时在床边记录,说梦话了没有,睡姿是什么样,什么时候睡着的,上没上厕所,睡得好不好,什么时候醒的等等。

在二队,不“转化”不让洗衣服,1、2个月让你洗一次衣服就算不错了,有更长时间,不让你洗衣服。有时也许你快接见了,也让你洗洗头,换一个外衣,换下的脏衣服,放那也不会让你洗的,得恶警让你什么时间洗才能什么时间洗,得看所谓的“表现”。洗衣服时,水房清空,不许有人,你站那洗,两边各站一个吸毒犯,盯着你,把衣服刚放洗衣粉的水盆里还没有搓上一分钟,吸毒犯在一旁喊叫,快点洗!马上涮衣服,衣没洗干净,也没涮干净,就马上去晾,在铁架上,放在晾衣房的角落,一看衣服又黑又脏,直接晾在铁架上。

在二队,小哨是二、三次进宫的吸毒犯,哪个房间需要帮助打人,她们都要进房去打,或帮着灌食,所以,每个房间的情况,她们都知道了。一般的吸毒犯是不能随便串房间的,二队每个房间只单独关押一个法轮功学员,配4年吸毒犯看管,关押人多时,有8个房间。

在二队,要上厕所,事先要向吸毒犯请求,并报告是大便还是小便,如果事先没有提前说大便,上大便了,就要遭到吸毒犯的斥责和谩骂,甚至拳打脚踢。你刚一蹲下,周围围上二三个吸毒犯看着你,大喊大叫:快点!别装孙子!别磨磨蹭蹭的!快点!尿没有尿完,屎没拉完就必须得起来。朝阳区马秀兰,因长期憋屎憋尿、长期恐吓迫害,撒尿撒不出来,她撒尿象拉屎一样费劲,吸毒犯依然在旁大喊大叫,让她快着点,她还没有拉下屎,有个小哨一把抓着她的头发,揪出来,扳到地上。(简介:马秀兰,42岁,在7队呆三天后,送集训队,说其有“反革命言论”,一年后,04年8月10日送二队,攻坚队,被迫害得有点轻微精神分裂,05年4月25日释放)

其实,在北京女子劳教所各大队,酷刑、体罚、打人骂人为家常便饭,所内人尽皆知,攻坚队的酷刑、体罚更是臭名昭著。劳教局、劳教所欺骗家属,劳教局干警对法轮功家属说:“我们是教育机关,怎么会打人呢!怎么会体罚人呢!我们耐心的教育,可以来我们劳教所参观参观。”劳教所每隔一段时间,通过各队发给劳教人员每人一个调查表,每次调查表内容一样,问有没有体罚打骂现象,问一些这类问题,但谁也不敢填写有“体罚、打骂现象”。包括吸毒犯最清楚,一旦写有,那就会招来更加严厉的报复。全劳教所上下一起睁眼说瞎话,骗人:“没有体罚,没有打骂现象,干警对我们可好了,三像:像父母、像医生、像老师。”连吸毒犯都说,“我算是看透了,这劳教所什么都是假的,就是一个字──骗。”

三、残暴加谎言的黑社会手段,兼说恶警宋丽丽

二大队邪恶狱警用触犯所谓“所规所纪”的惩罚,把不听话、嘴不严、不积极参与迫害大法学员的劳教人员清除出队,借口不“靠拢政府”,不适合二队工作。例如,有个吸毒犯本性善良,对迫害事看不惯,常告诉一些迫害事实,宋丽丽恨之入骨,扬言:早想处理她了!一次借她不是在洗澡时间洗澡,抓到把柄后,扣其20分,不予减期,还送集训队一个月,清除出二队。相反,对那些听邪恶摆布对大法弟子大打出手的吸毒犯,则施以小恩小惠:表扬、记功、减期,或有时恶警把自己吃剩的糖果、食物分给吸毒犯吃,毒犯就更高兴,更替恶警卖命了。

在二大队恶警杜敬彬(大队长),宋丽丽(小队长,28岁左右,内蒙古人),杨X和孙××A(两个副大队长)的教唆指使下,二队的吸毒犯比其他队的吸毒犯更加凶狠手毒,更阴险狡猾。有个凶恶的吸毒犯说:“我就喜欢包宋(丽丽)队长管的人,宋队长胆大。”言外之意,她可以在宋队长的班上,对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宋支持,并且不害怕出事,能放开手脚。恶警宋丽丽在二队的邪恶已臭名远扬,她自己也深知对大法弟子犯下的不可饶恕的罪恶,她全力躲避国内国际人士打给她的电话。接电话的人老说她不在,事实上,她每天都在上班,都在整人,她是二队迫害大法弟子的最邪恶之徒,有时星期六、日也不回家。

二队的恶警们因为经常背地里给吸毒犯出损招、坏招迫害大法学员,所以,她们特别心虚,怕人曝光,怕人说出去,特别害怕吸毒犯们互相说,互相传,怕吸毒犯说漏嘴。为了堵嘴,二队恶警不许大声说话,互相监督,所以,恶警常常在吃饭前,吃饭时,睡觉前,偷偷的打开监听器偷听她们的谈话内容,听她们说没说队长的坏话,连吸毒犯都说,这是她们干坏事干得太多了,做贼心虚。一次,一姓马吸毒犯说了些“不该说的”,就被强制罚站,并抄50遍“23号令”。

还有一个法轮功学员被强制转化迫害后,学员和家属把二队打人的恶警、吸毒犯给上告了,劳教所说是处理了,其实把这三人调入七队去,并继续干着迫害大法弟子的勾当。

北京女子劳教所对外不敢承认有“攻坚队”,不承认二大队是攻坚队,其实在女子劳教所中只有二大队(攻坚队)和集训队是所、局的直属大队。有几个例子,吸毒犯和恶警打人没有配合好,给演砸了,恶警把吸毒犯臭骂一顿,几天没有给吸毒犯好脸看。

一例:队长刚出门口,房间里就传来打人声,惨叫声让别人看出来是队长让打的。恶警规定应该是等队长离开一阵子再动手打。

二例:由于吸毒犯凶狠打人,打人声、叫喊声很大,事先没有把窗户关上,结果,队长跑出楼外从外边把窗户关上了,但还是让路过此打水的其它队听到了。等第二天早上,趁大家都出操了,队上、通道里没有人了,再先把大厅音乐打开后,再开始打人,就这样就没有人听到看到了。

三例:还有一次,两吸毒犯因在整治学员的问题上出现争执,其中有一个顺口说漏了嘴,这是X队长说这样干的,另一人马上说:你怎么能当她(法轮功学员)的面说是队长让干的,队长不让说。

当挨打的法轮功学员在宋丽丽面前指出吸毒犯打人时,宋却说:看我怎样收拾她,谁敢在这打人,我们所规所纪不许打人,在其它队可以,在二队就不行。二队决没有打人现象,我们是大学毕业,岁数小,文化素质高,不会打人的,也不敢打人,我怎么会打人呢。

宋丽丽为人虚伪,阴坏,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她常用自己“大学毕业、素质高”用来掩盖她的凶狠、阴坏,连吸毒犯都恨她,背地里骂她:最坏了!打人不让留痕迹,她出招用笔尖、针(钢笔或圆珠笔)扎头皮,掐乳头,点穴位。因为她敢下手治人有一套毒功夫,所以深得大队长恶警杜敬彬的器重,把她们认为最难对付的最坚定的大法弟子都交给宋丽丽。宋丽丽是二队一成立就从管理科调入所谓“攻坚队”的,并用罪恶阴狠手段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目前,能在二队(攻坚队)长期立足的恶警都在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上有一套邪恶手段,否则早就调走了。

相关电话:
北京女子劳教所二大队 10-60278899转5201
劳教所所长:李继荣
劳教所副所长:朱晓丽(音)
恶警:二大队大队长,杜敬彬
电话:10--60278899 转5201(二队)
北京女子劳教所 邮政编码:102609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