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河南、河北等地大法学员遭迫害去世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五年九月七日】荆于学,男,77岁,陕西省宝鸡市金台区人,于1996年7月得法,得法前患有严重的心脏病、糖尿病、胃病等多种疾病,修炼大法仅一个多月,所有病症全部消失。1999年7月20日大迫害开始后,老人的二儿媳被非法劳教、多次被绑架到洗脑班;大儿媳又被迫流离失所、至今下落不明;公安局、街道、儿媳单位不法人员经常上门骚扰、老人还要照顾孙子,在各方面的压力下,于2004年4月15日含冤去世。去世前老人都说自己坚信大法好。

张天宝,男,54岁,陕西省眉县奇镇鞋厂职工,1998年得法。2000年7月18日与眉县等地36名法轮功学员去北京上访、说明真相。在河北省涿州市被绑架回当地,被单独关在眉县8-20基地进行强制洗脑,在压力下妥协。出来后积极讲真相,加倍弥补。2004年多次正念正行,撕掉县城迫害大法标语。后被不法人员跟踪,其门口经常停警车。后身体出现肺病的表现,2005年8月在医院去世。当夜房顶电闪雷鸣,去世后6天身体仍柔软如初。去世前写了一张纸,可惜没留下来,据在场人说要发表严正声明。至今其家门口还停警车,家人出门仍被人跟踪。
赵喜芹,女,87岁,家住吉林省辽源市东辽县寿山镇。1998年得法,在修炼前有严重的心脏病、高血压、动脉硬化、肾积水、胃病等多种疾病,修炼后不治而愈。99年7.20恶党迫害法轮功后,老人曾想去长春上访,因戒严而未成功,后因其儿女在邪恶疯狂镇压下累次遭受迫害,恶警经常采取流氓手段恐吓骚扰,致使老人承受巨大的精神压力,心脏病复发,于2005年7月16日含冤去世。

赵文献,男,60多岁,河南省南阳市黄太岗乡万湾村法轮功学员。2000年前后两次进京上访说明真相,证实大法。因写法轮功真相标语,被恶人举报,被抓进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多月。由于精神上受到打击,身体又受到伤害,于2004年下半年被迫害致死。

刘中兰,河南省信阳市法轮功学员,因讲真相被公安不法人员绑架,身心受到极大伤害。回家后仍然被“610”(江氏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人员骚扰,精神受到刺激,于2005年8月底死亡。

张月琴,女,河北省蔚县代王城镇一村人,1996年有幸得法,多种疾病不治而愈。2000年正月被非法关押在村学校20多天,被劫持到代王城镇遭恶人毒打,罚钱1000元。放回后村里恶党干部派人监视,一到敏感日就不断上门骚扰。后来旧病复发,2001年含冤离世。

王治海,男,河北蔚县代王城镇二村人。曾患有淋巴癌,去石家庄医院治疗,医生说需交医疗费20多万元,一个农民哪来那么多的钱?只有在家等死。1997年学法炼功后,癌瘤逐渐的小多了,身体恢复了正常。在99年7月恶党不法人员迫害大法后,2000年正月,王治海被非法关在村大队20多天迫害,旧病复发,于2001年含冤去世。

陈金莲,女,23岁,湖北省嘉鱼县高铁镇法轮功学员,曾经患慢性肾炎,求医求方不见效,1997年修炼法轮功后不需再常年背着药罐子,并可干农活。99年7.20恶党迫害大法后,她去省政府请愿、说明真相。2000年做大法真相,多次遭前八斗乡派出所(现在八斗乡与高铁镇合镇称高铁镇派出所)恶警熊文生(所长)、陈南京(副所长)、黄木清、尹泰山等及乡“610”与现在的高铁镇派出所副所长熊国清及“610”、村支书来丰爱(一直在背后指使)等不法分子多次非法抄家、骚扰、恐吓及勒索。在2001年其哥哥陈海水(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后,陈金莲的精神遭到摧残,导致旧病复发,恶变为尿毒症,于2002年6月初8去世。

甘丽华,女,67岁,湖北省武汉市法轮功学员,湖北省建筑机械厂子弟小学退休教师。1998年底得法后,从一个由于身体和精神上的双重压力而对生活感到绝望的人,变成了一个身心健康、性格开朗的人。2002年4月27日,甘丽华出去讲真相,被不法人员抓捕,劫持到湖北省妇教所非法拘留15天。2003年12月讲真相,再次被邪恶抓捕,并被武汉市水果湖第一派出所送往臭名昭著的杨园洗脑班迫害一个月,在高压和酷刑下违心妥协。出来后,甘丽华声明所谓的转化言行全部作废,并从新回到正法洪流中。2004年8月13日,甘丽华第三次因讲真相被邪恶抓捕,并被武汉市水果湖第二派出所(现更名为东亭派出所)再次送进杨园洗脑班进行迫害,于2004年9月27日被迫“转化”回家,身心受到严重摧残,导致旧病复发(皮肤癌),并于2005年7月28日去世。

徐贞,山东省潍坊市临胊县柳山镇徐家河村人,在得法前曾患有心脏病和肝硬化10年,无钱医治在家卧床不起、等死。1997年得大法后,身体得到净化,病状全部消失,全村人都看到了大法的神奇,有十几人得法修炼。在99年江氏流氓集团迫害大法后,仍坚持向世人讲真相,在2001年夏天集体学法时被不法人员绑架到县“610”邪恶洗脑班,身心受到严重摧残,后又于2002年夏天再一次被绑架到“610”洗脑班迫害,在拘留所非法关押了20多天,其间受到不法人员的毒打、恐吓和胁迫,被迫妥协。回家后,不法人员还上门骚扰,多次威胁其家人逼他彻底放弃修炼。在邪恶疯狂的身心摧残下,徐贞于2003年2月份因惊吓过度含冤离世。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