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高阳劳教所对大法弟子丁淑梅和刘原玲的折磨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9月7日】河北省高阳劳教所恶警对在押大法弟子惯施淫威,稍有不顺其意之事就采用各种手段折磨。生命垂危的大法弟子丁淑梅最近被该所非法接收关押;刚刚发生的刘原玲受虐待一事,都有力地证明了所谓的“严格执法、文明管理”不过是骗人的幌子。

张家口市宣化区炸子市街44岁小学教师丁淑梅,在2000年3月2日去北京上访,被非法拘留1个月;2001年10月讲真象,被非法判劳教三年,送唐山开平劳教所受迫害。2005年8月10日被不法人员送入河北高阳劳教所之前,被多家劳教所拒收,到高阳后,当地警方花了钱之后被收下。目前丁淑梅已绝食10多天,生命处于危险当中。

自8月1日起,高阳劳教所关押法轮功大队二中队中队长师江霞、指导员李延基针对不肯穿号服的大法弟子刘原玲,采取了不让她吃饭、扒光衣服、剪头发、电棍电、拳打脚踢、人格污辱等方式折磨。刘原玲的衣服、被子,被不法人员收走,她找来的衣服被恶警指使普教用剪刀剪坏后强行扒下。8月7日上午,李延基把刘原玲叫到大教堂又打一顿,其中李延基、田志丽用手打,范苗露用皮带抽、刑尺打,值班普教闫玉荣因为挨了骂也大打出手,用手在刘原玲脸上猛抽。两个新来的普教被命令必须在10分钟之内把号服给穿上,否则连她们一块收拾。于是两普教强行给刘把号服穿上,用袜子把手绑在身后。8日早晨,刘原玲在她们又准备强穿之时口中大喊:“法轮大法就是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并说我死都不会穿。

8月10日上午,大队教导员李雪军、办公室主任马丽,与李延基、师江霞讨论后,又换了个方式以跑步和训练的名义拖着刘原玲跑。训练中,刘原玲拒绝服从,她们就按提前安排好的,让闫玉荣在背后猛踢刘原玲的背,并用脚猛跺刘原玲的脚,范苗露还在大庭广众之下亲自出手猛踢了刘原玲几脚。尤其令人发指的是,为了恐吓他人,她们还强迫驼背的、一只手的、身体年迈虚弱的(只要有病的)和其他多名大法弟子不停的跑、走、蹲、转。气的三楼的男普教大骂她们没人性,但恶警们充耳不闻,还对跑不动摔倒、走不好的人不停打骂、威胁。刘原玲遭受了10多天折磨,由于始终没有屈服,最后穿号服一事不了了之。

半个多月来,高阳劳教所女子大队的女普教人员在精神高度恐慌中度过。8月5日劳教所从北京调遣处接来的15名女普教中至少十多名患有“乙肝、性病”等疾病。女普教们既气愤又忧心忡忡,担心万一传染怎么办?那些患病女普教进来后简单检查,个别的给了点药,劳教所不会真正给她们治疗。高阳劳教所为什么要从北京接来这么多特殊病人呢?据了解,是因为他们和北京调遣处有一个交易,调遣处卖给高阳男普教作苦力,条件是高阳必须接收那些北京劳教局不愿要的住院病人帮它省钱、同时接收一些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这一次随同患病女普教来的还有80个男普教送到一大队,4个法轮功学员留在了女子大队──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大队。另外还有一个男子中队关的也是法轮功学员。目前,女普教值班和干活是喂鸵鸟。

此外,迫害大法弟子罪行累累的恶警王志台于8月13日中午在宿舍楼内大厅中聚众看黄色光盘,令人作呕的声音在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宿舍里隐约可闻。一起参加的还有刁立维及普教队干警数人。

在中国数省尚处于紧张防治人感染猪链球菌的时期,高阳劳教所从7月底开始大量购进猪脂肪、碎肥肉炼成油后给劳教人员食用。8月的前半个月每顿菜用的全是这种猪油,里面有时还漂着油渣。16号以后菜里偶尔有几片肥肉,但入口后恶臭无比,有的劳教人员只好自带咸菜,也有数名劳教人员吃了菜后闹过几回肚子。自从该所5月份集体到餐厅就餐以来,劳教人员主食一直是馒头,中午、晚上的菜全是水煮菜,基本是过季老菜。劳教人员自种的嫩菜全被干警食堂使用。菜中基本无肉,偶有豆腐。这与他们向外编造的菜谱根本不同,令人奇怪的是该所还能报出伙食收支平衡的假帐来。据了解,中共管理的看守所、劳教所伙食费造假的典型做法,就是利用干警食堂造假,后者花钱,使用材料,前者记帐;另一典型做法就是无中生有,睁眼睛说瞎话。

请看到此消息的正义之士,帮助讲清真象,伸出你们的友善之手,助一臂之力,早日结束迫害。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