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朝阳沟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事实揭密(二)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9月8日】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原来是隶属长春市司法局的一个劳教所,自1999年7月20日以来,该所追随恶党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残酷迫害,手段残忍、毒辣,在2000年12月被吉林省委、省政府确定为全省非法劳教法轮功学员的洗脑基地,将全省(白城、延边除外)被非法劳教的男法轮功学员都关在了这里。在省“610”的指挥下,对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进行了有计划的、全面的迫害。所谓的“转化基地”,也就是践踏公民信仰自由和人身权利的恐怖洗脑基地。经查实,至少18名法轮功学员在这里被迫害致死,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伤、致残。

二、肉体摧残

肉体摧残是朝阳沟劳教所执行邪党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肉体上消灭”恐怖政策的集中体现。恶警多年来对这些大法学员进行着灭绝人性的迫害,手段疯狂、阴毒、变态,而那些在恶警指使下起劲迫害大法学员的犯人,大多都是道德极其败坏的恶人。以前看日本鬼子祸害老百姓的电影,觉得日本鬼子太残忍;看法西斯蹂躏善良的小说,觉得令人发指;及至到关押法轮功学员的朝阳沟劳教所,才真真切切的感到,谁也没有共产邪党流氓,谁也没有共产邪党如此的罪恶滔天,谁也没有共产邪党那样能穷尽人类的所有邪恶词汇也无法形容其“假、恶、斗”的习性。

1、恶警直接施暴

朝阳沟劳教所的警察没有任何法律和道德的约束,享有张口就骂,举手就打的权利,如:拳打脚踢、电棍电、木棒打、藤条抽、三角带抽、床板砍等等,一切可以用于打人的工具都能被利用。每一个被摧残的法轮功学员都是好好地进去,出去时都是被扶着出去的。有的还要被扔到水房里,继续被浇冷水,直冻得抖成一团,奄奄一息。邪恶的警察行凶时传出来刑具碰撞声、恶魔般的嚎叫声和学员的惨叫声,令闻者毛骨悚然。恶警们打累了就指使犯人打。有的犯人早已吓得改色,不敢再下手了。那些身上带着刺青,脸上带着恶相的犯人,见到这种场面都说:“没见过这阵势,太可怕了。”

2002年3月下旬,几名恶警突然对两名法轮功学员先下毒手,想来一个“杀一儆百”,把两名法轮功学员叫到管教室,逼其写“决裂书”,两名法轮功学员不配合邪恶,恶警就对他们大打出手,耳光、拳脚、木棒、电棍、皮带、三角带,四、五个管教毒打一个人,四、五个电棍电一个人,这两人被打得遍体鳞伤、行走困难。老恶警打人,新恶警也不示弱。2003年11月,五大队新调去的恶警──管教邹某,把法轮功学员付岩打的双腿走不了路。

有一次,几个恶警用各种刑具同时向一名法轮功学员施暴,竟象疯了一般将他们自己人打伤。其中,一个恶警鼻骨被打坏;一个眼镜被打碎;一个被打得鼻口流血;一个被木棒打伤了腿。这群恶魔已疯狂到如此没有理智的程度。

2、唆使犯人施暴

恶警以减刑期为诱惑,指使刑事犯人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许诺使用什么办法都行。可想而知,这些社会渣子会怎样对待以真善忍为准则,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法轮功学员。在恶警的参与和指使下,刑事犯们把法轮功学员打得死去活来多少次。有的法轮功学员被折磨致残,不能走路;有的遍体都有内外伤。其中五大队的李欧,2002年春进所被打晕死过去,双腿致残。恶警怂恿刑事犯用镐把劈头盖脸的向法轮功学员身上打,学员杨树就因此被打得脑震荡,好几天吃不下饭;床上的铺板也成为迫害工具。朝阳沟三大队刑事犯赵长乐说,你要证实大法,说按“真、善、忍”做,就罚坐小板凳。刑事犯高兴了就让法轮功学员坐床,不高兴就逼迫坐小板凳。

队长理直气壮地说:“一会儿,我就叫劳教的打死你!”还有的刑事犯大喊:“我就打你了,我就是坏人,你就是好人,坏人就打好人了,你看政府支不支持我!”有的大言不惭地叫喊:“整死你是吹牛,我让你生不如死!”

恶警利用为数众多的刑事犯对大法学员实施包夹,即两个刑事犯看住一个炼功人,吃饭、睡觉、上厕所、洗漱都盯着,不许说话。而且对炼功人扣分(扣一分加期一天),月月进行,越加越多。而刑事犯因“转化”有“功”,可以加分减期。

二中队管教王和兴,此人对待二中队绝食学员董文强不是亲自动手,而是说:“二中队班长没有管理水平,使班里出现了麻烦事。”让班长自己解决。本来就以“电炮”出名的侯班长得此暗示,便又一次在班里大施淫威,痛打董文强,强迫其进食,以显示自己的“管理”手段,讨好王管教。事后管教王和兴不思悔改,反而拉着长声说:“就是揍的轻。”这哪里有一点人民警察的味道?就是黑社会的老大!

管教们无视法律践踏人权的行为,使得值班的犯人们更加肆无忌惮、无所不为。在朝阳沟劳教所六大队有一名叫张福利的涉枪犯罪分子,曾多次对法轮功学员郁东辉施加压力说:“你不要再顽固下去了,赶紧写“五书”悔过吧,不然政府下令时,我们可不管你的死活,让我们打我们就动手,我们不管你做什么好人不好人,我们要的是奖分,“转化”一个法轮功,我们就会受奖,得一分就减期一天,早出去一天是一天。你们说做好人,谁是好人?我们整天吃喝嫖赌的才是好人,不然怎么让我们‘包夹’你们呢?”该人流氓成性却被恶党重用。如犯人不让大法学员睡觉,控制喝水,干活时稍有不慎,便对大法学员进行殴打辱骂。还进行敲诈勒索,利用大法学员善良的心要钱,要物。有的大法学员身上长满了疥,还让在地上睡。每天让大法学员多次重复擦地,还要挨打。

2002年3月在全所大会上,王姓所长亲自讲,哪个刑事犯帮助强迫一个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给三十五分,也就是减刑三十五天。严打期间每个月,班长得20分,舍长15分,互保组长12分或10分、7分的鼓动下,全所每个大队都是毒打声、喊叫声、叫骂声。个个犯人赤膊上阵(他们身上都有纹身、狼蛇虎豹等),大打出手,对不悔过的法轮功学员送到队里,由队长管教组成的打手亲自上阵,用尽各种残忍的手段和刑具,进行严刑拷打,对坚决不屈服的法轮功学员,进行虐待、体罚,长期坐在小板凳上,早2点到晚12点,屁股上冒脓,门风冻(法轮功学员大多数都被残害得长疥疮),凉水浇身上,坐得十分痛苦。

劳教所使尽了邪恶的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不但非法关押,而且超期不放,继续迫害。有很多法轮功学员超期不被释放,甚至还有超期4、5个月的,而其它刑事犯提前释放。

3、长期体惩

长期体惩折磨的方法很多。如禁止睡眠,不让大小便,整日坐在冰冷的水泥地面上,盘腿,坐小板凳,高强度体力劳动等,难以一一列举,各大队有各大队的“高招”“绝技”。朝阳沟劳教所利用劳教所内小偷流氓等劳教人员采用多种方法直接迫害,管教鼓励这些爪牙创造折磨法轮功学员的点子,点子邪的有奖励,就是奖分,奖一分减一天教期,有的人就昧着良心干这勾当。法轮功学员王天明私下里说了句大法好之类的话,被小偷张雨报告了管教,因此张受到了表扬,法轮功学员王天明遭到毒打。

2001年是邪恶迫害全面升级的一年。法轮功学员刚被绑架至朝阳沟劳教所,首先面对的就是一顿拳打脚踢,妥协者靠墙坐,坚定者坐在最前排,一动不许动;稍有一动,哪怕弯一下头都会招致一顿毒打,就是坐板“包夹”严加管束;不许说一句话,从白天到黑夜,恶警不是最肮脏的骂人话,就是对大法的攻击、诽谤与谩骂。现举实例将其残暴略显一斑:恶党为镇压法轮功,不惜财力,拨专款400万修建了朝阳沟劳教所新所区,并于2002年1月18日全部迁入新楼。在旧楼时各大队的法轮功学员一般为几人至十几人,搬到新楼后,全省各地被非法劳教的男法轮功学员均被集中在朝阳沟,这样法轮功学员与刑事犯的比例几乎是1:1,恶人并专门成立了七大队(普教大队),所有妥协的学员的均分到此队,由刑事犯管理,坚定的大法学员仍在各大队遭受迫害,如有违心放弃修炼后又清醒的,也由七大队分到各个大队进行迫害。

4、“攻坚战”

2002年在全所集中迫害有三次,官方叫“强制转化攻坚战”。2002年3月5日(电视插播法轮功真象)之后,邪恶疯狂了。由于恐怖头子罗干来长春检查迫害法轮功的情况,对此地的“转化率”大为不满,使洪虎(吉林省省长)惊恐万状,于4月5日到朝阳沟劳教所下令“强行转化”,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了一次凶残的迫害,在朝阳沟劳教所里发生了一连串的令人触目惊心的暴恶事件,被关押在这里的法轮功修炼者遭受了灭绝人性的、惨不忍睹的酷刑折磨。凡是坚定修炼的法轮功学员都被拉出去上刑,少则几十分钟,多则几小时、几天。他们被送回来时,轻的鼻青脸肿,面目皆非,无法辨认;重的全身是伤、是血,或不能行走,或处于昏迷状态。所内整天戒备森严,包夹24小时对法轮功学员严加看守,从3月末起,所有法轮功学员均不准接见。

二大队集中劫持了恶警们最害怕的法轮功学员,相对的这里配备了所有的极为凶残的刑具。4月6日早,法轮功学员们被集中绑架到审讯室,先是审问“转化”还是“不转化”,没有人回答,于是便拉出一个法轮功学员开始施刑,镐把、铁棍、皮带、钢丝锁、藤条、竹签、竹板、手铐锁链分拉四肢,边打边问“转不转化”,不屈服就接着再用刑,魔鬼是没有人性的,面对这些皮开肉绽、面目皆非、严重变形的血淋淋的人,他们还要用盐水浇身、用高压电棍电,血腥味与肉糊味相混,惨叫声撕心裂肺。

2002年四月初的那几天,天空被沙尘暴染红了,狂风不止,沙尘满天,很多人一生都没见过。此时正是全国范围法轮功学员在遭受残酷迫害的高潮,朝阳沟劳教所里对大法修炼者的迫害正在升级。电棍的“啪啪”声,刑具与身体的撞击声,恶警的恐吓声、叫骂声,还有惨叫声响彻了整个大楼,不断地看到一个一个好好的人走进管教室被架着出来,恐怖笼罩着朝阳沟。每个大队都有被打的下不了楼吃饭的,就是这样,每到开饭时这里都成了“战地医院”,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头上包着绷带,网兜着吊着胳膊的,包着手脚的,抬着的,五大队还有被四个抬着的。

这次迫害用的刑具有电棍(多种型号)、狼牙棒(警棍)、小白龙(白色塑料管)、木棒、铁管、八号线铁丝拧成绺、竹板(用到打碎为止,受刑者身体里扎的都是竹刺,然后又被往身上抹洗衣粉、盐,再用凉水浇)、用火烧手心、反铐之后吊起来打等等。

4月12日是所有朝阳沟劳教所内法轮功学员难忘的一天,漫天一片黄红之色,没有太阳。从这一天起,朝阳沟劳教所开始了残酷的第一次所谓“攻坚战”。上午九点,所长王延伟召开全所动员大会,紧接着回到各队“落实任务”实施迫害。

九点半散会。九点四十分,走廊内便响起了法轮功学员痛苦的叫喊声,各大队的暴徒们全部登场了,整个劳教所到处都是喊叫声、谩骂声、电棍声、撞击声……。恶警把法轮功学员带到管教室,一般由六七个管教围住,手里拿的不是电棍,就是镐把,威逼法轮功学员“转化”,向他们妥协的立即回去写“五书”;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他们先是一顿拳打脚踢,再不妥协的,就抓起头发往墙上撞、往水泥地磕,再不妥协就拿镐把擂,直至把镐把打折……。

有的法轮功学员被毒打昏过去了,恶警马上拿凉水喷醒,继续威逼、恐吓。恶警姜成才专门用皮鞋跟踩法轮功学员的脚趾,再不就用胶条抽打学员头、胸、背,阴险毒辣至极。恶棍于长江在队长朱德春、虞铁的教唆下,对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七八个人殴打法轮功学员,殴打法轮功学员李三天,李昏过去了,全身不能动,大小便失禁,右眼失明。恶棍们有些害怕了,都怕担责任,对其他法轮功学员也稍稍收敛一些,不那么狠毒地打了,但仍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进行罚站,背飞,不让睡觉等迫害。

第一次“攻坚战”迫害持续了两个月,法轮功学员经受了身体与精神的折磨。磨难中有一些人因不堪忍受痛苦违心放弃修炼,但更多的法轮功学员坚定地走了过来。

从6月开始,朝阳沟又开始了的第二次所谓“攻坚战”。与上次有所不同,他们安排了以管理科干事队长高某作为主要打手,率领暴徒及犹大们,与法轮功学员展开了唇枪舌剑,稍有不慎,就很容易被其钻空子,走向邪悟。首先白天恶警强制法轮功学员看诽谤录像,看之前,高先做说明,看完后要求大家讨论。由于法轮功学员据理力争,高某也无可奈何,就气急败坏的谩骂并大耍无赖:“你不转化我就关着你,看你能咋地!我下班就上饭店,你照样吃窝头菜汤!”他又指使犹大们给他捧场。第二次“攻坚战”比第一次更为阴险。邪恶专门抓住漏洞,钻空子,从而将那些学法不深的学员推向深渊。以朴成军为首的犹大更是利用人对法认识不足的一面断章取义、曲解,从而使人迷失方向。

为进一步进行所谓的“感化教育”,不法恶人们成立了一个“洗脑团”,由十二人组成,以王至为首的犹大们到各队宣讲,陆续讲了5天,随之解散。恶警又找了王志刚(曾写两本书攻击大法)做报告,打算长期给法轮功学员洗脑。结果以失败而告终。因为所里定的指标为95%转化率,这么折腾了三个月仍未见成效,恶警又沉不住气了(达到“转化率”,有奖金,400元/月)。也不讲所规所纪了,露出了丑恶狰狞的本来面目。

2002年9月,各大队首先召开全队大会,表示坚决实现百分之百的“转化”,随即散会,第三次“攻坚战”正式开始。这次,恶人采取了最残酷、最阴险、最毒辣的手段,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了残酷迫害。恶警们首先针对那些曾经写过“悔过书”后又清醒的学员下手。这一次与第一次不同,几乎听不见什么动静,其实他们把学员关到了管教值班室。这里共有三层门全关上,在里面就是喊破嗓子,外面也几乎什么也听不到。首先恶人把法轮功学员叫进去,六七个人上来强行将衣服扒光。恶警手中电棍滋滋作响,三角带皮鞭摇摇晃晃,威胁恐吓学员,如果不向他们妥协,皮鞭一顿乱打(脸除外),轮番抽打,其余人用电棍专门往要害部位电击──耳朵、头、脖子、腋窝、小便、肛门。令人怵目惊心。

更为残暴的是往地上泼一盆水,让学员光脚站在里面,然后电击,学员站立不住,扑倒在地,他们继续电击,学员满地打滚……。然后再用镐把打……。各个大队皮鞭打烂多少条,电棍打坏了多少把,镐把擂折了多少根,天地明鉴,日月可表!大法学员坚贞不屈,高喊“法轮大法好!”,他们就把学员嘴堵上,然后用手铐吊在暖气管上,再用皮鞭抽打。有的学员被吊打了三天。据一位后来被放出来的法轮功学员述说:当时更有甚者,丧心病狂的恶警把一位法轮功学员用厚木板立着从头剁到脚,活活被剁死。

面对邪恶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纷纷挺身而出,制止邪恶。当恶警打人时,法轮功学员高喊:“不许打人!”令邪恶人员震惊。当有司法领导检查时,法轮功学员就起来说,“我无罪,要求立即释放!”还有的弟子为使其他学员免受、少受迫害,采取了绝食等不同办法抵制迫害。

这第三场所谓的“攻坚战”共持续了二个月,朝阳沟里每一个法轮功学员都经历了这场惨无人道的迫害:白天恶警迫害,晚上不让睡觉,一直到11月份才算结束。之后,饱受摧残的法轮功学员们又开始面对新一轮的迫害──第四次“攻坚战”。

5、重体力劳动

朝阳沟劳教所迫使被关押的人员做重体力劳动,象砖厂、大地农活、纸叶子(给盗版书商折书页)、挖地沟、背土等等。较早被非法关押在这里的法轮功学员曾受过这种迫害,就连炎热的夏天都在砖窑的烘烤下干活,经常会使人虚脱衰竭。大地农活,锄草、剥苞米、拔萝卜,干得慢的常常休息不上,还喝不着水。

由于长期坐板,加上营养不良,干这活并不轻松,而且这里干活都是鬼催命,要速度,干慢的非打即骂。纸叶子这活的整个过程是:从盗版书商那里先拉来印好的书页,然后用竹板将它折起来,再敦齐配成书。说起来简单,实际干起来却累腰累手,经常还要加班加点干。挖地沟、背土就不用说了,没有力气或年老体弱根本就干不了,吉林大学的一个教哲学老师50多岁,在发高烧的情况下还被逼着挖地沟,就因为他是法轮功学员。

6、生活条件恶劣

在朝阳沟劳教所,有时连续半年吃萝卜条汤,或吃过好几个月的冻白菜,人们只要走进饭堂闻到的就是难闻的冻白菜味,更别说吃了。可以说平时菜里没有油,有的只是装样子的一层油花。据说食堂的大量伙食费都被管教们搜刮进了自己的腰包。

由于长期营养不良,卫生环境极差,许多人都长了疥疮,得了肺结核。劳教所限制或不让洗澡,使得患病的大法学员生命受到极大的威胁,多名学员死于疥疮、结核病没有及时医治,加之酷刑迫害。这也是朝阳沟劳教所没有人道的罪证。

2004年10月通化市法轮功学员宋文华多月持续高烧不退,陷入深度昏迷,水米不进,朝阳沟劳教所就是不采取救治措施,到了宋文华不行了,才通知其家人接走,还强行勒索5,000元钱。宋文华到家数日后不治而亡。还有榆树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患肺结核,不能获准所外救治,等到人快不行了才被要求抬回家中,仅一天后死亡;刘子巍入所仅三天,就死在了劳教所中!

7、迫害致死18人

朝阳沟劳教所是罪恶的,尽管它粉色的外墙、碧绿的草坪在向外界粉饰文明。它一次又一次被摧残得奄奄一息的大法学员抬到所外,扬言“出了这个门,就不算我们弄死的”。

案例1:张全福,男,65岁,吉林省白山市江源县林业局三岔子林场职工。两度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一年半,于2001年1月释放。在家期间遭到公安人员多次上家骚扰,2002年3月6日晚又被公安人员带走,拘留后被非法送入朝阳沟劳教所劳教(六大队二中队)一年。在所期间受尽折磨,肌肉萎缩失去走路能力、便脓便血、满身疥疮、骨瘦如柴,2003年1月8日临死之前还被毒打一顿。其子张启发,38岁,亦被非法关押长春朝阳沟劳教所,2003年1月18日释放回家,身体浑身上下都是伤痕,皮肤又黑又硬,长满了硬刺、硬疮、双腿疼痛难忍不能走路,呼吸困难,口齿不清、痛痒难忍、排泄困难,于2003年1月19日去世。

案例2:白晓钧,男,35岁,吉林省长春市,原东北师范大学讲师,2000年7月18日,白晓钧去北京上访被非法抓捕,被判劳教1年,在长春市奋进劳教所期间臂、腿被殴打致伤并被感染严重疥疮,生活不能自理。2002年4月,第二次被非法关押在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四大队并被判劳教3年。2003年6月初,白晓钧已被迫害得无法进食,6月底被转至一大队,被管教赵建平当着全大队法轮功学员的面打,7月18日,白晓钧被迫害致死。

案例3:刘子巍,男,29岁,2004年12月10日吉林省白山市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朝阳沟劳教所前后一直绝食抗议,在劳教所遭到恶警非人的折磨:押小号、灌食、上大挂(用手铐把双手分别挂在墙上)。时间长了手腕都被勒出血,24小时挂着,不许睡觉,恶警并用臭袜子堵住刘子巍的嘴,防止他喊。就这样到13日23时许,发现不行了,去医院的途中去世。刘子巍是被谋杀的,有他的尸骸为证。

自99年7月20日以来,这里经常关押100-200多名至上千名大法学员,六年来,在这里直接被迫害致死的已知的就达18人。他们是:张全福(吉林省白山市,65岁),张启发(吉林省白山市),隋福涛(约吉林省柳河县,30岁),白晓钧(吉林省长春市,35岁),岳凯(吉林省榆树市,29岁),李秋(吉林省长春市,41岁),田俊龙(吉林省伊通满族自治县,45岁),丁云德(吉林省通化,55岁),郑永平(吉林省白山市),徐锡军(吉林长春,29岁),黄宝臣(吉林省榆树市,65岁),于显江(吉林省长春市,51岁),王吉年(吉林省白山市,28-29岁),李传文(吉林省梅河口市,54岁),高成吉(吉林省白山市,52岁),张胜起(吉林省白山市,35岁),郑福祥(吉林省榆树市,35岁),刘永奇(吉林省白山市)。年龄最小的仅26岁,最大的65岁。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