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蔚县对张顺杰的迫害:炉钩子烧红烫手 烟头烫脸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1月1日】张顺杰,男,40岁,河北省蔚县蔚州镇南关东人。99年7.20中共江氏流氓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学员,张顺杰因坚持信仰,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和营救同修遭受了残酷的迫害。

2000年6月,张顺杰进京证实大法,说明真相,在天安门广场边一路岩石上坐着休息时,被便衣恶警强行绑架到一闷罐车上,车上的恶警强迫张顺杰举起双手,掀起他的上衣,在他的胸肋部用拳猛击,连续打了四、五阵,打了足足20多分钟。恶警打人,表面看不出伤痕,而身体内里却翻江捣海,痛苦不堪,造成内伤。因他坚决不说出姓名,恶警便将他撵下车来,张顺杰回家后,压水时胸部不敢用力,晚上还无缘无故的吐血,睡觉就在枕边垫上卫生纸,之后干不了重活,在建筑工地上砌砖,(张是泥瓦匠)鼻子还经常淌血,只好改行干轻一点的活,买了一辆旧摩托车跑生活。

2002年农历正月十四晚上,张顺杰在营救本地一名被迫害的大法弟子时,被一伙人(后得知是蔚县西合营西合大队、蔚州镇派出所、县城西关村委会人员)追至家中,他们狠命的撞门,往院子里扔石头,后闯入家中,将张顺杰强行绑架到西合营镇西合大队队部。

西合营镇雇用人员高德全对张顺杰猛打耳光,西合大队书记王绥拿扫帚柄往他的手背上猛打,威逼他承认是否营救大法弟子和说出被营救大法弟子的下落,接着他们又将他推到一间屋子里,拉灭灯,一伙人围着毒打,打倒了拉起来再打。如此直打到深夜2时,这伙恶徒打累了,又将张顺杰劫持到西合营镇内一间屋子里,把他铐在一个桌子上,既站不起来又蹲不下去。

早晨上班后,镇上恶人王喜珍用捅火的炉钩子,往张顺杰身上猛打,随后又把炉钩子烧红往他的手上烫,至今张顺杰的手上还留有很多被烫的伤疤。西合营镇长贾仲成用烟头往张顺杰的脸上拧着烫,还拿起暖壶将开水往张顺杰的头上浇,当时头发即被开水烫得一绺一绺的。一个身穿司法衣服、个头不高的人叫嚣:“我们会把你家害的漏汤漏水的!”

上午9点多,一名镇派出所恶警让张顺杰怀抱一把椅子,用铐子铐住,拿起一根非常粗的电棍,撩起张顺杰后背的衣服,往身上猛电,伸到裤裆里电,还插到嘴里电,嘴唇被电的焦糊,随后又把张顺杰的手拧到后边去,反手铐上,让他痛苦不堪。

中午又把他铐在镇院子后边的电线杆上,张顺杰绝食抗议迫害,派出所倪某用链子手铐往张顺杰的腰部猛打,恶警王某拿一根电棍对他狠命的打,电棍被打断,打成两节。

下午接着打,王某拿一本书放到张顺杰胸口练拳击,又拿书往他面部打,打的鼻子哗哗淌血。如此恶人还不罢手,又拿一根杨木棍子打,棍子打断后,拿尖的一端往张的胸部猛戳;还拿一个重物往脚上砸……还往张顺杰的胸口灌凉水,当时正值数九寒天。

到了晚上张顺杰被打得几近昏迷,手背被打得肿的老高,手掌、身上被烫的、电棍电的一片一片,浑身到处是伤,身上不断的出汗。他们害怕了,叫来医生给张顺杰摸脉,心脏出现不正常跳动,此前张顺杰没有心脏病。

第二天警察让家里拿出5000元钱赎人,家属来后看到亲人被折磨成这个样子说:“我们的人没犯法,被你们打成这样,还要钱,我们没有钱。”他们见诈不到钱,便把张顺杰又关进看守所。在看守所也遭到了各种形式的折磨,比如:在一间屋子的地上泼上凉水,让人把张顺杰脱光衣服爬在地上,用新鞋底往张顺杰的臂部猛砍,名曰:“刀削面”,把头按在便桶里……50多天后警察勒索了近5000元现金才把人放回家。

2002年10月底,邪党十六大前夕,蔚州镇派出所联防队范某带人又闯入家中绑架张顺杰,在家门口将张顺杰截住狠打一顿后绑架到联防队,铐在暖气上两天两夜,后又关进县610办的洗脑班折磨20多天。

几年中连续不断的非人折磨迫害,使张顺杰的身体受到了严重的损害。在2005年正月,张顺杰在家中突然昏厥,送到医院拍片,是大面积脑出血。由于大法的超常和炼功人的正念,此次恢复的较快,连医生护士都说是奇迹。

此后张顺杰又多次无缘无故的在家中或在路上出现昏厥,给正常的干活和生活带来了严重的影响。一个很好的人就这样被邪党给迫害成了这样,他妻子没有工作,还有三个未成年的孩子需要抚养。

希望善良的人们从张顺杰遭受的迫害中认清恶党的本质,共同帮助制止这场邪恶的迫害。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