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年修炼和证实法的路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1月12日】八年修炼和证实法的路上,历经风风雨雨。沐浴在法光中,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深感自己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身体健康,道德提升,精神境界升华。下面就自己在修炼中去执著、提高心性方面的事例及感想与同修交流,不妥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

师父在讲法中一再告诫我们提高心性的重要性。大法修炼是直指人心的,修得最快最捷径。

我在修炼中是怎样提高自己的心性的呢?

一、证实法中去怕心

“怕心”是我们修炼和证实法的一大拦路虎。我想很多同修都曾经多少程度不同的存在过怕心,我也不例外。但怕心是一个正法修炼者必须要修去的大执著心。因为它不仅事关我们是否修圆满的问题,更重要的是它会让我们困在人心里走不出来,不敢去做讲真相救众生的事,辜负师父大法赋予我们的神圣职责,辜负众生对我们的期盼,辜负我们久远的洪誓大愿。

师父教诲我们:“可是有没有怕心,却是修炼者人神之分的见证,是修炼者与常人的区别,是修炼者一定要面对的,也是修炼者要去掉的最大的人心。”(师父评语《学好法 去人心并不难》)只要我们溶于法中,正念正行,走正走稳证实法的路,就一定能战胜怕心。

我就经历了从怕到不怕,平稳证实法直到今天的历程。

还记得99年邪恶迫害大法时,空气好象都凝固了,邪恶的环境令人窒息。学校领导经常把教职工召集起来,传达上级有关诬蔑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指令。强迫全校教职工写不修炼法轮功的保证。那时深夜听到楼上或隔壁的电话铃声,都心惊肉跳的(书记、校长住在楼上和隔壁)。但我内心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也从此开始了讲真相救众生的历程。

首先是向学生讲。在课堂上面向全体学生讲大法是什么、电视上讲的有关大法的一切都是诽谤谎言。讲完时,不少班级的学生爆发热烈的掌声。可我的双腿在微微发抖,心跳在加速。这就是初期讲真相的我。但我坚持不懈直至今日,我所任教的班级通通讲了。当然今天我讲真相更加成熟:堂堂正正、理直气壮、得心应手。

讲真相中,我也经历有惊无险的事。不明真相的学生家长曾两次举报我。一个把我举报到市“610”,一个举报到学校,扬言要告到教委。想起师父的讲法,我稳住心性,查找自己讲真相的基点是否正。我查找自己,我讲真相发自内心确实是为救众生。我很少思考:我是否圆满(当然有圆满的愿望),我能修多高层次,我能修到多高果位。我就按师父的要求,做好讲真相的事。由于正念足,师父为我做主,两次我都化险为夷。

我主要是面对面讲真相,也邮寄真相资料,送真相卡片。主要面对学生,也向同事、同学、朋友、亲戚、陌生人讲(迄今讲了近千人)。能平稳走到今天,是大法赋予我智慧和能力,师父慈悲呵护,一步一个脚印,提高心性,去掉怕心走过来的。

二、溶于法中除名利

周围是深陷常人社会泥潭而私欲恶性膨胀、道德急速下滑的常人,而我们又必须在常人社会环境中修炼,作为大法弟子,名利的执著是普遍存在的。是否放下名利之心不仅关乎我们是否圆满,更重要的是决定我们是否能尽心做好大法弟子应做的三件事,尤其是讲真相救众生的事。放不下名利之心,必然使我们在讲真相中患得患失,前怕狼后怕虎,犹豫退缩,不能勇猛精進。走不出来讲真相的同修,不就是一个怕心吗?而怕心很大程度就源于名利之心。

师父在《真修》中告诉我们:“其实,你们感到在常人中的名、利、情受到伤害而苦恼时,已经是常人的执著心放不下了。你们要记住啊!修炼本身并不苦,关键是放不下常人的执著。当你们的名、利、情要放下时才感觉苦。”师父又说“淘去名情利 何难能阻圣”(《洪吟(二)》),“修去名利情,圆满上苍穹”(《洪吟》)。修炼几年我体悟到:只要我们认真学法,溶于法中,用大法的法理清洗心灵的污垢,在面对名利的冲突时,能以法为师,认识到自己的执著,退一步海阔天空,放下名利之心并不难。

下面就我在修炼中去名利之心的典型事例与同修交流一下:

作为教师,技术职称很重要,直接决定着工资的高低,职称越高工资差距越大。评职称也是争夺很激烈的。记得我评高级职称时,当年的名额只一个,而够条件的教师有四名,我是其中条件最充分的。我考虑到一名教师的年龄比我大(其余三人差不多),他应先评,我就没申报。学校最后也推荐了他,结果到省高评委没通过(因为他没有够级别的论文)。当年我校仅有的一个高级名额浪费了,不少老师议论纷纷。第二年,我再次没申报,很多老师问我,你咋不报呢?我淡淡的说,他年龄大应先评。第三年,6个够资格教师最初也只有一个名额,刚好这年学校书记也够资格了。学校领导知道我已让了两年,应该推荐我了,可书记咋办呢?为此领导专门到教委软磨硬缠又要了一个名额。(这是我事后才知道的)我想有两个名额,这年我申报了,也批准了,我成为我市(县级市)当年最年轻的一批高级教师。

我自从评高级教师后,年度考核优秀、先進等我再也没有申报过。我认为我得到了应该得到的一切,那些也不是我所追求的。

我的教学水平和教学效果在我市是响亮的。所教学科在高考中的名次都是名列前茅的,多次获得全市第一名。可在我得法修炼后的初期,教学效果直线下降,曾经到了所教三个班级全部受惩扣钱的地步(我校当年规定,所教学科名次位列全市后三分之一的将受惩),反差太大了。我知道后,眼泪止不住的流啊流,眼睛都哭红肿了。爱人回家问我,你咋个啦?我都不好意思说。

事后我反思,我修炼后工作更加勤勉。怎么结果是这样的呢?我想起修炼人没有偶然的事情的法理,摔这个大跟斗一定在去我什么心。

我静下心来查找,我哭主要不是为扣几百元钱,是脸面放不下,面子过不去。脸面、面子不就是“名”吗?还有其它一大堆不好的思想。长期以来由于教学效果好,领导夸奖,学生佩服,同事羡慕,社会公认,不知不觉中自以为是、沾沾自喜的心膨胀。时不时的认为自己行,有本事,有能力,还微微的有瞧不起考得不好的老师。我有这么多不好的心。找到这些执著心,放淡、去掉后,正常的学习工作,我的教学效果又上升了。触及名利执著时,那真是剜心透骨的,但不除去是绝对不行的。

三、生活之中解情执

浸泡于“情”中的我们,对“情”的执著是很强烈的。尤其是我,对情的执著之心是去的最艰难的,特别是亲情。师父说:“何为人?情欲满身。”(《洪吟·人觉之分》),“执著于亲情,必为其所累、所缠、所魔,抓其情丝搅扰一生,年岁一过,悔已晚也。”(《修者忌》)我感觉情是横在我们从人走向神的路上,阻挡我们阔步前進的一大顽石。难去也得去啊!

讲一讲我在修炼中去情的执著的经历和教训吧。

我和爱人是从小学到初中的同学,婚后感情浓厚。以常人的标准来看,他是真正的男子汉类型:有头脑、有能力,性格沉稳,外表帅气,有风度气质。正因为如此,修炼前的我对他特别爱慕、依恋。他在外地工作,我经常为他担惊受怕:怕他骑车出危险,怕他生活不落实,怕他乱用钱,怕他与别的女人有染等等。成天疑神疑鬼的,听到一点或自己凭想象,就对他严加审问,有时还清理他的钱。搞得他很恼火,我也感到活得真累。

得法修炼后,我明白对他的依恋这是对情的执著,是迷失自我的体现。修炼就是要找回真我,我意识到我必须放下对他强烈的执著。在不断的学法、同化法中,经过一两年的时间我的这颗执著心放淡并最终放下了。我知道这是师父看到我有一颗上進的心,在别的空间帮我去掉不好的物质所致。现在我和他是一种淡淡的,但很和睦的关系。

99年邪恶迫害大法开始以后,旧势力还一再想利用我的这一执著来“考验”(干扰)我,但都被我识破,阴谋没得逞。

迫害初期,有人把我修炼的事告到了政府领导那里,爱人也在政府工作,领导让他劝我放弃修炼。一天他拿一张报纸回家让我看,那上面有一篇犹大写的文章(是什么博士生),我知道他心里想什么,看博士生都不修了你还修。我一看完全是胡言乱语,我当时没说什么,只是心里想着这就能动了我,也太小看我了。他上班走后,我把报纸烧了。他曾多次找我谈话,我就跟他讲修大法后我的神奇变化,多年不治的妇科病痊愈,修炼后没吃一颗药,急性、暴躁的我性格变和善(这是他亲眼所见的),修“真、善、忍”没错。他说,共产党整人太凶了,要牵连他和孩子。我说,没事的。

还有学生家长举报我的两次,学校领导都是先找他,我觉得奇怪,怎么不先找我呢?以后我才明白,是邪恶利用他来动我(因我对他曾经很执著)。他对我讲了一大通后果可怕的话,就是叫我不要讲真相,我个人在家悄悄修炼就行了。我对他也多次讲过,为什么大法弟子要讲真相,后来他也明白了,叫我要小心一点。

前不久他还告诉我没有强迫我放弃修炼的原因。有一次他找我谈修炼的事,意思让我放弃吧,我的回答震动了他。他曾经说:怎么我的话都不听了?我回答:什么我都听你的(常人中与我修炼无关的事,我一般都听他的),但在这件事上(修大法)我绝不会听你的。他觉得奇怪,《转法轮》到底在讲什么?那么有吸引力。一天我不在家时,他把《转法轮》拿来看,挑着看了一些。他说他看后的感受,书上没写什么不好的,都是教人做好,信仰自由,所以他才没有强迫我放弃修炼。

下面再说说我女儿学习的事。

女儿的学习是最让我操心的。女儿的智力好,从小学到高中教过她的老师是公认的。但初中以后学习成绩一直不是很优秀。从常人的原因来看,是因为她太贪玩,学习不刻苦不勤奋所致。初中由于在身边管得紧一些,中考时还以较低的分考上了我市的国家级重点中学。我们为了让她得到锻炼,也为了增加她的见识,把她送到省城的国家级重点中学读书。由于离家远,管得少,她贪玩好耍的心愈发膨胀,学习只算得上中等生。不管怎么跟她讲努力学习也没用,就是攒不起劲。高三甚至谈起了恋爱,还很执迷。我真是搞得焦头烂额。结果去年高考连本科都还差几分。

为什么是这个结果呢?我查找是我自己的执著心导致的。我一直以来就希望女儿能考上较好的重点大学,将来能找一个较好的工作,有一个好的归宿。这个心还很重,就成了强烈的执著心了。我也知道师父讲的人各有命的法理,可就是放不下。有时表面放下了,但在内心深处还隐藏着。甚至有时还想,我是大法弟子,是有福份的,我修的也不错,真相也还讲的可以,师父会管女儿考一个好大学的。都执著成啥样了!这不是在和大法、和师父讲条件吗?旧势力可看见了,于是就没完没了的干扰。你想让她考好大学,就让她去耍、谈恋爱。高考前甚至以病干扰她,女儿身体一直都很健康的,很少生病,可高考前一个月,大病不犯,小病不断,没完没了。考前到了胸闷气短的地步,还差点晕倒在考场上。当时我也知道是干扰,发正念也没用。执著没放下,怎么管用呢?

我对女儿的情的执著真是害了她。不过我终于醒悟了。心性一到位,马上就有转机。现在女儿在复读,学习知道努力了(我多次跟她讲不失不得的道理),成绩也有较大的進步。

在修炼的路上,由于大法的威力,师父的慈悲呵护,心性在不断提高,真是“放下执著轻舟快”(《心自明》)。但与修得好的同修相比,特别是与大法在不同层次对我们的要求相比还有很大的差距。在今后的修炼中,还要更加精進 ,跟上师父正法進程,才能圆满随师还。

感恩师尊,合十。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