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锦州驻京办事处经历和目睹的凶残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1月12日】1999年,我去北京天安门上访被抓后被劫持到锦州驻京办事处——凤龙宾馆,因在这之前我是从派出所走脱的,于是他们感到好象得到了什么。

开始,古塔区一位通过和法轮功打交道认识我的警察(好象是个头)问我另两位跟我一起走脱的大法弟子的下落,我没说,他打了我一拳,意思是我说实话。

后来,锦州古塔区公安局分局局长,当时对我说,因为你逃跑,我和市局挨了批评,接着他问我另两个大法弟子(和我一起走脱的)去了哪里,我不说。他说:你不说,就要吃苦头。于是把我交给两名刑警,其中一个人身高有1米8,身材魁梧,他俩用拳头,鞋底轮番打我的脸、头,并恐吓我,要给我灌酒,并用电棍吓我,还骂师父等。我给他们讲真相,后来他们见我不说,就让我双腿叉开,双手高举,在我衣袋里乱翻,翻出我写的一封上访信。不知过了多久,局长进来了,问他俩我说没说,他们说没说,于是把我交给锦州石油派出所何某。何某发现我身上还有500元钱,就给非法没收了,开始说给开个条,后来也没开,还把我关到一个小屋里。小屋里关了很多大法弟子,由于人多屋小,空气不流通,室内气味不好。我知道一个叫贾精文的大法弟子被恶警折磨了四个多小时,恶警用电棍电他,用臭鞋堵他的嘴和鼻子不让他喘气,还用绳子使劲勒他的小便。一个叫王萍的女学员的脸被打的青一块紫一块,肿得老高。

葫芦岛的柴连宝被扒光衣服泡在里间的浴缸里双手扣在两边,浴缸里接满了冷水,几个恶警按住他的头往水里浸,用淋浴喷头往他身上浇凉水,一连几个小时不停的折磨他,柴连宝差点被他们窒息而死,最后被他们折磨得昏死过去。

我共在驻京办——凤龙宾馆被非法关押了24小时后,被他们押回锦州,在这短短的一天就发生了这么多的迫害,那么这六年来这里会有多少大法弟子被他们迫害呢,可想而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