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吁营救北京大法弟子许那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1月13日】许那(许那),女,1968年出生,38岁,老家长春。从事油画创作,家住北京房山良乡西潞园。

许那于1996年得法,1999年7月20日迫害开始后,许那和别的北京大法弟子开始大量接待外地進京上访学员,安排外地学员住宿、组织大家互相交流。8月许那因为参加房山大法会交流被非法关押45天、9月被放回,10月就去上访,被非法拘留30天。2000年11月19日又被非法拘留30天。2001年东北四平大法弟子李小丽(已被迫害致死)住在许那家因出去张贴真相资料被抓,恶警根据李小丽的电话号码查到了许那另外租住的地方,7月3日北京市国安科在通州绑架了许那。11月北京房山中级法院对许那非法判刑5年。

许那被判刑后先是被送到团河少管所,由于许那态度非常坚定,恶警为了折磨她,当天進去就强迫让她干完普通犯人经过1年训练才能一天干完的活:做拖鞋部件最难的一道工序——鞋帮子600双。而且下午收工后,别的犯人都回号室休息,许那则被带到隔离室由至少三个以上的邪悟者对她進行各种各样的洗脑,洗脑到深夜1点,然后由专门包夹转化她的普通犯人带回到号室休息,6点钟强制起床,继续干活。邪悟者换班轮流转化她,逼迫许那用脚踩师父的法像,许那坚决不从,她们就不让她睡觉,变换着方法折磨她。许那被折磨的身心极度疲惫,但她仍然坚信大法、毫不妥协,并且在一次列队集合时,恰好监狱长经过,许那出其不意的从队列中跑出,拦住了监狱长,当面反映自己所受的种种摧残,要求停止迫害,给她一个合理的说法。她的行为令所有的人都感到震惊,因为在极其邪恶的少管所环境中,从来没有大法弟子这样公开站出来找监狱长讨要说法。她的正念正行震慑了邪恶,从此她的环境改善了很多。在少管所里许那非但没有被转化,还不断的讲真相,以自己的善心与正行感动了许许多多的犯人和管教警察,一年后许那被调走时,少管所的犯人集体哭着送她走。

2002年11月份,许那被转送到北京女子监狱。北京女子监狱有三个所谓的“转化队”、一个出监队(关押已转化的、快期满的学员),每个“转化队”有七、八十名法轮功学员,整个监狱现在共关押二百多名学员。每周约有两、三名大法学员被送到这里。许那在这里受尽各种折磨:被多次在女监小号里折磨殴打,邪恶让7、8个人围着殴打她;强制盘腿、捆绑;不让睡觉;强制在别人写好的所谓“揭批材料”上按手印;在雪地里冻;不让其洗漱达一个多月等等。但她始终正念正行,至今是女子监狱唯一一个从未被转化过的大法弟子,并且赢得了警察和犯人们的一致尊敬。许那在里面经常被调队,每次调队时,犯人们都集体哭送她。

2003年3月19日,北京女子监狱发生了惨绝人寰的故意杀人案:在四监区监区长田风清的怂恿下,邪悟者李小妹、李小兵、靳红卫、刘淑霞等在监区后库房殴打拒绝“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董翠,把她活活打死。事件发生后有人写匿名信向北京市劳改局揭发,劳改局派人调查,田风清被调离原监区。据说后来监狱给了董翠家人3万元以封其口,掩盖监狱内杀人事实。监狱开始怀疑是许那写的揭发信,但许那坚决予以否认。自此之后,许那的正常接见被取消,至今为止已有18个月不让家属见她。

2005年3、4月份,许那又一次调队并被单独关押,因为知道已经拿她没有办法,警察们不敢找许那谈所谓的“转化问题”,并且严令邪悟者们不得在许那面前谈所谓的“转化”,谁谈惩罚谁。只是让几个犯人陪着她,也不干活,在号室里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许那要洗漱,就把洗漱间的所有人都清出去让她单独洗漱;许那上厕所,要把厕所的所有人都赶出去让她一个人去。许那提出想和哪个犯人聊天就赶快安排这个犯人去。表面的目地说是要感化许那,可是过了三个月,许那丝毫没有被感化,于是三个干警轮番上阵,先是给她放洗脑的碟片,让许那边看边做笔记,看完后开始讨论,结果一个个都败下阵来。警察们都说,真拿她没办法。

许那现在在里面对警察公开表示她要向上告状,状告监狱恶警田风清指使犯人残酷折磨她本人及其他法轮功学员,以至把人打死的犯罪事实。田风清知道自己不妙,已写了辞职报告,现调到监狱后勤部门工作,不再管犯人。

按刑期许那到今年7月3号出狱。我们在此呼吁全世界所有正义的人来共同关注许那,帮助她安全出狱、早日回家;同时倡议全球大法弟子特别是北京大法弟子正念清除北京女子监狱一切继续迫害许那及其他学员的黑手烂鬼、共产邪灵与共产恶党,解体旧势力残存在那里的一切邪恶因素,营救许那出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