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省女子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案例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1月19日】1、大法弟子赵月琴被非法关押在甘肃省女子劳教所期间,因不写“三书”,恶警白天逼她干活,晚上不让她睡觉,每天晚上都逼她站着。50多岁的人,白天干活很累,站不住时蹲下,恶警们就连骂带打,其他人经常被打骂声吵醒。有一晚赵月琴站不住了,靠着墙坐在地上,值班犯人赵莉即对她拳打脚踢,穿着鞋在她头上、脸上踩,折磨赵月琴约20余天。

2、大法弟子张又夫因在一次所谓“考核”时,把自己一年来所受的迫害都讲了出来,结果遭恶警、恶人打骂、体罚,白天干活,晚上逼站着,张又夫绝食抗议,结果在一天午饭后,被几个打手(刘翠娟、火云娣、刘飞等)带到水房折磨,不让其他人看见,张又夫被打的腿走不成路,需人扶着,脸上青一块紫一块。就这样,点名时恶警还让她蹲着。

3、60多岁的大法弟子李兆英当时在劳教所里是岁数最大,她拒绝参加所谓“考核”,寒冬腊月被恶警罚在院子冻(晚上),用冷水擦院子,当时天气特别寒冷,抹布从水里一出来就冻成冰块,就这样犯人李树华还逼李兆英一遍一遍擦,连好多吸毒的人都不忍心看,一个个走开了。

一次恶警找李兆英谈话,她就说实话,最后恶警让她的两个护监陪着站在院子里,当时天气已开始冷了,外面下着很大的雨,两个护监都穿着棉衣,李兆英没穿棉衣,一名大法弟子把自己身上穿的棉衣给她穿上,护监一边骂一边把棉衣扒下来。那天晚上雨下的很大,外面也很冷,一直淋到晚上1点左右才让李兆英回到房子里面。

因李兆英拒绝放弃法轮大法信仰,恶警逼她收工回来还得打扫厕所,有时拖把也不让用,让用抹布擦,一直折磨的她身体不行了,把大夫叫上来一量,血压高的吓人,才暂停迫害。

4、大法弟子柴梅于2002年12月份被非法关押到劳教所。柴梅被绑架时家里人不知道,她没穿棉衣。刚到劳教所,柴梅白天、晚上都被逼站在院子里冻,有时雪下的很大,这样被折磨约20天左右。

柴梅拒绝参加所谓“考核”,拒写“三书”,一犯人在恶警暗示下,对柴梅拳打脚踢,柴梅脸上被打的青一块、紫一块,柴梅并被罚用冷水一遍一遍擦院子,白天逼站着,晚上被逼头顶墙脚跟不能着地,而且脚尖不能超过规定的线。柴梅不配合,犯人付红霞就对她拳打脚踢,踩着头发在墙上碰;犯人陈月洁把柴梅打的浑身是伤,鼻血、牙血淌的把毛衣都结成硬块,嘴里外全是烂的,吃饭张不天嘴,一直折磨约20天。

恶警无奈又把柴梅调到另外一个组里,因新组的犯人刘翠娟折磨大法弟子出了“名”,恶警还专门挑了两个护监,一个叫鲁得翠、一个叫张红玲。恶警给它们的期限是最晚星期一交“三书”。那天晚天恶警让把其他大法学员带到教室看电视,电视声放的很大,这样其他人就不会听到打骂声。

柴梅被带到一个没人住的房子里,先是总值班员张海霞毒打,一边打一边骂,接着又叫来犯人刘翠娟、鲁得翠、张红玲再毒打,最后找绳子说要吊起来,因没找到绳子,就找来了一条皮带,一皮带打过来,正好铁环打在柴梅额头上血直流。

第二天当别人再看到柴梅时都认不出来了,遍体鳞伤,头、脸、脖子都肿的很厉害,青一块、紫一块,胸腔被打的动不成,头上到处都是包,痛的不能挨枕头,路也走不成。就这样恶徒还逼着柴梅打扫厕所,不让用拖把,让用抹布擦厕所坑子。当时柴梅伤势很重,蹲下起不来,起来不容易蹲下。至今柴梅的前牙仍不能咬吃的,胸部不能用力。

5、恶警知道被所谓“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没有一个是真心的,所以时时处处让护监犯人盯着,不让大法学员间说话,就连上厕所都跟着,怕反悔。2005年3月份省“610”来到女所进行所谓考核,一大队一中队只有一人参加考核,其他人要么不去,要么就去说实话。结果把恶警气坏了,又开始折磨大法学员,开始禁闭,体罚,打骂,这次它们使用的招术更卑鄙,专门打别人看不到的地方,而且还不能向外传。

恶警诱惑恶人,“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给他们记功、奖分。恶人为了那些奖分,不择手段,用绳子、用手铐吊起来法轮功学员折磨,原来好好的一个人,从禁闭室出来后,一个个被恶人折磨的面黄肌瘦。

在迫害期间,一批犯人不行,就换一批人,恶警周子忠说,要选最恶的犯人折磨法轮功学员,直到妥协。恶警还告诉犯人说不准法轮功学员见她们,好推责任。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