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天水地区天水大法弟子受迫害实录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1月24日】

一、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的部份情况

1、天水市玉泉观道士王生贵遭关押死亡

王生贵,男,35岁。2000年底王生贵因被发现持有《转法轮》而遭监禁数月,其间他绝食抗议迫害40多天,未得任何抢救,于2001年7月在岷县拘留所去世。

王生贵,甘肃省天水市玉泉观道士,1999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2000年12月由于玉泉观发生偷盗现象,警方到玉泉观检查时,发现了王生贵看的一本《转法轮》,遂将王生贵非法拘押于天水市秦城区戒烟所三个多月。其间警察强迫其写“保证书”,王生贵坚修大法心不动,于2001年3月9日被遣送至其老家岷县,继续拘留四个多月。王生贵抗议非法关押,开始绝食,绝食期间,岷县拘留所未做任何抢救措施,王生贵绝食40多天后,于同年七月中旬身亡。岷县拘留所欺骗死者家属,说什么王生贵因病抢救无效死亡。

2、黄立志遭恶警毒打 伤重去世

甘肃省天水市大法弟子黄立志遭恶警毒打 伤重去世。黄立志,男,53岁,甘肃省天水市甘谷县十里铺乡马务寺村大法弟子。他北京上访回来后,被不明真相的村民举报给公安部门,于2001年被当地警察绑架,并被非法关押。警察在审讯时,逼他放弃修炼,他坚定大法不放弃,遭到警察的残酷毒打,打得青一块紫一块。最后,被折磨的奄奄一息,警察怕承担责任,就用警车直接将他送到家。两天后由于伤势过重来不及抢救,在家中去世。

3、核工业部二一三大队高级工程师程桂兰被酷刑致死

甘肃天水市北道区大法弟子程桂兰,是核工业部二一三大队高级工程师,2002年9月被北道区公安分局政保股股长冯继堂派人骗到公安局,说是有话要问一下,过一会就回来,谁料想刚一跨进公安局的大门,立刻被绑架,不由分说塞进警车,直接送往甘肃省兰州市女子劳教所,没几天就被迫害致死。10月1日,警察叫家属认领尸体,说是死于心肌梗塞。程桂兰老伴去看时,她的腿部有大面积的青紫块及淤血,很显然是被酷刑迫害致死。

4、天水市铁路医院退休职工刘文瑜被迫害致死

刘文瑜,女,53岁,天水市铁路医院退休职工,98年10月修炼法轮功,1999年12月底进京上访,被当地公安拘留半个月,罚款4000元,2000年12月只身去天安门,向世人讲“法轮大法好”,接送回来后被非法劳教2年,被劫持进兰州安宁区劳教所。刘文瑜在监狱里因不向邪恶妥协,绝食,被插管灌食导致胃大出血,受尽了各种酷刑折磨,回来后北道区恶徒又不断的登门骚扰,在2004年2月含冤离开人世。

5、刘志荣被甘肃天水第三监狱迫害致死

甘肃省庆阳市西峰区团结小学教师、大法弟子刘志荣于2006年元月14日之前被一监区恶警迫害致死。监狱方面在未通知家人的情况下直接火化尸体,然后把骨灰盒送回刘志荣户籍所在地庆阳市殡仪馆,谎称是“自杀”。

刘志荣,男,42岁,99年12月4日与徐峰等法轮功学员去北京说明真相,回来后被恶警抓进看守所非法关押70多天,遭西峰区公安局国安科恶警郑翔毒打。2000 年4月10日,被恶警郑翔从团结小学骗到派出所,非法投入戒毒所迫害,随后在西峰区遭到所谓的“公判会”、游街侮辱。刘志荣被非法劳教一年,4月25日被劫持往兰州平安台第一劳教所迫害,于2001年7月1日放回。

2002 年4月28日,恶警郑翔率人一路冲到团结小学,威逼刘志荣在他们拿来的纸上摁掌印,刘志荣拒绝配合,在校园被众恶警围住乱踢、乱踏、乱踩,挥舞的警棍劈头盖脸的随意抽打,在恶警们不堪入耳的喊骂声中被塞进警车。中共恶警们为自己塑造了一个个活生生的土匪形象,让师生亲眼目睹。随后恶警直扑刘志荣的家中非法抄家,恶警一连撬掉好几个锁头翻箱倒柜,把刘志荣的家翻了个底朝天。4月30日下午恶警把刘志荣劫持到看守所时,刘志荣说自己不是犯人,把着监牢的门拒绝进入,又遭恶警殴打,被强行拖入号室。刘志荣在号室绝食抗议,后来晕倒,恶警不但不放人,还非法对刘志荣劳教三年。后来转押戒毒所时,刘志荣再次抗争,又遭暴打,被众恶警抬进监牢。

2002年10月底,刘志荣被非法判刑15年;2003年10月底被转押至兰州市大沙坪监狱,遭到关禁闭等迫害;同年12月25日转押甘肃省定西监狱继续遭受迫害。2005年底,刘志荣与徐锋等七名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被不法人员从定西监狱转到天水市第三监狱。刘志荣于2006年元月10日中午被一监区恶警用皮鞋后根踹耳根部位迫害致死。

二、众多天水大法弟子遭非法关押、劳教、判刑

1999年12月大法弟子陈刚、周亚明、董佩兰、邹长海等到20余人依据宪法赋予公民的合法权利,到北京上访,证实大法,回来后即遭到非法关押。2000年中国新年期间,因参加集体学法,有60余人遭非法关押,并每人非法罚款500元至3000元不等(其中大部份为2000元)。大法弟子李富治、王永明、陈刚、周亚明、董佩兰、邹长海6人在看守所非法关押月余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在兰州市红古区平安台劳教所遭迫害。

2000年12月,大法弟子李静洁、支开颜、何喜凤、王珍珠、龚碧芳、周晓兰、王利霞、刘晓明、刘晓琴、韩美英、翟凤慈、何桂芹、张爱芹、贾矿元、姚辉、楚玉忠、刘源晋、阎壶九(音)、李某(名字不详)因到北京证实大法,回天水后被非法关押。大法弟子绝食抗议,遭到邪恶加重迫害。天水市秦城公安分局政保股股长文大虎大骂大法弟子,并叫嚣:“上面不吃就让她们下面吃。”并对其中四名大法弟子进行倒灌食,从肛门中插入橡皮管灌食,注射加了药水的鸡蛋清,致使这四名法轮功学员疼痛难忍,生不如死。连当时在场的犯人都不忍再看,真是惨不忍睹。

在秦城区看守所忍受了一个月非人的折磨后,这些善良而又坚持真理的大法弟子又被转入戒毒所强制洗脑。因这些大法弟子坚修大法,不配合邪恶,坚决抵制,于2001年3月被非法劳教一至三年不等。在未通知家属的情况下,女弟子被送往兰州市安宁区省第二劳教所迫害;男弟子被送往兰州市红古区平安台劳教所迫害。

2001年4月大法弟子郭光利,被非法从家中带走并秘密关押,在不配合邪恶的情况下,被送往兰州市红古区平安台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北道区大法弟子李翠红于2001年10月17日在学校上课时,在课堂上被马跑泉派出所恶警绑架,并说要送劳教。李翠红的丈夫被恶人迫害,已被非法劳教一年,后来流离失所。李翠红又被绑架,家中只剩一10岁小女儿无人照管,孤苦伶仃。

天水市武山县大法弟子黄原义,因被邪恶迫害离家出走,不法恶警多次上门骚扰威逼其父,向其父要人,其父被逼无奈上吊自尽。而当地《天水日报》反而诬蔑报导说黄不孝逼死老父,把恶警的责任推的一干二净。

天水市汽车运输总公司客运分公司职工杨克强被迫害致精神失常。杨克强,男,59岁,于1998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为了向人民讲清真相,揭露邪恶谎言,他于2002年 5月8日,拿着写有“法轮大法好”的横幅,挂在了市政府门口,被秦城公安分局警察非法抓捕。同天,公安警察派便衣跟踪杨克强的妻子闯进院内,进屋就强行乱翻。因他妻子上前阻拦,被一个姓杨的警察用力推过,因为用力太猛,摔倒在地,这时上来另一个警察,用手抓住杨克强妻子的胳膊背到她身后,并用力压住,那个姓杨的警察爬起来后,对着这个妇女连踢带打,稍微挣扎一下,打得就更凶了。杨克强的妻子胳膊、胸部、浑身到处疼痛难忍,连喘气都疼,被绑架到公安局非法关押十天。杨克强被铐了两天后,被关押在吕二沟看守所迫害33天,他们强迫让家里人交3000元的“保证金”(现金由股长裴贵林亲自收下),才将人释放。可是,不知道杨克强经历了如何残酷的迫害,被放回来后一进家门就打闹起来,疯疯癫癫的跑出跑进,见到刀、棍、绳就抢抓到手中,见到妻子就乱打乱骂。现在,杨克强虽然可以上班了,可他的思想仍处于恍惚状态,连他的同事及认识他的人都说杨象换了一个人似的。

2002年 11月初在十六大召开之前,天水“610” 恐怖组织强迫所有市区中小学生观看诬陷、诽谤法轮大法的电影,来完成所谓的“政治任务”,妄图把青少年推入谎言的深渊。

2002年12月6日,天水市秦城区法院非法秘密审判了8位大法弟子,非法判刑4-20年不等。被关押在当地监狱的大法弟子有:赵兰州(12年) 王永明(11年) 杨景春(17年) 尚军斌(4年) 王伟平(19年)高招明(6年)李春生(8年);被关押在外地监狱的有:尹小兰(11年) 唐琼(12年)张金梅(20年),她们被非法关押在兰州大沙坪女子监狱。

三、天水市北道区公安分局酷吏冯继堂、武红霞

原天水市北道区公安分局政保股股长周继祖,将一两次上京正法的女学员毒打得体无完肤、不能行走、只能爬行去厕所,并且不给水喝,只给喝脸盆里的脏水。马跑泉乡一位六十余岁的学员因为和大家在一起交流,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后还勒索五百元,因家贫交不起,被周继祖铐在派出所的铁门上数小时,并用铁煤铲在此学员身上乱打一通。周继祖非法关押几十名大法学员,报劳教有多人。此邪恶之徒坏事做绝现遭到报应:股长被撤并连累其家人,其母病故,其妻有病卧床不起。

北道区公安分局现任政保股股长冯继堂,非法从一女学员家中搜出师父经文后,凶相毕露,与另一恶警将该学员毒打一中午,将该学员双腿打得青紫、浮肿,不能站立行走。

冯继堂、武红霞是北道有名的两个酷吏,恶贯满盈,双手沾满了大法弟子的鲜血,制造了很多家庭悲剧。自1999年7月20日以来,长期紧跟江氏流氓集团疯狂迫害大法弟子,他们对大法弟子经常捆绑吊打,酷刑折磨。保守统计,由他们亲手报送劳教的大法弟子不下30人,他们毒打过的大法弟子,上至六、七十岁的老人,下至十一、二岁的小学生,包括残疾人都不放过。大法弟子张金梅被武红霞打断了胳膊。

2004年8月30日,北道区花牛镇的一位女大法弟子,被北道区公安局恶警从家中强行绑架,恶警冯继堂、丁茂、刘琪、一姓高的指导员四人为了让其说出其他大法弟子的情况,刑讯逼供,给其上背铐,用很粗的棍子将其打得满地乱滚,遍体鳞伤、体无完肤。非法关押折磨一星期后,因找不出任何证据,才将其释放回家。

一位善良的六旬驼背老人,因给生活困难的法轮功学员捐款一事,被北道区公安局恶警从家中骗走,非法关入北道区看守所。后冯继堂命人将其押回北道区公安局办公大楼内,四天四夜不让睡觉,不让离开板凳,双腿悬空而坐,逼问其他大法弟子的情况。恶警武红霞用笤帚把把老人的脸打得变形,眼睛充血,视力模糊,肿得让人无法辨认,送回看守所时,同室的犯人都哭了,说把一个老人打成这样,真是禽兽不如,应该去告他们。就这样非法关押了近三个月之后,因家属要人,恶警冯继堂在敲诈了2000元后才将其放回,老人出来时已是骨瘦如柴。

有位女教师因上明慧网一事,在2003 年12月15日,被北道区公安局恶警从家中劫持到公安局办公大楼内,当晚不让睡觉。后恶警武红霞、冯继堂等对其拳打脚踢,猛扇耳光,随后,冯继堂拿出一根很粗的棍子对其大腿猛击,打得全是青紫色,肿起一寸多高,后又给其上背铐二十多分钟,折磨得女教师死去活来,逼迫写保证后才将她放回。

另外一位女教师因向路人讲述大法和大法弟子被迫害的真实情况以及几年来持续不断的迫害给自家带来的不幸,被不明真相者举报。当天就被带到公安局内,冯继堂等四人手持木棍,在光天化日之下,在号称“人民警察为人民”的公安局内,上演了只有在影视剧上才能看到的黑社会团伙行凶的一幕,把一个弱女子打的皮开肉绽,全身伤痕累累,痛苦难当。

有两位农村的大法学员,因向世人讲述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遭恶人举报,为躲避冯继堂的迫害,从今年夏天被逼得流离失所,以至家里的农活没人干,一年到头的庄稼无人收割。他们中其中一位学员的老母亲常年瘫痪在床,他的妻子被人打断了肋骨住在医院,年幼的孩子无人照管,家里人连吃顿饭都困难。可他刚一回到家里,在深更半夜被闻讯赶来的冯继堂从妻子的病床边绑架,然而打他妻子的凶手至今且逍遥法外,连问都没人问一下。冯继堂不顾大法弟子家人的死活,大肆敲诈,一个勒索罚款六千元,另一个勒索罚款九千元,声称:钱交不齐决不放人,少一分都不行!

大法弟子陈娇发放真相资料时被恶人告发扭送至该乡政府,北道区公安分局恶警王××,用手腕粗细的木棒毒打陈娇数小时逼问资料来源,陈娇被逼迫从乡政府三楼跳下,至今卧床不起。邪恶之徒做贼心虚匆忙将人送到医院后溜走。当陈娇的丈夫到北道区公安分局质问为何将人毒打并逼至如此情况时,北道区公安分局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信口雌黄,否认有毒打陈娇一事,并否认有恶警王××此人。

一老年学员,因在7.20前曾给大家提供炼功音乐和场地,在冯继堂的胁迫下拿上法轮功的书籍,在天水电视台上演交书的闹剧,以欺骗善良的民众。此后,老人被冯继堂逼得不停的写保证、表态、去公安局汇报,而且二十四小时有专人监视,就连回老家办丧事期间都派人跟着,逼其定期汇报“新情况”。如果没有“新情况”就刑讯逼供,这位老人在酷刑中疼痛难忍神志不清的情况下乱编,应付不了就又是酷刑折磨,然后处以巨额罚款,由几千元到上万元不等,由儿女交钱后回家再“探听新情况”,定期再汇报。就这样反反复复,几年间不但辛劳一生的血汗钱被搜刮一空,而且因此而负债累累。精神上的恐吓、肉体上的折磨使这位老人整日恐慌不已,度日如年,终于有一天,他的儿女们找遍了所有能找的地方都找不到他的踪影,因为无法向恶警冯继堂交代,儿女也因此被逼得有家不敢回。

北道区戒毒所非法关押大法弟子。大法弟子绝食抵制邪恶的诬蔑宣传及迫害,所长朱万民指使其它恶警将大法弟子五花大绑在连椅上(一种刑具),用钢筋撬开嘴强制灌食,将牙齿撬掉也不闻不问,一绑就是十几个小时,连厕所都不让上。朱万民还在寒冬腊月将一女学员铐在室外数小时,用皮管抽打另一男学员并将此学员吊在篮球杆上数小时,只能脚尖着地痛苦万分。朱万民还为了中饱私囊,甚至把不吸毒的人关在戒毒所里顶数,一关最少半年,要想提前释放就得给公安局长、戒毒所长或相关人员送礼,多则上万、少则几千。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